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80章 :春家主,我说的可曾有错?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却是神色不动,只是略挑了挑眉毛,“哦?不知道春家主为什么这样说?”

    “小凯原本可以有机会走,离开这里,避开春家的人。可是他却为了你而留下来。不,准确地说,应该是你劝他留了下来,我说得可有不对?”春万山眯起了眼睛盯着梁辰,冷冷地说道,刚才的那个温和慈祥的长者瞬间变成了一个不怒自威、高高在上、手握重权的大人物。

    “呵呵,没错,是我劝他留下来的。”梁辰居然没有半点否认,而是承认下来。“不过,春家主,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你会知道得这么详细。以小凯的为人,绝对不会跟你说这些事情,程四哥就算暗中保护,当时也绝对会听到我们在说什么。”梁辰神色波澜不惊,依旧语气淡淡地问道。

    “这些事情,不必谁跟我说,我生的儿子我自己了解。小凯向来重情重义,如果不是你极力劝说游说,以他这样的性格,断然不肯留下来,因为他怕牵连到你。”春万山傲然说到,看起来并不像张凯所说的那样,对张凯不闻不问,相反,很是以张凯为傲,梁辰细心观察着春万山的一举一动,心中逐渐已经有了计较。

    “春家主看得很了解自己的儿子,不过你能了解他不在你身边,纵然你给他金钱无数,却无法呵护他、关爱他的苦楚吗?你能了解他对于未来彷徨无定、时时刻刻朝不保夕、命如浮萍的那种无奈与惶恐感吗?”梁辰突然间神一敛,颇有些咄咄逼人地道。

    春万山一怔,眼睛里浮现出了一丝痛楚至极的神色,向着梁辰一挥手,怒吼道,“臭小子,你以为自己是谁?轮得到你来教训我?你是大学城的辰哥,在我眼里,就跟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你游说我的儿子留下来,还依靠他的能力大出风头,他何苦被春老三的儿子抓走?既然是兄弟,为什么要让他留下来?你难道没有半点兄弟情谊?只顾着自己自私的感受?只想利用他的能力来达成自己称霸大学城的目的?”春万山死死地盯着梁辰,眼神里有着说不尽的怒与痛。

    “呵呵,春家主,何必如此动怒呢?其实,我让他留下来,并是像你所想像的所谓的自私,而只是想见你一面罢了。或者,我是想让代替张凯见你一面。仅此而已。”梁辰微微一笑道,面对着春万山一家之主的怒火,却是愈来愈平静了。

    “见我一面?”春万山的眼神再次眯紧了,里面寒芒阵阵,“原来,你听说小凯的身世之后,早有图谋了。说,为什么要见我?难道你有更大的野心,想借助我的力量来达成你更大的目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梁辰,我还真的小瞧你了。”

    “春家主,你大约是在家族内外争斗的漩涡中呆得太久了,总是把人想像得这样极端且功利,我觉得,这样并不好。”梁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

    “没什么不好。小心驶过万年船,如果不时时刻刻抱有戒心,时时刻刻警惕度日,我又怎么可能在明枪暗箭中活过今天?所以,小子,你最好在我面前别耍什么花,更不要痴心妄想想通过与小凯的关系来跟我拉近距离来达成什么目的,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会死得很惨。”春万山冷哼了一声,语气已经变得阴森起来。

    “呵呵,春家主,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梁辰淡淡一笑,抬起头来望着春万山,不待春万山回答,便已经直接说了下去,“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这句话,不知道春家主听说过没有?”

    “混帐,你说我是小人?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春万山一怔之下随即大怒,“啪”地一拍桌子,桌子上的碗盘一起跳动起来,像寒风中瑟瑟而抖的树叶儿。

    “不,您误会了。其实我只是想说,人,终究要有宽广的胸怀才能容纳四野,做成更大的事业。如果总如小人一般处处设防,时时刻刻地提防着这个那个,把谁都当成敌人,就算没有敌人也要凭空臆造出假想敌,甚至对于普通人来说极其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都要前思后想生怕影响到自己的利益,这不是小心谨慎,而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心胸狭窄。处处设防就等于处处不设防,更容易在自我与外界的虚拟争斗受到伤害。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沟拒长洪,因窄而崩。所以,春家主,你刚才不是高看了我,而小瞧了我,更贬低了您自己了。”梁辰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随后自顾自地端起了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确实是好酒。”梁辰吐出了一口辛辣的酒气叹道。

