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34章 :熬鹰(中)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这是我的兄弟们,你应该都见过。”梁辰转头向张达进行着不是介绍的介绍,张达苦着脸一个个地点头,有些不知道叫什么好。

    “以后你在这里随意吧,只要听话,学会做人,这里就是你永远的家。”梁辰看了他一眼道。

    “是,师傅。”现在张达可不敢有半点怠慢,赶紧应了一声道。梁辰刚才出手如电,他喉咙一直还痛着呢。两次三番地领教了梁辰的厉害之后,他终于知道,传说中梁辰一个能打几十个的传言绝非空穴来风,而是货真价实。不过现在他倒渴望这位年轻的“师傅”教他“武功”胜过教他做人。毕竟,二十几岁的人了,要跟一个比自己小的人学做人,实在有些那个。

    “啧啧,辰哥,没想到你一转眼就成师傅了,厉害,厉害。”牛玉才绕着张达转了两个圈子,嘴里啧啧有声地说道。

    其实说起来,张达以前那可是在大学城这边相当有一号的人物,在那些稚嫩的学生眼里,他就是位黑道大哥,包括牛玉才以前看他也要用仰望的眼神,可是他现在居然乖乖地站在梁辰面前做起了小学生,这确实有些骇人听闻了。

    不过,现在这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在梁辰身上,在他的兄弟们眼里,已经习惯了,感觉很正常了。在他们心中,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什么他摆不平的事情,那才叫不正常。

    “呵呵,你们都忙去吧,小达,玉才,你们跟我上楼一趟。”梁辰笑了笑,起身上楼去了,张达赶紧端起了他的茶杯紧跟在后面,牛玉才倒是一愣,没明白过来梁辰喊他上楼是什么意思。

    “辰哥喊你去你就去呗,磨叽个啥。”李吉瞪了他一眼,牛玉才咧了下嘴,也跟在后面上了楼,乍一看,好像梁辰领了两个学生似的。

    到了楼上一个刚刚装修完的包房里,梁辰坐了下来,伸手拿出了根烟,递给了牛玉才一枝,自己一枝,回头看了张达一眼,张达立马给他们点着了火,梁辰赞许地点了点头,对张达的评价倒是高了一分,这个人,虽然是个流氓混混出身,但如果真正降服之后,还是很有眼力见儿的,有些小聪明劲儿。

    “玉才,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找你聊聊天,我想知道,你的理想是什么。”梁辰呵呵一笑,向牛玉才问道。其实,这句话也是代替牛玉才的老爸向他问的。他今天准备将他和张达两个人一勺烩了算了,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机会大好,倒可以利用一下。

    “我的理想?哈哈,我老妈挣的钱已经够多,根本不用我再耗尽心思去赚钱了,我也不想像我爸当官那么累,所以,我现在最大的理想就是,混吃等死,逍遥快活地这么过着吧。”牛玉才叼着烟哈哈一笑,不过说到最后一句时,神情分明就有些颓废,眼里一片茫然,他确实没什么目标。

    哪想到,话刚说,梁辰闪电般伸手,“啪”,就是一个大嘴巴,直接把他嘴里叼着的烟都打掉了,牛玉才整个人都被打傻了。

    梁辰身后的张达更是一惊,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半步,他感觉梁辰这一巴掌不像是打在牛玉才的脸上,而是抽在了自己的鼻梁骨上,脊背上都开始“嗖嗖”地冒起了寒气。

    梁辰缓缓收回手去,捡起了桌子上的烟,重新塞回到有些发傻的牛玉才嘴里,直视着他,也不说话。

    “辰哥,为、为什么打我?我好像,没做错什么吧?”牛玉才捂着火辣辣作痛的半边脸庞,呆呆地望着梁辰,有些委屈地问道。

    “玉才,你记住,这一巴掌不是我打的,而是我替你父亲打的。都是一样养儿子,为什么别人的儿子一个个都很出色,而他偏要养一个混吃等死无所作为的花花大少?如果你是一个父亲,你希望自己的儿子是这样一种货色吗?”梁辰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叹了口气道。

    牛玉才愣住了,而身后的张达咬了咬下唇,端着梁辰的茶杯,却是低下了头去。其实,从本质来讲,他又何尝不是跟牛玉才一样的人?

