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84章 :怒骂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却不料,他这一句话却激起了房书君的暴戾之气,从小到大,他都是被人众星捧月般哄着长大的,因为他的家世与个人的优秀,早就养成了颐指气使的上位者尊严,现在梁辰居然用这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跟他说话,并且语气还有着浓浓的警告意味,这不仅仅是一种挑战,从他做人的这个层面来讲,更是在践踏他的尊严,让他无法忍受,不能忍受。

    “兔崽子,整个j省就没有我不敢得罪的人,你以为你是谁?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现在出来,跟我打,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怎么就让我不敢得罪!”房书君指着他的鼻子怒吼道。

    梁辰的眼神瞬间再度变得冰寒起来,纵然他再识大体,再好脾气,再不想卷出入这个烂泥潭,也有些无法容忍下去,这个已经被爱情的挫折冲昏了头脑,说话说死根本不留半点余地的房少他是必须要教训了。紧紧地盯着房书君的眼睛,他缓缓地抬起了脚,就要跨前一步。

    可是突然心底却泛起了一种奇怪的警兆,感觉好像周围一直有人在盯着这边看,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不过脑海里闪电般的一转念,刚刚要迈出去的脚步非但没有跨前,反而向后退出了一步。

    “哈哈,话说得那么大,原来是一个只会吹牛的怂货。”那边的张德印终于抓住了机会,聒噪起来,周围的权贵子弟当中也响起了一片哄笑声,满是不屑和蔑视。

    “怎么了?怂了?梁辰,你刚才不是还在跟我叫嚣吗?事到临头,害怕了?哈哈,你和你的同学,不愧是师大最烂的社会学系,而且一届不如一届,培养出来的学生都这样只会哗众取宠,只会讨乖弄巧,关键时刻却只能当缩头乌龟,真是烂泥永远扶不上墙。可惜了琪琪这只金凤凰落在了乌鸡窝里,你们这些人在她身边,只会污玷了她的光芒与美丽。”房书君大笑着,痛快淋漓地骂道,这番话说得刻骨如刀,比起刚才的张德印还要过份三分了。”

    社学会系的学生们无论是男生女生,都已经愤怒得握起了拳头,这话太恶毒了,他们无法忍受。只是他们搞不清楚,为什么威名赫赫的辰哥突然间就怯战了?难道是真怕了这个嚣张跋扈的小子?还是害怕他身后的家世?难道草根永远要被权贵欺压?难道在这些纨绔子弟面前他们就必须不能抬起头来?要被他们死死地踩在脚下不能翻身?

    “喂,房书君,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骂我们?就算你哪家高官权贵的大公子也没必要这样咄咄逼人吧?你不是要打么?行,辰哥不屑跟你打,我跟你打。”这个时候,一把清脆愤怒的语气响了起来,随后,生活委员王琳琳居然站了出来,指着房书君怒骂道。

    对面的权贵子弟们“哄”的一声便笑开了,“哟,烂泥永远是烂泥,社会学系的大一新生是不是都没有男人了?要靠一个女人出头?”

    “哈哈,瞧这个小嫩妞的胳膊腿儿,恐怕还没有房少的寒毛粗吧?还敢跟房少打?回去找你男朋友好好疼你吧,别出来替你们社会系的萎男们丢脸了。”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

    可是此刻的梁辰却沉默着,再没有说一个字,不过却转头看了王琳琳一眼,头一次发现这个女孩子居然也是一匹胭脂烈马,说发飙的时候毫不含糊。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王琳琳气得粉脸通红,两个大眼睛恶狠狠地向着那边扫视了过去,正看着张德印在偷偷地向她做着一个极其下流猥琐的动作,登时气炸了肺,二话不说,三步并做两步便冲了上去,一把便向着张德印抓去。

    “哟,小妞发火啦,哈哈,你这小体格能抓得住我么?我……哎哟我的妈呀,胳膊,我的胳膊,放手,你放手啊……”张德印正阴阳怪气地在那里调戏着王琳琳,却不提防王琳上来便是一个漂亮的擒拿术,直接便将他的手臂背过去,拧着他的手腕将他摁倒在地。

