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320章 :京城四少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此刻,餐厅中,刘莎莎放下了电话,眼神中掠过了一抹淡淡的忧愁,却不敢表露出来,脸上只是勉强地笑着。

    “呵呵,又是你的男朋友么?”对面那个二十七八岁、很是俊朗的年轻人握着高脚酒杯,靠坐在座位上,贪婪地欣赏着刘莎莎美丽的脸庞,同时轻笑问道。

    “宁少,我求你了,您别再为难我了,我真的不能跟着您。我这辈子只爱我男朋友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变心的。”刘莎莎咬着嘴唇,几乎是苦苦哀求道。

    “呵呵,莎莎,别这样抽着脸嘛,笑一个,好好地笑一个。其实我也并没有为难你嘛,只是在想,什么人才能配得你这样的美人呢?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见见你的男朋友,看一看他倒底长得什么模样,居然让你这样的女孩子为他神魂颠倒,甚至连我赵培宁追你你都不肯。”赵培宁望着刘莎莎,叹了口气道,好像很是不甘的样子。

    刘莎莎听到这句话,脸色一片变得煞白起来,眼神中说不出的恐惧,甚至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哆嗦起来,“宁、宁少,我求您,我男朋友是个好人,特别特别好的人,您千万别对伤害他……”

    “唉,你看你,紧张什么呢?放心,我不是那么粗鲁的人,只不过是想见见他而已,又怎么会伤害他呢?不过,如果你真的不想他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亲我一下好么?我可是苦追了你快两个月了,如果不是采取点措施的话,你可连顿饭都不肯跟我出来吃呢。来,亲我一下吧,只要你亲我一下,我担保,你男朋友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的。”赵培宁轻笑着,点了点自己的右颊道。

    “我,我……”刘莎莎惶恐无助,眼泪都快下来了。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只不过要求你亲我一下,却跟被刀架在脖子上似的,那么害怕?过来,笑着亲我一下,否则,你是知道我的为人和我背后的势力的,整个华夏,没有我伸不到手的地方。如果你现在这连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想满足我,那明天你男朋友那里传来什么噩耗,可就别怪我了。现在,按照我说的去做,反正你们这些戏子戏里戏外也是跟男人搂搂抱抱、亲来亲去的,亲我一下又何妨?全当初演戏而已。”赵培宁冷冷地笑着,终于抛开了儒雅的一面,露出了真面目,脸色开始无比狰狞起来。

    “不,不要,宁少,我,我照你的做……”刘莎莎恐惧的泪水夺眶而出,可这一刻,却不得不依照赵培宁的话去做。她知道赵培宁所说的话就算有些水份,可百分之八十也是真的,如果他真因为自己要去对付梁辰的话,梁辰一定不会是他的对手的。要是真惹翻了他……刘莎莎有些不敢想下去。

    轻泣着,她背对着玻璃窗,轻颤着身体,伸过头美丽的螓首,即将吻上赵培宁的脸庞,而赵培宁就侧着脸望向窗外,脸上浮现出得意无比的笑容来,望着远处正一步步走过来的,已经走到了玻璃窗边的梁辰,眼中满是讥讽,还有着浓浓的挑衅意味。

    仿佛,他早就知道正站在玻璃窗外的男人是谁,也早就预料到了他会来到这里,而现在的一幕,就是要做给他看的。

    不过,他得意的笑容刚刚浮现出来,猛然间瞳孔急剧扩大,笑容瞬间转变成了恐惧。

    因为他看到了外面的那个男人伸出了一只拳头。

    “哐”两公分厚的玻璃窗居然被那强有力的拳头一拳砸得粉粉碎,玻璃碎屑满天乱飞。而后,一只大手已经伸了进去,一把便已经抓住了赵培宁的脖子,将他如拎小鸡一般拎了出去。

    餐厅里顿时尖叫声一片,顾客吓得四散而逃,如受惊炸窝的马蜂。

    后面跟着跑过来的张大年吓得心胆俱裂,拽着梁辰的胳膊,“老弟,老弟,你放手,你且放手,这可是京城四少之一的宁少啊,你千万别冲动,有话慢慢说……”

    “滚!”梁辰反手就是一推,纵然没有用上多大的力气,也不是张大年能承受得了的,登时被推了一个滚地葫芦,连眼睛都摔飞了,脸在地上蹭出了一片的血迹来。

    “你,你这个混蛋,他吗的,放开我……”赵培宁被梁辰举起在空中,两脚悬空,拼命地踢腾着,脸憋得紫红,死命地掰着梁辰的手,狂怒地骂道。可是梁辰的那只手却如同钢浇铁铸一般,他哪里掰得开?

