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75章 :真正绝望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都给我拷起来!”唐科怒吼了一声,二十几个警员已经拎着警棍冲了上去,直接掏铐子就往手上戴,谁敢动一下,二话不说就是一警棍砸下去。

    不过铐来铐去的,最后却发现手铐子不够用了,这些警员干脆让那些家伙直接把鞋带解下来,然后将左臂从上方伸到后背去,右臂从下方伸到后背去,拇指相对,系了个简易却歹毒无比的拇指扣,这玩意如果要是不及时松开的话,系得时间长了,关节韧带就会拉伤甚至抻坏,以后就会造成功能障碍。

    不过对于这些无恶不作的大学城混子们来说,这种做法还算是便宜他们了。

    “唐所长,谢谢你们,实在太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恐怕我们的武馆就完了,非要被这群混蛋一把烧了不可。”王琳琳倒是认识唐科与何春林的,瘸着一条腿,满身鲜血,尤其这丫头还会做戏,刻意把脸用鲜血抹得东一道西一道的,看上去惨不忍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即将伤重不治了呢。

    冲过来装做跟两个所长不认识,抓着两个人的手大哭道。

    原本就是楚楚可怜娇媚动人的一个南方女孩子,现在更是受了满身的伤,羽绒服都被砍得稀烂,露出里面的羽绒来,有的地方更被鲜血浸透,此刻的样子真是没个看了。

    她这一哭,更让那手底下那群不算太知情的警员们愤怒了,连一个女孩子都打,而且打成这副样子,这群流氓还有没人性了?手上加了劲,绑拇指的时候简直就是往死里绑,恨不得直接用鞋带把他们套脖子勒死。于是那些流氓可倒了血霉了,被绑得爹一声娘一声的直叫唤,个个疼得浑身直哆嗦。

    “好孩子,别哭了,没事儿,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谁来跟我做个笔录,之后我们现在就把这伙暴徒抓回去。”唐科心底下好笑,虽然这些日子一直没露面,装聋作哑,可是他暗地里还是跟梁辰保持着联系,今天晚上的行动就是梁辰之前打电话告知他的,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要不然哪里会来得那么及时?

    “我来!”楼上的几个兄弟争先恐后地往下抢,一个个都是身上染血,看上去触目惊心。那些警员们嘴里没说什么,可是心底下简直佩服死了,这群小年轻的简直不要太厉害了吧?仅仅就十几个人便顶住了对方近百号人的进攻?不愧是师大一条龙辰哥带的下属,太牛掰了这也。

    几个人简单地录了下口供,其实也根本不用录什么口供,这件事情简直太轻松了,瞎子都能看得出来,那分明就是一伙暴徒冲进来打砸抢,然后武馆的人奋力抵抗,终于等到了人民警察到来的时刻。

    这一次,警察总算没有像电影或电视里演的来得那样晚。

    当然,至于这伙暴徒砸武馆的原因,自然也就不得而知了。这玩意往大里说,那是黑道火拼,性质可是相当恶劣严重的,连带着把梁辰也就兜进去了。不过往小里说,就是一伙流氓受人指使,寻衅滋事,或是见不得人家挣钱,所以便找人把这里砸了,那就跟梁辰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非但没有关系,梁辰和武馆留守的兄弟,反而会是一群受害者。

    至于怎么办,唐科与何春林心底下自然有数,也不必再多说了。

    按照规矩,例行公事地办完了所有的程序,这群流氓就被唐科他们带回警局去了,管保他们出来之后一致的口供都是寻衅滋事,至于过程如何,那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这边总算是尘埃落定,王琳琳当之无愧地被一群大老爷们奉为英雄,然后,就跟李铁一起去医院了。

    不去不行啊,现在李铁昏迷不醒,还有好几个兄弟受了不轻的伤,连平时最为胆小打架不敢上前的王浩然刚才头上都挨了一刀,血流如注。就算最骁勇的王琳琳同样也是满身的伤,只不过没有她现在外表那么夸张罢了。

    估计是不是会再有人来砸场子了,几个受了些轻伤自己能处理的兄弟留下来看场子,剩下的人都跟着王琳琳他们去医院了。不过,估计今天晚上的附属医院一定会很热闹就是了。

    天力迪吧。钱亮和胡浩正焦急地等待着消息的时候,两个人的电话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胡浩赶紧接起自己的电话一听,登时就炸了,“什么?他吗的一群废物,将近一百人,居然连十几个人都打不过,还被一个女人持着两把刀逼退在那里,生生等到警察到现场把所有人都抓走了?真他吗的废物中的废物,简直就是废物点心。”胡浩暴跳如雷,气得一下把电话摔在地上,好好的一部电话摔了粉粉碎。

