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85章 :他是故意的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远处房书君已经向着梁辰冲了过来,上去就是一个势大力沉的下劈腿,想要一脚把梁辰“ko”掉。而他身后的那些权贵子弟们也被梁辰刚才的话刺激得有些发狂了,一个两个地往上冲,想给这些草根们一个厉害瞧瞧。其实在他们心里,优越感永远无比强大。房书君说得没错,在他们眼里,梁辰他们这些出身于草根的人,就是一群贱民,仅此而已。

    社会学系的学生们也不甘示弱,无论男生女生也都往前冲了过去,群殴在即,草根们与权贵子弟们即将大打出手。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间响起了一个怒雷般的吼声,“都给我住手。”

    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只见远处两个身影走了过来,头先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满面威严,不怒自威。

    他身后则是一个理着小平头的健壮年轻人,龙行虎步,满脸英气。

    “陈叔叔……”一直缩在人后的王子奇禁不讶声道,缩了缩脖子,心道幸好自己没有往前抢着去打架,否则肯定是要挨训了。

    不过想一想刚才梁辰明明很是愤怒要出手却突然间退后了一步的样子,尤其是想到他唇边露出的一抹诡异的微笑,并且还一个劲地示弱声称自己是草根,同时还不停地用诸如权贵子弟、欺压之类的话来挤兑他们,在道理上站住先天的脚步,心下登时就是一个激灵,突然间心底涌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这小子料定了陈叔叔一定在附近偷看这边的动静,所以故意示弱并且先在道理上站住脚,然后再激怒我们让我们吃一个大大的亏?并且他还能不费吹灰之力就下了台阶,让房少一腔邪火闷在胸中发不出来?这小子,好深的心机……”想到这里,他有些恐惧地望向梁辰,觉得这小子委实有些高深莫测起来。

    那声怒喝声响起时,房书君其实此刻收手还来得及,但他已经被疯狂的怒火冲昏了头脑,根本不辨东西,对那声怒喝置若罔闻,依旧奔前一脚下劈而去,今天如果不干倒梁辰打他个满地抓牙,他今天晚上恐怕都会气爆掉。

    “书君,住手!”那个跟在中年人身后的小平头一见房书君继续疯狂地往前奔,向梁辰攻击,不禁又急又怒地喝了一声,同时飞奔了过来。他之所以着急,不是因为怕房书君伤到梁辰,却是怕梁辰伤到房书君!

    见房书君明明听到怒喝声却依旧动手,而且招式如此狠辣,梁辰眼里露出了一丝凶狠的光芒,根本不闪不避,突然间就闪电般地往前一欺,随后居然行险一转身,结果房书君冲得过猛,脚根没有打到梁辰的头,反倒是膝弯一下硌在了梁辰的肩膀上,正好硌在麻筋上,登时一条右腿就是酸麻无比,再也无法抬起来。

    而此刻的梁辰两只大手如铁钳子般,已经一把抓住了他搭在肩膀上的前小腿,拧身借力,也不知道他哪里那么大的力量,居然一把便将房书君整个人抡了起来,就要从头上直接砸到前面的地上去。

    “梁辰,手下留情!”远处那个小平头眼看已经来不及救援,急切之间长喝了一声,就是他这一声,才避免了房书君少吃些苦头。

    “呵呵,陈大哥,我给你面子。”梁辰这个功夫居然还有时间哈哈一笑,抡着房书君转了一个大圈子,倒也没硬生生把他抡到地上,而是一撒手,直接扔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房书君已经摔在了地上,顺着惯性又骨碌碌余势不绝地向前滚了好几圈儿,这才勉强止住了翻滚,灰头土脸地站了起来,脸上手上都是擦痕灰土,狼狈不堪。

    此刻,几个跟房书君交好的权贵子弟早已经跑过来扶起了他,房书君怒喝一声,双臂一振推开了他们,势若疯虎地再次奔着梁辰扑了过来。

    梁辰浓眉一竖,眼里隐隐有煞气涌了出来,刚才只不过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没想到他这么不知好歹,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他是谁,只要敢再扑上来,就一定要他见血好看。

    不过此刻那个小平头已经跑了过来,及时地拦在了两个人中间,一把便抓住了房书君的胳膊,“书君,不要再打了。”

