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09章 :六心养壶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就是,就是,小辰子,快说给这个老不死的听听,嗯,也不用多露,就把我教你的东西露个九牛一毛的吧,让这个老小子开开眼也就是了。”虞叔在旁边怪叫道,同时向着梁辰有趣地眨着眼睛,看起来他是特别的想看杨忠勇出糗了。

    “呵呵,也罢,晚辈便献丑了。其实,以茶观人,并不是凭空揣测之说,而是有着真正的科学依据的。曾经有一个极其权威的茶道机构历时五时,对喝茶的人做过的一个专门的调查,发现,饮茶人口中,o型血占多数,a型血次之,b型血再次,ab型血最少。而a型血女多于男,除此之外,其他几种血型均是男子多于女性。而b型血人喜欢到茶艺馆喝茶,ab型血人喜欢在办公室或朋友家喝茶,a型血的人喜欢在自己家喝茶。至于喜欢到老人茶室去喝老人茶的,则是o型人。而b型与ab血型的人,没有一定的喝茶时间,想喝就喝,o型血型的人则喜欢在饭后喝茶,a型血液的人则喜欢边处理公务边喝茶。至于喜欢的茶类,ab血型的人既喜欢喝浓花香的花茶,也喜欢重果香的铁观音茶。您是男子,听您刚才的话也是心血来潮来找虞叔来品品茶,并且还喜欢来朋友家喝茶,观茶汤、闻其味,您喝的茶还是铁观音,四项合一,以茶观人,所以,我觉得您应该是ab血型了。”梁辰说到这里,转过头去看了杨忠勇一眼,淡淡地说道,便看见杨忠勇已经听得眼睛都直了起来,怔怔地望着梁辰发呆。

    而旁边的虞占元则听得眉飞色舞,不停地高声赞好。

    “哈哈,怎么样?姓杨的,怎么样?我家这个子弟不错吧?告诉你,他跟我学的这些只不过是些皮毛而已,真正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不过,就这点皮毛,对付你也足够了。”虞占元哈哈大笑着说道,说不出的扬眉吐气。看起来以前在这个杨忠勇面前还是没少吃鳖,这一次终于报了一箭之仇了。

    杨忠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少跟我在这里胡扯了,你这个连喝茶都不知道怎么喝的家伙还能教出如此出色的弟子来?搞不好是从哪个茶艺馆里弄来的茶博士来这里忽悠我吧?”他忿忿地道。

    “茶博士?你见过哪个茶艺馆里的茶博士有他这样的本事了?那些茶博士只不过是靠一张巧嘴瞎说八道而已,我教出的这个子弟,那才是真功夫。没说的,你个老军棍,这一次总算服了我吧?我随便教出个弟子来都比你强。”虞占元哈哈大笑,得意至极地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胸口道。

    “比我强?我呸,这小子只不过是说出了我的血型还有一套歪七歪八的理论罢了,又哪里比我强了?”杨忠勇怒哼了一声,坐在凳子上狠狠地瞪了梁辰一眼道。大约是吵架吵得有些口渴起来,端起了自己的那个紫砂小壶,咕嘟嘟就是猛灌一气,看那样子,哪里是品茶?简直就是牛饮!要说虞占元不懂茶,恐怕论起来他这种喝茶法儿还不如人家虞占元呢。

    梁辰看得好笑,盯着他那把亮光闪闪的紫砂壶,有心想再打击这位老爷子一下,轻咳了一声道,“杨老将军,您这把壶,应该是正宗的宜兴紫砂壶了吧?”他明知故问地道。

    他这一问倒是搔到了杨忠勇的痒处,杨忠勇登时开怀大笑起来,“哈哈,算你小子还有些眼力,没错,这就是宜兴紫砂,天下闻名,看看我的壶,养得怎么样?不错吧?绝对的苍润如玉。小子,别看你在茶艺方面有点小功夫,但若论起识壶养壶来,你还嫩着呢。”

    杨忠勇颇有些大言不惭的道。

    梁辰却是哑然失笑,故意不再说话了,只是盯着那个壶,以低不可闻却又恰巧能让杨忠勇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壶是好壶,可惜,快要养废了,又哪里能跟苍润如玉有半点关系呢?”

