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83章 :大刀向梁辰头上抡去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电话那边再次沉默下来,深深地吸了口气,春万山再次说道,“其实,我已经做够了这个负责的家主。二十年前为了对家族负责,我牺牲了挚爱的女人。二十年后,我不想再为了这个沉重的义务而牺牲我的儿子。”

    这句话说出口,梁辰原来还有一丝阴霾和不确定的心情骤然间云开雾散,终于见到了渴望已久的光明。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持着电话听着。

    “不过,我不想亲手去做某些事情,尽管我有一千种办法可以让这件事情做得让人查不出半点蛛丝蚂迹,但我不能亲自去操作。”春万山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地道。

    “嗯,我都明白,交给我去做吧。我同样会让这件事情做得不露半点蛛丝马迹,以绝张凯的后患。或许结果会有些惨烈,不过希望春家主能够站在张凯父亲的予以谅解。”梁辰淡淡地应道。

    “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春万山在电话那边苦涩地一笑道。

    “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想了解哪些情况,恐怕,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才清楚。”梁辰抬腕看了下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半,有些事情必须要抓紧去做了。

    “我会告诉你的。”春万山道。

    “那春家主现在可以上飞机了。”梁辰呵呵一笑。

    “事实上,我已经在飞机上了。”春万山在那边也难得地笑道,随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挂上了电话。

    稍后,梁辰电话短信声响起,抬头看了一眼,梁辰闪过了一丝兴奋的神色,坐直了身体,转头向程四说道,“四哥,送我去省老干部疗养院。”

    “省老干部疗养院?”程四皱了下眉头,他当然清楚那是什么地方,看了梁辰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车子已经进城,拐上了另一条路,直奔省老干部疗养院而去。

    梁辰坐在车上子思索了片刻后,已经调出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电话里响了几声,传来了一个火爆至极的声音,“小兔崽子,居然是你?你还敢给我打电话?”大嗓门震得梁辰耳朵有些发麻,不得不将电话听筒离耳朵远一些。

    “杨司令,您不至于对我这个态度吗?之前已经证明了,我并不是您要找的人。”梁辰有些“做贼心虚”地说道,至于为什么做贼心虚,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你想让我对你什么态度?小王八羔子,你搞大了我闺女的肚子,甭管你是不是什么家族的人,我都要杀了你!”杨忠勇吼声如雷,几乎都要把话筒震破了。@&@!

    “杨司令,这些事情一时间很难说清楚,不过终究会真相大白的,到时候你就会知道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其实今天我是找您想有些事情商量,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梁辰额上冷汗直冒,赶紧转移话题,要是跟这位霹雳火老头儿在电话里磨叽起来,那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有啊,老子有的是他吗的时间,行,你来吧,我等着你。”杨忠勇磨着后槽的声音都能在电话里听得清清楚楚的。

    “好吧,我十五分钟后到。”梁辰摞下了电话,揉了揉眉心,实在有些头痛。这位老人家如果不讲理起来,简直天王老子来了都不怕,他实在有些怵他,可现在还不能不去找他,否则自己的下一步计划就没办法开展了。他有预感,自己废掉了杨广志,现在春千海肯定会雷霆大怒,如果自己再不及时出手救援的话,张凯肯定活不过今天晚上,时间太紧迫了,他必须要抓紧再抓紧,现在硬着头皮也只能去找杨忠勇了。

    程四什么都没有问,他在春万山身畔待了多年,自然清楚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况且,有时候人知道得太多了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梁辰到现在为止给他的震惊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先是家主出奇地对他青眼有加,而后居然又认识上了杨司令,这位杨司令,他自然知道那是怎样恐怖的一位人物,或许梁辰都没有他知道得多,梁辰能够认识他,并且看样子关系好像很亲近,这个年轻人,深藏不露,简直太可怕了。难怪家主居然如此相信他,自己先飞了回去,把儿子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了梁辰。*&)

    十五分钟后,车子已经在省老干部疗养院附近停了下来,而后梁辰下了车子,向程四点了点头,程四会意,将车子开走了,在附近一家咖啡馆里等他的消息。

    梁辰整束一下衣服,向着省委大院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便听见汽车嗽叭响起,抬头一看,赵阳和荀栖正坐在一辆吉普车里在门口向他招手,哨兵也向他点了下头,示意他可以进去了,看样子是早就打好了招呼,杨忠勇甚至“迫不及待”地派赵阳和荀栖来接他了。

