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39章 :太子哥的感伤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也走过去微笑跟他握手,嘴里打趣地道,“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太子哥这身打扮倒真是儒雅得很呢。”

    “哎哟喂,我说辰哥,你就别埋汰我了,穿着这身衣服,还扎着这领带,简直把我郁闷死了。可我那个小老婆非得说会见重要客人必须要穿正装,否则就是不尊重人家,辰哥是我最重要的客人,而且还是闻名全国的师大高材生,没办法,我也只能赶鸭子上架儒雅这一回了。”太子哥装做愁眉苦脸地说道,其实话里有话,从另外一个侧面表明了自己对梁辰的尊重与敬畏,同时又不至于让自己太跌份儿,这也让梁辰颇有些对他刮目相看的感觉。这家伙,看上去傻大憨粗只知道打打杀杀,却没想到心思还挺灵巧的。

    “呵呵,承蒙太子哥青眼有加,倒是不胜感激了。”梁辰微微一笑,也没再说什么,随着太子哥一同落座,旁边的六子颇有眼力见,赶紧给两个人倒满了酒。酒是五粮液,极醇极浓,香气扑鼻。

    “辰哥,你这么说可折煞我了,我可当不起啊。”太子哥哈哈大笑,心底下倒也极为受用。虽然畏惧梁辰,一直哄着捧着的,但梁辰居然如此给他面子,起码在态度和言语上没有半点倨傲,这就很让他舒服了。毕竟,道儿上混的人,就算再强势,也要知道分寸给人面子,面子这个东西,才是道上混的人最看重的。平常大街上两个小流氓对视谁也不肯让份儿先挪开眼睛动不动不就拔刀子相向,其实就是这个面子问题最基本的道理。

    梁辰一笑,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举起了酒杯,“太子哥,今天这顿饭,原本应该是我请你的,却是来晚了,先自罚一杯,以示歉意。”说罢,仰脖一口干净了杯中酒。

    “辰哥,啥也不说,你来了就是给我面子,其他的,我说再多也是废话。”太子哥有点儿激动了,没想到梁辰这么给他面子,不仅来了,而且上来就直接干掉了一杯酒,酒桌上,酒品就是人品,别管能不能喝,敢不敢喝才是第一位的。敢喝,才喻示着这个人有勇气、有品格,用道上人的话来讲,可交。

    太子哥也端起了杯子,一口干掉,六子赶紧给两个人倒上。

    梁辰再次端起了杯子,“太子哥,以前我们有些误会,虽然已经澄清,但想必你心底依旧有些疙瘩,所以,这一杯酒,无论之前谁对谁错,我喝了,以后与太子哥之前,永无芥蒂,就如这杯底。”说罢,又是一口饮尽杯中酒,同时向太子哥亮了亮杯底,滴酒皆无。

    “我草,辰哥,我,我,好,要是这杯酒我不喝,我他吗可太不是人了。”太子哥一怔,眼里闪过了一丝感动,梁辰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不容置疑。事实上,太子哥真就被梁辰打怕了,那可是面对着枪口都不眨眼的绝世猛人,今天来“赴宴”,原本就有些心里头发虚,不知道这位祖宗突然间请他吃饭,倒底是为了什么。但现在无论是为了什么,就冲着梁辰的这句话,他也必须要干掉这杯中酒。

    一口干掉,毫无二话。

    六子再度给两个人倒上。

    梁辰第三次端起了杯子,“太子,这第三杯酒,我是来求你个事情的,或许有些过份,但无论你答不答应,都无所谓,所以,这杯酒,也是赔罪的,为我向你提这个要求而提前赔罪。”梁辰举杯再次一口干掉,看得旁边的六子眼睛都直了,这可是二两半的杯子,连续三杯,那就是七两半的酒,三口就没了,而梁辰现在却是脸不红不白,眼神依旧清澈无比,这哪里是喝酒啊?比喝水还轻松呢。

    “啥求不求的,辰哥你只要看得起我,就一句话的事儿,甭管啥事,冲辰哥你的这股子英雄气,这股子豪爽劲儿,我要不答应我就是孙子。”太子哥虽然平时也号称海量,但现在两杯酒下肚,已有些发晕,而且被梁辰这么给面子,话说得又地道,酒喝得也亮堂,他是真激动了,张嘴就是第三杯酒直灌了下去。

