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75章 :透明的忧伤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从李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对于这一趟李家之行,他倒是收获颇多,从李厚民这里,也得到了巨大的启发,想到后面成立公司的事情,他略略有些兴奋起来,这可不仅仅是自己大展拳脚的机会到了,更重要的是,他能够给自己的兄弟们营造一片大展宏图的天空,让他不禁有些兴奋。

    一支船队,整体速度的快慢并不取决于领先的那艘船,而取决了最后的那艘船的速度,这就是著名的颠倒过来的短板理论。

    同样的道理,只有手底下拥有一大批能够独挡一面、有勇有谋的优秀人才,才能让这个团队无限地大发展、大跨越。而现在,他就要打造这样一个让手下的人才振翅而飞的平台。

    当然,让他喜悦的也并不仅仅是这一个点子,更重要的是,李想的学习成绩,简直如坐了火箭一般,飞速飙升,仅仅两个月时间,她的成绩就已经从班里最后几名狂飙到了班级前三名,而且在省实验中学三年组排大榜也杀进了前二十,这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不过李想看起来很不满足,因为没考第一,还赖在梁辰身边哭了一鼻子,其实梁辰知道,这小丫头就是借机会故意与自己有肢体接触罢了,就想让自己抱她、哄她——她是在充分利用自己还是个小女孩儿的优势对他撒娇发嗲,对此,他也无可奈何,如果做得太过份伤人心也不好,也只能敬而远之,结果辅导了不到一个小时,梁辰就被小姑娘弄得完美败退了。

    兴奋地疾驰,一路驶来,已经到了自己家的楼下,锁好了车子,上了楼,正准备拿钥匙开门的时候,突然间他浑身上下肌肉一绷,眼神立刻凌厉了起来,“谁,出来?”

    他左掌轻翻了一下,一点寒芒在指尖儿出现,他徐徐转头望向上方的楼道,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随着他的语声,一个白衣胜雪的娇柔女孩子已经怯怯地转出了上方的楼道,站在那里,扭着手指,一言不发,用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望着梁辰,只不过,那双黑若点漆的眸子里,却满是哀伤、满是幽怨,让人望去一眼,凄寒冷骨,忍不住有一种要心碎的感觉。

    “小丹?你怎么在这里?”梁辰皱着眉头看着楼上的高丹,一阵阵头大,她怎么追到这里来了?难道自己白天的拒绝还不够彻底吗?

    “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十点,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六个小时,还好,你终于回来了。”高丹凄然地一笑,一步步走下台阶。

    梁辰吁出了一口长气,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小丹,白天,我们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吧?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等我?”他话里有话地说道。

    “当然要等,只要我不死,就会一直等下去。”高丹已经走到了梁辰的面前,痴痴地望着他,两个清澈的大眼里怔怔地流出泪来,伸出了一只皓白如玉的手,颤抖着,想要去抚摸梁辰的脸庞。

    “高丹,不要这样,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们之间不可能的。”梁辰硬起心肠轻轻闪到了一旁去,退开了两步,低声说道。

    “呵呵,我知道,可我已经无法自拔了。”高丹摇头惨笑,清澈的泪水越淌越急,在那吹弹可破的脸蛋儿上纵模交错,瞬间已经将那张美丽的脸蛋化为了一片如第一场春雨的泥泞与斑驳。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梁辰强逼着自己冷酷且不近人情地说道,这个时候,哪怕伤人入骨,他也不能给高丹半点机会,否则被伤害的就不止是他一个人。

    “真的吗?真的与你无关吗?你敢不敢看着我的眼睛说话?”高丹望着梁辰,泪水汹涌不止。

    梁辰抬起头来,只看了一眼,便不忍再看下去,因为那眼中的悲伤是一条河,河中飘荡着一颗破碎的心,他第一次见到如清澈透明的忧伤,干干净净,不搀杂半点杂质,却纯粹得让人不敢再看,因为每看一眼,便要被那悲伤所感染,同样心碎。

    “你不敢看我,是吗?梁辰,你知道吗?我很恨你,不是恨你的绝情,而是恨你为什么没有先遇到我,否则,你永远不会是刘莎莎的,而属于我。”高丹凄然地笑着,一步步向着梁辰走了过来,无限地向他靠近。她不再称呼梁辰为“辰哥”,这已经证明了一种态度,那就是,她不想再让梁辰把她仅仅是当做兄弟的小妹,而是平等处之。

