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30章 :以车救车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嗯?王总?您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我梁辰真是那种贪钱的人么?”梁辰皱起了眉头,并没有去接,抬起头盯着王丽薇,有些不满地沉声说道。

    “梁老师,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也知道你不屑于这些阿堵物,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义务帮我,这份人情我实在没办法还,并且我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能表达自己心情的办法了,所以,你必须要收下这笔钱,否则,我于心难安。”王丽薇摇头说道,话里行间已经动了感情。

    “呵呵,没有这个必要的,我帮您是因为李想,因为我知道李想对您的感情,并且她更希望有一个圆满的家,有爸爸妈妈陪在她身边。能看到你们一家人和和美美,能促成你们一家人破镜重圆,于我来说,也是对少年时期亲眼见到父母烧死在火场中最大的慰藉和救赎吧。”梁辰长长地叹了口气,勾动了以往的伤心事,有些感慨地道。

    “对不起,梁老师,让你想起了伤心事,实在不好意思。”王丽薇怔了一怔,随后眼中流露出一丝母性的怜爱来,同样叹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没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的境地与遭遇,偶尔想起,或许能给自己以更大的生存动力罢了。从这个角度来看,相反,我还要感谢您呢。”梁辰笑笑说道。

    这个时候,门一会,服务员已经走了进来,丰美的菜肴也流水价般地呈了上来,龙虾、鲍鱼、熊掌、海参、血燕窝,应有尽有,再加上一瓶皇家礼炮,这一桌子菜,没有个六七万都下不来。

    不过梁辰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里,而是注意到了门外,他看见古芸芸在门口站得笔直,两脚叉开,双手交叉叠在小腹上,耳畔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空气耳麦,很是专业的保镖造型。

    就在梁辰注意到她的时候,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仿佛不经意般回过了头来,同样望了梁辰一眼,眼神中瞬间闪过了刀锋一般光芒,不过随后便即隐去,向着梁辰饶有风情地一笑,转过头去,走向了一旁。

    “梁老师,在看什么?吃菜,快吃菜呀,这可都是大厨特制的菜肴,味道很是不错呢。”王丽薇这个时候热情地招呼着梁辰,同时让服务员打开了酒,亲自给梁辰倒上了一杯。

    “谢谢王总。”梁辰倒也不谦让,夹了一筷石斑鱼肉尝了,慢慢地咀嚼着,望着给他倒酒的王丽薇,有意无意地道,“王部,古助理还没有吃吧?让她一起进来吃饭吧。”

    没想到一提起古芸芸,王丽薇就冷哼了一声,神色间像是对她很不满意,“不必管她,我们吃我们的。”

    “王总,古助理倒很是年轻干练哪,看起来也应该是名牌大学毕业吧。”梁辰像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对面的王丽薇倒是一怔,随后歪着头望着梁辰,唇畔就有一丝笑意扩大起来,“哈哈,梁老师啊,你倒是很有眼光嘛,没错,我们芸芸可是华夏警官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才毕业一年多,今年二十四岁,虽然比你大了一些,啧啧,不过你们站在一起还是很般配的。怎么样,如果有意向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王丽薇半是玩笑半当真地道。

    “咳……”梁辰一口红酒险些呛在了喉咙里,费了半天劲才避免当场喷出的糗态。

    “王总您误会了,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况且我也有女朋友了,可不敢脚踏两只船。”梁辰轻咳着,双手乱摆,有些哭笑不得地道。为什么上了年纪的女人总喜欢给年轻人介绍对象呢?这真是一种很奇妙的社会心理与社会现象。

    “哈哈,瞧你吓的。其实如果你真要喜欢她,我还不答应呢,这小女人才厉害呢,无论做谁的女朋友,啧啧,那个男孩子恐怕就有难了。”王丽薇啧啧摇头说道。不过话里话外,对古芸芸却像是很不感冒似的。