    张德印贴着地面惨叫不停,却连挣扎一下都不敢,痛得浑身上下冷汗直流。

    “嗬……”周围的人群立马就以光的速度向着周围扩散开好大一圈儿,都离这个暴烈的女孩子远远的。王琳琳体格娇小,最多只有一米六,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顶多不超过一百斤。而张德印一米八几的个子,就算再瘦也得有个一百四五十斤,就这么被瘦小的王琳琳轻松地放翻在地上,简直不敢想像。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梁辰望着王琳也有些吃惊,倒是没料到王琳琳的身手这么好,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来,王琳琳这绝对是受过专业的训练,擒拿的手术无论力量还是速度亦或是角度,全都恰到好处,充分发挥了反骨节制敌术的以弱胜强长处,而且还有很深厚的武术功底,以她的这种能力,别说一个张德印了,就算是三五个大汉恐怕也近不了身,绝对很彪悍。

    “姑奶奶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么?还敢对我这么猥琐下流,真是瞎了你的狗眼。”王琳怒呸了一声,终于放开了张德印,随后走回到了梁辰的身畔。

    “好身手。”梁辰转头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低声赞道。

    “社会学系没有男人,也只有我这个女孩子出马了。”王琳琳却是根本不买他的帐,哼了一声,挖苦地说道,显然对他刚才有些懦弱的表现依旧耿耿于怀。

    “呵呵。”梁辰只是哑然一笑,并没有说话,出奇地,唇畔居然还挂上了一丝微笑来。

    那边的房书君显然也被王琳琳的身手震住了,盯着王琳琳,满眼的诧异,料不到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居然身手这么出众。

    “姓房的,怎么样?我够资格跟你打吧?你要挑战我们辰哥,就先过我这一关。”王琳琳摆起了一个武术套路的起手势,怒咤了一声道,别说,还真有三分武林高手的气势。

    房书君却哼了一声,也不答话,只是抬头望着梁辰,“梁辰,你可真没种,居然让一个女孩子为你和你们社会学系的大一新生出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他是有意刺激梁辰,就想让梁辰出来,然后痛揍他一顿,泄一泄心中的这股子邪火。

    “呵呵,房少,我倒是觉得,是不是男人从这种无谓的争斗之中并不能看出什么来端睨来,并且,你的意气之争我并不知道来源于何处,起因是什么。如果仅仅是因为我与陈美琪同学之间的误会,我想你现在的举罢根本没有必要,因为我们之间早已经误会冰释和解了,并没有半点间隙。如果你就是因为看不惯我而想和我打架,更是无理取闹,我不会浪费气力在这种小儿科似的街头流氓混混的斗殴之中,没有任何必要。

    不过,如果你自以为是高干子弟,瞧不起我们草根一族,非要仗势欺人打无理之架侮辱我们的话……”说到这里,梁辰哼了一声,眼神再次冰寒起来,紧摄着房书君的眼睛,“那无论如何,我都要与你打上一架了。因为这个社会,是法治社会,不是人治社会;是公平与正义的社会,不是纨绔衙内仗势欺人的社会。这个社会里是人民当家作主,任何人都没有欺压草根百姓的权力,就算你贵为高官后代,也没有任何欺压我们的资格。如果,你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瞧不起我们,想跟我们打架,对不起,我们永远都不惯着你的这个脾气,你怎样打过来,我们就会怎样把你打回去,让你知道,高干子弟也是人,你们的先辈也是草根出身,出身的高贵并不能让你们拥有可以随意践踏我们草根的权力!”梁辰越说音量越高,说到最后几乎是怒吼了出来,指着房书君的鼻子,骂得那叫一个痛快淋漓。

    “好得好,好样的,这才是我们的辰哥,对,瞎了你们的狗眼,以为出身高贵就了不起么?今天你们敢动手试试?无论你们背影多硬,都让你们趴着回去。”王琳琳听得激动不已,尖着小嗓子跟在梁辰后面喊了起来。而其他的社会学系的学生们也全都听得热血沸腾,扯着脖子同样一通狂吼,只是他们在喊什么,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了。

    房书君被梁辰骂得勃然大怒,气得大脖筋都蹦起来老高,都开始爆粗口了,“滚你吗的,听不清你这小子在胡言乱语什么。行,就当你说的,我就是高干子弟,我就是欺压你们这些草根了,又能怎么样?你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贱民,如果不是琪琪的同学,又有什么资格参加这样的生日宴会?贱民,今天揍的就是你。”房书君咬牙切齿地骂道,已经向着梁辰冲了过来。不过

    梁辰眼神向着远处瞥掠了过去时,唇畔的那丝诡异的笑意更浓了,不过被房书君的那个贱民两个字骂得也是肝火大盛,这个字眼太恶毒了,无论是哪一个草根听到都会愤怒。就算明知道两边肯定不会真打起来,但他也存心要给房书君一个教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