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40章 :祸从口出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说到这里,太子哥再次激动了起来,居然抓过了酒瓶,给六子倒了杯酒,直接递到了他的手里,“来,六子,咱哥俩喝一杯,我为你能跟着这样一位大哥,高兴,干了。”

    说罢,一仰脖,直接就把那杯酒干了。

    “太子哥……”六子的眼眶登时就湿润了,喉头一阵哽咽,举起酒杯就喝,喝到半途,却呛着了,咳得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呛的还是咳的,眼里已经有泪。

    “草,哭什么?跟个娘们似的,记住了,以后跟着辰哥好好干,最迟三年,你必定飞黄腾达。”太子捶了他的肩膀一下,哈哈大笑道。

    转过头来,又向着梁辰举起了杯,“辰哥,这一杯,我敬你,敬你,是因为谢你。我是个粗人,不会说啥太多感谢的话,就一句,谢谢你给我了兄弟一个关于未来的机会,干了。”太子哥又倒满了一杯酒,向着梁辰一举,直接干掉。

    梁辰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举杯重重地跟太子哥一碰,随后同样一口饮尽。

    “哈哈,痛快,痛快,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好事轮到我兄弟的脑袋上了,吗的,六子,你可真是撞了大运了,替辰哥办了几把事儿就让人家看上了,哈哈,好,好,好。”太子哥将杯子墩在桌子上,一把扯下了领带,哈哈大笑道,言语里,倒是为六子终于找到了个“明主”而高兴了,不过眼神的深处,却有一丝说不出的落寞与哀伤,或许是因为六子这个亲如手足的兄弟的离去,或许是因为自家兄弟的离去正见证着自己这个江湖人物的逐渐衰落,总之,以梁辰的智慧,这一刻也有些琢磨不定,看不太懂了。

    或许,就算是一个江湖人物,心底也隐藏着一份说不出的柔软吧?只需要轻轻一碰,便要在暗处流出血来!

    梁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刻有这种不合时宜的诗意的感伤,大概,他在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些江湖人物不愿意让人看到的那纯真的一个侧面吧?

    接下来,又是一通大喝,昏天黑地。

    算上六子一共三个,总共喝了六瓶五粮液,绝对称得上是惊天动地了。太子哥比梁辰多喝了一杯,已经醉得有些不辨东西了,酒壮胆气,现在居然敢搂着梁辰的肩膀,满嘴喷着酒气,大着舌头,有些含糊不清地在他耳畔说道,“辰哥,不是兄弟奉承你,你可真是这个,我太子十五六岁出道,混了将近二十年的江湖,可还从来没见过你这种赤手空拳能一个打几十个的猛人,并且被人用枪指着却依旧骁勇,服气,我太服气了。”太子哥向着梁辰直竖大拇指,钦佩得五体投地。

    “呵呵。”梁辰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假客气地谦虚,也没有倨傲的神色,有的只是平淡。喝了这么多酒,他只不过脸上微微有些红而已,却并没有半点醉意,更让旁边看得真切的六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没说的,六子跟了你,是他的福份,我这个兄弟,头脑灵光,做事麻利,消息灵通,当然是人才,放在你身边,更能发挥他的特长,只不过这小子平时有点儿让我惯坏了,如果要是有不合你意的地方,你可多担待,这小子,本心是好的,绝对讲义气,无论跟着谁,都是一颗真心掏出来啊……”太子哥还在梁辰耳畔磨磨叽叽地夸奖六子,不过听得出来,他跟六子感情深厚,说的绝对是真心话。

    “放心吧,我的原则就是,物尽其材,人尽其用,只要他有能力、有本事、够忠心,以后一定差不了。”梁辰倒是为太子哥对六子的这份拳拳兄弟情有些感动,点点头道。

    “好,有你辰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啥,既然你这么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干脆,我把百事通也给你算了,一并做个人情。可别小看这个小子,六子的长处在于熟悉省里从上到下,哪怕是个个地级市的政务官员的一切消息,换句话说,就是白道上的一切消息,只要在j省之内,他基本都掌握得差不多少。而百事通则是专门能挖那些犄角旮旯的人和事儿,说句夸张点儿的,只要在咱们j省之内,就算是有一只老鼠下了窝崽子,只要他想查,连里面有几只是公、几只是母都能查得出来,当初,我可是通过他才知道了辰哥你的底细的,要不然,我还以为你是梁子恒梁大哥的什么亲戚呢。”太子哥哈哈大笑道。

