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38章 :万恶人渣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月儿弯弯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天底下,家家的幸福都相似,户户的不幸都不同。可没办法,人这一辈子无论遇到什么坎儿,总不能绊倒了就在哪里趴着,终究还是要爬起来,擦干眼泪与血水,继续一路向前。

    因为人要活着,无论好活赖活,终究要向前挣命似的奔。岁月,就在身后拿着如刀的鞭赶着你,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王宝柱家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小门小户,为了十五岁的儿子铁蛋念书,到城里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们不惜变卖了家里的地和房产,搬到了城里来,靠着王宝柱做熟食的手艺,租了门面,开了个店,因为物美价廉而且东西好吃,所以小生意倒也做得红红火火的,一个月下来,收入不菲,这样算下来,供孩子上学不成问题,并且还略有盈余。

    就在这幸福的一家三口喜滋滋地对照着眼前的收入,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美好的憧憬与希望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横祸打碎了他们的希望,几个流氓居然不分青红皂白便砸了他们的店,并且还将王宝柱打得头破血流,甚至他们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虽然报了警,可他们穷,屋子里根本没有监控,他们又不认识那些流氓。附近的居民又敢怒不敢言,就算警察有怀疑也不敢随便抓人,所以,那些流氓至今还在逍遥法外,而他们也只能屈辱地默默忍受下来,擦干眼泪,继续打理这个被砸得破烂不堪的小小熟食店。

    王宝柱只在医院里住了一天便出院了,无法不出院,虽然有新农合报销百分之七十的医药费,毕竟自己还是要花一部分的。可是孩子上学需要钱,重新装修店面还需要钱,进货更需要钱,他舍不得把钱花在治病上,更不忍心让自己那个学习成绩极其优秀的儿子铁蛋耽搁半天的学业,咬着牙,硬挺着包得满身的白纱布出院张罗着重新开张。

    毕竟,一天的房租水电都在那里跟着呢,不开张坐地就要赔上几十元,穷苦百姓,小本经营,他真的舍不得,也赔不起。

    两三天下来,勉强将店里重新装得差不多了,两口子便再次开店了。没办法,日子总要过下去,这就是华夏的百姓,只要没逼到活无可活的绝路上,他们的坚忍与韧性超乎寻常的惊人。

    王宝柱的妻子钱红是个朴实的农村妇女,四十岁的年纪,略有些发胖,黑红的脸庞,平素里爱说爱说,不过现在却是眉头一片乌云。

    她心疼,心疼丈夫被打成那样还要一瘸一拐地在后厨忙活着做熟食。

    她害怕,害怕那些流氓再来捣乱,如果再把店砸了,把人打一顿,可怎么办呀?

    可她还有希望,丈夫的伤终究会好起来的,那些流氓或许只是偶然路过,不会再来了吧?在这一点希望的支撑下,她同样不愿意放弃这个生意,因为她要把自己的孩子供出去,念大学,最好是能念上北方师大这样的名牌大学,说句最到家的话,哪怕就算是死在这个小店里,只要能亲眼看见儿子上大学,她也心甘,就算是死也会笑着死的。

    “妈,我上学去了。”铁蛋背起了书包,跟自己的母亲打了个招呼,要上学去,不过钱红并没有发现,孩子的后腰上略有些发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钱红应了一声,看着已经比他爸还高的儿子,心底下重新充塞起了幸福与希望,只要孩子有出息,吃多少苦,遭多少罪,又算得了什么?

    铁蛋出门去了,却趁母亲不注意,偷偷地拐进了旁边的一个小胡同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如解放前的童子军侦查员似的,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家的门口,眼睛一眨也不眨。

    “钱红,我卸肉的那把刀呢?怎么找不着了呢?”后厨响起了王宝柱的声音。

    “等下,我帮你找。”钱红将柜台里刚刚做好的熟食小心地摆好,摘下了塑料手套,正准备往后厨走,突然间已经修好的玻璃门“咣”的一声响,玻璃应声而碎,玻璃碴子四处飞溅,钱红吓得尖叫了一声,在柜台后面险些跌倒。

    “怎么了?”王宝柱瘸着一条腿有些艰难地从后厨走出来,一抬头,顿时惊恐地发现,沿着被砸碎的玻璃门,四五个穿着皮夹克的年轻人正晃着膀子走进了屋子里来。这不是那天砸店的那几个流氓又是谁?

