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25章 :利诱威逼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哦?是么?原来今天请客的主客并不是赵总?”梁辰的脸色也冷了下来,转头望了她一眼冷冷地道,悄然间,他的称呼已经改了,由刚才的伯母变成了现在的“赵总”,这也意味着,在他心底,赵盈香与他的距离已经开始疏远,下降到了陌生人的低限。

    “怎么?你觉得我白明安邀请你还不够资格么?”白明安伸手制止了正惊怒交加想站起来怒斥梁辰的赵盈香,盯着梁辰,情绪好像已经缓和了下来,牵了牵唇角,像是在笑,不过却是冷笑。

    “安少看来很喜欢从自己的思维角度出发去揣度别人。其实谈不到够不够资格,毕竟,我梁辰也不是什么人物。只不过,我从来不认识安少,对于陌生人的邀请,我向来比较谨慎,仅此而已。”梁辰转动着杯子,淡淡地一笑道,安少的刚愎自用、武断暴躁,还有那种绝不容人的跋扈与嚣张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呵呵,那我们现在已经认识了,应该不算是陌生人了吧?”安少微微一笑,以他的脾气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勃然大怒发作起来,倒也称得上是个奇迹了。

    梁辰不置可否地一笑,没否认,也没承认。

    “嗯,那好,你不回答,我便当你默认了。现在,我郑重地邀请你共进晚餐,你是否答应呢?”白明安眯了眯眼看了看梁辰,再次抛出了这个问题。

    “如果只是共进晚餐,我会非常荣幸,甚至受宠若惊。”梁辰转动着红酒杯子,微笑道。

    “那你觉得,除了共进晚餐之外,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白明安盯着梁辰,追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例如刚才安少的馈赠,除了表示感激之外,我却是不能接受了。无功不受禄,况且价值一亿的场子,我不敢收,怕太烫手了。”梁辰浅酌了一口红酒,抬头微笑望着白明安。

    “梁辰,看来我真的小瞧你了,你的确是个人物。不过你越是拒绝,我越是喜欢,一个能用金钱收买的人才,恐怕也不是什么真正的人才。”白明安居然笑了起来,好像笑得还很开心。

    “呵呵,安少误会了,其实我并不是什么人才,也不值得收买,只不过天资愚钝,朽木不雕罢了。”梁辰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

    “我看你是大智若愚才对。”白明安紧盯着梁辰,眯眼说道。握着酒杯的手已经紧了起来。

    “安少的高估让我十分荣幸。呵呵,时间不早了,宴已请完,酒已喝过,安少,我明天还有课,先回了,你也早些休息吧。如有闲暇,改日我做东,请你吃饭。”梁辰笑笑,已经站起身来,向白明安告辞道。

    “梁辰,如果你不想死,就坐下。”赵盈香惊怒交加,想不到梁辰说走便走,厉声喝道。

    梁辰豁地一下转过身来望着赵盈香,冷冷地逼视着她,眼里有着针刺一般的毫芒迸射出来,这一刻,他的眼睛冷得令人发指。

    “赵总,我想你的威风弄错对象了。最后跟你说一次,天下间没人能够命令我,你,更不行。”梁辰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赵盈香咬着牙,想说什么,却被梁辰冷厉的目光直望进心里去,那种酷厉极寒的威势让她一下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啪啪啪啪……”身旁响起了有些单调的掌声,转头望过去,却是白明安在一旁鼓掌。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好,好,好,梁辰,你真的没有令我失望,确实是个出众的人才。坐下吧,我们好好地聊聊,就像真正的朋友一样?如何?”白明安哈哈一笑道,居然出奇地保持着好脾气。

    “不了,安少,太晚了,我还是回去不打扰你的休息了。”梁辰礼貌地笑笑,不过看似彬彬有礼的态度中,却一直有着始终不变的不卑不亢。

    “嗯?梁辰,我可是一直诚心待你,礼贤下士,怎么,你居然这样不给我面子?说走便走?”安少脸上的神色终于变了,一丝说不出的残暴狰狞从脸上一掠而过,如一只魔鬼即将张开满是獠牙的巨口。

    “梁辰,我劝你还是坐下来,好好谈谈,否则的话,我也无法保证你的生命安全。安少,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就算你执意要走,恐怕也走不出这个屋子。”赵盈香咬了咬牙,抬头向梁辰说道。

