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80章 :无名怨怒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陈美琪一双美目亮了起来,赶紧回头望过去,她知道梁辰有一台摩托车,向来都是以它代步的,并且她也见过几次,认识梁辰的车子,没错,就是这种野性而交狂的马达咆哮声。

    此刻天光已暗,远处那辆摩托车上改装过的氖气灯射出了雪亮的光芒,在震耳欲聋的马达咆哮声,以箭一般的速度向着这边飞飙了过来。

    “梁辰……”陈美琪兴奋地喊了一声,连身旁的女孩子也不顾上理会了,三步并做两步便兴奋地迎着摩托车跑了过去。

    “梁辰是谁?”那个女孩子皱起了眉头,觉得陈美琪今天的行为举止有些反常,听名字这好像是一个男人才叫的名字,可这却不像是以前的那个傲气十足对男孩子向来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陈大公主了。

    远处,那辆摩托已经潇洒地一个摆尾,停在了陈美琪的面前,而陈美琪此刻已经跑到了摩托的旁边,盯着那个戴着头盔的骑士,满脸飞红,居然看上去好像有些紧张的样子。

    “美琪,谢谢你亲自来迎,祝你生日快乐。”那个骑士一脚支地,已经摘下了头盔,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庞,大约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脸庞上带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陈美琪居然亲自迎了出来,让他颇有些受宠若惊。

    “是你啊……”哪想到陈美琪一见这个男孩子,登时笑容敛去,满脸说不出的失望。

    “怎么了?美琪,我们可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吧?”那个男孩子将头盔挂在摩托上,下了车子,带些小幽默地微笑道。

    “琪琪,他是房书君房大公子,可不是你要等的那个什么梁辰啊。”那个女孩子已经跟着陈美琪走到她身边,笑嘻嘻看了看房书君又看了看陈美琪道。

    “梁辰?”房书君一愕,脸上有些尴尬起来,他倒是表错情了,还以为是陈美琪是一直亲自等候并迎接自己的。

    陈美琪满心失望,扭头便走,根本不再跟他说半个字,房书君看着她的背影,眼里有些迷乱,不过同时也有些说不出的困惑——现在陈美琪对他的态度才像是平时的态度,可刚才那种小女儿家的态度,又是为了谁?

    “嘻嘻,房大公子,再看的话,眼珠子就要掉出来了。”另外那个女孩子掩嘴一笑,让房书君脸上一阵尴尬,恋恋不舍地从陈美琪的背影上收回了目光。

    “方青青,梁辰是谁?”房书君将目光转向身旁的女孩子,眉头皱了起来,低声问道。

    “谁知道呢。反正琪琪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半天了。”方青青耸了耸肩膀,摇头道。

    话刚说到这里,远处再次响起了改装机车的声音,随后,一道光芒打了过来,正在往前走着的陈美琪根本不再理会房书君和方青青,再次转过身来,又是紧张又是忐忑地抬起头来向远处望过去。

    几秒后,车子平稳地驶到了这边,与刚才房书君的张扬倒是截然相反,随着车子缓缓地停下来,车上的人摘下了头盔,一个英俊刚毅极酷极有型的男子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啊,梁辰……”还没等房书君和方青青反应过来,陈美琪已经兴奋地叫了一声,提起裙子飞奔了过去,像一块守望了千年突然间就会活动的望夫石。

    “不会吧,琪琪今天的表现好像有些太夸张了吧?”方青青张大了嘴巴,她还从来没见过方青青对哪个男孩子这样青睐过,不仅仅一直从七点钟等到现在,而且完全不顾形象尖叫着跑了过去,是的,没错,高傲的陈家公主居然尖叫着跑了过去,这,这怎么可能?

    旁边房书君的脸色却有些阴沉了下来,眸子里转动着阴睛不定的光芒,死死地盯着远处走过来的那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子,眼里有丝说不出的妒意一闪而过。

    “梁辰,你,你来啦……”陈美琪脸孔兴奋得发红,有些激动也有些局促地扭着手道。之前她还在想着,梁辰来不来又能怎么样?就算他来了,哼,也不要给他半点好脸色看,谁叫他那么冷那么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臭屁样子?

    可她经过了漫长的期待与等待之后,就在她原本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信心以为梁辰真的不会再来,满心失望之时,梁辰这个该死的,突然间就毫无症兆地出现了,来到了她的面前,刹那间,她欢喜得跟什么似的,甚至连女孩子最基本的矜持都忘记了,至于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还有自己曾经的高傲,一下全都丢到爪哇国去了,她现在只是满心的欢喜与高兴,没有别的,只要梁辰来了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呵呵,班长你好,我去给你买生日礼物了,来晚了,实在抱歉。”梁辰温和地微笑道,并没有像以往般冷漠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酷酷样子。毕竟,今天是陈美琪的生日,同学一场,让她高兴一些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不过,令他有些意外的是,陈美琪现在对他的态度倒是与前几天的态度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反差,具体为什么,倒是不得而知了。大概,她也希望借着这个机会与自己和解也未可知吧?梁辰心底暗自忖道,力争将这件事情往“好的方向”考虑。

    说着话,他已经举起了手中的礼物盒子,递到了陈美琪的身旁。

    “哇,这是给我的礼物?谢谢,太谢谢了。”陈美琪满眼都是激动的光芒,接过了那个其实再平常不过的礼物盒子,居然迫不及待地便现场打了开来,令身后的方青青跌破了眼镜,琪琪今天这是怎么了?也太那个了吧?

