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77章 :江湖路,路难行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吗的,赶紧,跳窗爬到那的消防通道走。梁辰这是摆明了要阴咱们,让咱们自相残杀,咱们不能上他的当。”胡浩一下跳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就向着窗边奔了过去,可刚奔出一步,后肋上突然就是说不出的刺骨寒凉涌了起来,随后,便是一阵牵动心肺的痛。

    低头一看,一柄刀子已经从右肋的软肉上穿了过来,从前面露出了半截带血的刀尖儿,刀尖儿上依稀还有血珠滴滴嗒嗒地往下掉。虽然不至于死,可那软肋上的肉牵心动肺,痛啊。

    “亮子,你,你他吗疯啦?”胡浩颤抖着身体,转过头来咬牙切齿地骂道。

    “我没疯,恰恰相反,现在我很清醒。浩子,如果不是你粗心大意,弄丢了我们最后的底牌,现在我们绝对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甚至还有一博之力,可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了,这一切都要怨你,是你亲手葬送了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你要为这一切付代价。”钱亮如野兽般低低地吼着,刀子一翻,“哧”的一声轻响,已经将那条肉从中间挑断,胡浩啊的一声狂吼扑倒在地,痛得脸都变形了。

    “浩子,对不起了。”钱亮一脚踩住了胡浩的手腕子,上去就是一刀。

    “啊。”惊天动地的狂吼声响起在长街之中……

    半晌后,钱亮失魂落魄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将一只断掉的手扔在了地上,“啪嚓”一声,溅起了满地的血腥来。屋子里胡浩怨毒的怒骂声响个不停,却是虚弱至极。

    “这下,你满意了?”钱亮望着梁辰惨笑道,眼神已经略微有些涣散。

    梁辰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可以走了。”他挥了挥手道。

    钱亮拎着那个装着钱的密码箱子,踉跄着一步步走远,下楼而去。他的脚步如此疲惫散乱,步履蹒跚,又哪里像一个正年富力强的三十几岁的壮年人?

    “让人把胡浩送去医院吧,另外,把这里打扫干净。”梁辰叹息了一声,带着人走了。

    身后的吴泽咬了咬牙,竖起了风衣领,却走在了后面,打起了电话。

    他的行动被梁辰看到了,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再次轻轻地一叹,他知道,吴泽的这个电话过后,恐怕钱亮也在劫难逃了,但他并没有阻止,李吉和谷成山的伤依稀历历在目,武馆那边的情况现在估计同样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他默然允许了吴泽去打这个电话。

    钱亮拎着密码箱上了自己的车子,那是一辆奔驰s600,梁辰的兄弟们默许了他开走了这已经属于朝阳的财产,或许,是对这位江湖末路的大哥最后的一丝同情和怜悯。

    车子缓缓驶了出去,渐渐地驶离了这片区域,向着大学城外围开去,不时地沿着倒车镜向后望过去,钱亮眼中一片茫然,那曾经属于他的一切,现在都已经属于别人了,他也成为了昨日黄花,威风不再,而就在刚才,他还为了以后的生存,亲手砍掉了与自己朝夕共处几十年的兄弟,他甚至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那样做。

    眼睛有些发涩,脸上有些痒,伸手一摸,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居然淌下了两行泪水来,他也不知道这泪水倒底代表着什么,是对昔日威风的感叹?是对如今沧桑的怜悯?亦或是对自己刚才手辣绝情的忏悔?

    正当钱亮心中下百味陈杂,无法言说的时候,突然间前面黑压压地出现了一大票人,就拦在了路中间,他吃了一惊,还以为是梁辰的人不肯放过他回来报复了。不过刹车停下细细地望过去,却看见前面居然是原来跟自己的一票兄弟,心底下登时温暖起来,没想到这个时候,这些兄弟还肯来见自己,或许是来跟自己的,只要有人,一切都好办。自己还有百多万,还有一辆车子也能卖个三五十万,靠着这百多万,还有这么多兄弟的帮衬,他相信到哪里的一个小镇上稳扎稳打几年,东山再起,肯定不会是梦想。就算不能再次恢复往日里的荣光,可消消停地在哪里做一个土皇帝,享享清福,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心底下又开始有些热了起来,停下了车子,推到了空档上,走下了车去,可脸上的笑容刚刚绽开,便随即凝固在冷风之中,因为他看见了,那些兄弟手里一个个都拎着砍刀,还有钢管这类的武器,如果是知道了消息来跟自己的,他们又带着这武器干什么?