    杨忠勇人老耳不老,听到梁辰的话,登时就是勃然大怒起来,将壶摞在桌子上,“呼”地大步跨至梁辰面前,“小兔崽子,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虞占元则袖着手笑眯眯地在旁边看热闹,他对梁辰有信心极了,知道这一次恐怕杨忠勇是要吃大鳖了。

    梁辰面对着杨忠勇的怒吼,却是夷然无惧,抬起头来,只是淡淡地一笑,“我说您这壶,养得有问题。”这一次,他声音清晰多了,掷地有声地说道。

    杨忠勇愤怒得鼻子里都快跟红孩儿似的冒出火来了,十指不停地屈伸,怒视着梁辰,咬牙切齿地道,“好,你且说来听听,说得对了还则罢了,如果说得错了,小子,今天就算是有虞占元护着你,你也要吃点苦头。”

    梁辰看也未看他一眼,只是站了起来,走过去仔细端祥着那只壶,半天后,才淡淡一笑道,“壶是活物,需要培养才会成长。所谓的养壶,绝大多数时候是专指陶壶而言,瓷壶不论。因为瓷与陶的密度不同,资的密度大,吸不茶汁。而陶壳密度小,只要经常用茶汤润泽就能发生变化,使得壶面愈来愈温润光亮,这就是养壶了,正确养壶,才能使壶苍润如玉。”

    “这是废话,谁不懂得这个道理?”杨忠勇又是撇嘴又是瞪眼地道,极尽卑夷不屑之能事,看上去跟个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倒正所谓是老小孩儿小小孩儿了。

    “呵呵,恐怕这话倒也不然了。如果您真的懂得养壶,恐怕这壶也不会养成如此模样了。”梁辰摇头一笑。

    “少在那里废话,我这壶,怎么就养得不对了?今天如果你说不出个子午卯有来,小心老子毙了你。”梁辰左一句不对右一句不对,把杨忠勇激得暴跳如雷,一个劲儿地往腰上摸,像是在摸枪的样子。

    “呵呵,当然不对,如果您想听,我当然可以说给您听。你这壶,窑气残余,尚未去尽,这就是说,俗话说,就是有股子淡淡的土腥味儿。这是因为您的壶在新得之时,并未没有将干茶置地壶中温养润香吸味,而是直接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便迫不及待地拿来泡茶来了。”

    杨忠勇愣了一下,望着梁辰的老眼里绽放出惊疑不定的光来,却是默不作声,只是冷哼了一声,脸色有些赫然,显然是默认了。

    “其实这样并不妥当,养壶重在初养,初养养不好,再养也难成大器。初得壶之初,我指的是新出窑之壶,不仅要置干茶吸味润香,而且还要把壶放入干净的锅内,用你以后想喝的茶叶,比如铁观音,和水以文火慢慢煮,煮的时候锅内置茶,壶内也置茶,煮一把壶,要用在三百克左右的茶叶,两个小时候足矣。煮好后,壶不要立刻捞起,再摆放四个小时,然后以热水冲洗晾干,才可以使用。此为初养。常养则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每次泡茶之前,要先以滚水温壶,将滚水倒入壶内,并让水满溢而出,盖上壶盖,再用滚水自壶盖浇淋,然后将壶内外的水倒入水孟内,在热壶中置入茶叶,茶叶散发出香气,此为‘开香’,这种茶壶具有润香的作用。二是泡茶结束后,两个小时内,应该将茶渣清理干净,否则茶渣会变馊影响茶壶的气味而增加养壶的难度。茶渣清除后最后好马茶用热水冲淋干净,将壶盖与壶身分开,摆放在竹制壶架上,以壶口朝下的方式摆放。三就是干燥的茶壶要经常以棉布擦拭,在壶的角落处,不容易擦拭的地方,以竹签或牙刷清理茶垢,随时保持茶壶的干净。”梁辰指着那个壶侃侃而谈。

    “当然,最后的一点便是,平时没事儿时要把壶放置于手中,不断地抚摸、盘壶,并以爱心、耐心、诚心、恒心、热心、专心来对待茶壶,这把茶才会苍润如玉,光彩照人了。而我观您之壶,虽然光亮照人,却并未有半点苍润如玉之神韵,相反,上面光华过亮,恐怕这是以猪爪、排骨炖煮,然后涂油、打蜡而养的壶,这却是养壶的邪法了,未免操之过急,并不可取,长此以往,壶只能愈养愈难,最后黯然无光,失去原有的品质与神韵了。亮是亮了,又何谈苍润如玉?”梁辰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盯着那个壶,像是不尽惋惜的样子,反而杨忠勇,脸上却是青一阵白一阵的,已经有点挂不住了。可偏偏梁辰说的都是实情,都是道理,他没有半点反驳的机会,更是无从反驳。

    “嗬,小辰子,你简直神了,懂得也太多了,听你讲茶艺,讲壶道,简直是一种享受。”虞占元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却不提防已经说漏了嘴,听这话的意思,倒好像梁辰是他的师傅,而他不过是梁辰的“老徒弟”罢了。

    “呵呵,浅见而已。不过,壶里乾坤大,茶中日月长,一壶茶就是一个世界,一壶茶就是百味人生了。真正懂得品茶的人,自然也能看破这世间的一切,轻松自在,万法无拘。唐代茶人卢同说,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帷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帷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虽然有些夸张,但也未必不能道尽茶中之乐,茶中之道意了。人生如茶,茶如人生,茶禅一味,也便是这个道理了。”梁辰叹息了一声,最后用卢同的茶观做为这一次来虞叔家的茶道茶艺之总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