    梁辰倒无所谓,他人已经到了,礼物也已经送出去了,表明了他和解的态度,其他的一切也无什么了。

    他的温雅和沉定还有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稳重让远处的方青青也不由得极为欣赏起来,与身旁的房书君比较了一下,她觉得房书君虽然同样高大帅气,骨可子里却缺少了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原本在同龄人当中,房书君绝对是那种佼佼出群的浊世佳公子,他的家世与见识阅历让他自幼便出类拔萃,比同龄人要成熟得多。可是现在往梁辰身旁一站,却让他看上去说不出的青涩稚嫩,感觉他不过就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大男孩儿罢了。

    “啧啧,好帅的型男啊,琪琪不会是喜欢上这个什么梁辰了吧?要是这样的话,房大公子,你可遇到劲敌了。”方青青转头看了一眼房书君,下意识地对两个人进行了一下比较,最后略摇了摇头,还是感觉平时最为欣赏的房书君,与眼前的这个梁辰比起来,多少还是有些略逊一筹了。

    房书君没有说话,脸上已经逐渐阴冷了下来,死死地盯着梁辰,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这个时候,庆生会迟迟不开始,屋子里的人已经都有些等不及了,齐齐地往外涌,结果大家都看到了那边正兴奋地拆着礼物包装纸的陈美琪与对面的梁辰,还有他们身后颇有些受冷落的房书君。

    那边,陈美琪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包装纸,一个漂亮的奥迪车模呈现在陈美的眼前,通体洁白,四个环形的标志,入手沉甸甸的,像是全钢制作,特别重的样子。将车子端在手心里,陈美琪禁不住“哇”地一声喊了出来,“哇,好漂亮的车模啊……”她的惊叹声颇有些让身后的方青青无语,“拜托,你可是陈美琪大公主哎,什么世面没见过?怎么今天像个疯丫头似的叫啊叫的,注意些形象好不好?后面可有好多人在看着呢。”方青青用胳膊肘拐了陈美琪一下小声地道,让陈美琪很是汗颜了一下,发觉自己确实有些兴奋过头了。

    此刻,后面的人都已经涌了过来,房书君早已经隐没在人群之中,不知所踪。而梁辰的同学则不知不觉地以梁辰为首聚集在了他的身后,像是在簇拥他,又像是在他的保护下一样。不知为什么,站在了梁辰的身后,他们突然间就觉得很有底气起来,好像对于对面的那些权贵子弟,也不是那样畏惧和打怵了。

    而另外那些并非陈美琪大学同学的年轻男也同样聚集在一起,大约也有二十几个人,两边倒是壁垒分明,看上去像是两大对立阵营似的。

    “曾经踢坏了你的车子,实在不好意思,现在就将这个车模做为生日礼物赠给你,希望它能让我们之前的误会冰释云散,同时也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像现在这样美丽漂亮。”梁辰微笑说道,他已经感觉到了两边阵营的格格不入,不禁略微皱了下眉头,看起来陈美琪这丫头应该是不如她父亲会搞政治,弄这么不搭调的两帮人在一起,本身就已经为这个生日派对埋下了火药引子。他有种预感,今天的生日派对应该不会那么简单结束。

    其实他最初真是不来想的,不过考虑了半晌后,最后还是决定去看一看。倒不是对陈美琪有什么特殊的想法,而是他此行抱有其他的目的,如果可以的话,想去见识一下那位省部级高官陈秉岳。虽然不奢望借机会搭上这根线以便于以后更好的发展,但如果真能接触上,也能大概了解一下省级高官的脾气秉性,对此类的官员有一个大概的认识,这对于增加阅历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却没有想到,来到这里后,氛围好像很有些与想像中不同。无可否认,对面那些人,一看就是权贵子弟,好像对自己这帮学生极其不感冒。

    “算你识相。嘻嘻,只要你能来,我们之间就没什么误会。”陈美琪倒没感觉到梁辰瞬间便想到了这么多,只是笑着白了他一眼,脸蛋儿红红的,心下也甜滋滋的,没想到梁辰倒真是个有心人,人别致,送的礼物也这么别致。说起来,两个倒也是因车而“结缘”,却不知现在会不会因这个车模而将这段特殊的“缘份”再续得深远悠长一些了。

    “呵呵,这样最好。你的生日派对马上就要开始了吧?我们还是进屋吧,共同为你庆生。”梁辰微笑颌首道,说不出的沉稳自然且风度翩翩。

    却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人群中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破车模而已,能值几个钱?居然也好意思送给我们的琪琪公主?真是跌份儿。”

    梁辰一怔,随后皱起了眉头,徐徐向人群中望了过去,寻找着说话的那个人的身影,不期然间,却遇到了一道森冷阴寒的目光,狠狠地盯着他,像是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不过,等梁辰仔细凝神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道目光早已经不见了,眼神重新在人群中巡视了一圈儿,发现一个身材高瘦、长着双鹰眼的年轻人正抱着肩膀不住地冷笑,颇有些不屑一顾地望着梁辰,满脸是挑衅的意味。

    “张德印,我同学什么礼物关你什么事?闭上你的嘴。”陈美琪转头怒视着那个高瘦的青年,怒咤道,眼里满是愤怒。

    “琪琪,原来他也跟这些土包子一样,是你师大的同学啊?啧啧,我说琪琪啊,你也真是的,凭你的条件,选什么系不好,非要选师大最土最渣最不受人待见的社会学系,还与这些没眼力没见识的穷酸乡下人为伍,多跌你的身份啊。瞧瞧,你琪琪公主过生日,他们送的礼物不是什么音乐盒就是贺卡,再不就是些什么工艺画之类的东西,真是穷酸到家了,简直就是寒碜人。”张德印一双鹰目是满是不屑的光芒,继续盯着梁辰还有现在已经不知不觉中聚集在他身后的那些社会学系的同学们,哼了一声,继续刻薄地说道。

    他这一句话,登时就让周围的气氛紧张起来,要爆炸了,无论如何,这话说得也是有些太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