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330章 :呛着了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旁边的梁辰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了秋林正推搡着那个女孩子的手,“你干什么?对女孩子能不这么粗鲁么?她可是一心想为了你好,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她还在为你担心,让我劝你一切都想开些,人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人应该向前看,不要老是沉浸在回忆里自虐地不断地揭开伤疤,不让它愈合。”梁辰将秋林甩在沙发上,怒喝了一声道。

    “她就是在那里惺惺作态。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家里人强逼着我跟她结婚,要与她的家族联姻,千媚又怎么可能会离开我?我又怎么可能糊涂地去外地寻找她?千媚又怎么可能被那个烂人糟蹋了?一切都是因她而起,我恨她,我恨不得要杀了她!”秋林说到这里,脸上的肌肉痉挛着,眼里的神色又开始有些疯狂起来。

    梁辰害怕他真的发狂伤到那个女孩子,赶紧拉起了那个跪在地上掩面痛哭的女孩子,将她送出了门外,重新关上了门。

    “秋林,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应该知道,仇恨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迁怒于人更是愚蠢的表现,最不可取。就算是你想要报仇,也应该弄清楚想报复的对象,这样随意将怒与恨转移到别人头上,是自私和懦弱的表现,如果你继续这样,我会瞧不起你。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再见。”梁辰沉声说道,起身便要走。

    却听见身后的秋林怔怔地坐在那里,就在他将出门之时,发出了一声如受伤的独狼般长嚎来,声音凄厉无匹,闻者心碎。

    梁辰止住了脚步,回过头去望着他,眼里有着无尽的怜悯。轻叹了一声,终究没有走出去,而是回到了秋林的身畔坐下来,凝视着他,“这样喊出来,或许会好很多。总比你迁怒于无辜的人要强。”

    秋林嚎出了这一声,似乎也清醒了许多,蓦地双手捂着脸,痛哭失声,哭声说不出的悲怆,宛若丢心的人在世界的尽头纵声的哭泣。

    “哭吧,男人有时候也需要哭泣。尽管我只是大略地知道了一些情况,但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梁辰轻叹了一声,替他拍着背,因为秋林的遭遇,让他心底下也莫名涌出了一丝说不出的酸楚来。

    秋林这一哭,足足哭了半个小时,到最后嗓子都已经哭哑了的时候,才静了下来。擦干了眼泪。

    重新在桌子上找酒,这一次,他拿过了两个杯子,各自倒满,“陪我喝酒。”他向梁辰举杯抬头道,嗓子已经是一片嘶哑。

    看见梁辰略有些迟疑,他吸了口气,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来,“放心吧,我现在已经好多了,不会发疯了。这杯酒,我敬你。第一是谢谢你,能拿我当朋友,来看。第二还是谢谢,谢谢你能倾听我的心事。第三依旧是谢谢,谢谢你能忍受我嚎了这么长时间。干了。”秋林已经仰头喝下了那杯酒。

    梁辰笑了,陪他喝了这杯。他知道,秋林终于恢复正常了。尽管心底的创伤未愈,但他只要神智上恢复了正常,就不必太让人担心了。

    “这是我活了二十几年以来,第一次当人面哭,好在你救过我的命,索性也就一救到底,听一听我这个男高音的哭泣声,对你来说也算是再增加些人生的阅历。”秋林苦苦一笑,自嘲道。

    “其实我倒是应该表示我很荣幸。这辈子我听过的哭声不少,但你这么九曲十八弯,美妙动人的,还真不太多。”梁辰呵呵一笑,打趣地道。

    “靠,你糗我?”秋林给了他一拳,不过随后自己也笑了起来。

    “秋林,我知道什么道理你都不懂,不需要别人劝慰开通什么。但我还是要说,人这一辈子,长了两只眼睛是为了往前看,不是为了一个劲地向后瞅。往前看,能看到希望,往后看,只能看到沉沦的过去。又何苦呢?”梁辰点起根烟,深吸了口,缓缓吐出,向秋林笑笑说道。

    “唉,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这个世界上的道理很多人都懂,但事到临头时能按照道理去做的人却并不是很多。这也是人性之中的一个悖论了。”秋林深沉地叹息了一声道。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去,半晌,梁辰叹了口气,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间餐厅想必就是你和你挚爱的千媚曾经厮守过的地方吧?”

