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42章 :出大事了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场面有些尴尬下来,梁辰举起啤酒罐与高羽碰了一下,喝了口酒,沉默着,不再说话了。

    “辰哥,我知道你的性格,绝对不会强人所难,更不会轻易插手别人哪怕是兄弟的家务事,你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好,想解开我的心结,不想我有那么大心理包袱,可是,想让我跟那个背弃发妻红杏出墙的男子和解,我永生永世也无法做到,我恨他,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的母亲也不至于忧怨积郁,一病卧床,直至今天。”高羽一口气喝干了一罐啤酒,将易拉罐捏成了一个铁疙瘩,狠狠地握在手里,仰头望天道。

    “高兄,我理解你。其实我之前也思虑了半天,想着要不要跟你说这件事情。不过,话说回来,高兄,太阳光大,父母恩大,是父母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赐予了我们生命,人之一生,面临着无数选择,也在无时无刻不做出选择,但我们永远不能选择的,就是我们的亲生父母。如果你现在选择了背离,选择了对立,选择了仇恨,看起来直抒胸臆,痛快淋漓,可这真的是正确的吗?树欲静而风不止,子不养而亲不待,如果真要等到他逝去的那一天,你才想起自己曾经的仇恨是愚昧的、是没有任何必要的、甚至是痛苦的、矛盾的、纠结的,可那个时候的后悔,又会什么用处呢?好好想想吧。”梁辰拍了拍他的肩头,喝掉了手里的那罐啤酒,进屋去了,独留下高羽一个人站在外面,怔怔地回想着梁辰的话,时而切齿,时而不知所措。

    喝酒喝到半夜,高羽独自一个走了,马滔留下来跟一群家伙厮混,现在这小子已经彻底把球室当家了,当然,同样属于梁辰的这个小团体当中的中坚力量之一了,这从哪里有事哪里就有他就能看得出来。梁辰便回家去睡了,清晨又是五点钟准时起床开始锻炼、打拳、锤炼拳与腿的硬度,这个多年养成的习惯早已经雷不动,无论何时都不能改了。

    直到两个小时以后,梁辰才停了下来,洗漱了一番,出去吃了口早餐,去上学了。

    来到班级后眼睛不自觉地看了陈美琪的座位一眼,却发现今天这位大班长居然没来上课,估计情况她是坐不下,怕丢丑,要休养两天才能来上课了。想一想昨天的事情,心底下倒是有些歉然起来,自己出手好像有些重了,不过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谁让她当时做得那样过份,给她个教训,让她以后知道些分寸别再惹自己就成。

    坐到座位上,打开了一瓶矿泉水,正准备喝口水,身旁早已经来了的张凯推了推黑框眼镜,转过头来,凝视了他半晌,突然间说了一句,“昨天干得不错,那个丫头,就应该这样收拾她。”

    梁辰险些一口水喷出来,勉强咽下去,回头盯了他一眼,“你都看到了?”

    “别的没看到,只看到你打她屁股了。”张凯依旧如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眼里却掠过了一丝好笑的神色。

    “咳咳……”梁辰一阵咳嗽,有点脸红,他没想到这个过程居然落在张凯的眼里了,“那不是出于我的本意。”梁辰难得地有被糗到,尴尬起来。

    “呵呵,那也没什么。不过,我感觉,她对你有意思,真话。”张凯推了推眼镜,深深地盯了他一眼,淡淡地道。

    “你已经是第二次说这种没营养的话了。”梁辰皱起了眉头,有些不爽,他对张凯的这种话有些抵触。毕竟,他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了。

    “随你。顺便说一句,那个高丹好像也对你有意思。”张凯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扯这些有意思么?”梁辰瞪了他一眼,心道这家伙现在怎么成了八卦党了。

    “没意思。不过,如果一个是常务副省长的女儿,另一个则是你兄弟的妹妹,就有意思了。”张凯语声淡淡地道,也说不清楚这是暗示,还是警告。

    “她们怎样,跟我没关系。”梁辰吁出了一口闷气,不知道为什么,胸口有点发闷。

    “但愿吧。不过我听说过两句话,你要不要听?”张凯看着他,眼里掠过了一丝可堪玩味的神色。

    “什么话?”梁辰不置可否地道。

    “第一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第二句,红颜祸水。”张凯扔下了这两句话,低头看书去了。