    “梁子恒?他是谁?怎么会让太子哥都如此忌惮?”梁辰呵呵一笑问道,倒是有些好奇。

    “哈哈,辰哥,你刚来省城,如果不是知道这位煞神倒也可以理解。这位梁子恒梁大哥,说起来那才是咱们j省江湖路上的一号猛人。当年赤手空拳闯到省城来,凭着一双铁拳打下了这一片江山,这几年来,更是成了气候,已经控制了咱们整个j省所有的地下黑拳场子,手底下拳手无数,赚的钱也是海了去了。啧啧,那才是真正的大哥啊,我跟人家比起来,根本连个屁都不算,还哪里敢说什么忌惮不忌惮的啊。”太子哥喝了口酒,感叹地说道,跟梁辰摆起了江湖道上的龙门阵。

    “呵呵,原来如此。看起来,这位梁子恒倒是一位人物。不过我虽然也姓梁,但跟他却没有什么关系了,所以太子哥也尽可放心。”梁辰笑笑说道。

    “哈哈,辰哥,你这话可是打兄弟的脸了。凭你的这身本事,梁子恒又算个毛啊?我敢肯定,只要你想在道上混,迟早有一天,你能超越他,成为咱们j省道上的一哥。”太子哥哈哈大笑道。原本就是江湖人物,说话粗气大气惯了,再加上喝了这么多的酒,自然放浪形骸了起来,屋子里的门并未完全关严,还半掩着,太子哥的声音顺着风就飘了出去,外面正巧路过了两个人,一听这话,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眉头全都皱了起来。

    屋子里的梁辰听见太子哥这么说,倒是觉得有些过了,摆了摆手,“太子哥,我不想在道上混,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只是想安心下来做些事情罢了,打听那个梁子恒,也只不过就是好奇而已,可没有半点其他的意思。”

    太子哥哈哈一笑,刚想继续说下去,“砰”的一声,门就被踹开了,紧接着,两个人出现在门口,四只眼睛冷气森森,寒意直冒,盯着屋子里的几个人。

    梁辰一回头,便看见了正堵在门口的那两个人,均是一米八左右的个子,都很结实,穿着休闲装,不过细细一看,梁辰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注意到了细微的地方,两个人的手全都是骨节粗大,并且厚厚的茧肉布满了拳面,乍一看,好像整个拳面都平了,但梁辰很清楚,

    那分明就是常年击打沙袋,日积月累下来的苦功夫。并且,两个虽然穿着宽松的休闲装,但如果细看就能发现,胸口处全都鼓鼓胀胀,肌肉极其饱满,显示了内在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不过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两个人身上的气势,不,严格来说,那不是气势,而是一种近乎于残忍的、暴戾的,杀气!他们的眸子里无一例外都有着一种狂暴的特质,看人的眼神就像是一头已经放出了笼子饥饿的猛虎,随时要择人而噬。

    这种杀气在眼里弥漫着,由外而内,肆意张扬,那证明了一种与漠视有关的人生态度——漠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法律与约束,漠视任何人的生命,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在内。这种冷然的漠视,狂热的杀气,混合交织在一起,释放出了极其危险的信号,让人望去,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吗的,你们是谁?敢踢老子的门?”正酒酣耳热谈得兴起的太子哥被人踢门而入,登时勃然大怒,一下跳了起来,指着两个人大骂道。

    两个人并没有说话,沉默着,冷冷地依次扫过屋子里的人,眼神里的漠然与寒凉令人心头阵阵发凉,太子哥被这眼神一刺,饶是向来自认为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也有些心里头发冷,感觉像是孤身在丛林中被什么猛兽盯住了一样,有些不寒而栗。

