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104章 :牛局的请求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后来,我妈就特别恨我,恨我父亲,她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去看我父亲,她最疼爱的女儿就不会死,如果不是因为我,她的乖女儿同样也会活下去,她觉得自己欠女儿一条命。从那以后,我妈就变得有些乖张暴戾起来,就算我爸为了她调到地方工作,她也再不愿意回这个家,以可以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在空中飞着,在宾馆里住,也不愿回家,因为一回家,便会看到我们,便会想起她的女儿,她就会发疯,就会砸东西。我爸无法责怪她什么,所以也只能如同离了婚般一个人带着我,就这样熬过了这么多年。而我,自从长大后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愿意回家了,尽管我知道这一切对我爸都是不公平的,但每当回家,每当看到这幅破盆兰花图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的姐姐,我欠她一条命。”牛玉才抿了把泪水,弹弹烟灰道。

    梁辰默然不语,只是伸出手去拍了拍牛玉才的肩膀,以示安慰。千家幸福千家相似,家家不幸家家不同,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尽不相同,谁家都有忧心的事了。

    “辰哥,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其实我爸对我姐的思念同样不比我妈少半点,只不过他是男人,不会说出来而已。我明白我爸的意思,今天请你出手去念这题画诗,其实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冥冥中跟他的女儿说说话,聊聊天,以这种方式纪念他的女儿,寄托他的思念。这也算是你和我姐冥冥中的缘份了,呵呵,我能看得出来,他现在特别欣赏你,如果我姐没死的话,搞不好,他都有可能要把我姐嫁给你,招你做女婿也说不定。”牛玉才擦了擦眼泪,勉强笑笑,跟梁辰开了个玩笑道。

    “纯粹胡扯。”梁辰摇头,有些哭笑不得地骂道,抬腕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牛局一直在屋子里没有出来,看样子是思念女儿已经进入了神游状态了,他站起来向牛玉才告辞,准备回家去陪刘莎莎了,如果再不陪她,估计这只小野猫就该发飙了。

    “我送你回去吧,辰哥。”牛玉才站起来,有些依依不舍地道。

    “不用,我走回去就可以了。”梁辰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

    正说到这里,牛局已经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细细望去,眼角居然有些发红,显然刚才在屋子里睹物思人,触景伤情,情绪不算太好了。

    “梁辰,你要走么?稍留一下可好?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牛局见梁辰要走,招呼了一声道。

    “唔,好。”梁辰微笑点头,重新回到了屋子里。

    “你,去买两盒烟来,现在就去。”牛局指着牛玉才道。

    “啊?这不是有烟么?”牛玉才愣了一下,不过看见他老爸眼神不善,立马乖乖地应了一声,“好好,我这就下去买烟。”他反应过来,这是老爸要跟梁辰单独说会儿话了,自己这个主人倒成了多余的人了,这也很让他“忿忿不平”,觉得老天爷太不公平了,凭什么将梁辰生得百精百灵智勇双全走到哪里都让人喜欢甚至老爸这样的人都一见如故的?而自己却只能做一个惹人厌的纨绔子弟花花大少?同样是人,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带着郁闷和不解,他下楼“买烟”去了。

    支开了牛玉才,牛局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陪着他坐在了沙发上。

    “你这个年轻人,我很喜欢,比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强太多了,甚至我见过的年轻人里,如你一样出类拔萃的,几乎没有。”牛局一坐下来,出奇地居然一反刚才的态度,对梁辰大加赞扬起来,不过他的赞扬直截了当,没有丝毫拐弯儿抹角的,颇有一种雷厉风行的感觉。

    “牛伯父过奖了。”梁辰只好谦虚再谦虚。

    “不是过奖,是真事,我总感觉你很是与众不同,而且,感觉你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至于这是什么气质,我也说不出来。”说到这里,牛局皱起了眉头,自己有些疑惑起来。沉思了一下,继续说道,“刚才我以为你跟那帮子求我办事的俗人一样,所以对你的态度有些冷淡,希望你不要介意。”他很是坦诚地道,这种坦城也让梁辰颇为感动,人家堂堂一个大教委副主任,能跟他一个年轻人做到这一步,虽然还不至于让梁辰受宠若惊,但确实是很不容易了。

    谦虚了几句,梁辰笑笑道,“这里没有别人,玉才也不在身边,伯父你有什么话,不妨直接跟我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遗余力,全力做到。”

