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327章 :苦衷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来到了张万年的房间,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张大年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仅仅一夜不见,他的两个眼窝已经深陷了进去,两眼中布满了血丝,看上去憔悴苍老了好像十岁一般。

    “怎么了,张总?不就是一个工程没包下来吗?以你这样亿万富翁,还不至于为此苦恼成这个样子吧?”梁辰呵呵一笑道。

    张大年摇了摇头,苦涩地一笑,“兄弟,不瞒你说,这个工程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如果包不下来的话,恐怕我也完蛋了。”

    “嗯?这话怎么说?”梁辰吃了一惊,皱起眉头问道。

    “我……”张大年欲言又止,最后颓然叹了一声,“跟兄弟你说句实话吧,其实所谓的亿万富豪,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毛病和嗜好,就是好赌。上些日子去澳门,结果一时间赌昏了头,输掉了三个亿,更要命的是,我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居然向当地的黑帮欠下了两亿的赌债。其实两个亿的赌债很可怕,但如果我东挪西凑,还能勉强补回来,可现在这两亿的赌债居然翻来翻去,翻成了四亿六千万,这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啊,这群黑心的王八蛋,如果我不还的话,就要跨海过来杀我全身。没办法,我的集团上至总公司,下至子公司,流动资金全都被我抽调一空,银行那边还欠着贷款,孤注一掷,就准备干这个工程了。如果能把这个工程包下来,那我就能缓一口气,那我过几天再卖几个子公司,先应付一下,还还本金,再想想别的办法去慢慢还这笔钱。只要这个工程能包下来,还能靠着这个工程东山再起。不至于连老底都还赌债还进去。如果这个工程包不下来,那我就彻底完了,永世都不能翻身了。”张大年长长地叹息着,抽着烟,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蒂。

    梁辰并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望着他,半晌,摇头叹了口气,“张总,因赌而败亡的人我见过一些,很不幸,你居然也是其中的一个,这真让我感觉到悲哀。按理说,你是一个清醒而有头脑的人,怎么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兄弟,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就在昨天晚上,澳门的人给我打电话,说赌债已经翻成了五个亿了,如果我再不还本金或是还部分利息,表明没有信誉,下个月将会在现在的基础上成倍翻番,如果我再不还,那我可真就要完蛋了。可是现在,居然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还遇到了一个骗子,如果不是你,险些又要骗走我一部分工程款,我他吗的……”张大年痛苦地抓着头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算了,你不是没被他骗着么?不过这个澳门的黑帮倒也真够黑的,两个亿的本金不到一个月就翻成了五个亿,这不是活活把你往死路上逼么?”梁辰皱起了眉头,冷哼了一声道,心底有些替张大年不值。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就昏了头,居然就贷了这个赌债。其实都想还上本金之后再给个五千万的利息算了,哪想到找了个中间人去说和,却被人割掉了耳朵送了回来,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借我的人居然是噢门最大的黑道组织十四k下面的一个高利贷公司。我,我哪是他们的对手啊。就算十四k经过前些年回归前的打压,现在抬不了头了,也依旧隐藏在地下,势力很大很大,如果真触怒了他们,我和我的家人全都要死啊。”张大年说到这里,痛苦地手上一用力,居然将头上揪下一络来。

    “张总,你别这样,事情总要解决,你这样自虐也不是办法。”梁辰摇了摇头道。原本他今天来是兴师问罪来了,但没想到的是,张大年还有这样的苦衷。更何况,原本他对这个骗子的事情就不知情,同样也是受害者,只不过稀里糊涂地当了一次中间人,罢了,他并不是有意想害自己。面对着痛苦的张大年,他倒是动了恻隐之心,不再追究那件事情了。

    “可我能怎么办?五个亿,五个亿啊,如果再不还钱,下个月就要变成十个亿了啊……”张大年捂着脸,肩头耸动着,挺大个男人居然泣不成声。

    “好了,这件事情或许还会有缓和的余地也未可知,如果可以的话,我帮你找人说和说和也未尝不可。”梁辰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了一声说道。

    “啊?你,你真能做到?”张大年的哭泣声戛然而止,抬起头来惊诧地望着梁辰,怔住了,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在他心底,澳门十四k那谁不知道啊?简直就是一个恐怖的黑道庞然大物,梁辰倒底是什么人?他居然还能找到中间人帮忙说和这件事情?@&@!