    “玉才,我再问你一次,你的理想是什么?”梁辰吸了口烟,缓缓地吐出口烟气,抬头望着牛玉才,再次问道。

    牛玉才嚅喏了半天,才小声地说道,“辰哥,我想做你这样的人,想当大哥,成为道上呼风唤雨的好汉,成为无人数嘴里的传奇。”他这句话就有些讨巧的嫌疑了,在他心里,如果把梁辰做目标,那辰哥应该就不会打他了吧?要是这样的话,辰哥可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哪想到,刚说到这里,梁辰又是闪电般伸手,再度“啪”的一个大嘴巴扇上了他的脸,烟头再次被打飞,这一次直接飞到角落里去。

    张达心惊胆颤,再次后退了半步,端着茶杯的手都开始有些哆嗦起来。无论梁辰是不是杀鸡给猴看,他现在都真正的害怕起来了。梁辰那一巴掌接一巴掌,就像是在抡在了他的脸上,他自己都感觉到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痛。

    “辰哥,你又打我,我哪里又说错了啊?”牛玉才叫起了撞天屈,这一次梁辰打他他可真是不服气了,难道以他为榜样不对吗?

    “玉才,这一巴掌,我替我自己打的。”梁辰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地说道,“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要做什么。”

    他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在灯光的映照下,身影笼罩住了牛玉才,就像一座高山,压迫得他透不过气来。

    “玉才,我告诉你,我的目标并不是想做大哥,想成为黑道上顶尖儿的龙头老大,这个行当,太低级,我不屑。如果你只是这样看我,未免就把我看得扁了,也把你自己的定位定得太低级了。原来一个名牌大学出来的学生,只想着去混黑道?”梁辰冷笑着说道。“玉才,记住我的话,人活着,总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总要在这个世界里留下些什么。或许你会认为我是假清高,认为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在混黑道,包括从麻三手里抢来这个场子,包括收了张达做弟子,包括我与小混混发生冲突,如果你真这样去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初级阶段用暴力摆平一些前进道路上的坎坷罢了,可暴力永远是最低级的行事方式,如果没有在正确头脑指引下,只能是愚蠢的行为和不计后果的冲动罢了。而你所看到的、你所向往的,恰恰就是我的这一个侧面,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我为什么要使用暴力?我使用暴力的目的是什么。没错,在你眼里,我很能打,我有很多兄弟,我也是一块混黑道当大哥的好料子,但无疑,你看偏了,看错了,因为,我所图谋的,不仅仅是这些。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人活一世,不是为了争勇斗狠,不是为了街头称霸,而是为了成为一个让别人从内心深处往外敬佩仰视的人,你觉得,一个凭心狠手辣起家的黑道大哥,能真心做到这一点吗?”

    梁辰的声声怒吼响彻在牛玉才和张达的耳畔,两个人都听得痴了,不知不觉中,张达倒是率先于牛玉才浑无察觉地接口道,“不能。”说出了这句话,自己就是一个哆嗦,因为梁辰曾经跟他说过,没有自己发话,他不能随意说话。

    好在梁辰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他这才缩着脖子端着茶杯站到了一旁,却是满额的冷汗。

    “玉才,回答我,能,还是不能?”梁辰站在牛玉才面前,严厉地问道。

    “不能。”牛玉才已经忘了脸庞的疼痛,有些激动地回答道。

    “是的,不能,当然不能,一个靠暴力起家,靠拳头说话,靠武力解决问题的人,永远只是一个匹夫罢了。所以,你所想像中的黑道大哥,是低级的,是令人唾弃的,如果你的目标或者你认为我的目标就是成为这样一个人,那我表示深深的悲哀!”梁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可是,辰哥,您有些把我说糊涂了,难道,您想从政吗?做一个权倾天下的大官?”牛玉才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不过身后的张达却是忍不住再次插嘴道,“不,师傅是想做一个可以掌控一切,有势力的人。”他的话说得很直白,但却让梁辰忍不住再次回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对他的观感提升了一个台阶,这个小子,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领悟能力还真是不错,看来自己倒是无意中拣了块好料子。

    “呵呵,小达说得没错,就是这样,我做想做一个能掌控住什么的人,最少,能掌控住自己的命运。玉才,记住我的这句话,有时候,真正的实力,跟金钱多少、跟官位大小,并没有关系,而我,就是要做拥有这样实力的人,那么,你呢?”梁辰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淡定冲和,温和地向着牛玉才一笑,问道。

    说罢,不待牛玉才回答,便已经负手,走出了包房,张达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却是满眼的兴奋,好像刚才的一席话中,领会到了不少的东西。

    “我,倒底要做一个怎样的人?”牛玉才呆呆地站在那里,反复地咀嚼着梁辰的话,深深地思索着,有些怔然出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