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61章 :心悦诚服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张达一听梁辰这话却是吓了好大一跳,两手乱摆,慌乱地说道。“师傅,您这是哪里话?我可从来没敢这么想过。相反,弟子越来越发现,您的才华与阅历,别说教我了,就算现在去大学做教授也绰绰有余,您能教我,是我的荣幸,我感激您还感激不过来呢。”

    其实凭心而论,张达这番话里面还是有些水份的,毕竟,谁被这样一个小师傅教来教去的,心里头都有些不舒服。况且,这都什么社会了,哪里还兴古代拜师的那一套?但这只不过是张达最初的想法而已,事实上,自从与梁辰一战随后又深入地接触过几次之后,连自己平生最为景仰的大舅都不得不甘拜下风对他服气了,从那里开始,他就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拜了这样一个小师傅,好像还不算委屈。而经历了今天晚上刚才梁辰那深入的一番道理讲解之后,他突然间发现,拜这个小师傅,真是自己的荣幸,这番话,也是他现在心境的真实写照了。

    “呵呵”梁辰摇头不置可否地一笑,随后又抬头问道,“那你恨我吗?如果不是我,你现在或许还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球室,还拥有一群听自己指挥的手下。并且,我还刻意压低价格巧取豪夺了你大舅的房子,你对我有没有恨意呢?”梁辰微笑问道。

    张达这一次沉默了,犹豫了半天,抬头看了看梁辰,“师傅,您是要说真话还是假话?”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是真话。今天没什么事儿,也没什么人,我们师徒两个就交交心,你但说无妨,哪里哪了,我自然不会因为这个来揪你的小辫子收拾你了。”梁辰淡淡一笑,却是语气坚定地道。

    “嗯,那我就实话实说。其实现在倒是谈不上恨了,但想法还是有一些的,这里面也有点复杂的情绪。其他的不说,就说那房子,如果是我自己的,就算让我双手孝敬师傅您,我也不会有半点犹豫。但问题是,那房子是我大舅的,我感觉,因为我而让我大舅蒙受了损失,我欠我大舅的。真的,这是我的真心话。从小到大,我大舅都是拿我当儿子养,我不仅没什么出息,反而还败了他的家产,这让我心底实在有些难过。不过师傅您放心,我现在不恨您,一点都不恨。我就是在想,等我以后跟您学好了本事,赚了大钱,再给我大舅买好房子,肯定不会亏了他老人家的,这笔帐,要算就算在我的头上,说其他的,都是瞎话。”说到这里,张达挠了挠脑袋,咧嘴嘿嘿一笑道。

    梁辰也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张达,脸色平静,但眼里却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悸动神色,好半晌,才缓缓地点头,“说得好,虽然朴素直白,没有那么多花哨的东西,却能够直击人心。我终究没有看错你,你还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好小子,只不过以前的路子略微走得有些偏罢了。”他伸出手去,重重地在张达肩上拍了两下,叹息道。相处得愈久,他愈发现,自己的这个便宜徒弟其实就是一块真性情的浑金璞玉,如果精细琢磨一下的话,日后肯定会大放异彩。

    “小达,你且记住了,我当初夺取那房子,其实只不过是想给你,尤其是给你大舅一个教训,让你们知道,以权压人,以势压人,最后终究会被权势反压,恶果自尝,结局注定。今天在这里,我也教你一个道理,人之一生,该放时则放,该收时必须要收,收放自如,才能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如果一味争强好胜,不知进退,终难成势,最后必要为时为抛、为势所抛、为人所抛,落得个凄惨的境地。所以,今天无论你有多大的成就,一定要记得,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张扬时要锋芒毕露,隐忍时要夹尾做人,明白了吗?”梁辰继续说道,语气里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沧桑阅历,还有浮沉二十年的感慨叹息。

    “明白了,师傅,您的教诲我一定会记在心里,永远都不敢忘。”张达狠狠地握着拳,躬身低头,心悦诚服地道。

    “说得好,说得好啊。”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啪啪啪啪”地响起了掌声,随后,两个人已经走了进来,梁辰转头一看,却是唐科和何春林,这两个人居然联袂来了,禁不住就是一愣,赶紧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烟头扔掉,笑着迎了过去。

    “二位所长大驾光临,倒是令寒舍篷壁生辉啊。”梁辰握着两个人的手,笑着将他们往里迎。

    “拉倒吧,少拽文词儿了,我们俩个都是大老粗,听不懂啊。”唐科哈哈大笑着打趣地道,已经走进了屋子。

    何春林却是默不作声,深深地望了梁辰,两手一齐上去狠狠地握了一下他的手,缓缓松开,路过他身旁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辰哥,谢谢!”