    “或许他们是被打散了,还没来得及回家把武器送回去。”钱亮在心底下安慰着自己,脸上的笑容依旧继续,走了过去。

    “钱老大,我们的钱呢?想走可以,先把钱给我们再说。”对面一个手上和脑袋上都缠着纱布,粗壮无比的高个汉子瓮声瓮气地吼道,一句便将钱亮那颗滚烫的心浇得拔拔凉,身子一下僵在了那里。

    “就是,就是,有人说他车上还有一百多万呢,哥们们,动手,抢了他,把车也开走,足够付我们的工资还有医药费了。”旁边的几个人也开始聒噪起来,人群蠢蠢欲动起来。

    钱亮望着他们,一个一个地望过去,曾经那样熟悉的下属,如今却这样的陌生。而出奇地,他却并没有半点悲哀,相反,心底下绝望中却混合着说不出的苦郁——刚才他背叛了自己的兄弟,亲手砍下了他的一只手,而现在,这些兄弟同样背叛了他,还要抢他的钱和车子,腊月帐,还得快,对他来说,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讥讽。

    “对,动手,他不肯交,我们就抢了他。”一群汉子哄然间动了起来,几个人抢过来便已经将钱亮摁倒在地上,十几只大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他的手表、手机、钱包、车钥匙,甚至包括皮带都已经抽走,而人群还不肯罢休,冲过去到他的车子里一通翻,终于将装着钱的密码箱掏了出来,一群人就如同一群抢食的野狗,疯狂地推搡撕扯着,甚至为了多分几个人大打出手,场面一片混乱。

    最后,当那辆车子也被开走的时候,钱亮就那样躺在地上,听着汽车的咆哮声还有周围散乱的脚步,他突然间咧开了嘴,无声地笑了,笑得很惨淡,很凄凉。

    而后,他就那样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尽管刚才并没有受什么伤害,只是被人推倒在地,可他整个过程中却没有半点挣扎。他突然间觉得累了,好累,好累,从下车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发现,这已经是他的终点,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浩子,我对不起你。”钱亮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就那样任凭纷飞的大雪掩盖住了自己的身体,渐渐地,原本温热的身已经逐渐开始失去了温度,世界也开始变得遥远了起来,他的意识逐渐模糊了……

    第二天清晨,扫街的清洁工在路口处的一个雪堆中发现了冻得硬梆梆的尸体,那是钱亮。与其说他是被冻死的,不如说,他是自杀的。

    一夜的苦战,直到凌晨三点钟,所有的一切才宣告结束。

    胡浩被送到了附属医院去,整整一晚都在破口大骂,他并不是在骂梁辰,而是在骂钱亮,骂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骂得嗓子已经哑得都已经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了,他依旧在骂,似乎要将心底处的那刻骨铭心的怨毒全都借着骂声发泄出去。

    “别他吗骂了,有完没完?钱亮都已经死了,你还骂个屁!”门口被李铁安排来值夜的一个兄弟愤怒地吼道,恨不得用眼光杀了他。他就搞不清楚,辰哥干嘛要对这个人渣这么仁慈?不仅把他送到医院付了医药费,还派人守夜,一个落魄并且还曾经跟他们做对的江湖老大,值得辰哥如此对他吗?

    “死了?亮子死了?怎么死的?是梁辰杀了他?我草你吗,梁辰,我这辈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胡浩猛然间就是一怔,而后身体不可遏制颤抖起来,还以为是梁辰做的,禁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那个兄弟一听之下就炸了,冲进来“啪啪啪”就是两个正反大耳光,打得他嘴角溢血,“草你吗的胡浩,你以为辰哥是你吗?实话告诉你,谁都没杀他,他是自杀的。昨天晚上他还没出大学城,就被你们那帮不成器的下属给抢了,连车都抢走了。大约是想不开,钱亮就自己躺在大雪地里活活地把自己冻死了。就这么简单。”那个兄弟甩了甩打得有些发疼的手,哼了一声说道。

    胡浩听了这番话,木然地坐在床上,半张着嘴,脸上似哭似笑,半晌,仰天从嗓子眼儿里憋出一声尖锐的长嚎,“亮子,你这是何苦,这是何苦啊!”

    然后,他一下便从床上跳了起来,居然唱起了歌,“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你为什么背着新书包……”

    他疯了,真的疯了。

    当这个消息传回朝阳武馆的时候,所有朝阳的高层们都短暂地沉默了下去,半晌没有人说话,吴泽把头埋得很低很低,可他当时无法不这样做。如果不这样做,他对不起李吉,对不起山子,对不起昨天晚上浴血奋战的兄弟们,毕竟,兄弟的伤痛与血,不是抢了胡浩和钱亮的全部身家就能换回来的,这与钱财无关。他必须这样做,尽管难受,却不后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