    “梁辰,你这下可惹了天大的麻烦了,干什么还要来自投罗网啊?”梁辰刚一上车,赵阳便迫不及待地转过头来望着他,急急地说道。他对梁辰的好感无以复加,杨老爷子已经因为他动了真怒,现在他很是担心梁辰。

    “唉,梁辰,我们知道或许内情并不是老爷想的那样,可他那个脾气你现在还不了解么?要不,你先躲躲吧。老爷子现在已经摔碎了两坛子最喜欢的陈酿老酒了,气得直在屋子里转,你现在要赶过去,跟送死可没什么区别。”荀栖也满眼忧虑地看了他一眼,并不急于发动车子,而是劝他道。

    刚说到这里,便听见吉普车里的无线电响了起来,“两个小兔崽子,还不开车滚回来,在磨蹭什么?别当我不知道,我在监控里已经看到那个小王八蛋上车了,你们还不给我带着他滚回来?”杨忠勇火爆的大嗓门吼得惊天动地。

    “唉,兄弟,这下谁也救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赵阳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荀栖已经无可奈何地发动了车子,向里驶去。

    “没事儿的,两位大哥不必为我担心,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杨老爷子一定会明察秋毫的。”梁辰笑了笑道。

    “但愿吧。不过我们司令如果发起脾气来,那可是半点道理都不讲的,你可千万做好准备,该服软的时候就服软吧,这一次可别硬扛着了,要不然,真容易出大事。”赵阳劝着梁辰道。

    “我明白。”梁辰不忍拂了两个人的好意,只能点头应道,不过心底下多多少少有些委屈,这他吗都哪儿跟哪儿啊?一口大黑锅就这么扣在自己脑袋顶上了,冤不冤哪?!想一想叶梓,他就有些来气,这个魔女,实在是把自己害惨了。

    车子一路驶过来,到了里面的那个单独划出来的军事区停了下来,例行检查过后,三个人下车往里走,一路上气氛颇有些压抑。

    到了那栋三层别墅门前,赵阳和荀栖同时停下了脚步,“兄弟,你自己进去吧,小心着些,我们也帮不上你什么,你只能自求多福了。”说罢,两个人一下便不见了踪影,跑得居然比兔子还快,摆明了刚才杨忠勇接到梁辰的电话后已经大发雷霆,两个家伙也饱受了池鱼之灾。

    梁辰好笑的同时也禁不住有些歉意,是自己“连累”了他们。

    整束了一下衣服,他已经伸手推开了别墅的门,就往屋子里走去,一开门,便是一个激灵,只见地上全是摔碎的瓷器,家俱也东倒西歪的,杨忠勇正坐在那张红木大八仙桌前,桌子上摆了一坛子酒,他手里正握着一把黄铜手柄系着红绸子的古式大砍刀,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了,甚至刀上还有着一丝丝褪不去的黯红血迹。此刻,杨忠勇正往刀上喷着酒,拿着块抹布在擦着刀。

    抬头便看见了梁辰,杨忠勇居然咧嘴一笑,不过笑容却极其阴森,“小子,你终于来了,很好,很好,过来坐!”他一指自己面前的凳子说道。

    此时此刻,纵然梁辰极其不愿意跟一位对他怀有满腔阶段仇恨手里还拎着一柄大砍刀的老将军对面坐,可他也不得不走过去,救人要紧!

    硬着头皮走了过去,饶是他天不怕地不怕,可他对这位妖孽般的老将军确实是有些打怵。

    “小子,你真是长了一颗好胆!对我闺女做了这样的事情,居然还敢来见我?你信不信老子现在一刀便砍了你的脑袋?!”杨忠勇狂喝了一声,就在梁辰将坐未坐之际,突然便起身向着梁辰一刀抡了过来。

    那把大砍刀带着呼呼的利啸风声,带着说不出的彻骨寒意,一下便架在了梁辰的脖子上,嗖嗖的冷意浸透人心,寒彻心肺,如果不是老将军手劲仍在,对刀上的力道把握得恰到好处,恐怕这将近六斤重的大刀直抡过来,以那刀锋的锋利程度,一刀便能砍下梁辰的脑袋,没有半点悬念。

    “杨司令,难道您就半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梁辰并没有半点害怕,只是叹了口气,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