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45章 :不同寻常的态度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刚才在教室外面的时候,房书君只是随便向里面扫了一眼,并没有看清具体情况,没有注意到梁辰。况且,当时房书君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陈美琪的身上,眼里哪还有其他人?

    不过现在听到里面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不自禁惊诧了一下,抬头往里望过去,结果便看到了梁辰。

    他无法不痛恨梁辰。

    自幼锦衣玉食,可谓含着金钥匙出生,时时处处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人如众星捧月般呵护着,没想到那天却在陈美琪家里出了那么大的糗,对他的高傲与自尊打击史无前例的巨大,更何况,他那一天搞了那么大的场面完全是为了向陈美琪求爱,结果也因为梁辰而搅了局,他恨梁辰已经恨到了骨头里去。现在一见到梁辰,用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来形容绝对不为过了。

    梁辰迎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眯了眯眼,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那种怨毒和怒意,不过脸上依旧神色不动,只是平淡且友好地略略一笑,随后便低下了头去,翻起了书,并不以为意。

    恨他的人很多,他的仇人也很多,房书君的恨意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辰哥,他好像,特别恨你,你瞅他那眼神,有些吓人哪。”王琳琳吁出口气,悄悄用胳膊肘轻碰了梁辰一下,小声说道。

    “呵呵,无所谓,我想如果他知道情况之后,或许就不会再把我当成假想敌去恨我了。”梁辰淡淡一笑,并没有当做一回事。

    “那就好。咦,奇怪,大班长不是转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还有,这个房书君又来干什么了?”王琳琳歪着脑袋,有些好奇地道。

    “待着你的吧,别人的事情,乱猜一通有意思么?”梁辰没有看她,喝斥了一声道。只不过心底下也有些纳闷,不过却不着急,事情自然有清楚的那一天。陈美琪的想法他并不清楚,但房书君的想法太明显了,摆明了就是来追陈美琪的,就差在左脸上写个“泡”字,右脸上写个“妞”字。听他刚才的语气,好像也来师大求学来了,不过对他的家世背景来说,想转个学念个书,那简直是再轻松不过的了。就算是北方师大,在他的眼里也跟幼儿园中一班转中二班那样简单罢了。

    “原来你也在这个班。”房书君眼角抽搐了一下,几乎是咬着牙根儿向梁辰说道。

    “哈,真好笑,在这个班怎么了?再者说,房大公子,你好像记忆力很差哎,那天大班长过生日,请的就是我们班全体同学,辰哥当天做为同学去的,不是这个班又是哪个班?”梁辰现在就是王琳琳的偶像,况且还是梁辰的“员工”,见不得任何人对梁辰不敬,一见房书君又有找茬儿的意思,登时便快嘴如刀,噼哩啪啦地回敬了过去。

    “没有教养的臭丫头,没你的事,一边待着去。”房书君寒声骂道。

    “你敢骂我?”王琳琳登时大怒,一下便站了起来,却被梁辰一把拉住,“琳琳,马上就要上课了,回去你的座位。”

    他的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威严,王琳琳不敢不听,不过依旧余怒未消地瞪了房书君一眼,狠狠向他握了下拳头,才忿忿地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看书了。

    “满身的痞气,像个小太妹,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房书俊冷冷地出言讥讽道。

    王琳琳实在忍不住了,这可不仅仅是在骂她,连梁辰都绕着弯骂了进去,“啪”的一下便将书本摔在桌子上,站起来指着房书君怒道,“姓房的,你再说一句试试?别人怕你,姑姐姐有我还真不把你当盘菜。有种的出外面练练?不用辰哥出手,我就能打得你满地找牙。”

    梁辰听了房书君的话也是一皱眉头,心底下有气,这个房书君,怎么还没完没了呢?向王琳琳摆了摆手,转过头去望了房书君一眼,“房少,虽然我家小妹说话有些过份,可你做为一个男人始终跟一个女孩子不依不饶的,未免有失君子风度了吧?”

    “就是,就是,亏他名字里还带着一个君字,我看一点也不像君子,典型的小人一个。”王琳琳忿忿地插嘴道。

    “混蛋,你们敢骂我?”房书君眉毛越竖越高,已经动了真火了,便要往屋子里走。

    梁辰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望着他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而王琳琳则早已经一个箭步蹿到了梁辰身畔,眼泛煞气地盯着他,只要他敢跟梁辰动手,就算不顾及女孩子形象,她也要跟他开干了。

    “房少,你干什么?难道你申请到北方师大攻读社会学系硕士就是为了打架来的吗?你赶紧走,如果再不走,我马上就给房伯伯打电话。”此刻久未说话的陈美琪终于开口,拦在了房书君的面前皱眉道,同时已经掏出了电话来。

    房书君终于止住了步了,余怒未消地怒视了梁辰和王琳琳一眼,二话不说,转身便走。

    陈美琪咬了下红唇,转过身低头走进了教室,将自己的东西重新一样样塞回了桌堂之中,居然看也不看梁辰一眼,就在那里翻书静静地学习了起来,也让王琳琳有些纳闷。

    “奇怪,大班长怎么又转系转回来了?辰哥,不会是她对你还抱有一线希望吧?”王琳琳很八卦地小声在梁辰耳畔道。

    “说话那么近干什么?女孩子家家的,就不能注意些自己的形象?回去自己的座位看你的书去,马上就要考期末试了,你要有一科低于八十分,拿不到奖学金,以后也不要去武馆上班了。”梁辰横了她一眼,呵斥道。

