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22章 :谈生意(上)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听了这话倒是怔了一下,没想到,虞占元的消息倒真是灵通,这边刚刚发生的事情,那边他居然就已经知道了。

    略一思索,“多谢虞叔关心了,也并不是多大个事情,我自己能解决。”他婉拒了虞占元的好意。毕竟,双方虽然不是敌人,但以目前的状态来说,也应该算不上真正的朋友,他并不希望欠虞占元太多的人情,否则的话,聚沙成塔,积少成多,背着人情包袱过日子,用一句老话讲,出来混,终归是要还的了。这个人情要是欠上,恐怕以后不会太好还。

    虞占元倒也并未生气,只是在电话里哈哈大笑,“小辰子,我就欣赏你的这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胆魄与勇气,好,那我没事儿了,记住了,如果真要遇到什么困难,只要跟我说一声就行,你可是条潜龙,没准儿你以后一飞冲天的时候,我这个老头子到时候还要借你的光呢。”说罢,摞下了电话。

    握着手机,梁辰细细地思索了一下,终于定下了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大体思路。

    看刚才姜怀义毅然决然的样子,估计公告这两天马上就要发了,他必须要赶在这个公告发出来之前将这件事情消弥于无形,彻底解决掉。

    想到这里,事不宜迟,他跟高羽和李吉几个人简单交待了几句,便出去了。

    到了外面,沿着马路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了一个小公园,他摸出了电话,直接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喂,六子吗?嗯,是我,不好意思,还要再麻烦你一下,你帮我查一查我们北方师大一个副校长姜怀义,对,就是他,好的,上点小手段当然也是可以的,最好有照片为证。嗯,又要麻烦到你了,实在不好意思啊。好,就这样,好,明天早晨见,就在我们学校附近的公园,九点钟,我在这里等你们。”

    梁辰放下了电话,揉了揉眉心,想起还有件事情没有解决,摸了摸兜里的卡,琢磨了一下,将李铁叫了出来。

    他看得出来,李铁绝对是一块经商的好材料,这样的人应该有更大的用处才是,练体育倒是可惜这块材料了。

    “走,跟我去亨得利球室。”梁辰向李铁说道,站起来便走。

    “啊?辰哥,就咱们俩个?”李铁张大了嘴巴,又是惊喜又是受宠若惊的样子。

    “怎么?不够么?”梁辰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

    “不是不是,辰哥你这说哪儿去了,我是说,能一个人跟着您去砸他们的场子,简直太荣幸了。没说的,辰哥今天你冲到哪里我便打到哪里,要是后退半步,我是小妈生的。”李铁激动坏了,将胸脯拍得砰砰响道。

    “呵呵,看来今天这场架你还是没打够啊。”梁辰站起身负手在前面走着,侧脸望着他有些好笑地道。

    “嘿嘿,那倒不是,关键是,那个叫张达的小子有点儿不上道,居然仗着他大舅是派出所副所长还想跟咱们玩儿阴的,要不是辰哥你脑筋转得快,恐怕现在我们几个都要被打残废了。”李铁说到这里,直磨牙,看来对张达恨意匪浅。

    “嗯,张达欠我们的,所以他现在必须要还帐了,现在我们就是去管他们要帐的。”梁辰点了点头,在前面边走边说道。

    “哈哈,太好了,辰哥,你是不是又要像当初从麻三手里抢他的场子似的,把这个场子夺过来变成咱们自己的?”李铁惊喜交加地喊道,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当初梁辰只身一人独闯麻三的桌球室时,那飒爽英姿与痛快淋漓,简直爽呆酷毙了,现在让李铁想起来都是激动不已,想一想自己今天居然能够跟辰哥去“接收”张达的场子,那种兴奋与惶恐就别提了,心跳骤然加速到一百八,手心里都兴奋得都已经冒汗了。

    “不,我是去收购他的场子的。”梁辰呵呵一笑,慢悠悠地说道。

    “啊?”李铁被梁辰这一句话给弄得有些发傻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梁辰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呵呵,从现在开始,我们做事要正规了,毕竟我们不是混黑道的,一味的用暴力解决问题终究会惹得天怒人怨太多麻烦,所以,就算想发财也要走光明正大至少是能摆到桌面上的程序,否则,难免会让外界的人诟病,最重要的是,或许会有什么把柄落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口中,这样对我们不利。所以,我准备花钱买他的场子。”梁辰呵呵一笑,详细地给李铁解释道。

    李铁认真地听完了梁辰的话,想了想,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重重地点头,“辰哥,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不要留下太多的隐患和把柄,无论私下里还是明面上,在可能的情况下,都要给足别人的面子和相当的利益,这样的话有利于我们以后的发展,是这样吧?”

