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70章 :拦路人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哈哈,痛快,痛快!”李吉大笑着向前不停地冲了过去,手中的两条甩棍上下翻飞,挡者披糜,他冲刺的速度也不慢,有身后两个兄弟的配合,同样摞翻十几个人了。

    转眼间,对方就已经堪堪倒下了将近四十人,可是对于总数三百人出头的混子,他们想把人家全部摞倒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现在所能做到的,只是震慑他们,拖延时间,然后凿穿他们,直冲出去跑路。

    张凯特训的几个人时而在地上翻滚不休,时而站起来手中双刀飞舞,舞出一片片寒光,比起那飘落的雪花来,他们的刀锋更具寒意,更加恐怖。

    人体不停地倒地,在与地面沉重的撞击声中,不时发出了声声惨嚎,在午夜的长街之上,听上去凄厉无比。几个人所一路打过去的地面,留下了大片大片的血迹。

    那些混子眼看着自己的同伴就跟割谷子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地往下倒,鲜血一片片地往外飞溅,更恐怖的是,离得远些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同伴是怎么倒下的,简直太可怕了。

    一时间,他们胆寒了,恐惧了,往上涌的人开始后退,相互间推推搡搡着,迟疑着,再不敢上前了。

    冲在最前方的李吉只觉得面前的压力陡然间便是一轻,甩棍一下便搂了个空,抬头一看,前面居然没有人了,而后面,则是黑压压的一群混子,都挤在那里,一个也不敢往前冲了。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地面上已经倒下了六七十人,捂着脑袋的,搂着胳膊的,抱着腿肚子的,哀嚎成一片,景像惨烈无比,一时间哪里还有人敢冲过来?

    “吉哥,还不快跑!”谷成山一跃而起,喘着粗气,一扯李吉的袖子,带着人就发力向前狂奔。

    开玩笑,终于将对面的这些人凿穿了,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赢得了一线逃跑的生机,再不跑那不是傻子么?难道还要等那些混子再次冲上来的时候再打一个通透?现在所有人都累得已经气喘牛了,精力剧烈透支,浑身上下也净是伤,血都把衣襟浸透了,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如果再这样打下去,最多两分钟,累也要累得不会动了,还拿什么跑路啊?

    李吉此刻也如梦放醒,撒腿便向着前方跑了过去,这个时候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了,只要把这群人拖住,为自己刚才的那二十几个兄弟赢得生机,就算赚了。

    张川的仇,也算报了一半,只要过得了今天,以后有的是机会去报。

    一群人喘着粗气向前狂奔,可奇怪的是,身后的那群混子却根本没有追上来的意思,只是站在那里,徐徐地向着这面逼近而已,让李吉有些奇怪,搞不清什么状况。

    刚察觉到有异,便感觉到前面有一股说不出的杀气直逼了过来,“停!”李吉紧急一挥手,将所有人喝止在那里,皱着眉头向前方那条漆黑的胡同里望过去,喝了一声道,“哪帮孙子在那里?还想打老子的埋伏?给我滚出来!”

    此刻,谷成山也终于察觉到有异,喘着粗气,向两旁一挥手,九个属下立刻散了开来,呈现一个扇面,小心翼翼地向前包夹而去。

    “那个小野种训练的一群小子,把程老四的滚地刀练得倒是不错,可惜,无论怎样都只是一群登不上台面的废物而已,只配在大学城这边搅搅风雨罢了。”对面黑暗之中传出了一个不屑的声音,随后,黑暗中徐徐走出来三个人,三个人,俱是一身黑衣,寸长的短头发,一样的高矮,大约都是三十出头的年纪,神色冷酷,盯着人的眼神如同一条盯准了猎物的毒蛇,里面泛出阴森森的光来,让人心寒凉恐惧。

    说话的是最中间处的那个人,身材高瘦,空着双手,望着谷成山三个人冷冷地笑道。

    “你他吗是谁?滚一边去。”李吉听了他的话心中便是一凛,他粗中有细,能听得出来这个人好像认识张凯,并且还有很深的渊源。这几个人倒底是哪里来的?看后面的那些混子的样子,似乎对他们好像很畏惧似的。

    只是,生死存亡之间,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这些,更没有功夫跟他废话。怒吼了一声,已经冲了出去,不过却向着谷成山几个人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从两侧包夹,赶紧解决了他们逃走。