    “原来是华夏警官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啊,呵呵,我说呢,看上去英姿飒爽,看起来功夫也应该是一流的了。”梁辰心下暗暗奇怪,怎么一个警官大学毕业的女生没去从警,反而来这样一个服饰公司做总经理助理呢?这好像有些不太正常。

    “不说她,说她没意思。我们吃饭,说些别的高兴的。”提起古芸芸来,王丽薇眉宇间明显多说了一丝阴翳,只是往梁辰餐盘里夹菜,却不肯再说了。

    梁辰也不再多问,不过却是在心底对古芸芸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席饭吃得宾主尽欢,王丽薇是北方女子,天生豪爽,并且也很幽默,梁辰虽然年轻,却老练成熟,满腹学识,不动声色间自有惊人之语,也让王丽薇不住地惊叹,心底对梁辰的评价越来越高,对于梁辰解决自己的问题当然也是越来越有信心了。

    这顿饭吃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梁辰便起身告辞了,这些日子事情特别多,况且席间王丽薇也是电话不断,都是商场上的事情,他也不忍多打扰,在王丽薇的再三抱歉中,梁辰已经上了车子,挥手道别了。

    不过转头间却发现副驾驶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金色的卡,拿起来一看,卡背面居然还写着密码,六个八。

    梁辰摇头失笑,看起来王丽薇这个人办事还很执着。心底下琢磨着,改天要不要把那张卡拿回给李想去,给她做零花钱,可这个时候短信却进来了,边开车边拿出短信扫了一眼,是王丽薇发来的,上面写着一行字,“梁老师,我是真心感谢,恳请你别再拒绝,更不要给李想或厚民。再拜!”

    吁出口长气,梁辰心底下又是感动又是无奈,盛情难却,如果再要拒绝恐怕就有些不通人情了。没办法,他也只能收下了。

    揣进了衣服兜里,他继续开车,前面有一辆箱式小卡车,已经打起了左转向来,准备在前面那个立交桥下的路口大回转弯,梁辰稍微往右打了下舵,准备从右侧直超过去,可让人纳闷的是,那辆大卡车明明打着左转向,可到了路口的时候,却并没有转弯,而是一直向着驶去,并且车子还有些歪歪扭扭的,好像都开始不走直线了,好几次险些刮到右侧梁辰的车,迫不得已,梁辰只好降下了速度,跟在后面直皱了眉头,很是怀疑前面的司机是不是酒驾。

    前面是一座老式的立交桥,护栏很低,那辆小卡车就歪歪斜斜地上了立交桥,梁辰找了个机会从左侧超了过去,抬起头略有些恼怒地望着那个司机一眼,心道这是怎么开车呢?

    可是甫一抬头,却发现问题了,只见驾楼内的司机正紧闭着双目,右手捂着胸口,嘴里有涎液一丝丝地向下垂落,同时身体在不停地哆嗦着,好像犯了羊癫风似的。

    梁辰登时吃了一惊,立刻明白过来,这个司机绝对是犯病了,必须要让他停下来。如果不停下来的话,以这辆车子的车速还有那向右略有角度的直线角度,如果再这样往前开,不超过半分钟,肯定会直接撞破护栏,直掉下十五米高的立交桥去。

    那样的话就惨了,这辆车子与车主肯定会同时摔个稀巴烂。

    梁辰来不及多想,陡然间便是一个急加速,超过了那辆白色的厢式卡车,就行驶在他的前方,随后将车速缓缓地降下来,轻轻一点刹车。

    “砰!”车子整体上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摇晃,整个车尾立刻瘪了下去,保险杠摔了下来,惨不忍睹。

    这可是刚买回来不到半个月的新a6,如果要是让李吉他们看到的话,恐怕当场就得疯掉,一群家伙平时可是跟宠宝贝似的宠着这辆新车,一般人根本连碰都不让碰。

    可现在梁辰救人心急,也顾及不到那么多了,他只想充分利用撞击让这辆已经失去了控制的卡车停下来,否则就会有重大交通事故发生。

    车子尾部与卡车剧烈地交接上,梁辰咬牙轻轻地给着刹车,不敢全部给上,否则的话后面的卡车恐怕会一直把自己的车子顶翻。

    “哐哐哐”,不停的撞击,漂亮的a6都已经被撞得一塌糊涂,惨不忍睹了,可那辆厢式卡车却依旧没有停下来,只是速度稍缓了一些罢了,离停下来还有很长的距离。估计,是司机的脚正踩在油门上,一直没有放松下来。

