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67章 :围困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你就是张凯说的那个辰哥?他刚刚说过会有一个叫辰哥的人来救他,没想到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春万山的儿子被抓,居然第一个想起的人不是他那个该死的老爹,而是你?这真让我很好奇,想见识一下他的这位辰哥倒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一把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冷冷地问道。

    “你会见到我的。张凯在哪里?”梁辰深吸口气,缓缓地问道。

    “呵呵,你不问问我是谁?”那把声音问道。

    “你是谁跟我都没有关系,我只关心张凯现在怎么样了。”梁辰淡淡地道,仿佛很平静,只是高羽分明看到,他捏着电话的手指节已经变得有些发白了,那是关心与愤怒的象征。

    “好气魄,啧啧,你倒真是个人物。放心吧,没见到你之前,张凯不会死。”那个人在电话里怔了怔,随后啧啧叹了两声,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贬损。

    “好,你想什么时候在哪里见我?”梁辰冷声问道。

    “等我电话吧,你先过了眼前的这道难关,才有资格来见我。啧啧,我真是很好奇,你这个梁辰,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小子,真的很期待和你见面呢,哈哈。”对面的那个人摞下了电话。

    梁辰缓缓吁出长气,揉了揉眉心,将电话揣了起来,闭目靠坐在了车座上。

    “辰哥,小凯会不会有事?”高羽嘴里有些发苦地咽了口唾沫问道,他原以为自己很成熟了,可是一遇到重大而紧迫的事情时,他发现自己的表现还是有些青涩稚嫩,跟梁辰现在的淡定自若比起来,有着巨大的差别。

    “他不会有事。如果他真出了事情,会有很多很多人给他埋葬。”梁辰哼了一声回答道,语气里已经带上了箫箫肃杀之意,让高羽身上没来由地一阵阵发冷。他能清楚地感知到,梁辰现在真真正正地动了杀机。

    高羽无声地点了点头,梁辰的话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保证,他不会不相信。可是为什么,他现在身上有一种发冷的感觉呢?

    梁辰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感受,转过头去微微向他笑了笑,无声地拍了拍他的手背,高羽叹口气,点了下头,没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转头望向了窗外,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

    李吉坐在车子里,正带着一票兄弟往回赶,边掏出手机来准备给高羽打个电话。

    今天晚上心底很不错,横扫三条街,连续灭了四家,那几个小流氓头子倒也识相,大概是都听说了昨天的事情,居然早就收拾好了房子,连基本的抵抗都没有,李吉一到,便把房本交了出去,乖乖地拿钱走人了,没费吹灰之力。大概他们也知道,想跟师大这个生猛无比的学生社团斗,在大学城这边,他们还差得远呢。@&@!

    “咱们这个老百姓啊,今儿要高兴。”李吉哼着跑调跑到爪哇国去的小曲,志得意满地拿着手机,刚把高羽的号码调出来,车子猛地一个剧烈的刹车,在雪地里拖出了好长的一道沟,停了下来。

    “吗的,小兔崽子,你怎么开的车?”李吉猝不及防,一下磕在风挡玻璃上,险些把脑门子撞出了一个大包,揉着脑袋向身旁开车的那个小兄弟不满地骂道。

    “吉哥,有人拦路。”开车的兄弟把着方向盘,死死地盯着前方,语气有些发沉地道。

    “有人拦路?真他吗是想死了。”李吉哼了一声,拧眉立目地望向了前方,不由得就是一怔。只见前方正黑压压地站着一票人,最当先的一个人,正拿着一柄双管猎枪指向了车子,如果他们再不停车,估计就会被轰上一枪了。

    回头向后面望过去,后面同样黑压压地上来一群人,无声无息,唯有踏在雪里那吱吱咯咯地脚步声响起,给人以沉重的压力。*&)

    前前后后,加在一起怕不是有一百多人,将前后围堵了一个水泄不通。

    “下车,不然打死你。谁敢打电话报信打死谁。”后面同样走过了两个持着双筒猎还有火药枪的人,走到了车子边,拽开了车门,嚣张地向着车子里喊道。

    李吉一共带了三辆车来,现在三辆车子全都被人控制住了。

    “我带人掩护你,吉哥,你杀出去。”张川握住了甩棍,低吼一声,就要带人直接冲下去。

    “别轻举妄动,他们有枪。”李吉一把摁住了他的肩头,整理了一下衣服,顺着打开的车门便已经走了下去。

    其他的兄弟也都下了车,

    李吉刚一下车,一柄双管猎枪已经顶在了他的脑门子上,被赶牲口一样与其他兄弟一起赶到了场中间,四周眼神闪闪,就如同身处狼群环伺之中。

    “你们是谁的人?周宇扬?赵光?还是赵妍、胡浩和钱亮?真他吗不要脸,还玩偷袭。有种的就真刀真枪来一次,看爷爷不把你们揍得落花流水。”李吉被双管猎枪顶在脑门子上犹自不惧,昂着头向四周怒吼道。