    就这样,没说上三句话的功夫,一瓶半五粮液已经见底了,用鲸吞牛饮来形容这两个人,毫不过份。

    第三杯酒下肚,太子哥舌头略略有些发直,不过思维依旧很清晰,酒量倒是不错。扯下了勒得慌的领带,敞开了胸襟,露出了满是黑毛的胸膛,扇了扇风,借着六子倒酒的功夫,太子哥向着梁辰道,“辰哥,先吃两口菜,有啥事儿,你直接说,只要兄弟我能帮得上忙,水里火里,就你一句话。”

    太子哥说到这儿,旁边的六子手略抖了一下,有些紧张起来,毕竟,他跟了太子哥这么多年,而且太子哥对他也一直不错,现在要改投别的大哥,如果说对太子哥没有半点愧疚,那是假的。

    梁辰挟了一筷菜吃了,压了压酒气,抬起头看着太子哥,“既然太子哥这么豪爽,如果我再遮遮掩掩的,就有些没意思了,那我就直说了。太子哥你也应该知道,我现在正在大学城那边发展,刚刚起步,手底下缺人缺得厉害,尤其是缺六子这样的人,所以,如果太子哥不介意,我想借六子跟我几年,帮我搭搭班底,你看如何?”

    他说得很委婉,用上了“借”字,不过只要不是傻子,那都懂得,这分明就是在要人了。

    太子哥顿时怔了一下,没想到梁辰居然提出的是这个要求,转头看了六子一眼,眼里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不舍,半晌也没有说什么,看来对六子的感情十分深厚。旁边的六子,则是又是羞愧又是尴尬地低下了头,

    “太子哥,你不要误会,其实我实在是很欣赏六子这个人,他办事利落,脑子好使,信息灵通,我手下现在就缺少这样的人才。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意思,跟六子没有任何关系,并且是跟你商量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半点威逼的味道。如果你同意,皆大欢喜,不同意,我们以后同样友谊长存,没有半点芥蒂。”梁辰观察着两个人的神色,微微一笑道。

    这一句话,让六子抬头看了梁辰一眼,又迅速地低下了头去,眼里掠过了无法言说的感动。他实在没想到,梁辰那样强势的一个人物,居然会这样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就算太子哥不答应,以后也不会对自己有半点不满,因为梁辰把所有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却是将他摘得一干二净,无论做人还是做事,这种胸襟风范气度,简直无可挑剔,太让人感动了。

    其实,就六子的本心来说,他又何尝不想跟着梁辰这样的大哥混?为什么?因为从一见到梁辰开始,尤其是看着梁辰面对太子哥的枪居然连眼都不眨一下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感觉到梁辰日后肯定能成就大器,一飞冲天是早晚的事情,跟着这样有潜力的大哥混,他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出头。所以,当梁辰对他提出想要他跟自己的时候,六子也是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于他而言,那是一种荣幸,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机遇。日后,如果梁辰真成了大器,自己可是跟着他从最初混起来的元老了,牛比的日子那可是在后头。

    不过,梁辰现在却是处处为他着想,每一句话都维护着他说,又怎能让他不感动?

    太子哥听了这话,只是转动着酒杯,苦笑了一下,眼里掠过了一抹感伤,缓缓说道,“辰哥,其实我也知道,六子是个人才,若论起打探消息,他和我手底下的那个百事通,在j省他们要说自己是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而且,他要比百事通脑子更活,消息渠道更广泛,而且好交好维,朋友遍天下,绝对是我的一大助力。但我真正舍不得他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而是因为……”说到这里,太子哥长叹了一口气,“是因为我刚出道的时候,他就跟着我,并且还曾经为了救我,替我挡了一刀,我感激他,也正是因为这份救命恩情,所以,我想留下他,给他更多的、更好的。”

    话至此处,太子哥连连叹息,不过语调却再次高昂了起来,证明他现在激动了,“当然,辰哥你别误会,我舍不得他,只不过是舍不得这份感情而已,绝对不是敝帚自珍,宁可把他窝在家里烂掉也不想他出人头地,绝对不是这样,事实上,如果他有更好的归宿,如果能够出人头地,我当然高兴。如果是其他人来向我要六子,不怕你生气,辰哥,二话不说,我就把他打出去,因为他们不配让六子跟着他们。但您不同,您就是一条大龙,现在潜在深渊,终究有一日,会一飞冲天,龙跃天门。所以,您看上这小子,是他的荣幸,我也相信,以后他在你的手底下,同样会出人头地,比跟着我,强他吗的一万倍。所以,就算舍不得,我也要舍得,否则,六子就白替我挨了那一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