    “高丹,夜深了,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梁辰不敢再让她继续靠近,闪过她,疾快无比地打开了房门。

    “不,我就要今天说,我要把我所想的,都跟你说清楚。”高丹挤在门口,哀哀欲绝地哭泣道。

    “明天我们再谈吧。”梁辰狠了狠心,伸手轻推开高丹的肩膀,关上了房门,将那个哀伤的世界拒之门外。

    可是关门的刹那,他却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好像那不仅仅是关上了一扇门,同时也碾碎了一个人的心,这种必须的伤害却让他有一种无法承受之重的悲哀感。来自道德的审判与怜惜弱者的拷问混乱地交织在一起,让他平素里沉定如铁的心,此刻也乱成了一团。

    “梁辰,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下去,等到你开门。”高丹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拼命压抑的抽泣声声声入耳,让人心碎。

    “你走吧,我不会开门的。”梁辰狠心地道,他却越来越发现,自己的这种狠心,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了。他的一颗冷硬如铁的心正在逐步被高丹的这种纯净透明的哀伤与悲伤所软化,如火焰中的残烛,点点滴滴地被消融着。

    门外没有了声音,重新归于寂静,但梁辰并没有听到脚步声,他知道高丹必定没有走,依旧在门外。

    狠下心不去想她,戴起了铁筒,狠狠地打了一番拳,将心里的那股说不出的烦燥与郁闷都狠狠地打了出去,随着打拳的过程,他竭力地将一切都从心外驱逐出去,不动如一,渐入无意无念的境界。

    好不容易平心静气下来,反来覆去将一套拳打了几十遍,直至身上热汗淋漓时,他才停了下来,抬头一看,已经是接近晚上十二点钟了。

    外面早已经没有了半点声息,梁辰觉得高丹这个时候应该走了。不过他还是凑到了门前,向外看了看,很可惜,门镜外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到,因为门灯是声控灯,早已经熄灭了。

    想了想,梁辰还是有些不放心,轻轻地打开了门,开门的响声让灵敏的声控灯亮了起来,他四处巡视了一番,当看到左侧楼道的角落里,怔在了那里,只见,高丹此刻正用两条纤长的胳膊抱在胸前,蹲靠在那个角落里,歪着头,好像已经睡去,脸上犹自有两行未干的泪痕。

    几丝零乱的黑发粘在她白晰如玉的脸庞上,在灯下,她就如同一朵刚刚被暴风雨摧残过的小花,娇柔、可怜,让人一眼望去,禁不住怜惜、禁不住感伤、禁不住心碎!

    两个小时,这个几天来倍受打击、饱受创伤的女孩子已经心力交瘁,居然就在那里睡着了。

    她睡着的样子就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小女孩儿,美丽中有着让人无法不怜惜的柔弱与呵护。

    咬了咬牙,梁辰真想狠心关上房门,可是几次三番地狠心,却终究没有关上门,最后只能沉沉地叹了口气,无声地向高丹靠近,伸出两条强壮的臂膀,轻轻地将高丹抱了起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眼看着高丹就这样睡在外面。

    高丹的身体很冷,触手如冰。已经是十月尾了,再过大半个月就要供暖了,现在的天气虽然白天依旧有些热,但晚上却是露重风寒,这个为了爱情而执着守候的女孩子已经从四点钟放学守在这里,足足等了八个小时,甚至连一口热水都没有喝上,只为了见上自己爱的人一面,为了与自己爱的人说话。

    高丹的两条纤细的手臂依旧抱在怀中,像是在自我温暖着,睡梦中,甚至身体还在不住地哆嗦着,她想找一个温暖的港湾,让自己这条在凄风苦雨中迷航的小船停靠,可是,她能找得到吗?

    梁辰长长地叹息着,将高丹抱进了房中,带上了门。

    他准备让高丹暂时睡在这里,一会儿便去给高羽打电话,让高羽来接高丹回去,否则的话,如果高丹在自己这里留宿,一旦传到了刘莎莎的耳朵里,恐怕就算没有什么事情,也要严重伤害到她了。

    正准备要将高丹放在床上然后去拿电话的时候,突然间,刘莎莎就已经用梁辰来不及反应的动作一下抱住了他的脖颈,她纤细的手臂力量这一刻迸发出来的力量居然如此之大,让梁辰一时间都无法挣开,随后,带着芬芒、带着馥郁、带着少女的清香、带着凄清寒怆的悲伤、带着爱的执着与疯狂,高丹已经恶狠狠地吻上了梁辰薄薄的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