    “呵呵,好小子,确实够聪明,一点就透,一说就通,玉才有你这样的朋友可真是幸运。”牛局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拍扶手,向梁辰竖起了大拇指道,这绝对是真心的赞扬,没有半点虚假。他发现这小子简直是个人精儿,什么话根本不用直说,只要透出半丝儿口风,他便能准确地抓住人的心理,如果他要去当官的话,肯定会在官场左右逢源,如鱼得水。

    “我这个儿子,很不争气。这也是因为我工作忙,根本没时间管他,而他的母亲,唉,具体情况玉才可能也跟你说过,除了往家里拿钱把这个儿子供成纨绔子弟之外,她也没做过别的什么事情了,所以这小子从小到大骄横霸道,却是半点本事也没有。不过,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所以,现在对我的孩子要求已经完全放低了,我不图别的,只求他能够平平安安地活着,快乐些,健康些,就可以了。当然,如果能在这个基础上做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就更好了。但现在来看,他实在太令我失望了,整天游手好闲,而且还听说在学校里组建了个什么狗屁的兄弟弟会,搞得乌烟瘴气,我却拿他没有办法。天作有雨,人作有祸,如果照他这么发展下去,指不定哪天得罪了什么人,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为人父母的,哪有不希望自己孩子好的?我看他特别听你的,而且也特别崇拜你的样子,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年来,他可是从来都没往家里领过同学或是朋友,你跟他的关系一定很好,所以,我希望……”牛局说到这里,恰到好处地停了下来,拿眼望着梁辰。

    梁辰心有七窍,哪里不懂牛局的意思?当下便是微微一点头,“牛伯父,您放心吧,有我在,我不会让他这么胡闹下去了。况且,玉才本身就是一个特别聪明厚道的人,只不过家庭环境有些特殊,才造成了他现在的这种样子。相信我,半年时间,他一定会脱胎换骨成为另一个人的。至于那个什么兄弟会,明天就会解散,不再存在了。”

    “好,梁辰,其他的我不再多说什么了,有空儿常来玩儿,有什么事情不要再通过玉才了,直接跟伯父说就好。其他的,我不再多说什么,你是个聪明的小子,一切你都懂的。”牛局一拍沙发,点了点头,递给了梁辰一枝烟,自己也叼了一根,梁辰接过来,同时打火给牛局点着。

    两个人吞云吐雾又说了些话,聊了聊家常,梁辰这才起身告辞。

    下楼的时候,正碰着牛玉才,这小子正在附近闲得无聊抓蛐蛐呢,也不知道多大了。一见梁辰出来,登时跑了过去,“辰哥,我老爸跟你说啥了?”他一脸的好奇。

    “没什么,聊聊家常而已。”梁辰淡淡一笑道,拿眼看着他,“玉才,你父亲其实很孤独,以后有时间,多回来看看他,陪他说说话吧。”

    “他整天就知道跟我喊,跟我吵的,我回来就是挨骂。”牛玉才翻了个白眼。

    梁辰叹了口气,“那如果说,我让你一周必须回来三趟呢?你怎么想?”他低下头去,反复地看着自己的拳头,

    “我拷,你这明摆着是武力威胁……”牛玉才叫起了撞天屈,吁口长气,“成,我也知道你这是为我家好,我答应了。”

    “嗯,还有,以后消停点儿吧,那个兄弟会,就散了吧,多学学习,其实你爸对你的期望值很高。”梁辰淡淡地道。

    “中,都听你的,只要你罩我就行。”牛玉才苦笑着,不停地揉着自己的眉心,感觉头很大。

    “这都是为你好,毕竟,你已经大三了,再有一年就要毕业找工作了。父母能罩你一时,不能罩你一世。如果他们真的不在了,你怎么办呢?”梁辰颇有感触地说道。

    “那不还有你嘛。”牛玉才嘿嘿笑道。

    “兄弟,让住我的话,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当然,只要我在,就永远会帮你,这一点,勿庸置疑。”梁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随后替他整理了衣服领子,挥手走人,消失在夜幕之中了。

    “辰哥永远是辰哥,连劝人都劝得这么帅。”牛玉才望着梁辰的背影,无比的崇拜。如果他是女人的话,恐怕早就扑过去以身相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