    眼见撞击已经收不到效果,而后面的卡车顶着梁辰的车子依旧一路向前,眼看着马上就要向右倾斜,掉下立交桥去了。

    饶是以梁辰的镇定,现在额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的冷汗来,一咬牙,现在他也顾不了那许多了,猛一加速,向右一打舵,车子几乎是挨着立交桥护栏开始向前直行,而后,他小心地再次降低车速,将车子硬生生地塞在了厢式卡车和立交桥护栏之中,期待以这种方式硬将那辆卡车别过去,千万别掉下护栏去……

    “吱嘎、吱嘎”两辆车子相接,在剧烈的摩擦中,发出了令人牙根发酸的声音,整个a6右侧车身已经完全变形,车顶棚的钢梁甚至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响。这还是车子的质量好,要是换了某岛国或棒子的车,恐怕这一个挤压车子就已经被挤扁了。

    在挤压过程中,那辆向右倾斜的厢式卡车开始缓缓地降速下来,眼看就要停下了,梁辰终于松了口气,不过,就在这一刻,令人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车子里的那个司机突然间羊癫风抽风严重起来,无意中又猛踏到了油门上,车子的发动机陡然间就是一声轰鸣,随后疯狂地咆哮了起来,“轰……”梁辰的车子一下就被厢式卡车的车头顶得侧翻过来,梁辰见势不妙,一声怒吼便砸碎了车挡风玻璃,可是刚刚钻出去一半,却已经来不及了,在厢式卡车发动机剧烈的轰鸣中,只要再加上一把劲儿,梁辰就要先一步被那厢式卡车被顶下十几米高的立交桥下去了,车毁人亡的惨烈一幕即将发生……

    梁辰刚刚将身子探出了车窗外一半去,自己的车子便已经侧着竖了起来,身不由己地向下一倒,饶是以他素来的胆子包天,也是不禁一阵阵心脏剧烈地收缩,就算现在他本事通天,可被卡在这里也完全施展不出来,这十几米高的立交桥,一旦掉下去绝无生还的可能。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要无辜地葬送在一场车祸之中,梁辰舌底禁不住暗暗发苦,可以他的做人本性,无论如何,刚才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子掉下立交桥去。

    那台厢式卡车疯狂地咆哮着,一吨八的a六已经被顶得竖了起来,照这样的势头,顶多再有一秒钟,梁辰便要连人带车地掉下去了,尽管他拼命地向外挣扎,现在却只能从破碎的车窗中拔出大半个身子。

    就在这千均之一发之际,猛然间便听见对面同样有更加疯狂的发动车咆哮声响了起来,梁辰只来得及抬眼一看,便看见一道白影如光似电地飞掠了过来,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那辆车子已经挤在了厢式卡车之上,那辆厢式卡车受到如此沉重的撞击,车身猛烈地向后一仰,退了几下,随后便熄火停在了那里,而那辆白色的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车头几乎已经快要撞爆废了,车子里面的两个气囊全部暴弹出来,车窗子也是片片碎裂,一地的破玻璃。

    不过经这么一撞,倒是解了梁辰的大噩,他那辆原本已经被顶得举过了护栏的车子重新“轰隆”一声落下地来,而后他“嗖”地一下敏捷地跳出了车窗,后背上已经是一片湿淋淋的冷汗,心下暗叫了一声侥幸。

    他当然知道,对面那辆白车的司机肯定也是见义勇为故意的,要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跑到这边的车道上来非但没有半点减速,反而以如此猛烈的速度撞击那辆厢式货车?他肯定是看出了自己刚才的危机,来救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