    “呵呵,说起来,我还要谢你们呢,要不是你们,恐怕现在我已经摔死了。”梁辰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瘦削却有力的手道。

    何春林向来有些阴冷从来不苟言笑地脸上出奇地露出了几分温和的笑意,看了梁辰一眼,“互相谢吧,其实你又何尝不是给了我们一个立功的机会?”

    两个相视一眼,会心地一笑,再不言其他。

    “我说梁大英雄啊,你跑得倒是真快呀,我们就一转身的功夫,结果你就跑了,甚至发动现场群众找你也找不到,没想到你倒是跑到这里来躲清闲教徒弟来了,真是好有雅兴。”唐科见周围没人,倒也不在乎形象了,解开了扣得紧紧的风纪扣,敞开了满是胸毛的胸口,边扇着风边笑道。

    “都没事了,还找我做什么?”梁辰淡淡一笑问道。

    “找你应付那帮子记者啊,你对付记者最有一套了。”唐科有趣地眨了眨眼笑道,梁辰一怔,随后便明白了他话里调侃的意思,禁不摇了摇头,哑然一笑,想起在长平路派出所的那一次事件,梁辰自己也有些忍俊不住,没想到以他的沉稳,居然也疯了一次扮了回精神病患者。

    “你可不知道,也不知是谁报的信儿,我的老天啊,来了好大的一帮记者,什么报纸记者、电台记者、电视台记者、网络记者,还有什么微博记者,全都疯跑来了,老大的一帮子,整个过程可都录下来了,就列着架子等着找你这位大英雄采访呢,结果你却跑了,苦了我和老何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了这群记者。还是老何掌握你情况,知道你一准儿在这里,就赶过来抓你来了,走走走,咱们喝酒去,忙活了一晚上,累得要命,咱们哥仨喝几杯去解解乏。”唐科说着已经急不可待地站了起来。

    “唐所,今天晚上我带班,纪律规定不能喝酒。这样,等明后天我闲下来,咱们哥仨都没事儿的时候,好好喝一顿。”何春林看到了梁辰眉宇间掠过的一丝倦意,同时他也知道以梁辰的性格,就算再累也肯定不会拂了朋友的好意,虽然他不知道今天倒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看人的眼力却是绝对不会差的,赶紧站起来,很是善解人意地给梁辰打圆场。

    梁辰有些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何春林还有这般眼力,当下也点了点头,“唐老哥,我今天也确实经历了很多事情,有些累了,这样,明天吧,如果你们都没事儿,我做东,请你们派出所班子喝个酒。”他笑笑说道。

    “也好,也好,老弟看起来精神状态确实欠佳,那就改天吧,甭你请了,谁都别跟我争,我请,要是谁敢跟我争我跟谁急。”唐科此刻也看出来梁辰有些疲倦,当下也不深劝,哈哈大笑拍了拍梁辰的肩膀,往外就走。

    何春林并没有立即就走,只是站在梁辰的身畔,深深地看了张达一眼,突然间厉声喝了一句,“张达,你给老子记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从现在开始,你若是敢对你师傅有半点不敬,也不要跟你师傅学了,我先打断你的腿把你拴在家里让你永远都别再想出来。”他指着张达,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说道。

    “是,大舅。”张达身体一颤,他还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大舅对自己如此说话,赶紧缩着身子应了一声。

    随后何春林转过身来,突然间便向梁辰深深地鞠了一躬,“辰哥,其实我们早就来了,一直在门外,你说的那番话,让人服气。我也不说什么,这孩子就交到你手里了,拜你为师,是他的荣幸和造化。不说谢,太俗,咱们事儿上见。”

    随后,不待梁辰伸手,自己已经站直了身体,走向了门外,与唐科一起上了一辆车子,呼啸而去了。

    “呵呵,你这位大舅,倒真是一位性情中人啊,我喜欢。”梁辰送他们出了门外,站在门口,微笑说道,不过心底感动的同时却愈发对何春林有兴趣起来,这个派出所的所长,重义气,有胸襟,并且,那骨子里的江湖味道,很重啊。不过这番感触他却没有向张达说起了。有些事情,揣着明白装糊涂其实比不明不白装聪明要好得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