    “小逼崽子,你还真嚣张啊,这种情况居然还敢玩儿横的?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人群分开,从后面走出了一个穿着黑色皮大衣的矮胖子,满眼凶光,正盯着李吉,咬牙切齿地道。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光哥啊,哈哈,借你个胆儿,你试试呗?我这辈子还真没尝过枪子儿是什么滋味呢。”李吉哈哈一笑,望着走过来的赵光,夷然无惧地道。不过眼光却迅速地瞄了全场一眼,看到共计三把枪,两把火药枪,一把双筒猎,分三个方向指着自己这二十几个兄弟。今天赵光倒是动了真怒,居然都动枪了,看来就想彻底将自己留下这儿了。

    心底下已经有了谱儿,边不屑地哈哈大笑着,边将手背到背后去,迅速做了几个手势,背后跟他已久的张川心领神会,同样将手背到背后做起了手势,黑夜之中,对面的赵光和他带着的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而李吉的战略意图早已经悄然无声地传递了下去,每个人都已经清楚无误地明白过来。

    这种手语也是教给李吉他们的,所有人也都运用得滚瓜烂熟。在黑夜微光之中,尤其是众敌环顾之中,最有用处。

    “不着急,有你想尝的时候。小兔崽子,白天的时候你不是很嚣张么?我去拜山,居然还敢打我耳光?信不信现在我就让你脑袋开花。”赵光夺过了下属手中的枪,顶在李吉脑袋上,咬牙切齿地道。

    他原本就胖得跟个猪头似的,中午的时候被梁辰狠狠地煽了几大记耳光,现在更胖了一圈,油光锃亮红通通的,像刚煮过的猪头一样。

    “哈哈,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来吧,你开枪试试,有种你就打死我。如果你真敢开枪,恐怕你在大学城也混不长了,得跑路了吧?”李吉大笑着,一把便抓住了赵光的枪管,往自己脑袋上一顶,狂吼道。

    “吗的,他简直就是个疯子……”赵光咬了牙,心底下暗骂道,说实在的,他混江湖也不是一天两天,见过无数猛人,可像这样枪顶在脑门子上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凶人,还真没见过几个,并且,这小子还仅仅是一个刚出道的小年轻,黄嘴丫子还没褪尽呢。那个梁辰带的都是什么人啊?简直太凶太横了。

    “打死你?兔崽子,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的,今天就废了你,让你知道活着比死了还难熬。现在,给我跪下!”赵光阴阴地笑着,一边手枪顶着李吉的脑袋,一边已经伸手,早有人递过来一把寒光闪闪的刀来。

    “我跪你吗个头!”李吉突然间狂吼了一声,瞬间发动了。

    抓着赵光的枪管猛地向上一抬,随后便是一脚踢了出去。

    赵光下意识地一搂扳机,“轰”的一声,枪响了,将头顶上的路灯打碎了一盏,玻璃碎屑哗哗地散落下来。而下面早已经挨了李吉的一脚,正踹在小腹上,往后便倒。

    与此同时,被围困包夹的一众兄弟们也早就动了,五人一队,呈现出了一个巨大的扇面形,抽出甩棍,早就疯狂地扑了出去。

    张川偌大的身子早已经在李吉怒吼的同时以与其身体完全不相适应的闪电般的动作扑到了另一个持枪的人身畔,抓住枪管往天上一举,戴着手撑子的左手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哐”地一拳,那小子半边腮帮子立刻塌了下去,同时间也搂动了扳机,火药枪一声巨响,枪口喷出了一道火光去,在空中蹿出了半尺长的一道黄龙。这玩意就不如双筒猎,只能放一枪,完了还得再装药。

    另一侧也同时有两个兄弟扑出,一人一甩棍打在了另外一个持枪的人手臂上,那人痛叫了一声,两臂齐断,哪里还握住枪?“当啷”一声,火药枪已经掉在了地上,枪口正好斜转过来对着自己的方向,结果枪机受力,走火了,“砰”的又是一声巨响,这边密集的人群中,三个人的脚被打断,哀叫着抱着腿躺倒了下去。而李吉的兄弟们已经分做四个方向如猛虎下山般杀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