    “呵呵,是么?也好,那我就听一听安少倒底想跟我聊些什么吧。不过我很纳闷的是,安少为什么对我这么感兴趣呢?”梁辰眯了眯眼,却并没有继续选择强硬对抗,而是暂时缓和了一下场面剑拔弩张的氛围。

    “梁辰,你是个聪明人,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直接谈吧。我这一次来j省,有重要的任务,不方便亲自出面,所以想找一个代言人替我出面。赵盈香一直在替我物色人选,并将你推荐给了我。你的经历我已经着人调查过了,唔,履历清白,敢拼敢闯,并且组建的那个朝阳安保公司近日来在图江所做的一切我也略有耳闻,呵呵,不错,确实是个好苗子。所以,我希望你来帮我,为我做这个代言人。如果事成,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刚才想必你也应该见识到了我白家的财力与权势,这个天下间,能不为我白家所掌控的东西还真不算太多,所以,只要你带人过来帮我,无论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现在,我给你时间,等你的回复。”白明安终于不再废话,而是直接将话挑明了。

    说罢,点燃了一根雪茄,望着梁辰,不再说话,而是沉着脸,静静地等待着梁辰的回答。

    没错,刚才他所做的一切其实完全都是在做给梁辰看的,主旨在于立威,也不无显摆的成份在里面,说穿了,就是想让梁辰看到这一切,对梁辰形成潜在的威迫感,给他营造巨大的压力。

    “梁辰,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知道你对钱财不在意,对于权势也不热衷,你最想要的,是一种掌控力,能够掌控一切,包括自己的命运,而白家,完全能够给你这样一个平台,让你去施展才华,实现你的愿望,这比你自己辛苦打拼岂不是强上百倍?安少这样礼贤下士的明主,你又为何拒之门外呢?要知道,拒绝了安少就等于拒绝了一个上天赐予你的机会,并且,后果你可以预料得到的。”赵盈香巧舌如簧,在旁边极力地游说劝说道。不得不说,她看人看事确实很准,不过这个准有些准得不是时候。

    梁辰却根本不理她,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缕淡淡地烟雾,抬头直视白明安,缓缓地道,“安少,我只想知道,如果我是拒绝了,会怎样呢?”

    “拒绝我,没什么关系。不过明天报纸上会登出你的讣告,你的亲人、朋友、兄弟会为你的逝去而失声痛哭,无比悲伤。但是,你要选择跟我,就会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白明安冷冷一笑,终于在这一刻露出了真正的面目来。

    “我可不可以将视做威胁与逼迫?”梁辰沉默了半晌,抬头淡淡地问道。

    “你错了,我只不过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就是,我白明安想得到的,必须要得到。如果得不到,那就毁了它。仅此而已。”白明安冷笑说道,语气里已经带上了杀气严霜。

    梁辰再次沉默了下去,无论如何,他很清楚,虽然白明安这句话说得狂妄无比,可勿庸置疑的是,他有这份狂傲的资本。毕竟,白家的势力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像得到的,这从白明安随手抛出一个亿就跟抛出一枚硬币那样就能看得出来。

    财富与权势到达了这个份儿上,基本上,除去生老病死不可抗力之外,用无所不能来形容,应该算是比较贴切的了。

    “梁辰,我知道你的本事不错。不过,奉劝你一句,再能打的人也不是神,就算你能逃得过今天,你也逃不过整日里狙击手瞄准着你,就算你能逃得过一时,你也逃不过白家上天入地无孔不入的通辑。就算你真的人间蒸发了,消失不见了,你还有兄弟,还有亲人,还有牵挂的人,呵呵,当然,如果你能舍弃他们,我也无论可说了。不过,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对吗?梁辰?”白明安冷冷地笑道,继续说下去。其他的倒无所谓,但最后一句话,无疑便点中了梁辰的死穴,他舍弃谁也可能舍弃自己的亲人与兄弟,否则,如果真因为自己连累了他们,他这一生都会在痛苦中度过,寝食难安。

    继续沉默着,梁辰深切地明白,以他目前的实力,与白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比起来,就像是蚂蚁跟大象比个头,无论如何都不是白家的对手,甚至连跟人家斗的资格都没有。可是,如果真要这样屈辱地服从、听命于白明安,为他做事,也是绝对不可能。这世间真正高傲的头颅是永远挺起不低下的,真正高贵的精神是永远都不会屈,这也是他人生的信条。

    他倒底,该如何选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