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90章 :都准备好了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这个是必须的。兄弟你和我交往时间并不长,如果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老哥绝对是一个无比守信的人。况且,兄弟你想想,在j省的地界儿上,杨司令的话,谁敢不听啊?”春千洋拍着胸脯做保证,心中却是冷笑不停,“年轻人,跟我耍心机?你还太嫩,你还是个雏儿!”

    “如果不走秘密隐藏起来还要兴风浪,后果你自己考虑。我先走了。”梁辰再次叮嘱了一句说道,便急匆匆地拿着支票走了。

    “放心吧兄弟,我一定会走的。”春千洋望着他的背影提声叫道,像是在做着保证,不过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阴阴的笑容来,并且,刻意将“我们”说成了“我”,故意漏掉一字。

    “我会走的,至于春千海,或许,他再也走不掉了。”春千洋洋阴狠地自语道,随后提气高喝了一声,“蒋门神!”

    那个巨汉应声出现在了春千洋的身畔。这家伙身高体阔,确实有门神的风范。再加姓蒋,结果水浒转里的人物名儿就理所当然地套在了他的身上了。

    “都他吗给我抄家伙。”春千洋见梁辰走了,登时神气起来,站在二楼的楼梯上,便是一声怒喝。

    “洋少,我们这是干什么?”蒋门神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地问道。

    “今天我让那个混蛋知道,我春千洋也不是好惹的。”春千洋咬牙切齿地骂道,当然是在骂春千海。只是自己的下属并不知情。

    “洋少,您没事吧?”那个巨汉全副武装地走过来,关切地问道。

    “没事儿,收拾好东西,我们先去找春千海,然后就离开这里。”春千洋叼起了一根烟,回答自己的手下道。眼里闪过了一丝杀机。他并没有将具体情况跟自己的属下说,自己的属下也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刚才干什么去了。他们刚才秘密地跟踪,结果跟丢了。

    “找海少?我们并不知道他在哪里啊?”巨汉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

    “我知道。我还知道那个王八蛋倒底干了什么好事。”春千洋咬牙骂道。

    “洋少,找海少去倒是可以,可是,我们如果就这样去,很容易引起海少的误会……”蒋门神左右看看了一群武装到牙齿的手下,有些为难地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这样去。我必须让他知道,老子可不是随便让人乱捏的软柿子。”春千洋冷哼了一声道,眼里有忍不住的怒火和杀意。

    “这,这不合适吧?如果海少真的误会而起驳火来,就算没有造成伤亡,家主怪罪下来,我怕少爷您……”蒋门神看了梁辰一眼,小声地劝阻道。

    “少废话,这里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都把家伙准备好,我们现在就出发。”春千洋怒喝了一声,挥手道。这些人都是他这一系的人从小就培养出来的死士,这一次被他带出来大半,他从来不担心下属们不听话。

    “是,洋少。”蒋门神无可奈何地应了一声道,开始吩咐人先把冲锋枪等重武器收拾好,然后开始往外面的几辆面包车上装。

    “找两个人,好好侦察一下临江区的原临江炼钢厂地形,不要暴露身份。一切侦察完毕后,晚上我们行动,大杀一场,然后便连夜撤出j省,走人。”春千洋在客厅里坐了下来,叼起了根烟,缭绕的烟雾中,泛起了阵阵不加掩饰的杀机。

    “您要杀了海少?”蒋门神终于醒悟过来,大吃一惊道。

    “不可以么?他可以向杨忠勇点我的炮,让杨忠勇驱逐我,我自然也可以找他的麻烦,干掉他。况且,只要干掉他,我争夺春家家主的位置就有了更大的希望,而现在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难道你想让我眼睁睁看着手边的希望就这样溜走,让我的所有期待都落空么?还是你怕死,不想去干这一票,帮我搏一次?”春千洋冷冷地盯着蒋门神问道。

    “啊?原来少爷您刚才是去了杨忠勇那里?”蒋门神狂吃了一惊,额上的冷汗嗖嗖地冒了出来,少爷能够进入杨忠勇的那个阎王殿不死还能出来,那还真是个奇迹。据说那个杨忠勇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这么多年想入主j省的家族中所派出的优秀弟子死在他手上的可有不少,这也是现在那些家族的人进入j省必须要像qq隐身的似的,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