    梁辰理也没理他,只是转过头去,望着怔在那里的刘莎莎,“莎莎,你不是在拍戏么?”他望着刘莎莎冷冷地问道,两只眼睛仿佛万古寒冰,从里面透出冰冻一切的冷厉来。平静的语气之下,是一场可怕的风暴,即将来袭。

    “啊?梁辰,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刘莎莎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又惊又喜又是恐惧地问道。四个月不见,梁辰愈发的俊逸洒脱了,让足足四个月未见梁辰的刘莎莎,真想一下就扑到他的怀里去。

    可是梁辰那眸子的森森寒气却阻止了她的脚步,才想起,自己刚才正在做什么,登时白晰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来。

    “你不必管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只是想问你,你为什么骗我说在片场,却来这里跟这个男人吃饭?跟他吃饭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跟他有着如此亲昵的举动?回答我,回答我,回答我!”一向冷静且城腑比海深的梁辰,却在这一刻无法控制住自己,突然间狂暴了。

    他怒喝着,狂吼着,手中疯狂地摇舞着赵培宁,可怜的赵培宁被他摇得七荤八素,两眼向外怒凸,都快憋过气去了。

    “我,他……梁辰,你先把宁少放下来,千万不要得罪他,他是个大人物,我们得罪不起的。你先放他下来,我们好好说话,好不好?”刘莎莎刚要说什么,却发现赵培宁已经快被梁辰摇死了,登时吓了好大一跳,求着梁辰道。

    梁辰不回答,眼神里却笼上了一层浓重的凄凉与悲哀,“这个时候,你还在关心他?却不问我心里的感受?好,莎莎,让我放下他可以。只需要你回答我一句话,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如果,你真的喜欢他而放弃了我,无论出于任何原因和理由,我都不会再为难他,会马上放下他,转身便走,以后再不纠缠你。现在,给我一个回答!”梁辰望着她,几乎是从牙缝儿中逼出了这几句话。

    “不不不,梁辰,你不要误会,你听我解释,我,我,他……”刚说到这里,刘莎莎突然间尖叫了一声,“啊……梁辰,你小心啊……”她尖叫着已经奋不顾身地地扑了过去,却被脚下的碎玻璃一滑,结果一下摔倒在那里,整个人都扑倒在地上,两手被玻璃割得鲜血淋漓。

    不过经过她的一提醒,暴怒中的梁辰已经感觉到了身后有人袭来,眼神一狞,抓着赵培宁的手不动,疾快无比地向后踢出了两脚去,“砰砰”两下,赵培宁的两个跟班“当啷”一声扔下了匕首,已经口吐鲜血地飞了出去,躺在地上挣扎难起。

    剩下的一个,被梁辰反手一耳光抽得耳膜穿孔,应声倒地,鼻子耳朵里全都流出血来。不过他的匕首还是穿过了梁辰的衣襟,挂在了梁辰的身上,所幸的只是擦了点儿油皮儿,无伤大雅。

    这还是梁辰自从上大学以来第一次受伤,刚才他在狂怒之中,无论是警觉还是反应都比平时迟钝了许多,这才导致他受伤。可是受伤的是身体,更痛的却是那颗心。尤其是刘莎莎刚才那几近成功的一吻,一瞬间便将他的心击碎成了无数块,痛,真的好痛!

    “你,你没事儿吧,快让我看看,他们有没有伤到你。呜呜,梁辰,如果他们真要伤到你,我也不要活了。呜呜,你这傻子,伤到哪里了,快给我看看呀……”刘莎莎大哭着,拼命地从碎玻璃堆里爬了起来,浑然不顾自己满手的血,已经扑到了梁辰身上,颤着手一点点地解开了梁辰的衣服,撩起了他的衣襟,当看到那强壮的腰肌上已经被匕首擦出了一道血痕,正向外流着鲜血时,登时尖叫了一声,眼泪淌得更凶、更急,抱着梁辰的腰呜呜大哭起来。

    “放开我,刘莎莎,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眼泪,你回答我的问题。依旧是那句话,如果你喜欢他,我现在就走,绝对不会伤害他。回答我!”梁辰摇晃着赵培宁的身体,推开了刘莎莎,指着她怒吼道。

    远处的张大年坐在地上,张大了嘴巴惊恐万状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只感觉天旋地转,“完了,完了,这下可惨了,梁辰的胆子真是包了天了,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去惹京城四少之一的赵培宁,完了,一切都完了……”他已经预感到自己应该是回不去江城了,此生就要葬送在这华京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