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204章 :神威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所有的混子登时都吓了好大的一跳,立马以光的速度四面八方的闪开。

    开玩笑,谁敢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挡这种大巴车啊?

    疯狂的大巴车拐了个弯,就在高羽他们身畔戛然而止,同时车门打开,从车门与车窗之中,十几条龙精虎猛的汉子已经蹿了出来,所有人耳畔响起了轰轰烈烈的一声长笑,“兄弟们,干得好,我说过,不抛弃,不放弃,你们没有抛弃放弃,我同样也不会抛弃放弃你们。言必信,行必果,现在,上车吧!”梁辰那久违的声音这一刻响彻在所有兄弟的耳畔,

    伴随着他的声音,梁辰已经一步纵出了车子,就站在车门旁边,望向了所有的兄弟,眼神里有着感动,有着浓烈的兄弟之情。

    “辰哥,你,终于来了……”高羽只是凭着一口激烈壮怀的英雄气撑到现在,如今见到梁辰来了,心头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及自己的兄弟终于有救了,那口气一松,登时就是腿一软,如此英雄的一个人物,居然就当场晕倒了过去。

    梁辰手疾眼快,抢上去一把扶住了他,交给了旁边满眶英雄泪的张川,抬头看了他一眼,“把眼泪擦干,刚才还是个英雄,现在怎么怂包了?”

    “是,辰哥,我,我是高兴的,为这帮兄弟高兴,他们真的,是好样的,羽哥更是好样的。”张川抹了一把眼中的泪,声音嘶哑地说道,可是眼中的泪却是越抹越急。

    “上车吧,我们去图江市兜风。”梁辰呵呵一笑,周围马滔一群人早就护卫在车子旁边,将受伤的人开始一个个往车上送。

    “吗的,不能让他们走,把他们全都给我截下来。”海富民是发了狠了,如果真就让他们这么轻松地走了,这一次图江道上的人脸面算是全都丢光了。

    “哄……”周围的混子也疯狂地叫嚣了起来,再次齐齐往车子这边涌。

    “嗯?找死!”梁辰豁地抬起头来,眼中厉光一闪,突然间就大踏步直接迎着对面的混子直接走了过去。

    “打死他!”海富民叫嚣着,挥着那把断掉了蒙古小砍吼道。

    “就凭你?”梁辰狂笑了一声,如捕食的猎物一般终于亮出了狞厉的爪牙。

    早有三个混子直接扑到,梁辰就那样赤手空拳,突然间原地跳起,空中一个漂亮至极的鞭腿,直接踢中右侧那个人的脑袋,当场踢晕。支撑腿刚落地转身又是一个侧踹,中间那个人被一脚蹬出去最少五六米远,摔在了地上。此刻,左侧的那个才刚刚扑到,却被梁辰再次跃起一个凶狠无比的膝攻直接顶在胸口上,倒飞出去,摔入了人群之中,压趴下了两三个人,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却是连站也站不起来了。

    周围原本正在前冲的混子发了一声喊,前进的脚步登时止住,用不能置信的眼神望着梁辰。

    刚才那个什么羽哥好像就已经够猛的了,飞越人群,直接抓住了海富民。而眼前这一个,居然更猛,两秒不到就放翻了三个人,并且还直接迎着二百多号人毫无畏惧地走了过来,他的脸上没有半丝害怕与紧张,只有平静,还有眸子里偶尔闪过的一丝狞厉的光芒,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让每一个与他对视的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来,面对着他,就像是面对着一头直接走过来的猛虎,可他们自己就是一头头无法跑掉的绵羊。

    梁辰却是根本没有被耽搁,依旧一路向前走去,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海富民,森寒的目光中有着化不去的怒与恨!

    随着他一步步的逼近,那些被他的身手彻底震住的混子们被他的气势所摄,更为他的身手所摄,一时间居然一个个有些胆颤心惊地低下头去,畏缩着,小步小步地后退着。

    刚才的高羽猛则猛矣,却似乎在骨子里少了一种东西,抵不上梁辰给他们带来的这种沉重的心理压力。在这群混混的心中,与梁辰比起来,高羽就像是一株巍然不倒的大树,任凭怎样砍伐也是砍之不倒,可梁辰却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并且还是那种随时都会倾倒下来以压顶之势将他们全盘摧毁的凶恶之山,两个人相比较,却是这个什么辰哥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力与统治力,面对着他,甚至他们灵魂深处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畏与怕,好像是天生的一种恐惧感,就如同自然界中的动物遇到了天敌一样——他们不得不后退。

    “上,上,都给我上,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海富民看见前面的混子们居然在梁辰的压迫下一个个开始后退,禁不住抓狂了,挥舞着断刀疯狂吼了起来。同时间,十几个跟着他混的手下开始咆哮着挥舞着各式武器直冲了过去。