    “这同样跟我没什么关系。”梁辰摇了摇头,哑然失笑,并未当做一回事,他现在眼里只有刘莎莎,其他的女人,永远入不了他的眼。

    “希望如此,我不想看到一个英雄人物因为无用的多角恋而浪费时间与感情,没有任何意义。”张凯哼了一声,翻着书。看起来好像对女人有很深的仇恨似的。

    “你可真夸张。”梁辰摇头失笑。

    刚说到这里,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愣了一下,一般早晨这个时候轻易没人给他打电话的。拿起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梁辰接通了电话。

    “辰哥,不好了,不好了,你快来啊,我爸,还有哥,出事了,出大事了……”电话里响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哭泣声尖叫声。

    梁辰耳利,一下便听出来是高丹的声音,这还真是说谁谁就到,比曹操还快呢。听见她的声音如此急迫,禁不住心底格登一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感觉,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怎么回事?不要着急,你慢慢说。”梁辰镇定地说道,越是紧到紧急情况,他愈是镇定。

    “辰哥,你快下楼吧,见面我再跟你细说,我就在你们系的楼下等你。”高丹哭着道。

    “好,我马上下楼。”梁辰站了起来,挂上电话,就要往下走。

    “出什么事了?”张凯也站了起来,眼神里透着关切。

    “没什么,有些小事需要处理一下。”梁辰略一犹豫,还是没有将事情告诉张凯。对于张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本能的距离感,虽然张凯一直在向他表示亲近,并且两个人也在一起经历过不少的事情,但直觉上来讲,他感觉张凯这个人城府很深,有一种让他探不到底的感觉,所以,他并不想让张凯太多的搀与到自己的事情当中来。当然,或许这有一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味道,可天生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让他拒绝了张凯的好意。

    “嗯。”张凯眼里掠过了一丝失望,重新坐了下去,不再说话了。梁辰歉意地望了他一眼,正准备继续往外走,张凯突然间再度低声地说道,“梁辰,我没有半点恶意,你也不必对我戒心重重,希望你拿我当朋友”。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梁辰微笑着回应张凯道,说着已经下了楼去。

    张凯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抿了抿薄薄的嘴唇,眼里多了一丝复杂的神色,像是叹息,又像是无奈。似乎,于他而言,获得梁辰的友谊很重要,同时也很艰难。

    梁辰快速地下了楼,一抬头,便已经看到高丹正梨花带雨地倚在楼旁的水管上,仿佛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玉一般的脸蛋上挂着晶莹冰洁的泪珠儿,看去她是如此的可怜娇弱,像一朵刚被暴风雨摧残过的空谷兰花。

    “辰哥……”高丹一见到梁辰出来,如同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直接便冲了过来,都没容梁辰反应过来,一下便扑进了他的怀里,温香软玉顿抱满怀,这一刻他连抗拒的资格都没有。

    “嗯……”梁辰有些不自在地皱了下眉头,顿时听到楼上楼下响起了一片巨大的惊叹声,他小心地用手臂略略将高丹挡开一些,避免距离过近。

    可就算是这样,如兰似馨的天然体香还渗入了鼻腔之中,轻吸一口,颇让人心头悸荡。

    高丹此刻也反应过来,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赶紧离他稍远了一些,抹了把眼泪,“辰哥,不好了。昨天夜里,不知道是一大帮什么人,直接冲进来,说我父亲欠了他们的赌债,把我父亲抓走了,还威胁我说不要报警,抓紧筹钱赎人,管我们要五百万,否则就等着给我父亲收尸。而我哥当时不知道怎么就回家了,听说了消息,当时便急了,于是就冲了出去,一路上去追那些劫匪了,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我,我好怕,怕他们出什么意外,又不敢报警,怕他们真的杀人,可我真的筹不钱啊,所以,就,就只能找你……”

    说到这里,高丹又抽泣了起来,两个眼睛肿得大大的像两个桃子,昨天半夜应该是熬得很辛苦。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那你母亲呢?她现在在哪里?”梁辰狂吃一惊,眼睛眯了起来,强自要求自己镇定下来,低声喝问道。

    “我母亲这些日子与父亲一直闹别扭,都没有回家住了,我打她电话也打不通……”高丹吸着鼻子,满眼泪水地望着梁辰,眼睛里一片惊惶,显然已经乱了方寸。

    “好,别着急,到那边去说。”梁辰皱了下眉头,深吸了口气,向高丹说道,同时示意她到旁边去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