    “你放开我,今天我非得废了这个兔崽子!”房书君生平还是头一次丢这么大人,怒火已经冲击得他整张脸都扭曲变形了,他怒吼着,还要往前扑。他现在处于极度愤怒之中,以小平头的力量,也觉得有些吃不消。

    就在这时,那个中年人再次怒喝了一声,“够了,书君。”

    被这声怒喝一声吼,房书君终于有些清醒过来,抬头一看,却看见那个威严的中年人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怒视着他,登时如同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瓢冷水,身上一个激灵,刚才的那腔怒火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像见了猫的老鼠一般立刻缩起了脖子,低头站在了中年人的面前,小声地道,“陈叔叔。”

    梁辰望着那个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心底下早已经有了谱儿,知道他必定就是陈美琪的父亲,j省常务副省长,陈秉岳。

    此刻,陈秉岳站在房书君的面前,强抑胸中滔滔怒火,冷冷地注视着他,“书君,你实在让我太失望了。”

    “陈叔叔,我,我不是有意的,是这个小子刚才……”房书君额上冷汗直流,嗫嚅着,想要分辩,却突然间发现,好像自己无论怎样分辩都是那样苍白无力。同时,面对着陈秉岳的威压,他从心底往外感到了一丝恐惧,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陈秉岳强抑的愤怒,不是体制内的人,永远都不会了解真正上位者官家的怒火是怎样的可怕。他从小到大耳闻目睹,当然清楚,越是清楚,就越是恐惧。

    “够了,刚才的一切我都已经亲耳听到,亲眼看到,你不必再说。书君,今天的事情,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尤其是你说的那‘贱民’两个字,让我都替你的父亲感到汗颜,你已经忘了本,忘了你自己的祖辈倒底是什么人,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人。”陈秉岳满眼痛惜地望着他,摇头长叹了一声道,语气里满是深深地失望。

    “对、对不起,陈叔叔,我错了,是我不对,我,我向您道歉……”听了陈秉岳这番话,房书君脑海中就是一阵轰鸣,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接近陈美琪,完全是仗着陈美琪的父亲和自己的父亲这种父一辈子一辈的关系,并且对自己追求陈美琪也是暗暗默许,从没有阻拦过。而今陈秉岳因为今天的事情对自己的观感完全恶化,与往日里一见到自己便很是欣赏并且十分温和那种态度相比起来,判若两人。如果,他要是真讨厌起自己来,那自己跟陈美琪之间的事情也肯定要完蛋的了……

    想到这里,他额上的冷汗流得更急了,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起来。

    “不,你不必向我道歉,而是应该向你嘴里的这些所谓的贱民道歉。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向你道歉了。养不教,父之过,你之所以养成这种大少的脾气,与家长的娇惯与纵容不无关系。也罢,就让我代替你的兄弟向这些你刚才深深伤害过的所谓贱民道歉吧,书君,还有你们,且记住了,没有这些所谓的贱民为水,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具有这样的强理优势?又有什么资格成为让你们自高自傲自夸的纨绔、衙内、大少?你们今天给你们的父辈们,给老百姓的父母官们,丢尽了人啊!”陈秉岳沧桑地仰天一叹,两眼中有着说不出的痛苦神色来。

    半晌后,走到了梁辰还有那些社会学系学生的面前,“对不起,同学们,刚才房书君伤害了你们,这是我们老一辈教育的失责,我代表他们的父辈,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够原谅他们的张狂无知。”陈秉岳沉重地说道,居然就那样缓缓地躬下了身去,要向大家深施了一礼。

    “啊……”所有人都愣住了,社会学系的学生们更是手足无措,人家可是堂堂一省的常务副省长啊,能向自己鞠躬敬礼致歉,这,这简直,太不可想象了……

    “陈省长万万不可,其实都是我们年轻人之间的一些小误会小摩擦罢了,没有这么严重。俗话说得好,相打无好手,相骂无好口,相信房书君刚才也只不过是怒气所致,并不是他的本心,陈省长千万不要这样,否则可折煞我们这些做小辈的了。”还是梁辰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陈秉岳,嘴里笑道。

    可是旁边的王琳琳却是眼放奇芒,盯着梁辰,这个时候她突然间反应过来,想起了梁辰刚才唇畔的那抹诡异的微笑还有后来那番乍一听很是痛快淋漓实则细一想却是硬扣过去的所谓权贵与草根之争的大帽子,心里越想越是佩服,只有一句话反复紊绕在心头,“他是故意的,一切都是他故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