    “是的。当初我们就相遇在这间紫罗兰餐厅。她曾经说过她喜欢紫罗兰,她的笑容更像紫罗兰,幽静,安详,迷人。那时候她还在这间餐厅当服务员,其实世间的美女我见过太多了,但那天,阳光很好,她的笑容很灿烂,就像云中的仙子一样,不知不觉地就会让人心动,迷上她。而后,她飘啊飘的飘到了我的身旁,向我说,先生您好,请问你现在就点单吗?我以前从来都当一见钟情是屁话,糊弄未成年人的,但那一刻,我真的被她的笑容电到了,有一种灵魂悸动的感觉。我发誓,这是我这一辈子见过的最灿烂、最能打动人心的笑容,尤其是她浅笑的两个小梨窝,更让我无法自拔的沉沦了。就这样,我无可救药地陷入了爱河之中,而当时,她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为了爱我,甚至不惜存了两个月的工资,买了对戒指,我一个,她一个,我一直戴着,可惜,现在,物是人非……”秋林抚着自己手上的那枚白金戒指,眼圈再次红了,泪水早已经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淌满了英俊的脸颊。

    梁辰沉默了一下,“抱歉,又说起了你的伤心事。”

    “没什么,你是我的朋友,说这些也是为了我好。”秋林抬头望了棚顶,深吸了口气,擦了擦泪水,“后来,我偷偷地就把这家店买下来,写上了她的名字,可正当我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她的时候,准备给她一个惊喜的时候……呵呵,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就不说了。徒惹伤心。”秋林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唔,外面的那个女孩子,想必就是你不愿意娶过门的未婚妻吧?”梁辰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说道。

    “她?算是吧。小时候我们一起长大,她从小就是我的跟屁虫,这么多年一直想跟我好,可我对她没感觉。不过,这件事情对她确实很不公平,她喜欢我不是她的错,可我不喜欢她,又有什么办法?不过我依旧欠她的,这些日子,如果不是她几次跟着我,在我宿醉街头的时候把我送回家,或许我现在已经等不到你来见我了。”秋林确实是清醒过来了,说这些话时,语气里充满了歉意与自责。

    “呵呵,能认识到这些就好了。其实,无论你想不想听,我还是要说一句,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如此痴心的女孩子已经不多了,珍惜眼前人吧。我只能说这么一句。”梁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算了,不说这些了。说说我的仇人吧,那个万恶的人渣。就在我走的日子里,他居然偶然就遇到了千媚,然后看上了她,强行糟蹋了她。千媚原本心灰如死,再遭如此重大的打击,含冤上吊而死了。如果说能支撑着我现在活下去唯一的动力和目标,那就是,杀了这个王八蛋!”秋林咬牙切齿地骂道,一仰头,喝下了一杯酒去。酒入愁肠,涌起的却是一腔怨毒的恨意,蒸得他眼睛都彻底红透了起来,里面透出了幽幽的厉火。

    梁辰沉默了下去,静静地吸烟,而后端起了酒杯,望了秋林一眼,“能让你如此忌惮的人,想伸手杀却不能直接伸手去杀的人,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吧?”

    “那个王八蛋,如果论起后台势力,在我眼里又算个毛?可他家背后毕竟都是体制内的人,我想要搞他,必定不能用家里的力量,况且我恨这个家,又怎么可能假手这个家?但如果我亲自出手,一旦败露,我无所谓,但势力会牵连到家里,到时候,如果引起一场腥风血雨来,也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秋林磨着后槽牙骂道,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呵呵,所以,你无奈之下,想到了我?我现在有些纳闷,你是把我当成了杀手,还是当成了朋友?”梁辰轻轻转动着酒杯,望着秋林苦笑了一下说道。

    “你这是屁话。想找杀手的话,我能找来一万个,可他们能坐下来听我唠叨这些破事?如果真要跟他们说了,拿这个去要挟我家,怎么办?我不是毛头小子了,总不至于这样不顾全大局吧?还有,我刚回来的时候,曾经因为千媚而发疯似的去找过那个王八蛋,结果大打一场,伤了好几个人,还残了两个,闹得满城风雨。虽然那个王八蛋服软甚至打电话跟我哭诉,但我坚决不能饶了他。可问题是,现在体制都已经传开了我跟他的恩怨,如果我再要搞他,必定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就算做得再不露蛛丝马迹,也终究会查到我的身上。国家的力量你不是不知道,就算再厉害的杀手,只要在华夏境内,能逃得过国家机器漫天彻地的追捕?”秋林瞪了他一眼,握着拳头恨意滔天地骂道。

    “呵呵,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叫我来也没什么用处。我自问做得再好也不是国家机器的对手。”梁辰摇了摇头苦笑说道。

    “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个奇人,这是一种直觉,绝对不会错。所以,你得帮我。”秋林盯着梁辰道。

    “你还真高估我了。唉,说说吧,那个人,倒底是谁?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个烂人是什么人呢。”梁辰叹了口气,苦笑道。举起酒杯喝了口酒。

    “他是京城四少之一,叫赵培宁!”秋林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没想到,刚说到这里,梁辰便已经“噗”地喷出了一口酒来,呛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