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12章 :砸场子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呵呵,现在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做我的义子了。因为你的能力足以与我平起平坐,如果我知道你是这样一个强大的人物,恐怕也不敢有收你做义子的心思了。”虞占元哈哈大笑起来,对梁辰不吝溢美之词。

    “世界之大,能人辈出,虽然晚辈并未妄自菲薄,但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强大。之所以拒绝虞叔的好意,呵呵,只不过是因为,我想要一个平等而已,希望您能理解!不早了,告辞,有时间会找您再叙。再次谢谢虞叔的厚爱。”梁辰淡淡一笑,再次向着虞占元举了下手中的枪,随后便转身而去,来去之间,却是比杨忠勇还要潇洒十倍了。

    “好,不送了。小辰子,记得,如果真遇到什么困难,我老头子还是能帮得上忙的。”虞占元在梁辰身后长笑道。

    “呵呵,那就麻烦虞叔,先借我一千万,一年之后,我加息还您。我的帐号是,四三六零,四二五三……”梁辰边走边头也不回地道,报出了一串号码,说完了这番话,梁辰已经走得无影无踪。

    虞占元险些“哐当”一头晕倒,一双老眼登时便瞪圆了,望着梁辰的背影,一时间险些气得脑溢血,“他吗的,这个混蛋小子,简直就是抢劫我来了?当真要欺负我这个老头子欺负到底么?”

    他拍着桌子气得大骂。不过唇边却是不知不觉中掠过了一丝温和的微笑来,心底下暗暗赞叹,这小子果然是一个不世出的奇才,对人的心理和人际关系的把握居然如此精准深刻。事实上,一千万,这笔钱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一个庞大无比的数字,但对于虞占元这样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沧海一粟、九牛一毛罢了。而之所以梁辰管他借钱,也正是看准了虞占元根本不会拿这笔钱当做一回事,只不过,他是在通过借钱来表达对虞占元的善意而已,用这种举动向他表明,自己并没有拿他当成敌人来对待了,只要虞叔借钱,他们便依旧是朋友。

    虞占元人老成精,又岂能不明白这些事情?对于梁辰的这种细腻中的大气,却是更加欣赏了。

    “如果虞叔真想解决掉他,就交给我吧,我会让他立即消失在您眼前。”虞占元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哼,随后,从那面雕花影壁后,转出来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甫一出现,便是香风满室,那是一种沁人心脾的天然花香气,绝对是那种超级高品质的香水。

    她穿着一身蓝衣,脸庞精致得如三月里那灿烂的春光,并且美丽典雅中透着一种超脱世俗的高贵与雍容,用国色天香来形容这个女子的美丽与气质绝不为过。不过,这个女孩子仿佛从骨子里往外透出一股冷来,那种冷里有着久居高位的尊严,有着蔑视一切的不屑与高傲,带着一种天生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如冰山雪莲,高傲圣洁,却没人敢近前观瞻。

    “你?哈哈,丫头,别在这里跟我玩儿什么小心思了,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你应该是看中这小子的本事,同样觉得他是个人才,想把他弄到自己的麾下才是真格的吧?”虞叔转头看了她一眼,哈哈大笑道。

    “那又怎样?”那个美得雍容华贵如女皇般的女子轻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

    “不怎么样。”虞占元大笑着,却是摇了摇头,“丫头,可别怪我没警告你,这小子就是一头潜龙,迟早要一飞冲天的,可不会轻易受人控制。没见着么,刚才以我的身份,要收他做义子,他理都没理我,甚至还想要拉着我做垫背的,所以,我劝你还是别在他身上费心思了。”虞叔笑道。

    “那也未必。我蓝雨恬想得到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过失不到的时候。”蓝雨恬负起手来,冷冷地望着梁辰消失的方向而道。

    “啧啧,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能让我雨恬侄女动心的男人,被你这样盯上,看来这小子终究是要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虞占元哈哈大笑着,挪谕着蓝雨恬道。

    蓝雨恬回过头来狠狠地盯了他一眼,眼神很是凶狠,不过腮畔却掠过了一丝几不可察的红晕,“我会让他跪在了我的面前,向我郊忠,成为我最忠心的属下。”她咬了咬牙道,可是一想起刚才梁辰居然坐在她身上时的情景,就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自己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省城里,一时间看梁辰功夫不错兴致所至而出手,居然栽了个如此之大的跟头,始料未及的同时,也更让她引为平生之耻了,无论如何,她已经在心底发誓,都要找回这个面子。

