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27章 :威迫校长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姜怀义和孟昭祥禁不住脱口而出,他们对这个学生的印象简直太深刻了,当然,有时候对某一个人印象深刻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优秀,还有的时候是因为感谢,或是痛恨。无疑,两个人就属于最后一种了。

    “是我。姜校长好,孟主任好。”梁辰站在门口,很是彬彬有礼地向两个颌首道,跟前几天的那个“梁辰”倒是判若两人。

    “小子,你还敢来?告诉你,你的死期到了,十分钟以后等学校常务会通过对你的处分决定时,你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你个小流氓。”孟主任指着梁辰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心底下那个快意,就甭提了。

    他这种人就属于典型的小人,只要得罪过他,无论无刻都会想着任何机会报复回来。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想像中梁辰痛哭流涕向他们求饶请求他们不要开除自己的景像并没有出现。相反,梁辰却是悠然踱进了屋子里,突然间再次一把抓住了他指着自己的手指头,狠狠地向下一拗。

    一声脆响,“哎哟我的妈呀……”孟照祥登时整张脸都痛得抽得缩成了一团,登时就蹲了下去,这根指头险些被梁辰硬生生地拗折了。

    “孟主任,孟昭祥,我警告过你,别再拿你的手指着我说话,这是第二次给你个教训,如果还有第三次,你这根手指就不用再想要了。”梁辰拗着他的手指,一字一顿地说道,等他说完了,才缓缓地放开孟昭祥的手指,孟昭祥痛得几乎喘气都费劲了站在那里,一个劲地哆嗦着嘴唇,连痛带怒,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拿眼睛看着坐在椅子里的姜怀义。

    那边的姜怀义“啪!”地怒拍了一下桌子,豁地站了起来,“梁辰,你也太放肆了。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岂能容你撒野?今天我不但要开除你,还要将你送进警察局!”说着,就要按响桌子上的通讯按纽,喊保安进来。

    “呵呵,姜校长好大的官威啊,不过,如果您看到了这个,恐怕就威风不起来了吧?!”梁辰背对着孟昭祥,掏出了怀里的一张照片,在姜怀义眼前一晃。

    只见照片上分明就是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抱着个孩子在灿灿地笑,而她身旁,则是一个中年男子,同样笑得很灿烂。

    姜怀义面对着梁辰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刚要雷霆大怒,突然间就看到了那幅照片,一下就如五雷轰顶,呆在了那里,脸色变得煞白一片,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孟昭祥感觉不妙,他背对着梁辰,只见到梁辰掏出了什么东西给姜怀义看了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梁辰就已经把东西收起来了,具体是什么,他根本就没看到,心痒痒的,往前一个劲地抻着脖子还想再看,却听见姜怀义猛地就咬牙切齿地望着他,眼神有一股凛厉的寒光闪过,令他不寒而栗。

    “你给我滚出去!”姜怀义向着他怒吼道。他一腔邪火没地方发,只能向着孟昭祥使劲了。

    “梁辰,没听到姜校长的话吗?滚出去!”孟昭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校长发飙了,要撵梁辰滚,还在一旁狐假虎威地道。

    梁辰唇角掠过了一丝不屑,非但没走,反而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看耍猴一样地看着他。

    “我说的是你,孟昭祥,你给我滚出去,现在、立刻、马上。”姜怀义指着孟昭祥怒吼道。

    “啊?姜校长,您是不是搞错了?”姜怀义都有些晕了,没想到骂的居然是他,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滚!”姜怀义抓起了桌子上的一本书扔了过去,孟昭祥立刻抱头鼠窜而去,不过还蛮有礼貌,“滚”出去之前还没忘了帮校长把门关上。大概,他现在也终于反应过来,好像姜校长也是因为什么事情,十分忌惮梁辰了。

    “呵呵,姜校长,何必雷霆动怒发这么大的火呢?有事情好商量嘛,发怒只能让人失去理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梁辰呵呵一笑,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悠然浅啜了一口,紧摄着姜怀义的眼睛道。

    姜怀义手拄着桌子,也不说话,脸上阴晴不定,死死地盯着梁辰,半晌,才缓缓开口,“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张照片?”

    刚才看到照片的那一幕,他彻底惊骇了——事实上也不由他不惊骇,因为照片上的那个女子是他的情妇,七八年前带研究生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学生,后来跟着他学来学去就学成情妇了,再后来,干脆姜怀义给她买了房子,直接养了起来,那个情妇倒还挺争气,给他生了个儿子,“一家三口”小口子倒是过得无比甜蜜。

    可问题是,如果是男未娶、女未嫁这当然屁事没有,可姜怀义不但娶了老婆,而且家里的黄脸婆都已经快五十岁了,他们的女儿都已经考上了北方师大正在念大二,并且更要命的是,姜怀义的老婆现在可是省财政厅的副厅长,手里实权在握,老岳父以前曾经是省里的高官,后来退了下来,可以说,姜怀义完全是靠着老婆这种裙带关系发迹的,让他离婚是绝对不可能的。非但不能离婚,如果这件事情要是真传到老婆的耳朵里,恐怕家里河东狮子发威,他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这是小事,到时候身败名裂,一切全完。

    可他自认为这件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以说除了他和他的情妇还有孩子之外,任何人都不知道,可梁辰是怎么查到这件事情的?而且还拿到了最有力的证据?