    梁辰赞许地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并没有带别人,只是带你去。你为人精明,头脑灵活,是块经商的好材料,今天就去评估一下他的场子倒底值多少钱,然后适当地压一压价,咱们就把这块地方买下来。今天你可是唱主角的,不能给我丢脸了。”

    “哈哈,辰哥,你放心,别的不敢说,在这方面,我爸都说我从小就有天赋,今天要让您多花一个子儿,我以后就跟着张达姓了。”李铁哈哈大笑着,拍着胸脯做保证。

    “行,那我们走吧。估计现在张达应该在他的球室里,据说他平时都是吃住在那里的。”梁辰微笑点头道。

    两个人快步向前走去,又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亨得利球室。

    只见球室并没有营业,卷帘门半拉了下来,但里面依稀有灯光透出,人声鼎沸的,看样子里面应该有不少人。

    “跟我进去吧。”梁辰带头走了过去,李铁赶紧跑到他前面给他抬起了卷帘门,梁辰负手步入其中,站在门口,冷冷地向里面望着。

    里面正有一帮子人聚在一张台球案子旁边,喝得脸红耳热的,张达正盘腿坐在台球案子上,脑袋包得跟个粽子似的,只露出一张嘴,一手拿着个鸡腿,一手拎着瓶啤酒,边喝边唾沫子横飞地在那里口出狂言,“吗的,北方师大那个什么梁辰,迟早有一天我会废了他,过几天我就去市里找人,打折他的腿,挑了他的手脚筋,看他还敢这么嚣张。”

    正那里唾沫子纷飞的吹着牛,猛然间就听见卷帘门哗啦啦做响,紧接着,便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坐在那里,瞠目结舌,集体转头望着门外。

    下意识地一回头,登时眼睛也瞪圆了,手里的鸡腿掉在了台球案子上,豁地一下站了起来,胆颤心惊地喊了一声,“梁辰”。

    “没错,是我。”梁辰站在门口,负着手,淡淡地道。

    “你,你吗还敢来?”张达抻着脖子往梁辰身后看了看,只有一个李铁,并没有其他人,胆气顿时壮了起来,“兔崽子,我看你今天真是活腻了,兄弟们,给我关门,打狗!”

    可喊了半天,周围没人敢动地方,梁辰就站在那里,仿佛一座天神般,谁也不敢动。

    “达哥,我看还是了解一下他是来干什么的,先别动手。看今天局子里那个新来的所长的样子,好像跟他关系不错。”旁边的一个混混小声地在张达耳畔说道。

    “滚他吗的,那个新来的所长你以为能坐在这个位置有多久?要不了多长时间,我大舅就得把他挤走,他算个鸟啊?”张达嚣张地叫唤道。对方只有两个人,而自己这边有将近二十人,他当然没有怕梁辰的理由。

    “达可,据说当初他可是一个人把麻三的球室给砸了的,还打趴下二十多人,道上传得有鼻子有眼儿的……”那个小混混咧了咧嘴,还是有些胆气不足。

    “滚他吗的吧,那都是瞎传一气,我可没见他有多厉害。麻三那个怂货,原本就没什么本事,带的也是一帮子窝囊废罢了,我一个人照样能团灭他们。关门,给我关门,今天我必须废了这小子。”张达跳下了桌子,拎着案板上的一把西瓜刀便晃晃当当地向着梁辰走过来了。

    “你吗的!”梁辰身后的李铁登时就急了,拎起了身旁的一张折叠小板凳便要往上冲。

    梁辰伸手一拦,阻止了李铁,同时抬头冷冷地望着张达,“张达,我今天来,是和你谈生意的,不是跟你打架的。当然,如果你真想打,那就别后悔。”

    “我后悔你吗个头。”张达绝对就是个浑不吝,冲上来搂头盖脑就是一西瓜刀,刀光闪亮,锋锐无比,这一刀劈实了,梁辰的骨头都能砍断了。

    梁辰眼里闪过了一丝森寒,根本动也不动,突然间下面就是一脚踹了上来,就如同当初踹王浩然一样,一脚便踹在了下巴上,张达登时仰面朝天地便倒飞了出去,“哐”的一声撞在了台球案子上,案子登时塌下了半边,登时爬不起来了。

    刀也飞了,鼻血也喷出来了,还牵动了身上其他的伤口,痛得躺在地上哎哎直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