    梁辰面带不屑,就那样赤手空拳地迎着人群中冲出来的混子走了过去,面对着那十几个人,眼睛一眨也不眨,居然就那样直冲进了人群。

    “啪啪啪啪……”那是铁拳击打身体的身体。

    “扑嗵嗵……”那是有人倒地的声音。

    “格勒勒……”那是骨碎的声音。

    漫天的尘烟萧潇而起,血花伴随着人.体的倒伏四面飞溅,半分钟后尘埃落定,而仅仅就在这半分钟里,十四个混子已经倒下了十二个,剩下的两个一个拎着一把刀,另一个拎着根钢管,身体如筛糠般站在原地,目光中有着惊恐无比的神色,望着梁辰的眼神就如同在望着一尊迎面扑来的死神。

    太可怕了,半分钟的时间,打倒了十二个人,个个都是肋骨断裂或是鼻梁骨折,全都倒在地上起不来了,痛苦地嚎叫不停,而他,却是赤手空拳,甚至连武器都没拿,他倒底是什么人?难道是中南海近卫军的总教头么?

    两个小混混身体如筛糠般站在那里,眼里有着近乎绝望的眼神,望着梁辰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梁辰路过左侧那个混子身旁的时候,却出奇地没有动手,只是向他伸出了手去,“把你的刀借给我。”梁辰平静向他说道,就如同慈爱的兄弟在向自己的弟弟说话。

    那个小混混已经被吓昏了头,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把自己那把开山刀递给了梁辰。

    “谢谢!”梁辰向他微微一笑,随后持着刀,继续向前,另外一个混混已经哆嗦着,不敢再上前了。

    “刚才,我是用拳与脚,不会死人。接下来,我是用刀,非残即死。谁想挡我,那就是想做残废或是想提前去和阎王爷喝茶,我可以成全他。”梁辰轻拂了一下刀子,用一种很是随意的语气说道,可说话的时候,那挽起的刀花却像一片片代表着亘古寒凉的雪花,飞进了每一个现场的人眼中,寒彻了他们的心肺,让他们哆嗦着,身体轻颤着,只能后退,只有后退,不敢再向前。

    原本,高羽他们那一票人已经彻底颠覆了他们对于普通人武力值的概念,并且,他们的骁勇早已经将这些混子的勇气和血性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之中磨灭得几乎差不多了,其实他们早已经到了几近崩溃的边缘,全仗着人多,仗着最后的一口气在撑着,其实在心理上他们与高羽他们一样,已经到了极致的,那根弦绷得哪怕是再加上一根头发丝都要断掉了。

    而梁辰的到来,却如同一块沉重的石块,一下便压上了他们心底那根弦上,他那种威迫的重量何止是一根头发丝?

    甫一放上去,“砰”的一声,那根弦便断了,从梁辰前前后后用了一分多钟的时间打倒了那几个混子的时候开始,从他手中已经拿起了那柄厚背砍山刀开始,他们便已经真正的崩溃了。

    开玩笑,赤手空拳都这样猛,拿起了刀子之后,谁还能挡得住他?

    他们不想死,也不想做残废,所以,只能后退,必须后退,只有后退,心理上的崩溃已经让他们没有任何选择了。

    任凭海富民如果在那里疯狂地咆哮,甚至推搡殴打不断后退的混子们,可那些混子现在已经彻底崩溃了,哪里还有一丝勇气冲上去?

    哗啦啦,如潮水一般,混子们已经退了远远的,孤零零地将海富民留在那里,张着嘴巴,困兽犹斗地举着那柄断刀凶悍地望着梁辰。

    只不过,当梁辰闪过了他的断刀,一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将他生生地摁跪在地上的时候,他所有的勇气与信心全都崩溃了,消散了。周围的混子只能惊恐地望着,谁敢扑过来营救?

    “天下英雄,舍辰其谁?”远处车子上的高羽早已经悠悠醒转,望着车窗外如一座高山般压迫着那么多混子走过去的梁辰,长长地感叹一声。周围的兄弟感同身受,眼中也俱是燃烧的激情与热情,还有说不尽的崇拜,梁辰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永远的图腾符号,不会消失,不会磨灭。他就是他们的梦想,就是他们的精神栋梁,有他在,他们的世界便永远都不会崩塌,永远强大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梁辰冷冷地望着海富民,轻哼了一声问道,同时叼上了一枝烟,伸手看了看旁边的一个离他较近的混子,那个混子脑筋倒也灵光,赶紧小跑着颠儿了上来给他打着火了,却没想到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海富民。”海富民几乎是咬着牙根儿跪在那里,无比屈辱地回答道。他本不想回答,却是不敢不回答。不是因为那把刀,而是因为梁辰眼里的那丝狞光。

    “哦,原来是吕正良吕二哥手下的头马,我听说过你。”梁辰淡淡地道,狠狠吸了口烟,将烟头吸得明亮无比,随后,摘下了烟头,突然间出手,将烟头死死地摁在了海富民的脸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