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24章 :请多包涵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啊?”黄振勇登时就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和两位副总亲自做的裁员计划书,三天前刚刚做出来,现在白明安就已经知道了?这简直有些不可能。并且,公司亏损与年负债率的事情,百分之百属于绝密中的绝密,因为公司年后就要运作上市的事情,还指望着上市来救活集团,又怎么可能让这种负面的消息透露出去一星半点?除了核心的两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能会知道,怎么白明安对公司的事情如此清楚?望着白明安的眼神,分明带上了如同看到妖魔鬼怪的感觉。

    “不必这么看着我,这天下间,只要我想知道,就没有我无法知道的事情。”白明安似乎很享受黄振勇的这种惊恐与畏惧的眼神,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望着梁辰饶有深意地道。

    不过他却略有一丝失望,因为他在梁辰的脸上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惊讶,哪怕是半点神色的波动都没有,至始至终都是神色不变,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好像一切与己无关,这让白明安有些心理暗伤,憋了一口气,却无法泄出来,很是窝火。

    “回过头去跟单强说一声,卖给我了,你这么个集团留着也是个累赘。”白明安心里下窝着一股火,却是无处发泄,只能继续转头蹂躏黄振勇,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万宝龙钢笔,在支票本上唰唰唰写下了一串数字,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倒转钢笔笔帽盖上上了自己的名章,递给了黄振勇。

    别的不说,那只多用途特制的万宝龙钢笔恐怕就价值千金,那里面的名单红油都是特制的,盖上去有一种独特的清新淡雅的香气,里面混合了来自吕宋岛的极品香料,没人能够仿制得来。

    “这,这,白先生,我,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必须要召开股东大会,而且还要做文案给单先生过目。”黄振勇满头大汗,身体都颤了,却是死也不敢接那张支票。

    “买你一个天东阁就这么麻烦?你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还是单强敢在我面前抖翅膀?”白明安真的有些怒了,转头看了赵盈香一眼,赵盈香点了点头,掏出电话便拨出了一个号码,随后接通,有意按下了免提通话键,递给了白明安。

    “喂,小香香啊,怎么有空打我的电话啊?”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嘻嘻哈哈的声音,听上去颇有些放浪不羁,周围还有女人嬉笑撒娇的声音。

    白明安接过电话了,只是冷哼了一声,贴在耳边却不说话,可那声冷哼已经清楚地传了过去。电话那边的单强也意识到了不对,似乎怔了一下,随后态度一下严肃起来,“您是哪位?”他明显听得出来,这声冷哼不是赵盈香的声音。

    白明安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再度冷哼了一声,电话那边一愕,随后便传来喝斥身旁人的声音,“都滚,滚远些,老子要接个重要的电话。”

    随后电话里声音响了起来,“您是,安少?对对对,您一定就是安少,哈哈,安少,好久不见了,今天居然这么有雅兴抽空出来巡视体察民情么?”电话那边故意轻松套近乎的声音里,同样如黄振勇般,有着深深地忌惮。

    白明安还是没有说话,却把电话递回给了赵盈香。

    “单先生,我家安少现在心情有些不好,不想多说,还请你见谅。”别看赵盈香面对着刚才的梁辰时很是亲切,可是面对着旁人时,突然间又变回了原来的那个冷肃踞傲的态度,看似像是在单强道歉,实质上却是根本没尿他,只不过稍微顾及一下他的面子而已,说几句无关痛痒的客套话罢了。

    “哈哈,有啥见谅不见谅的,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嘛。对了,安少怎么心情不爽了?他在哪里?在江城么?看来也是因为那件事情来j省的吧?”单强哈哈一笑,扯了两句揭过,随后追问起赵盈香来。

    “嗯,在江城。心情不好是因为他吃饭的时候看中了天东阁,想买下来送给朋友,支票都已经签好了,可你的下属黄振勇并不给力,死活要听你的话才肯卖掉天东阁,安少面子受损,有些下不来台。单先生,您说,该怎么办呢?”赵盈香冷哼了一声道,语气已经开始咄咄逼人起来。

    “啊?有这种事?他吗的,黄振勇这个蠢才在这里?这个王八蛋真他吗不知道轻重,安少看中的场子,还提什么买与卖的?还敢让安华签支票?他直是活腻了。安少看中了就是给我单强面子,立马送给安少都没说的。那个混蛋现在应该在你们身边吧?把电话给他。”单强在电话里吼声如雷地道,旁边听得真切的黄振勇额上又是一头的冷汗。