    听了梁辰的这番话,春万山静默了下来,冷冷地盯着梁辰,一句话也没有说,但眸子中却有着说不出的惊诧与震撼,似乎他无法想像,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居然能说出这样一番只有沐风栉雨、历经沧桑的睿智老者才能体会出的人生感悟来,这种思想的宽广与深遂程度,让他无法不诧异。

    望着梁辰,渐渐地,眸子里的冰寒神色逐渐消失,相反,一丝说不出的笑意倒是逐渐在唇畔扩大。

    “啪啪啪”,他居然鼓起掌来,眼里满是欣赏赞扬之意,再没有当初的敌对情绪,“好,梁辰,不愧是张凯的大哥,不简单,是个人物。”他真心地赞道。

    “谢谢春家主的谬赞。”梁辰微微一笑,宠辱不惊地道。

    “不是赞,而是实话。你是我平生仅见的优秀年轻人。刚才,就算是对你的一个考验吧。你拼杀一夜未睡,坐在这热炕头上,却是半点困意皆无,足见你意志之强大,能够战胜本能的生理需要。而抗拒这困意的同时,面对我的威迫,你居然头脑依旧清楚,侃侃而谈,语出惊人,无畏无惧,真是个人物。好,就冲你们现在的表现,你已经赢得了我的尊重,具有了与我对话的资格。”春万山一指梁辰,随后轻竖了一下大拇指道。他平生从不夸人,这一回是破例头一遭了。

    “唉,你们这些大人物,总喜欢用这种忽阴忽晴、处处细节来考验人吗?”梁辰很是无语地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下道。

    “等你到了这个位置之后,自然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春万山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好了,梁辰,既然话已经说开,其他的过场咱们都不需要了,我们都是为了小凯在此见面,所以,把你的想法都说出来吧。你,倒底为什么想见我?”春万山重新给梁辰倒上了酒,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望着梁辰缓缓说道。这个世界上,能值得春万山亲自倒酒的人并不多,能值得春万山亲自倒酒的人,梁辰也算得上是第一人了。

    梁辰却并没有半点受宠若惊的样子,淡然一笑,随后抬头迎着春万山的目光,突然间神色一敛,严肃地说道,“因为我是张凯的大哥,我希望他有一个好前程,最好,能坐你现在这个春家家主的位置!”

    这句话,简直就如一颗重磅炸弹,无声地炸开在屋子里,炸在了人心之中,“啪啦……”外面的厨房里响起了打碎杯盘的声音,看起来外面正出来盛锅里的食物的人着实被吓得不轻。这番话实在说得太过大逆不道了,如果外传出去,哪怕春万山是春家家主,也保不住梁辰,必将让他惹来杀身之祸。

    春万山彻底被梁辰的这番话震撼住了,抬起手轻指着梁辰,“你,你,你在说什么?”

    “我只不过是说出了春家主你的心声而已。”梁辰抬头直盯着春万山,神色肃穆地道。“春家主,或许张凯对你的理解略有偏解,但通过我亲眼见证的桩桩件件,我能看得清楚,你倒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小凯说他自己只不过是你游戏花丛玩弄过他那过当过妓女的母亲的副产品,可是,一个仅仅只是把女人当成玩物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在二十几年前在偏远的农村置下一套房产,在这里与那个所谓的妓女过起了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生源?如果你真不拿张凯的母亲当做一回事情,又怎么可能在她生产的时候还陪在她的身边?甚至还在小凯降生时亲手埋下了一坛具有古义的状元红?那可不仅仅是代表着对自己儿子降生的兴奋,更象征着一位父亲对自己儿子所抱有的莫大期望。如果你真拿张凯不当做自己的儿子,当时又怎么可能派自己最死忠的程四救走了他们的娘俩,并且一直让程四教导张凯,让他在艰难与困境中成长,不停地打磨他,磨砺他,让他在苦难中拥有了超过常人的一切能力?最后一点,如果你对这个私生子漠不关心,又怎么可能在他出事的第二天便乘着私人飞机赶到了江城?甚至冒着被家族发现的危险?这桩桩件件,只能证明,你这个私生子非但在你心里位置极重,并且,你对他更抱有无限大的期望,甚至希望他有朝一日能真正地接替你,成为这个春家的掌舵人,春家主,我说得可有半点错误?”梁辰豁地一下坐直了身体,直视着春万山,掷地有声地反向质问道。那声声质问就如同巨大的撞城锤,一下下春万山的心,让他耳畔轰隆隆做响,像是万千雷霆同时在眼前炸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