    “是,是他们,快,快报警!”王宝柱吓了一大跳,颤着声音叫道。钱红早已经掏出了手机,正要摁的时候,却被领头的那流氓早已经一步跨过来抢了过去,随后“啪”的一个大嘴巴便抡在了她的脸上。

    “臭娘们,还敢报警?信不信我打死你?”那个流氓又一举手,钱红捂着已经泛起几道红印子的脸尖叫哭泣着躲在了王宝柱的后面。

    王宝柱用并不强壮的胸膛死死地护着自己的老婆,指着那个流氓,“我没招惹你们,你们倒底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要赔偿费嘛。上一次我们兄弟吃了你那带苍蝇的猪头肉,上吐下泻了好几天,砸你的小店只不过是给你个教训,今天我们是要来要赔偿费的。如果不给的话,啧啧,我们几天就来光顾一次,光顾到你们给为止。”那个小流氓头儿“啪”地一下将那个黑白屏的手机摔成一堆碎片,狞着副面孔指着王宝柱吼道。

    “你,你们简直就是一群流氓,人渣,我他吗跟你们拼了。”王宝柱气得浑身发抖,老实人被逼急了也要拼命的,上去是一头撞了过去。

    “吗的,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个流氓哪里会把王宝柱放在眼里?伸手便已经揪住了他的头发,下面一膝盖凶狠地顶了上来,登时王宝柱鼻血长流,软软地倒在地上,就算想拼命都力不从心了。那个流氓还不肯罢休,上去又是一脚踩在了王宝柱的肚子上,王宝柱痛吼了一声,脸都白了,捂着肚子蜷得像虾米一样弯在那里。

    其他几个流氓嘻嘻哈哈地抱着肩膀走了过来,跟猫逗老鼠似的,你一脚我一脚往王宝柱身上乱踢,王宝柱护着头躺在地上,牙根都要咬碎了。

    “柱子……”钱红一见自己的丈夫被打成这样,心如刀割,尖叫了一声扑了过来,护在了王宝柱的身上,“求你们,别打了,别打了,我们给,过几天等挣了钱就给。”

    “去你吗的。还要等过几天再给?老子的兄弟还在医院里躺着呢,没钱付医药费,等再过几天,我兄弟要是停了药,出了什么好歹怎么办?”那个流氓抓着钱红的头发,凶狠地一耳光扇了过去,嘴里骂道。

    钱红嘴角淌着血,捂着脸哭泣着,“可是,可是我们现在真的没有钱啊……”

    “吗的,没钱就赶紧关门滚蛋。只要你们滚出这里,爱上哪做熟食上哪做熟食去,老子就放你们一马,否则,见到就砸你们的店,砸到你们滚蛋为止。”那个流氓抓着钱红的头发指着她怒吼道。

    “草你祖宗,放开我妈……”这个时候,就听见门口响起了一声怒喝,随后,铁蛋已经两眼通红地持着把剔骨尖刀冲了过来。小孩子年纪不大,倒是颇有血气之勇,并且脑子也蛮好使,居然能猜得到这些流氓还会来捣乱,一直就在门外守着。

    只可惜,他年纪太小了,才十五岁,并且以前也没怎么打过架,在这里常年长架的流氓眼里,比一个十岁的孩子强不了什么。

    “吗的你个小兔崽子,还敢跟老子动刀?”边儿上的一个流氓抓起了柜台旁边的一个给自行车充气的气管子,一气管便打到了铁蛋的肩膀上,铁蛋登时扔了刀子,一头便栽在了那里。

    几个流氓二话不说,穿着大皮鞋上去便死命地踹。

    这些流氓是没有人性的,绝对都是人渣中的人渣,管你大人孩子,管你可不可怜,只要能达到他们的目的,一切都可以不在乎。

    铁蛋几次想起来,都被几个流氓踹翻在地上,被打得鼻口溅血,血肉模糊,几个流氓兀自不肯放手。

    “求你们,求你们放了我儿子吧,我们走,明天就走,不在这里开了,求你们,放了我儿子吧……”钱红跪在旁边磕头磕得满额是血,眼泪混合着嘴角的血,说不出的凄厉。

    可几个流氓兀自还不肯住手,眼看再这样打铁蛋就算不被打死也要落下残疾了。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个声音,“三姐,这是怎么了?住手,你们这群王八蛋,都他吗给我住手。”

    怒吼声中,一个高大的人影已经旋风般扑了过来,一把便揪住了其中的一个流氓,顺着势子拧腰便直接扔了出去,摔在了大街上,头破血流,动都动不了。另一个流氓刚一抬头,一炮便轰在了鼻梁子上,鼻梁骨当场骨折,就势挫倒在柜台下面。

    另外三个流氓吃了一惊,“哗”地一下散了开来,抬头一看,便看见一个脑瓜子剃得乌青的年轻人正用愤怒的眼神望着他们,拳头节子捏得嘎嘎做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