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95章 :跟踪者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出外跨上了摩托,一路疾驶而出,转眼间已经驶出了中古明泽小区,下了山,直上公路。

    不过,隐隐约约中,他老是感觉后面好像有车子跟着自己,但回头望过去时,马路上同向的车子实在太多,就算有车子跟着自己,也根本不可能看得出是哪辆。

    琢磨了一下,梁辰拐了个弯儿,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直奔着另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路驶了过去。这一驶出去便看出了端睨来,一辆白色的切诺基也跟了过来,就吊在他身后不到五十米的距离。

    梁辰皱了下眉头,知道又有麻烦来了,不过这个麻烦来自何方,他有些不清楚。心底一动,应该不会是和下午那个追高丹的牛玉才有关系吧?没想到那个小子倒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

    向着周围看了看,这条路比较偏,路灯昏暗,平时也没有几个人从这边走,正是杀人放火的好去处。

    他也便不再走了,直接将车子支在了路边,靠在车子上掏出根烟来点燃,冷冷地望着远处缓缓停下来的那辆白色的切诺基,有心想看看倒底哪路牛鬼蛇神。

    车子在附近停了下来,随后一个穿着休闲装的高个子年轻人从驾驶室里跳了下来,他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一米八零左右的身高,剑眉朗目,鼻直口方,很是英武的样子,并且,眉宇间中透出一股子桀傲不逊的英气来。

    梁辰看得一怔,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个人物,而且还隐隐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仿佛是久居上位者,习惯了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那种人。那个牛玉才能找来这样的人做打手,看来身家背景还真不一般了。

    “你叫梁辰?”那个年轻人走到了梁辰面前约三米的距离,停了下来,背着手,炯炯有神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问道,语气倒是威凛。

    “有何指教?”梁辰喷出口烟气,冷冷地望着他道。他很不习惯被人这样居高临下审问式的问话。

    “没什么指教,听说你比较厉害,来见识见识罢了。”那个年轻人面对梁辰的态度,出奇地并没有生气,反而眸子里流露出了一丝笑意来,好像很欣赏他的样子,向梁辰抬了抬下颌道。

    “出了这条街,左拐,是皇朝迪厅,往右拐,是千人k吧,旁边还有足道、洗浴、按摩。”梁辰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叼着烟,往这条路的前方指了指,轻哼了一声道。

    那个年轻人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他被梁辰的回答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真闲得无聊的话,这个城市有的是消闲的地方,我就不奉陪了,没那么多时间。”梁辰哼了一声,起身便要跨上摩托走。

    那个年轻人登时大怒,“好你个小兔崽子,敢耍老子?”他一个箭步便蹿了上去,伸手便去抓梁辰的左手,同时左膝迅速上抬,向着梁辰的右肋便攻了过去。

    说打就打,毫不含糊。

    看这个人一出手,梁辰心下就是一惊,这个人身法如电,迅捷如豹,动作实在够快,而且毫无花招,招式简单直接有效,且杀伤力巨大,比起他以前见过的任何能打的高手都要厉害,并且,他的实践经验也极其丰富,恐怕就算是高羽来了,也不是他的对手。

    倒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如此好本事,一时间梁辰倒也来了兴趣,左手一抬一扭,已经抄实了他那个年轻人的右手,突然间往自己身后方向一带,紧接着一个跨步已经欺身进他的怀里,正好避开了他的膝攻,铁拳早就由下至上,一记勾拳便直冲向他的下巴。如果这一拳要是击中的话,他当场便会昏迷。

    那个年轻人眼神登时一凛,没想到梁辰在他抢先下手的前题下,反应居然还是如此快捷,并且招套连环,反守为攻,禁不住喝了一声,“好!”同时一仰头,梁辰的铁拳已经擦着他的下颌“嗖”的一下便已经斜飞出去,下巴上火辣辣地痛。

    抬起的左膝攻击也宣告落空,不过随后便就势前抬跺在了地下,未待踩实便向前横跨半步,居然直接便插在了梁辰的两膝之间,整个身体已经横了过来,铁肩正对着梁辰的胸腹,吐气开声,猛地一下便撞了出去。

    这一招颇有些类似于八极拳中的贴身靠,一肩靠出,瞬间发力,甚至可以将人一下子顶飞出去好几米远,爬不起来。

    哪想到,一肩撞出去,陡然间便感觉到好像撞在了一块铁板上,这小子的胸腹简直比铁板还硬,震得自己的肩膀都有些发麻。

    他的两腿更是有如钉子一般钉在了地上,连动也没动一下。那个年轻人暗道了一声“要糟”,刚想撤出身来,却哪里来得及了?梁辰刚刚抬出勾拳的右臂早已经高高抬起,化拳为肘,一肘便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脖际。