    “刚才是你在说话?”左侧的那个人终于将目光锁定在太子哥的身上,冷冷地问道,他记得太子哥的声音。

    “嘴长在我自己脸上,我爱说谁就说谁,你他吗管得还真宽。”太子哥被他这么盯着,心底下发毛,虽然嘴里不服地骂道,却多少有些色厉内荏。

    “废了你。”那个说话的大汉没有多余的半句话,大踏步便向着太子哥走了过来,突然间脚底下一个滑步,暴起一拳,便向着太子哥的后背脊柱打了过去。动作疾快无比,本就已经有些喝多的太子哥根本无从闪避。

    这一拳打出,空气中居然传来了“嗡”的一声轻响,显示了拳力之厚重。如果真打实了,恐怕一下便能将太子哥的脊柱打断,这辈子也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了。

    “且慢动手。”梁辰与太子哥并排坐着,见到这种情况,当然不可能不出手相救。

    喝了一声,伸掌便是一切,出手如电,正切在那个大汉的小臂外围,甫一接触,顺势一推,一下便将他拳巧妙地推到了一旁去。

    “你敢拦我?找死!”那个大汉眼神一凛,随后寒芒迸射,手臂一缩,随后又是一拳向着梁辰打来,直冲向他的鼻梁。

    拳还未至,拳风已经呼啸起来。以他这拳头的沉重,恐怕一拳中的势必要将梁辰的半边脸庞打塌下去。

    梁辰眼睛眯了起来,心下勃然大怒,无论这两个人跟梁子恒是什么关系,哪怕就算是太子哥真说错了话,他们也不该出手如此狠辣,动辄就要将人打残甚至打死,简直太过份了。

    “混帐东西!”梁辰怒喝了一声,不闪不避,同样一拳打了出去,“啪”,拳一出手,空气里是便是一声爆竹点燃后的清脆炸响。

    “砰!”两拳相接,拳风激荡处,将餐桌上的桌布都吹了起来。那个大汉的眼神变了。迅急收手,左手跟上,又是一拳打出,这一拳直奔梁辰的喉结,只要打中,人无活路。

    “滚!”梁辰再起一拳,精准无比地再次后发先至与那个大汉的拳头对撞在了一起。

    那个大汉身体一颤,退后两步,缓缓缩回了手去,两臂不自然地垂下,深深地望了梁辰一眼,二话不说,转身便往外走,门口守着的另一个大汉眉头一皱,刚要走上前来,却被他拦了回去,两个人一起往外走,转眼间消失在门口不见了。

    “你,你他吗别走,今天老子非得废了你。”太子哥迷迷糊糊地还在那里放着狠话,要追出去,却被梁辰伸手拦了下来,将他交给了六子,“太子哥,算了吧,他们已经受到教训了。”他淡淡说道,负起手来,望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这两个人,很强大、很可怕,为他平生仅见。尤其是,那种漠视生死对一切都不在乎的特殊气质。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两个大汉径直下了楼,那个开始守在门口并未动手的人转头看着另外那个跟梁辰动手的人,“六哥,怎么不让我动手?”他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问道。

    “六哥”并没有说话,只是举起了自己的两只手,那个大汉仔细看去,登时就吓了好大一跳,只见“六哥”的两只手已经全都变形了,骨节交错,甚至透出了森森的骨茬来,浓稠的鲜血沿着刺破皮肉的骨茬儿一滴滴地滴落下来,凄厉无比。他的心一阵颤抖,突然间有些后怕起来,要知道,“六哥”的这双手一旦握起拳来打出去,能击穿一只沙袋,打碎人的头骨,可如今,他身体上最坚硬的武器,却在顷刻之间,被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无名年轻人给以拳对拳,硬生生打碎了,这是什么本事?如果他刚才出手,结局又会怎样?

    “我双拳骨节全碎。他是个高手。”“六哥”说出了这句话,垂下手去,继续往前走,但依稀能够见到,他后背上的衣衫已经湿透,双臂微微有些颤抖,纵然神经如铁打一般,但也承受不住如此沉重的伤势与痛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