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21章 :虞叔的电话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呸!他吗的,什么东西!辰哥,我跟着你,要是你被开除了,我也自动退学,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他吗还不稀罕在这里念这个破大学拿这个毕业证呢。”李吉向着几个人身后呸地一口便吐了出去,兀自在那里忿忿地骂道。

    梁辰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姜怀义的背影,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半晌,才淡淡一笑,拍了拍李吉的肩膀,抬起头来缓缓看了四周那些又是担心又是惶恐的学生们,略略提高了一下音量,“大家不用担心,我用我人格保证,包括我在内,每一个人都不会被开除清退,甚至不必记过,请大家相信我。现在,该住院养伤的养伤,该回去学习的学习吧,没事儿,散了吧,晚上的时候能动的就都去吉浩球室,我做东,给大家摆酒庆功顺带压惊。”

    他的语气说不出的淡定,就好像姜怀义所说的开除跟放了一个屁差不多少,在他这里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似的。同时,他居然还向所有人都做了保证,一群学生虽然再是相信他,可现在也有些惊疑不定,毕竟,姜怀义可是北方师大的副校长啊,那可是享受正厅级待遇的人物,而且在学校里大权在握,向来强势惯了,虽然梁辰敢顶撞他,但他真能摆平这位姜副校长吗?要知道,姜怀义向来说话可是说一不二,有名的雷厉风行,杀神级的人物。有一次考试的时候他带队巡查,亲自抓到了五个考试做弊的学生,二话没说全都当场开除,那叫一个狠。现在他已经对梁辰宣判了死刑,可梁辰倒底是从哪里来的底气,敢说出这样保证的话来?难道他的家世也是底蕴深厚,摆平姜怀义不在话下?

    一时间,所有的学生都开始糊涂了起来,梁辰在他们的眼里,愈来愈神秘了。

    “没听见辰哥的话啊?散了吧,都散了吧,辰哥说没事就肯定没事儿,信辰哥,得永生。”李吉大嘴一咧咧,挥舞着手臂居然来了个雷人的幽默,让梁辰摇了摇其头,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心底明白,李吉这是故意在冲淡这种惨淡的氛围,其他现在对自己恐怕也没什么底。梁辰倒也不以为意,他做人的原则向来是以事实说话,其他的,说多了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事儿上见。

    一群学生们终于散开,回去了,留下了几个照料受伤的人。

    这个时候,李铁已经预付完了所有的医药费,双手捂在怀里,满额是汗,跟个小偷似的左看右看,蹑手蹑脚地往里走,好像揣了什么稀世重宝生怕被人看见似的。

    “他吗的,铁子,你干嘛呢?肚子疼啊?”李吉看到李铁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指着他骂道。

    “不是,吉子,我……”李铁抹了把额上的汗水,慌忙说道,一抬头看到了梁辰,赶紧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来,几乎是双手将卡奉给了梁辰,“辰哥,给您卡。”看那样子,他就像是捧着个烫手的山芋,生怕再捧下去把自己烫伤了似的。

    “你先拿着吧,不够再说。”梁辰浑不在意地说道。

    “不行不行不行……”李铁额上大汗如雨,死命地摆着手,把卡塞给了梁辰的手里,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梁辰有些奇怪地望了这个平素里很是镇定的小兄弟一眼,觉得他有些奇怪,不过倒也没有深问,直接揣进了怀里,去看望几个受伤的兄弟去了。毕竟,他和李吉现在两位一体,李吉的事儿就是他的事儿,慰问这些帮助李吉打架的学生在他看来也是必须的了。

    刚才久未出声的高羽也走了过来,跟在他的后面去探望那些学生,这些天经常在一起混,彼此间倒也熟悉得很了。

    “铁子,你怎么回事?好像丢了三魂走了七魄似的?难道那卡放在你怀里能变成怪物咬你啊?”李吉有些纳闷地将梁辰扯到了一边去,瞪着他问道。这个时候,吴泽和王浩然还有马滔几个人也凑了过来,一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不是啊,是那卡里,钱太多了,我不敢再揣着……”李铁抹着额上的汗水,犹自“心有余悸”地说道。

    “靠,有多少钱啊,不就那三十多万吗?能把你吓成这样?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李吉笑骂道,他早就知道梁辰卡里钱多的事情了,李铁跟他说过。

    “不,不是那三十多万了,那只不过是个零头儿,小小的零头。”李铁比了比小指的指尖儿,咧嘴苦笑道。

    “啥?三十多万都是个零头儿?我草,那得多少钱啊?”其他几个人登时眼睛就瞪圆了,八卦之火在他们的眼中熊熊燃烧起来。

    李铁没说什么,只是比起了八根手指。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我草……”李吉数到最后,蓦地就一翻白眼儿,有一种当场晕过去的冲动。