    “呃……”那个年轻人只觉得这一刻脑子里“轰”的就是一声大响,好像整个脖子都要折了一样,头晕目眩,轻叫了一声,便向下软软挫倒。不过,他倒是十分硬气,就算是倒了,居然也只是单膝踣地,双手支地,并没有恶形恶像地趴了下去,很刚硬,显示了强大的意志品质,错非是久经训练的人,否则绝对不会这样的硬气。

    原本梁辰还想再加上一膝盖,直接把这个家伙彻底打趴下。不过看见他倒下去的这个姿式,倒是起了爱才之心,犹豫了一下,抬起了左膝最终还是放下,并没有攻出去。

    走回到摩托旁边,“扑”的一口吐出了烟蒂,指了指那个家伙,“这么好的身手,居然会替别人当打手,真让人失望。回去告诉牛玉才,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有第二次,否则,他后果自负。”

    说罢,已经启着了车子,呼啸着远去了。

    那个年轻人保持着这个姿式喘息了半天后,才艰难地站了起来,半歪着头,稍一动弹就感觉脖子好像要断掉般的疼。

    “他吗的,这个臭小子,出手倒是真狠,不过有性格,有脾气,有本事,也有诚府,我喜欢。”他挨了打,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不过随后眉头就皱了起来,“他说的牛玉才是哪个?跟我有关系么?”梁辰的话让他很疑惑……

    莫名其妙打了一架,梁辰骑在摩托上很是无奈,不过刚才这个年轻人的身手却让他很是心头凛然,诚然,看起来好像两个人交手不过三招两式,好像梁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干趴下了,但事实上却不是那么回事,那个年轻人身手如电,出手凶狠刚猛,而且作风极其顽强硬朗,错非是一击打中了他的脖子,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否则的话,两个人还要纠缠一阵子。

    直到现在,梁辰的胸腹之间还有些隐隐作痛,对他这种常年用百来斤重的铁筒子击打自身锻炼抗击打能力的怪物来说,那个年轻人能打痛他,足以自傲了。

    只是他就想不通,那个不成气的牛玉才,怎么会有资格认识这样的高手?难道他家世真有那么强大?

    想到这里,他倒是觉得有些麻烦起来,看来这件事情有必要尽早解决了。

    梁辰向来是个杀伐果断的人,转念之间,便已经想好了对策,其实说起来他的对策很简单,主动出击,找毛玉才好好地“谈谈”,如果他还不想解决,那就以硬对硬,他无所畏惧。况且,对付这种小人物,他还真不屑于用什么手段。唯一让他顾忌的不过就是他身后的家族势力罢了。

    思虑好对策,也不再去想这件事情,猛轰油门,直接奔着家里驰去。

    到了家里楼下锁好了车子,习惯性地抬头看了看,楼上灯光依旧没有亮起,刘莎莎已经是连续第三天没见着人影儿了,他心底空落落的,略有些愁怅地叹了口气,直接上楼而去。

    到了刘莎莎的家门口,略驻足了一下,凝视了她那紧闭的房门半晌,才继续往楼上走。

    取出自己家的钥匙,刚要打开房门,猛然间门就开了,紧接着一个人影便扑出来。

    梁辰的眼睛骤然间眯了起来,电般退了半步,右手铁拳直击而出,不过打到半路,鼻翼香风阵阵,耳响起银铃般的笑声,“老公,我回来了……”刘莎莎和梁辰都互有房门钥匙,能进他的屋子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梁辰心底再吃一惊,此刻收拳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别了一下身子,将那狠狠击出去的一拳打偏。

    “哐……”门旁的木框上登时被碎了好大一块缺口,木屑纷飞。

    此刻,刘莎莎刚扑进梁辰的怀里,那句话还未说完,便“啊”地一声尖叫,在他怀里缩成了一个团儿。

    梁辰呼出好大一口长气,心头余悸不休,冷汗都下来了,幸亏这一拳不是打在了刘莎莎身上,否则这一拳就能要她半条小命。

    “我的妈呀,你的拳头是铁做的么?”刘莎莎吓了好大的一跳,在他怀里哆哆嗦嗦地小声问道。

    “估计是这木框年代久远,太不结实了。”梁辰摸了摸鼻子道,手心里已经握出了一把汗来。这丫头,实在太能搞怪了,险些让他摆个大乌龙造成误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