    “呵呵,这就不劳姜校长费心了,姜校长只需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非,否则终究会有现形的一天。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将这面即将透风的墙堵得严实一些,让它晚些倒。当然,这一切都取决于姜校长现在的态度。如果姜校长非要一意孤行处理我们这些学生的话,或许,明天无论是报纸还是网络,这张照片会传遍整个世界,您也知道现在的资讯倒底有多发达,而这个浮躁的社会里人们猎奇的心理有多强烈。恐怕谣言满天乱飞的那个时候,我也帮不上您什么忙了。”梁辰呵呵一笑,点着了一根烟,深吸一口吐出个烟圈儿,悠然说道。

    “你,你敢威胁我?”姜怀义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咬牙切齿地道。

    “哦不不不,姜校长,您误会了,我这并不是威胁,只是,想帮您的忙而已。”梁辰淡淡一笑,并不为其所动。

    姜怀义死死地盯着梁辰,恨不得吃了梁辰,可他却清楚,自己并没有那么大的嘴,如果现在真“吃”了梁辰,接下来的,满城风雨,谣言四起,他离四面楚歌凄惶倒台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太远了。

    “说出你的条件来。”姜怀义胸口起伏着,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力争让自己冷静下来。

    “很简单,这件事情,完全揭过,不必再提。”梁辰淡淡一笑道。

    “就这么简单?”姜怀义反倒愣住了,他原以为,以这个学生心计之深、态度之嚣张,恐怕还会提出许多过份苛刻的要求,他甚至现在已经开始盘算自己的“小金库”里倒底还有多少钱,需要多少钱才能完全摆平这件事情。

    “就这么简单。姜校长,我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人,起而击之。但我永远不会得寸进尺,得到我应该得到的,就可以了,过份压榨别人,本身就超越了我自己的原则底线。所以,姜校长您大可以放心,我不要你的钱,以后也不会拿这件事情去要挟你,只要你今天揭过,我就当是您给我一个面子,咱们会成为朋友,而不是相互敌视要挟的敌人。”梁辰缓缓说道。

    “好!”姜怀义时至现在,也不得不相信梁辰了,拿起了桌子上孟昭祥刚才拟好的处分决定,“嚓嚓嚓”几下便撕得粉碎,扔进了纸篓里。

    “姜校长确实果断刚毅,学生佩服。”梁辰微微一笑,已经从怀里掏出了那张照片来,扔到了桌子上。姜怀义跟做了贼似的,一把抓过来揣在了自己的怀里,却并没撕掉。

    梁辰看在眼里,心底倒是愈发清楚,这个姜怀义看起来还真是个风流情种,对自己的这个情妇和孩子居然如此在意,甚至这样危险的照片证据都不肯撕掉,还揣起来企图保留个完整,他情妇如果知道了,估计会很感动吧?!

    “呵呵,姜校长,那就多谢了。”梁辰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水,终于站了起来,告辞起身向外走去。

    “那个,梁辰,你答应我的事情,也一定要做到,这件事情,不许外泄。”姜怀义还是不放心地在身后喊道。

    “呵呵,当然,姜校长尽管放心。”梁辰回身微微一笑,刚要开门走出去,想起了一件事情,重新回过身来。

    姜怀义以为他又要出什么妖蛾子,吓了好大的一跳。

    “姜校长,您别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还想求您帮了个小忙,那就是,我的一个运动系的同学,今年大二,想改念工商管理专业,他已经自修完了几乎三年的课程,希望你能特批一下。”梁辰想起了李铁的事情,当然要拿出来说下,有这个校长帮忙,自然很简单了。

    “嗯,我知道了,明天就让他转系。”姜怀义吁出口长气,这些事情在他眼里现在都已经十分微不足道了,只要梁辰这位祖宗能管住自己的嘴别乱说话就成了。

    “那就谢谢您了。”梁辰彬彬有礼地说道,开门走出去了。远处的走廊拐角,孟昭祥正捂着手指头恶狠狠地望着他,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梁辰走到了他的身畔,突然间转头向他一笑,还没等孟昭祥反应过来,他已经一脚跺在了孟照祥的脚面上,孟昭祥痛得捂脚大叫起来,而梁辰早已经去得远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