    “那我就等着看一场龙争虎斗的好戏了。不过,如果你现在动用自己家族的力量来强迫他的话,好像有些以大欺小吧?毕竟,这小子才刚刚起步,不,连起步都谈不上,没看见他刚才还管我借钱么?所以,我觉得你想要真正地折服他,也得等他实力强大一些的时候再说了,否则,恃强凌弱,恐怕不是你蓝雨恬的风格了。”虞占元笑眯眯地说道。

    蓝雨恬斜眼看了他一眼,冷冷一哼,“你这是在为他求情么?好像你就算求了,人家也不一定会买你的帐。”

    虞占元眯了眯老眼,狡猾地一笑,“求情?那倒谈不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况且,丫头你最近还有重任在身,据说你们家族在东南亚附近有些麻烦,现在只不过是路过我这里散散心看看我这个糟老头子罢了,还是忙你的去吧,目前倒是犯不上跟这个小子较劲。等你忙完了之后再回来的时候,如果那时候还有心情,倒也不妨收拾收拾他,让他看看名满天下的蓝大小姐的实力,那多好啊。”

    蓝雨恬轻撇了下红唇,对虞占元的“夸奖”并不感冒,刚想说话,后面突然间走过来一个精壮至极的汉子,将一部海事电话递了过去,“大小姐,家主的电话。”

    蓝雨恬眉头一皱,也顾不得再理会虞占元,接过了电话,走到一旁低声说了起来。

    虞占元此刻也不说话了,只是悠然地品着茶,抬头望向晴朗的天空,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恐怕,又要变天了。”

    梁辰走出了虞占元的院子,回首望着这座年代久远的大宅门,皱着眉头,久久不语。这一刻,他心底感悟良多,实力、势力,终究是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中生存、尤其是他这样的人在社会中生存最需要的东西,他就算再能打,今天也最多是个跟虞占元同归于尽的局面罢了,这一切,都是因为虞占元的势力与实力所致。如果虞占元没有这样强大的势力,也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老者罢了,他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他,但拥有了这种底力之后,他却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自己处处束手束脚。

    这亲身经历的一幕幕,给他上了最为生动的一刻,让他更加加深了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他如同一个看客,所路过的一切都是流景,但这流景中蕴含的一切,都已经深深地通过一双看世界的眼睛,映入了他的心中。

    “一年,给我一年的时间,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敢这样如此明目张胆地威胁我。”梁辰负着双手,再次深深地望着那块“虞府”的大匾一眼,心底暗暗发誓。

    不过,发下这个誓言倒不是对虞占元有什么敌意了,只不过他以后不想诸如此类的事情再发生而已——他从来不喜欢被别人威胁的感觉,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屈辱。

    转过身去,梁辰渐行渐远,只不过,他并没有发现,身后一栋二层木楼的高处,正有一双妙目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背影,里面有寒意、有不甘,还有一丝好奇。

    梁辰回到家里先去冲了个凉水澡,然后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刚坐下来准备给刘莎莎打个电话,可电话却在这个时候恰好响了起来,一看电话上的来电显,居然是李铁。

    “辰哥吗?不好,您快来吧,有人来砸咱们的台球厅,刚好大家都不在,二哥他们刚刚回来,现在已经喊了一大帮人报仇去了。您现在如果有时间,还是过来看看吧。”王浩然焦急的声音在电话里响了起来。

    “嗯?”梁辰皱起了眉头,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居然刚开业不到两个月,就有人来找麻烦了。

    “好,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去。”梁辰略一思索,立即站了起来,匆匆出门而去。

    到了台球厅,梁辰登时眼睛就眯了起来,里面透出了一丝怒意。

    只见现在的台球厅颇有些惨不忍睹,完全被砸了个稀巴烂,撅折的球杆扔了一地,满地的血,平时没事儿就泡在这里看场子的王浩然鼻青脸肿,满身的脚印子,看样子被揍得不轻。

    此刻,一见到梁辰到了,王浩然就跟见了革命同志一样扑了过来,“辰哥,有人砸我们场子,还打我们……”王浩然人还没到,已经像个告状的孩子一样喊了起来,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委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