    “你这小子警觉性倒也不错,可惜,就算知道了,你今天也注定会成为一个废人。”那人冷笑着,居然不闪不避,迎着李吉不紧不慢地一步步走了过来。

    “少吹大气,跟你吗的。”李吉怒吼着已经奔到,当先便是一甩棍飞砸了出去,而再跨两步,已经到了那个人的身旁,后右手的甩棍跟上,毫不留情地一棍搂头盖脑地砸下,雷霆万均。

    “找死!”那个人眼神一寒,面对着破空飞至的甩棍,居然不闪不避,一伸手便已经抓住了棍子,正好抓住把手,奇准无比。随后闪电般地一架一刺,空中仿佛出现了两道棍影。

    “啪”“扑”两声不同的响声,李吉举着甩棍猛然间便僵在了空中,缓缓地低下头去,便看见那条原本属于自己的甩棍已经从左肩窝穿透了出去,从身体后面血淋淋地支出了好长的一截,鲜血滴滴嗒嗒地从甩棍上滴下。

    “小子,你还太嫩了!”那个人冷冷一哼道,不屑至极地道。

    “吉哥……”谷成山和其他的兄弟目眦欲裂,狂吼了一声,已经疯狂地冲了上来。

    “快走,你们,不是他的,对手。”李吉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吼出了这一嗓子,停在空中的甩棍一棍便向着那个人砸了下去,同时狠狠地抓住了插在肩窝上的那柄甩棍不放手。这一拽力量奇大,那个人暂时间居然抽不回手去,登时恼羞成怒,怒喝了一声,“滚!”已经一脚踹在了李吉的心口窝上,李吉口喷鲜血,向后便倒,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草你吗!”谷成山已经疯狂地冲到了那个人身侧,蓦地便是一矮身,两刀齐出,在空中交错出两道电芒。

    可那个人却理也不理,只是负手站在那里,冷哼了一声,眼神未曾挪动一下。

    而他身旁已经无声无息地抢出了另外一个人来,手一伸,已经多了一柄短柄战刀,只是一个旋身,便已经以不可思议的迅捷挡开了谷成山的两刀,刀锋在空中交错,划出了道道火花。而后突然间再度一个旋身,随后头下脚下一个空翻翻了过去,原本已经冲了过去的谷成山突然间踉踉跄跄地奔出了两步,而后一下半跪在地上,全靠以刀支地才不至于完全倒下去。

    他的后背上,已经多了一道令人触目惊人的巨大伤口,从左肩头到右腰,皮衣尽数划开,里面的轻型塑板也已经分做两半,鲜血,正向外涌个不停。

    错非后背上戴着护板,否则仅仅只是这一刀,便要将谷成山的后肋骨划开,就算以后能救好,也只是一个连喘气都费力的废人了。

    “嗯?还戴着护板?没想到你们这些毛头小子还真能搞。”最开始说话的那个人已经转过身来,盯着跪在地上的谷成山后背上的露出的一抹白边,轻轻撇嘴道。

    “山子,是我坑了你,你应该早走的……”李吉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谷成山后背上那道巨大地伤口,豆粒大的眼泪已经涌了出来。如果不是为了救他,谷成山也不会被伤得这么惨,

    “我的任务就是救出兄弟,就算我们十个人都搭在这里,也要把你们全都救出去。吉哥,别担心,我没事,还能再战。”谷成山因为瞬间失血过多,脸色煞白,但依旧强自笑着,想要站起来,站了两下却没有站起来,终于一下趴在了地上。

    “山哥,吉哥……”剩下的兄弟也顾不得再去找那几个人拼命,抢到两个人身畔扶起了他们,目眦欲裂。

    “别管我们,你们,分散逃走,必须逃,否则,我们全都要废在这里!快,走……”李吉搂着谷成山,向几个人挥手狂吼。

    几个兄弟哪里肯走,每个人眼里都满含热泪,死命地摇头,今天就算是要死,也要跟他们死在一起,绝不逃走。

    “啪啪啪啪啪……”掌声响起,那个领头的黑衣人哈哈一笑,“真是很感人的兄弟情谊呢。只不过,现在这个年代,越是讲义气的人死得越快,既然你们手足之情这么深厚,也没理由只留下两个人,你们,就全都留下来吧,也算是给那个什么梁辰一个教训,坐在轮椅里的时候别忘了告诉他,他根本没有资格见到他想见到的人。”

    说罢,一挥手,后面那些混子便山呼海啸般再次涌了出来,现在可是痛打落水狗的绝佳机会,刚才扔下了六七十个人让他们逃出了包围圈儿,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再跑掉了。至于剩下的那几个人,三个黑衣人已经不屑于再出手了,如果这些混子连这几个筋疲力尽的人都摆不平的话,那他们集体买豆腐撞死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