    “铁子,你他吗是不是眼睛穿花儿看错了?一千万?可能吗?辰哥的底细我们还不了解?他就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而且父母早亡,哪有这么多的钱啊?”吴泽一把揪住了李铁的胸襟,眼珠子都快瞪爆出来了。不是他不相信,而是他不敢相信。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千万,这只是一个做梦才会出现的数字。

    “我要撒谎就是你孙子,收款的美眉都吓得直捂心脏,而且当场就脸泛桃花了,一个劲儿问我有没有对象呢,如果不是玻璃隔着,她都已经扑出来拽着我去领结婚登记证了。”李铁想起刚才的桃花运来就很有些不寒而栗——那位护士美眉一张血盆大口,满脸雀班,一头鸡窝似的篷松头发,像一个营养良好的女鬼,这样的桃花运他可是不要也罢了。

    “我的妈呀,一千万,辰哥是不是抢银行了?”马滔捂着胸口做眩晕状,几个人家伙现在也满天都是小星星,转头再次望向梁辰的背影时,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个外星怪物。

    梁辰走进屋子里,挨个学生问过去,让这些学生激动得不行不行的,不过一想起姜怀义临走前发下的狠话,他们的脸上也无一例外写满了担忧的神色,梁辰看在心里,表面上神色不动,但心底倒是有一点沉重起来。摆平姜怀义这件事情,必须要抓紧了,否则的话,让这些义勇的学生们受牵连,那就犯不上了。

    “辰哥,他就是张川,徒手一个人干倒了两个小流氓,要不是替铁子挡了一棍子被砸在后脑上,估计后来会更生猛。”高羽指着一个脑袋被纱布包得跟大号粽子似的年轻人哈哈一笑道。

    “张川,我认识,306的室长嘛,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梁辰看见张川的时候就是眼前一亮,这家伙长得虎背熊腰,足有一米九十多,打篮球出身的,身体素质棒得要死要活,而且平素里就很憨厚,极讲义气,在学生中间口碑极好。据说在家乡还曾经拦过惊马,救过一个小孩子,这样的人,梁辰一直是高看一眼,厚爱一层的。

    “辰哥,没事儿。”张川坐了起来,瓮声瓮气地说道,不过起来得猛了,刚说到这里,“哇”的一声便已经吐了出来,梁辰手疾眼快,一把拎起了盆子给他接住,同时小心地给他拍着背。

    “对,对不起,辰哥,挨了一棍子,大夫说我是轻微脑震荡,没吐你身上吧……”张川抹了把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梁辰无声摇了摇头,心底说不出的感动,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强迫他侧躺下去休息。

    “他是郭玉文,替吴泽挡刀子的那个。”高羽指着郭玉文道。

    郭玉文是一个身材不高但同样极其壮实的人,满脸英气,眼眸清澈,一看就知道很有头脑的那种。看到梁辰奔着自己走过来,满脸惊喜惶恐,立马站了起来。

    “坐下,好好休息。”梁辰看着他受伤的手臂,没说什么,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

    “辰哥,我没事儿,就是胳膊破了点皮儿罢了。不过您还是小心些,那个姜怀义,不好惹。实在不行,大家筹些钱给他送过去,据说他平时收礼可是来者不拒的……”郭玉文摇了摇头,同时凑在梁辰身畔,低声说道。

    “放心,我不会有事儿,大家全都包括在内,没人会有事儿的。”梁辰微微一笑,再次重复说道。

    “他是刘伟,张川被打趴下的时候,就是他奋不顾身地跟黄继光似的扑在了川子的身上,挨了好几棍子,腿都瘸了。”高羽指着刘伟介绍道,刘伟是个看上去有些文静的年轻人,居然跟个大姑娘似的腼腆地一笑,也不说什么,不过眼里对梁辰的崇敬却是无法形容。

    梁辰依次望过去,不停地点头,心底下感叹,高羽的眼光还真是准,这几个人,勇、智、义兼备,确实都是浑金璞玉的好料子,如同好好雕琢一下,应该是那种可造就之才了。

    正在屋子里跟大家说着话,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梁辰拿起来一看,是一连串陌生的号码,并不认识。

    “您好,我是梁辰。”梁辰接通了电话。

    “哈哈,小辰子,我是虞占元。”电话那边虞占元的声音传了过来。

    “呵,虞叔您好。”梁辰用眼神向那些兄弟们示意报歉,出去接电话了。毕竟,有些事情不方便在这些兄弟们面前讲的,时候未到。

    “小辰子,那一千万我已经派人给你打到卡里了,明年这个时候,我可要收两百万的利息,哈哈,头一次做放高利贷的黄世仁,感觉还是不错的。”虞占元爽朗的笑声在电话里不停地响起。

    “谢谢虞叔了。”梁辰礼貌地一笑说道,同时也终于明白过来,李铁为什么捧着那张卡上来的时候大汗如雨了。

    “谢倒不必,反正我也有利跟着嘛。对了,听说你今天惹了麻烦?学校要开除你?用不用我打个电话帮你个忙?”虞占元哈哈一笑,话风一转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