    赵盈香拿着电话,伸向了黄振勇,冷冷地看着,没有半句废话。

    黄振勇几乎是颤抖着手接过了电话,刚喏喏地说了一句“单先生”,那边的怒骂声辟头盖脸就过来了,“我草你吗呀黄振勇,我草你八辈子祖宗,瞎了你的狗眼,坏了你的猪脑袋,安少看中了就把场子直接给安少好了,你他吗还敢让安少签支票?马上把场子过给安少,然后你给我滚过来,自己剁掉一只手,敢有半个不字,我把你四脚都剁了变成.人棍!”单强在电话那边骂得痛快淋漓,不过满口粗野,骂得那个花啊,就甭提了。

    黄振勇大汗淋漓地在那里听着,只是喏喏地应着,连个扁屁也不敢放。

    “好了,就这样,你个混蛋,把电话给安少。”单强骂了足足有两分钟,才算完事,让黄振勇把电话拿给白明安听。这一次,白明安倒是很给单强面子,终于再次接过了电话,淡淡地说了一句,“强哥。”

    “安少,我的好兄弟,你别生气哈,咱们这么多年老朋友了,至于因为一个无知的下人伤了和气么?那个场子既然你安少看中了,没的说,送你了。千万别跟我提钱,提钱我可急了。”单强在电话那边嘻嘻哈哈地道。

    “呵呵,我白明安有吃白食的习惯么?不用说了,强哥,这个场子一个亿我收了,支票就给黄振勇了。好,就这样。”白明安不待单强回话,已经挂上了电话,扔回给了赵盈香,同时也将支票递给了她。

    “黄总,支票。”赵盈香两指夹着支票,递向了黄振勇。

    “是,是,那您们先慢聊,我先下去了。”黄振勇脸上的汗水已经淌成了线,沿着下巴颌直往下滴,红地毯都滴湿了一大片。看得出来,刚才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白明安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依旧转头望向窗外,仿佛刚才花了一个亿买下这个场子就像是挥手赶走了一只蚊子一样简单轻松。

    “嗯,去吧,该做你的事情就做你的事情,把帐做好,人员花名册与资产情况等等一切都弄妥,等梁先生来接收。”赵盈香点了点头,挥手让黄振勇退了下去。

    黄振勇如蒙大赫,立马道谢,而后躬着腰倒退出去,直到撞到了电梯的时候,才敢直起腰来进电梯。

    “你们也退下去吧,上菜就可以了,其他们不用你们。”赵盈香看了看那一排已经瞠目结舌傻在了那里的服务员,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

    “他,结清这个月工资,下岗。”这个时候,白先明突然间转过头来望着那个拿着手机还在那里怔怔望向这边犯傻的值班经理,哼了一声道。梁辰冷眼旁观,感觉到这个人气量未免太过狭小,堂堂一个能将一亿视若玩物的大少,居然连一个普通的值班经理都不放过,只因为他反应慢了半拍而已,梁辰的眉头皱紧了。

    “去财务室领工资,走人。”赵盈香点了点头,喝了一声道,语气里说不出的威严。

    那个值班经理几乎是哭丧着脸退了下去,旁边的服务员也噤若寒蝉,个个悄声退走,上菜的服务员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个酒店,现在归你了。”此刻,白明安再次转过头来,望着梁辰,抬起了下巴,如高傲的帝王赏赐臣子一般居高临下地道。

    梁辰终于松开了一直紧皱的眉头,出奇地展颜一笑,“安少真是好大的手笔。”他看似褒地道。

    旁边的赵盈香心头就是一紧,白明安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怎么?你不要?”他的眼睛透出了一丝煞气来。

    梁辰呵呵一笑,并未为之所动,只是徐徐转动着手里的杯里,看着杯里殷红的酒液沿着杯壁轻轻地旋转着,“如果不要,那岂不是不给安少面子?”

    白明安眯起的眼睛睁开了一线,看来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旁边的赵盈香暗地松了口气,展颜一笑,刚要说什么,却不料梁辰接下来却道,“不过,我这个人天生愚钝,如果真的不知道如何去给安少面子,那也要请安少多包涵了。”

    这句话一说出口,白明安脸上的神色就变了,眼神如毒蛇一般死死地盯住了梁辰,里面有着即将喷涌而出的怒火。

    赵盈香又惊又怒,豁地转头望着梁辰,“梁辰,别放肆,你不知道安少可是白家四少,邀请你做客是对你天大的恩赐,你怎敢有泼天的胆子拒绝安少的好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