    “如果不相信的话,那就算了,当我没说过。”梁辰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转身便要出去。

    “别别别,兄弟,我信,我信,那,那你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么?还是,再等上几天?”张大年赶紧一下拦住了梁辰,眼巴巴地望着他道。现在梁辰就是他生命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只是劳劳地抓住,哪怕有百分一的希望,也要付出百分之一万的努力。

    “呵呵,你还真是性急。这样吧,你不必管这件事情了,一切由我安排,就当没有这件事情发生过就可以了。”梁辰笑笑说道。凭心而论,他实在是不忍心见张大年这样的人一夕败落,如果能帮,还是帮他一把的好。至于怎样帮,他心底下已经略微有了些计较,不过要等回去后再说了。

    “好,好,那我们马上回去。”张大年胡乱地抹了把脸,鸡啄米似地点着头,尽管心底下还有一丝不相信,但无论如何,终究看到了希望。

    “回去?难道你不想包这个工程了么?”梁辰摇了摇头,居然重新坐下来,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道。*&)

    “兄弟,你可别逗我了,难道还真想让我上当受骗啊?”张大年咧嘴勉强笑了两下,哀声叹气地道。

    “呵呵,张总,你大概是内外交困,急得糊涂了。这个骗子是假的,不过这个工程应该是真的吧?难道你非要放着真正的工程不争取,宁愿被这个骗子吓退么?刚才听你说,你为了这个工程,已经把所有公司的业务全都停了,流动资金抽调一空,如果这个工程要不包下来的话,你潜在的损失岂不是更大?”梁辰叹口气道,这个张大年,真是急糊涂了。看上去那样精明的一个人,怎么现在脑子都不转弯儿了呢?

    “啊?对啊,我,我都忘了这件事情了。还有一车子的古董还没送出去呢。这,这简直都把我急糊涂了。”张大年经梁辰一提点,终于如梦方醒,一拍大腿道,“如果我到那位高官那里去检举揭发这个骗子,戳穿他的真面目,到时候真相浮出水面,那个高官一定会对我感激不尽,甚至把全部工程包给我也未可知。”张大年想到这里,开始兴奋了起来。

    “呵呵,如果你要这样做的话,我敢担保,你连一平方的工程都包不到,只能高兴而去,败兴而归。”梁辰摇头笑笑道。

    “啊?这话怎么讲?难道我帮他还帮出错来了?”张大年吃了一惊,盯着梁辰,有些不明所以。

    梁辰不答,只是从床头柜的烟盒里抽出一枝烟来,张大年赶紧给他打火点上,心里面像有猫爪在挠,迫切地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张总,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那就是,昨天我戳穿那个骗子的时候,你当时明明知道这就是事实,可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当场承认呢?”梁辰深吸了口烟,喷出口烟气微微一笑问道。

    “这个,这个,比较尴尬嘛,另外,对于不好的事实,谁都不想当场承认,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张大年不提防梁辰会有这么一问,登时老脸一红地道。

    “呵呵,没错,就是这样。说得不客气些,人都是有自尊心的,都不愿意直接承认自己做错了事情或是通过别人指出错误来证明自己的愚蠢。如果,你去当着那位高官的面儿直接指出那个人是骗子,这跟直接打那位高官的脸骂他是个蠢货又有什么区别呢?恐怕他也会如你一样做出相应的举动来,当场翻脸不承认,甚至永远都不承认,也是有可能的。还是那句话,这个骗子的身份或许是假的,但这个工程是货真价实的。而这个骗子只不过是用一个假身份博得了一个二级发包的资格,再通过向外发包真实的工程,从中间捞取好处费和转包费,演的是空手套白狼的好戏罢了。其实就算他不是假的,是真的,这个工程也同样要有这样一个人向外发包工程,既然如此,他是真是假,从那位高官的角度来看,又有什么区别呢?况且,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政治前途永远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所以,他宁可相信这个骗子是真的,也不会信其是假的。就算是假的,事已至此,他也要尽可能地把这个骗子变成真的,否则,如果在这方面真出了什么大问题,他也同样要摘乌纱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你如果真去向那位高官揭发检举,无异于就是跟他的乌纱做对,到时候,恐怕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你,而不是那个骗子。”梁辰呵呵一笑,喷出口烟气,悠然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