    摔完了电话,怒气稍稍平息了一下,他现在得琢磨怎么去捞人,最重要的是怎么去撇清自己。可是一抬头,就看见钱亮正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空洞与木然,仿佛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一下就傻掉了似的。*&)

    “亮子,怎么了?”胡浩一怔,感觉钱亮的这副样子实在太不正常了。

    “完了,春家的人被废了,老赵跑路了,我们的人也全都完了,还都被斩掉了一根小指头,三百多人,就这么全都废了,我们的班底全都灰飞烟灭了……”钱亮的嘴巴机械地张张合合着,好像是复读机一样在重复着电话里的那个消息,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他现在已经被刺激得灵魂出窍,只能当做传声筒来使用了。

    “什么?亮了,你他吗疯啦?在那里胡说什么?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胡亮一个激灵,暴跳起来冲到他面前吼道。

    “真的,一切都是真的,浩子,我们完了,完蛋了。”钱亮握着电话,表情木然地望着,这一刻心灰如死。他想到过梁辰很强大,但从来没有想过,梁辰会这样强,他们千谋万策,背后还有春家的支持,还三家联合出动了所有的班底,行雷霆一击,却被梁辰一举击破,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这一刻他才发现,选择跟梁辰斗,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胡浩也傻在那里,脸色一片青灰,彻底地绝望了。他知道现在这个重要的时候,钱亮绝对不会骗他,他说完了,那就是一切全都完了。

    “草,还他吗愣着干什么?梁辰收拾完残局,接着肯定就会来收拾我们了,赶紧跑路躲躲吧!”胡浩呆了半晌后,猛然间跳了起来,火烧屁股一样地就往门那边跑,而钱亮也如梦方醒,同样奔着门那边跑了过去,可是两个人堪堪刚跑到门前,“砰”的一声,沉重的大木门便已经被踹了开来,两个人一下被门撞得踉踉跄跄地退后,还没等站稳身子,一大票高大强壮的汉子已经带着满身的血腥与杀气,呼啦啦地冲了进来,四个人前去,一下便摁住钱亮和胡浩。

    随后,人流络绎不绝地涌了进来,纵然这个会议十分巨大,可那么多人,一下便将整个会议室填得满满的,留下几个人在外面警戒,随后,屋子里的人排成两排,个个用几乎要吃人的眼睛盯着被摁在墙角处的钱亮和吴浩,两个人挣扎着抬眼望过去,就看几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沿着人墙向他们走了过来。

    他们的身上无一不是溅满了鲜血,那血有自己的,但更多却是敌人的。

    当先第一个,正是梁辰,身后分别跟着高羽还有马滔、吴泽。

    他们就如同从婆夷血海地狱中走来的杀神,个个身上带着无法形容的凛厉杀气,那眼珠儿仿佛都刚刚被血洗过一样,里面有着刻骨的仇恨和怒火。

    “胡老板,钱老板,我们又见面了。”梁辰走了过来,下属搬过来一把凳子,他坐在那里,高羽几个人站在他的身后,死死地盯着他们,眼神中的酷冷与狞意让他们这一刻仿佛感觉到了全世界的冰雪都堆积到心底,从脚底到头顶,彻骨生寒。

    “梁辰,你想干什么?这可是法治社会,我有无数朋友在公检法部门工作,只要你敢动我,他们会找你麻烦到死。”胡浩梗着脖子,在那里色厉内荏地道。

    “朋友?呵呵,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被你威胁的对象吧?就算是你的朋友,现在我有了这么多东西,他们也不再是你的朋友了,而是我的。”梁辰冷冷一笑,从怀里抽出了一沓纸来,一下甩到了胡浩和钱亮的脸上。

    纸张飘飘而下,其中一张上分明是复制出来的男女床照,很清晰,能看得清楚是谁。而另一张纸上则密密麻麻地记载了某年某月某一天几点,谁谁谁在哪个地方做了什么肮脏事情,亦或是什么时间地点,送了什么东西给谁,有确着的证据,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同时里面还有银行流水单帐号一张张地向下飘落。

    当看到这些东西时,胡浩登时心若死灰,他知道,自己最后的底牌都已经揭穿,一切都完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