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329章 :紫罗兰之殇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招手打了辆出租车,一路向那个紫罗兰餐厅驶去,四十分钟后,终于到了地方。

    这是一家西餐厅,倒是不愧为紫罗兰之名,屋子里处处摆满了紫罗兰,沁人心脾,香流四溢,满眼望去,倒不像一家餐厅,而像一家花店。

    屋子里的装饰也是高贵大气,不过这间餐厅的主人似乎对紫罗兰别有一番病态的偏执喜欢,屋子里所有的饰品包括装璜格调与花纹,统统是紫罗兰图案,不知道的一进屋子都吓一跳,还以为进了紫罗兰花培育室了呢。

    屋子里并没有一个客人,摆明了这是一间玩票儿的餐厅,就是有钱人家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建的。

    推开了被设计成紫罗花样的玻璃门,进了屋子,早有一个美丽高雅一看就是气质不俗的女孩子进了过来,只不过,她的眉间挂着一丝淡淡的忧愁,就像夜晚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旁挂着的一丝薄云。

    看见梁辰,她彬彬有礼地一笑,“请问是梁先生吗?”她轻声地问道。

    “我是。”梁辰点了点头。

    “您请随我来。”那个美丽的女孩子款款在前面引路,梁辰一路跟过去,穿过了一条幽深的走廊,又拐了几个弯儿,在走廊的尽头处,那个女孩子推开了一扇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只不过,就在梁辰将进未进之时,那个女孩子突然间低声问了一声,“梁先生,您,是他的朋友吗?”

    梁辰一愣,随后转过头来,望着那个女孩子,沉吟了一下,微微点头笑了。

    “那就好,他真正的朋友向来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真正的朋友,您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能请到这里来的朋友,所以,您在他心底的份量一定很重。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好好地劝劝他,让他知道,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是只有仇恨,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等待着他。”那个女孩子轻轻咬了咬下唇,低声向梁辰说道,只不过说到这里时,眼里分明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痛楚来。

    “好,我一定会把你的话转达到。”梁辰点了点头。

    “那就谢谢您了。”那个女孩子已经推开了门,梁辰走了进去。一进去,便看见秋林正靠坐在沙发上,面前一个茶几,茶几上摆满了酒瓶,还有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满是烟头,而原本英俊得令人发指的秋林,现在居然憔悴得已经不成样子,两腮都深深地凹陷了下去,像是经历了什么重大的挫折,整个人都好像已经崩溃了。

    “你来了,坐。”秋林指了指沙发笑了笑道,随后看到那个女孩子就如同看到了一只苍蝇般,厌恶无比地挥了挥手,让那个女孩子出去了。

    “秋林,你怎么了?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梁辰皱着眉头,望着秋林,多少有些替他惋惜,这本应该是一个未来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可现在却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对他造成如此重大的打击。

    “呵呵,你先说帮不帮我吧,如果你不帮我,就不必听这件事情了。有时候人知道得太多反而不好。”秋林呵呵一笑,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瓶烈洋国,便又要往喉咙口里倒,却被梁辰伸手抢了下来,“色是刮骨钢刀,酒是穿肠毒药,你想死可以,但如此以这样一种令自己屈辱的方法死去,连我都替你感到不值。”

    “呵呵,其实现在我已经死了。或者说,活着跟死了已经没什么区别了。”秋林惨淡地一笑,重新无力地靠坐在沙发上,伸手拿过了烟盒,点燃了一枝烟,深吸了一口,看得出来,他是极力地想靠烟和酒来麻醉自己,让自己暂时不去想某些事情,在极力地避免痛苦的回忆。

    “倒底出了什么事?我连具体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又怎样谈什么帮不帮你?”梁辰皱着眉头,深深地叹了口气道。

    “你真想知道?”秋林斜眼望着他,眼里有着说不出的复杂神色。

    “说来听听吧,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好的听者。”梁辰笑了笑,同样点燃了一枝烟,斜靠在秋林的对面,淡淡地笑道。