    “不不不,属下并不是这个意思。事实上,只要少爷能登上家主宝座,就算舍得这一身的剐,属下也在所不辞。属下并不是怕死,只是在担心,家族内部不许内耗厮杀的律法已经沿袭了百年有余,所触者都没有什么好结局,如果这件事情做得稳妥起见倒也罢,但万一暴露的话,恐怕就算杀了春千海,洋少您面对家族的律法,恐怕也……”蒋门神两手乱摆,不过说到这里,不敢再说下去,只是拿眼望着春千洋道。

    “呵呵,这个我心底下自然会有计较。放心,只要我们侦查缜密,打他春千海一个措手不及,他肯定难逃一死。如果事情真的败露了,杀他的人也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春千洋阴阴地一笑道。

    “会是谁?”蒋门神下意识地问道。

    “蠢货,枉你跟我了这么多年,现在还猜不出来?现成背黑锅的人就在江城。”春千洋骂了一句,不过心下却是洋洋得意。属下的无知当然能更衬出他的智慧来。

    “难道,少爷想让杨忠勇背这口黑锅?”蒋门神再次狂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家的少爷这么大的“手笔”,只是,这无异于刀尖儿上跳舞,一旦事情败露,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真能冒一次险让我有上位的可能,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在所不惜!”春千洋将牙齿咬得格格做响,既是在鼓励下属,同样也是在提振自己的勇气。现在对春千海的仇恨还有嫉妒已经彻底让他昏了头,甚至让他不惜铤而走险了。

    “可是,如果杨忠勇否认怎么办?”蒋门神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小声地说道。

    “否认有用么?有我们做证杨忠勇确实找过我们,他就算否认也没有用。况且,你以为以我们家族的实力,就算死了一个春千海,还真敢去找杨忠勇叫板么?这口黑锅,杨忠勇背定了。并且,我们连夜撤走,谁都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的。”春千洋胸有成竹地回答道,显然回来的路上已经将一切都想得很清楚了。如果单论起招数的阴毒狠辣来,无疑,春千洋绝对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不过可惜的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在另一个更有智慧的人面前,所有的智慧都将成为最可笑的班门弄斧行为。

    “好,既然少爷心意已决,那我陪少爷在刀尖儿上跳这一次舞,希望我们这一次能大获全胜,彻底干掉春千海以绝后患,最后送少爷登上家主宝座。”蒋门神咬了咬牙,已经站了起来,握着拳头向春千洋说道,同时出去交待下属办事去了。

    不多时,外面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响起,几个人已经悄悄地出了小区,去向了临江区的方向。

    又过了三个小时以后,大约七点钟的时候,那几个人再次回来了。凌晨两点钟,小区里的车灯灯光亮起,几辆车子驶了出来,向着临江区方向扬长而去了。

    就在他们离去五分钟后,对面停车场上停着的一辆车子突然间就打着火启动,梁辰坐在车子里,满眼冷毅肃杀的神色,掏出了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不多时,话筒传来了程四稳健的声音,“我在。”

    “四哥,你准备好了么?”梁辰低声问道。

    “准备好了。”程四沉稳地回答道。

    “好,他们已经出发了,二十分钟以后估计会到,我随后赶到。”梁辰在电话里说道。

    “收到。”程四挂上了电话。

    梁辰扶正方向盘,悄然间已经驶出停车场,油门狠踩,沿着刚才那几辆车子所去的方向,一路追了过去。

    夜冷星稀,一轮弯月像被冻在了空中一般,已经是深冬十二月的天了。今夜格外的冷,冻得人手都伸不出来。况且,凌晨两点钟,正是人睡意正酣的时候,也是人的意志最薄弱的时候,这个时候突袭,无疑事半功倍。

    临江区原临江炼钢厂,这是一片废弃的工矿区,早就已经被人花钱买了下来,却一直没有开发,始终闲置。至于是谁买下来的,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晚上实在太冷了,躲在附近两栋高楼上的两个狙击手实在忍受不了这天气的寒冷,都抱着枪缩在楼顶天台的角落里,半眯着眼假寐。这么冷的天,鬼才会来这个地方,两个人虽然处于同一个地角,却都是同一个心思,再等一会儿,到三点钟的时候,他们就溜下去找个地方睡觉。否则再这么挺下去,都要冻尿裤子了。

    就在两个狙击手都缩在角落里半梦半醒的时候,死神,已经悄然间降临了下来。借着夜幕的掩饰,几条黑影已经悄然无息地上了楼顶,稍后,黑暗中血花四溅,两个已经丧失了警惺的狙击手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死于非命。

    一场血腥的屠杀,即将在黑夜的掩护下,拉开大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