    “辰哥,人家拿你当大哥才好心好意地提醒你的,你,你反过来欺负我。”王琳琳小嘴一瘪,眼圈儿都有些红了,半真半假的,真像个痴缠着哥哥的娇憨小妹。

    “好了好了,我还敢欺负你?你那块死木头不来跟我拼命才怪。”梁辰怜爱地看她一眼,摇头笑道,语气温和起来。

    “切,他最近忙得晕头转向,哪里顾得上我?再者说,他就是块什么都不懂的死木头,什么话都憋在心里头,从来都不说,也不会说,讨厌死他了。”王琳琳一听梁辰提起张凯来,立马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意,不过说到后半句时却颇有些幽怨地叹了口气,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好像还隔着一层窗户纸,没真正捅破呢。

    “改天我去跟他谈谈吧,这个傻小子,再忙也要照顾一下女孩子情绪嘛。”梁辰笑了笑道。

    “嘻嘻,那还差不多,辰哥最好了。”王琳琳竖起了两根手指“耶”了一声,随后连蹦带跳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重新开心了起来,典型的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傻大姐。

    梁辰摇了摇头,哑然失笑,不过心底却温情无限,如果他真有这样一个妹妹,那该有多好?他一定会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让她永远生活在幸福与温暖之中,不会被任何人欺负。

    惘然若失地叹了口气,转过头去再次看了陈美琪的背影一眼,陈美琪如石像一般,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看着书,只是不知为什么,瘦削的双肩却有些轻轻地颤动着,像是一只疲惫的蝴蝶,正在勉力扇动着欲振乏力的翅膀。

    梁辰心底下深深地一叹,很有些说不出的愧疚感,可无论如何,感情这种事情,真的勉强不来。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不过陈美琪始终没有出现,另外,文化人类学的讲师也临时换了,换了另外一位三十几位梳着短发的女讲师代课,毕竟,叶梓的脚扭得很严重,这个学期剩下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估计是无法再坚持上课了。

    中午下课的时候,一群人收拾东西开始准备走,王琳琳蹦蹦跳跳走到了梁辰身畔,笑嘻嘻地道,“辰哥,今天我请你吃饭吧,昨天可是开工资了呢。”她喜滋滋地道,周围的人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望着她,大家当然都知道现在王琳琳也跟着辰哥混了,据说还混得风生水起的,一个月还拿两三千块钱的工资,虽然跟那些白领们不能比,可对于这些还在上学的学生们,却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不过,这件事却是怎么也羡慕不来的。毕竟,学校里现在想跟着辰哥混的人多了去了,可你想跟人家混,人家也未必要你,那可是要看有没有本事的。

    “呵呵,难得你这个小气鬼出一次血,上一次给你发了奖金你却只请我吃了一顿过桥米线,结果还把墨鱼丸、肉啊什么的都挟给张凯了,我只捞着一碗素面吃。”梁辰打趣地道。

    “哎呀,辰哥,你怎么又糗人家?亏你还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跟我较什么劲呀?我挣点钱我容易么?老妈供我念书本就不易了,我既然挣了钱,就不能再花她的钱了,是吧?况且我是个女孩子,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又是学费又是化妆品又是衣服鞋子什么的,你总得体恤一下下属吧?再者说,过桥米线多好吃呀,如果你没吃够墨鱼丸什么的,今天中午我请你吃个够,怎么样?”王琳琳笑嘻嘻地道,小嘴吧吧吧的一个劲说,弄得梁辰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您的盛情我领了,改天吧。今天中午我还有些事情,改天非得让你好好出次血。”梁辰摇了摇头笑道。

    正说到这里,身畔一阵香风袭来,随后,楚楚动人的陈美琪已经站在了梁辰两个人的身畔,也不说话,就那样用憔悴的眼神望着梁辰。

    王琳琳知趣地站起来走掉了,小丫头不傻,当然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适合待在这里了。

    “咳,这个,班长,欢迎你回来。”梁辰被陈美琪望得心底下有些发虚,轻咳了一声,不得不得先说话打破沉默和尴尬。

    陈美琪望着咬了咬下唇,直视着梁辰,“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她就那样直接跟梁辰说道,说完,头也不回,转身便向外走去。

    梁辰心道该来的总会来的,暗暗叹了口气,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站起来往外走去。无论如何,与陈美琪之间终究还是要把话说清楚,早说晚说都是说,这么悬着吊着的,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

    两个人一前一二,已经下楼去了。

    到了楼下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前面的陈美琪率先站住,转过身,望着梁辰,神色居然很平静,甚至没有半点波动,梁辰预想中种种可能倒是都没有出现。可陈美琪越是这样,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头也越是没底。

    “这个,班长,你叫我有什么事吗?”梁辰小意地问道。其实现在陈美琪已经不是班长了,因为之前她转系走的时候,班长这个职位就已经取消,至今还空着,没人接。她转系回来,当不当这个班长,那就不得而知了。之所以这样称呼她,也是因为梁辰委实觉得有些尴尬,叫琪琪吧,好像太过亲密了,叫美琪吧,同样会引起人的猜测,可如果直呼其名的话,多少又有些太过生份了,毕竟,陈美琪昨天刚刚救过他的命。无可奈何,也只能沿续旧称呼叫她班长了。

    “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做。我想你现在应该兑现你的承诺了。”陈美琪居然笑了笑,很是随意地说道,像是聊着家常一般轻松自然,好像昨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比如她曾经不顾生死救了梁辰的命,就比如在医院里叶梓说给她听的那个劲爆无比的消息。

    她越是这样,梁辰越是有些紧张,事不寻常必有妖,以陈美琪那种外刚内也刚的性格,还有他们之间发生的种种事情,现在居然还能做到这样坦然,这本身就从骨子里透出一种不正常来。

    “什么事?”脑海里迅速地想了多少种可能,都被梁辰自我否定了,隔了十几秒钟,梁辰才怔怔地问道,倒是忘了自己还曾经答应过她什么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