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16章 :剑拔弩张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那些流氓没有一个人戴着铐子,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怨毒与仇恨,跟在那个中年警察的身后,死死地盯着梁辰几个人。

    那个中年警察已经换了一身夏装警服,戴着胸牌,胸牌上标着他的名字,“何春林”,职务是派出所副所长。

    “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何春林看也看梁辰一眼,只是回头向张达说道。随后,在墙壁旁边按了一个按纽,关掉了审讯室的监控头。

    “大舅,谢谢你了。”张达睁着双肿得只剩下一条缝儿的眼睛,喜不自禁地向着何春林说道。

    “嗯。”何春林点了点头,转身便要走。

    “何春林,我草你吗,你凭什么铐了我们却不给他们上铐子?还把他们放到跟我们一个屋子里,让他们拿警棍打我们?”李吉脑子这一刻反应倒不慢,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张嘴便是破口大骂起来。

    这句国骂登时将何春林惹火了,豁地转身,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向着张达道,“给你们十分钟,只要不打死就行。”他说的每个字几乎都是从牙根儿里迸出来的,像这么张狂的学生,他还从来没见过呢。更何况这几天原本就因为没有接任上派出所长的事情心底下不顺,正好拿这几个学生撒气。

    “大舅你别生气,看我怎么修理这几个王八蛋。”张达将橡胶警棍在手里拍得“啪啪”做响,大步向着梁辰几个人逼了过去,身后的几个小流氓同样如饿狼一般扑了过去,举起手里的警棍便砸了下去。

    橡胶警棍这玩意歹毒得很,只要砸在人的身上,没有任何开放性伤口,顶多红肿,但是疼起来却是要人命的。

    “辰哥,哈哈,狗屁的辰哥,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堆屎!”张达狂笑着,举着警棍已经向梁辰扑了过去,一棍便向着他的脸上抽了过去。

    却不提防梁辰突然间便是一矮身,右脚一脚便踢了出去,直踹在他脚踝上,让本就前扑的张达失去了重心,一头磕在了暖气上,等他哀哀叫着爬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多了一排被暖气片硌得通红的血印子,牙都掉了一颗。

    “哈哈哈哈……”周围几个兄弟都放声狂笑起来。

    “废物!”站在门口的何春林几乎都要气炸肺了,几步赶过来已经抢过了手中的警棍,恶狠狠地向着梁辰的头上抽了过去。

    这一次梁辰再也躲不开了,只能抬起手臂护着头部,被一警棍抽在了胳膊上,啪啪做响,这一棍的力道绝对不小。

    “吗的,别打我们辰哥,要打就打我们!”李吉几个人登时眼就红了,高羽的眼睛里也立马闪现出了一丝煞气,拳头捏得嘎嘣嘣做响,只可惜,他被锁在那里,根本却也不能动。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打,狠狠地打,打不死就行。”何春林又是抽连两棍抽在了梁辰的胳膊上,才扔下了警棍怒吼道。这几下确实够狠,就算身体再结实,估计这胳膊也最少要一个月时间抬不起来了。

    旁边的几个流氓吼了一声,如狼似虎地扑了过去,噼哩啪啦地开始疯狂抽打起几个人来。

    不过几个家伙倒也真是硬气,只是用胳膊护着脑袋,半句求饶也没有,尽是满口怒骂,声声不休,让几个家伙越打越愤怒,何春林更是气得七窍生烟,这么横的学生混子他还从来没见过呢,今天如果打不服这几个人,他这个派出所副所长也不要做了。

    正在审讯室里打得噼啪做响的时候,突然间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随后一个炸雷般的怒吼声响了起来,“都给我住手!”

    屋子里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后几个人抬起头来,只见一个浓眉虎目的中年汉子就站在那里,眼里满是愤怒的神色。

    他身着便装,看上去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何春林转过头来,一看到那个中年汉子人,登时便愣住了。

    旁边的张达犹自不觉,还在那里骂着,“你他吗谁啊?警察办案,你给我滚一边去。”这家伙倒是打红了眼,转过身一警棍便抽了过去,不提防那个中年汉子脚步一错便轻巧地闪过了警棍,随后便是一个漂亮的擒拿将他摁在了地上,一脚抓着他的手,一脚踩着他的脖子,“你他吗是个屁的警察?兔崽子,信不信老子把你送进去一辈子都出不来?”

    嘴里骂着,抬头望向远处,当看到梁辰时,猛地就是一愣,随后看着他红肿起来的胳膊,眼里掠过了一丝如狂的怒意来,咬了咬牙,抬头望着何春林,“好啊,何春林,何副所长,还不让他们放下武器,给我住手!”