    秋林望着他好半晌,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其实这是一个很俗套的故事。很早以前,有两个年轻男女倾心相恋了,但男方的家里人并不同意,认为这个女孩子家世实在太普通,不配进他们的家门。他们早已经为这个男孩物色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子,这是典型的政治联姻。这个男孩子坚决不同意。后来,他的家里人背着他去找那个女孩子谈这件事情,说不要因为她而毁了这个男孩子的大好前程。这个女孩子含泪答应了下来,消失在这个城市之中,任是谁也找不到她了。而那个男孩子伤心欲绝,索性离家出走了,就是想去找那个女孩子。找遍了几乎大半个华夏,最后他还是绝望而回。正当他心灰如死的时候,却碰巧再次知道了那个女孩子的下落,而后,他便找了上来,却被一个晴天霹雳打昏了。那个女孩子居然被一个万恶的人渣给糟蹋了,她没脸再见那个男孩子,上吊死了。”说到这里,秋林的整张脸都扭曲了,眼里的怨毒就像来自地狱的火焰,望向哪里,哪里便是烧着的毒火。

    实在忍不住这股疯狂的恨意,他抓起了桌子上的酒瓶,一口气喝掉了一半,眼珠瞬间已经被强烈上涌的酒意薰得通红。

    梁辰沉默着,心底下深深地叹息着,为秋林而惋惜,为那个女孩子感到命运的不公。

    “哈哈,梁辰,你说那个男孩子是不是个王八蛋?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甚至连一个承诺都没来及给他的时候,她就这样含冤离世了?这个男人简直就不是个男人,是个畜牲,不,连畜牲都不如,他比那个糟蹋了那个女孩子的人渣还要畜牲十倍、百倍、千倍!他简直笨得像头猪。如果他不是笨得到家放着那女孩子在眼前不找而去外面奔波的话,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哈哈哈哈,亏他还自认为在京城之中自己一切都能罩得住,去他吗的,他就是个天底下最彻头彻尾的废物!”秋林疯狂地大笑着,一腔愤恨的狂意无处发泄,“砰”的就是一酒瓶狠狠地回砸在了自己的头上,鲜血如注流下。

    他的动作是如此之快,甚至连梁辰都无法阻止,只能抢下他手里的半截酒瓶,防止他继续自残自虐。

    “秋林,你冷静些,这是何苦呢?伊人已去,如果她在天有灵,看到你为他这幅样子,一定会心疼的。”梁辰将秋林强行摁在了沙发上,将手里的半截酒瓶扔到了一边,叹息着说道。

    “我就是个废物,我不值得她心疼,我没有被她心疼的资格!”秋林狂吼着,疯狂地发泄,脸孔已经扭曲了起来,意识都开始有些模糊,“草你吗,就是你,我看到了,看到了,就是你,是你糟蹋了千媚,我要杀了你,杀了你!”秋林一拳便向着梁辰砸了过去,他现在已经彻底颠狂了,分不清楚眼前的人倒底是谁。他现在眼里只能看到自己的仇人。

    “秋林,冷静些!”梁辰一把抓住了他的拳头,将他摁在沙发里。可秋林却疯狂地扭动着身体,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来,直接一脚便踢向了梁辰的小腹,梁辰伸手一拨,将他的脚拨在一旁,哪想到秋林就跟疯了一样,一下扑了上来,张嘴嗬嗬大叫,一口便咬向了梁辰的肩膀。

    不得已,梁辰只能叹息了一声,伸手轻撑开他,随后一劈掌击在他脖根儿上,将他打晕过去。

    现在,也只有让他暂时晕过去,才能让他安静下来了。

    秋林“呃”的一声已经软倒了,只是倒下去的时候,眼里却怔怔地有泪流出来,嘴里依稀还在轻喊着,“千媚,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屋子里的打斗声惊动了外面的人,门一开,刚才那个美丽的女孩子已经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倒是吓了一跳,惊叫着一下扑了过来,就扑在秋林的身上,摇晃着他的身体,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了。

    “梁先生,您,你不会把他打伤吧?”那个女孩子转头哭泣着问道,她当然知道梁辰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是为了秋林好。倒是没有计较,只是担心秋林。

    “不会的。我用力很轻,他马上就会醒过来。”梁辰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果然,话音刚落,秋林已经轻吟了一声,微微醒转过来,不过映入眼帘的第一眼,却是那个女孩子,他不禁大怒起来,一把推开了他,“滚,你这个臭女人,给我滚出去,我不要看到你,你更不配来这间餐厅。滚,给我滚出去!”他大声地骂道,态度极其粗鲁,那个女孩子半跪在那里掩面而泣,伤心的泪水一滴滴地沿着指缝儿滴了出来,落在了地上,浸入了那紫罗兰图案的地毯之上,殷渗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