    何春林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随即哈哈一笑,“原来是唐所啊,今天事情太多,我倒是忘了你来报道的事儿了。这些都是小事情,走走走,咱们到春满园去,我给你摆一桌庆祝履新。”

    对面的那个中年汉子,自然就是唐科了,他已经正式调任大学城派出所,今天是来报道的,倒也没用任何人送,包括局里的人都被他婉言谢绝了,轻车简从一个人来报道,其实也是存了事先暗地走访一下大学城派出所的心思了,却没有想到,刚一来,就遇到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而且居然还跟梁辰有关系。

    梁辰在远处只是静静地望着他,并不说话,只是脸上依稀还有一道子警棍抽出来的红肿印子,让他看在眼里,心底剧痛了一下,对眼前的何春林尤其痛恨起来。

    “喝酒就不必了,以后有的是时间。何春林,何副所长,你居然让流氓在警局里泄私愤,还给他们提供警械警具,这是严重违反纪律的事情。我现在不好说什么,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向组织上汇报的。”唐科几乎是咬着牙根儿说道。他是多少年的老警察了,这种情况,看一眼就明白了,连问都不必多问。

    何春林脸色一变,眼里射出了阴森森的光芒来,“唐科,唐所长,你不要一来就给我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我可经受不起。你哪只眼睛看到刚才你所说的那些事情了?我现在只不过是把这些流氓关在一起,先训个话,做一些审讯前的工作而已。”

    随着他的说话声,那些流氓居然变戏法般从怀里掏出了铐子,嘻嘻哈哈地将自己铐住,走出了审讯室外,到另一个审讯室去了,悠悠当当就跟走城门似的。这一切何春林居然都事先策划好了,留好了后路,倒真是老奸巨滑。而此刻所有的警员都在另外一个大审讯室里看着其他的人,现场除了梁辰几个还有外面那些流氓外,就剩下何春林和唐科两个人了,要找证人,好像真的很难。

    “哈哈,何春林,你这个准备工作做得可真到位啊,连铐子都能事先准备好,我就不信,这个监控头不好使,所有的证据可都在里面。”唐科怒极反笑,指着监控头怒吼道。

    “不好意思,唐所,最近局里的监控头出了些小故障,恰好今天这个审讯室里的监控头不好使。不过唐所不用担心,该好使的时候它自然会好使的。”何春林皮笑肉不笑地耸了耸肩膀说道,指了指那个监控头道。

    “你……”唐科死死地握着拳头,愤怒得都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

    原来总是听说这个何春林狡诈似鬼,油滑得要命,今天一见,倒是闻名不如见面了,他居然做得如此充分到位,时时处处都小心翼翼,让自己根本抓不住到半点把柄。如果任何证据都没有,只是凭着梁辰几个人的证词告到上面去,恐怕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毕竟,这可还有另外几个流氓串供呢,他们肯定不会脑袋进屎帮着梁辰和自己说话就是了。

    并且,这个人对没有顺利接任大学城派出所所长的位置一直耿耿于怀,看来今天这也是借着机会有意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了。

    “唐所,别生那么大气嘛,一切都只是个误会罢了,走走走,咱们喝酒去,这些个流氓,先把他们关起来再说吧,回来再收拾他们。”何春林哈哈一笑,走过去揽住了唐科的肩膀,十分亲昵地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亲兄弟呢。做事滴水不漏,无比圆滑,就算是唐科现在明明眼见为证,却也拿他没有办法,空自气炸了肺却无可奈何。

    “拿开你的手。”唐科将他的手打落一旁,怒视着他,“何春林,今天这件事情,不会就这样算了,我会将具体情况向组织如实上报。”

    何春林脸色当时就变了,缩回了手去,不停地冷笑道,“唐科,给你几分面子你就摆起所长的谱儿来了?还真拿自己当盘菜了。实话告诉你,你今天坐的这个位置原本就应该是我的,如果不是你当了一回什么狗屁的英雄,你以为会轮到到你来大学城派出所做威作福?还敢跟我在这里摆脸子?要是我不尿你的话,你这个所长的位置也坐不住,过几天就要滚蛋!”何春林终于翻脸了,指着唐科的鼻子骂道,态度上猖狂无比,摆明了根本就没拿唐科当做一回事。

    “何春林,我也告诉你,老子也不是吓大的,在警界也混了多年了,你想排挤我?还真就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上一任所长被你挤压走了,不代表我也就是个怂包!”唐科也怒了,回敬道。

    一时间,氛围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