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83章 :大智若愚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蹲在角落里想笑,却当然不能笑了,只是强忍着,不过心底却是在感叹,这个唐所脑筋反应还真不慢,不愧是当所长的,恐怕以后并非池中之物了。

    “嗯?我这是,怎么了?”过了一会儿,梁辰缓缓抬起头,眼神一片空洞迷茫,好像刚刚睡了一大觉,才醒过来似的。

    “哥,哥,你刚才又犯病了,都打伤人了……呜呜……”李想此刻已经扑到了梁辰身旁抱着他哭了起来,小女孩儿天生就是演戏的料子,眼泪说来就来,哭得情真意切,一副兄弟妹情深的样子。不过眼里却满是笑意,趁人不注意,在梁辰耳畔小声说道,“哥,你真坏!”她有意将称呼改了,把“老师”改成了“哥”,梁辰冷冷地望了她一眼,却有些无可奈何。毕竟,是自己出主意让她这么做的,现在这种情况,总不好再改回来。

    远处,白指导员则似笑非笑地盯着梁辰,盯着梁辰的眼神里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而外围处,一双明亮的眼睛也始终盯着梁辰,里面有着说不出的疑惑来。梁辰警觉到了什么,一抬头,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消失在人群外围,不见了。

    此刻,一群记者已经被唐所和白指导员连说带哄地弄走了,这件见义勇为反被抓的新闻因为梁辰这么一整已经成了闹剧一场,自然而然地便烟消云散,而另一个派出所长制伏暴力精神病患者的新闻却即将浮出水面。

    闹闹哄哄了好半天,派出所里才算静了下来,唐所和白指导员有些疲惫不堪地走了回来,毕竟,这群记者可不是那么好答对的,必须谨慎再谨慎,否则一个不小心,人家报纸上或是网上一嚷嚷,上面追查下来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彼时,梁辰还在角落里蹲着,手上还戴着铐子,旁边几个人高马大的警察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一副警惕的样子。

    “都他吗眼瞎了?还不给人家松铐子?”唐所怒吼了一声,几个警员都有些不知所措,木讷地望着他。

    “就你们这些人的脑袋瓜子,跟被驴踢了没什么两样。”唐所一腔邪火,劈头盖脸地骂过去,弄得一群下属不知所措。随后唐所自己亲手去给梁辰打开了铐子,几乎跟见着自己亲大爷似的,将梁辰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去,白指导员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李想挎着梁辰的胳膊心疼地望着他手腕上的紫印子,咬着嘴唇,眼里已经有泪水了,这一次是真哭,不是演戏。

    “梁辰同志,我和白指导员代表长平路派出所向你说一声,谢谢!同时和白指导员代表长平路派出所也要向你说一声,对不起,委屈你了!”刚一进屋子,唐所便和白指导员站在一起,向着梁辰深深地鞠躬说道。

    “哼,哥,我们走,不理他们,他们没一个是好人。”李想心疼梁辰刚才受的罪,拉着梁辰气哼哼地就要走,不过称呼上却来了个偷天换日,看样子是存心不想再叫回“老师”了。

    “呵呵,唐所和白指导员也不明情况,况且他们并未做什么对不住我的事情,谢谢这两个字我接受,但道歉就不必了。”梁辰淡淡一笑,伸手扶起了唐所和白指导员。

    “干嘛接受啊,你为了帮他们还要装精神病患者,这简直有些太过份了。”李想还是余怒未消,唐所和白指导员脸上说不出的尴尬,只是搓着手笑,此时此刻,倒也不能跟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了。

    “不,这是我自愿的,权当做是救人吧。”梁辰淡淡地一笑,简略地将这件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李想的心火这才消除下来,不过情绪依旧有些不顺,气鼓鼓地坐在那里,撅着小嘴儿也不说话了。

    “小兄弟,来,喝茶,喝茶,今天实在让你受委屈了。”白指导员给梁辰倒了杯茶,双手端了过去,眼中也是一片感激。这件事情,刚才唐所已经全都告诉他了。

    他是从市局下派锻炼镀金来的,马上就要期满回到市局,升迁是指日可待的。如果在临走之前所里真要出了什么事情,恐怕他升迁的事情也要搁浅了。因此,无论出于哪个角度,他对梁辰也是说不出的心存感激。

    “呵,委屈谈不上,人生在世,什么事情都是经历罢了,多一分经历,就多一分财富。”梁辰呵呵一笑道,神态淡然,自有一股说不出的令人折服的气度。

    “说起来,如果不是兄弟,这件事情恐怕不但不会提升我们所的形象,反而会让三年精神文创建先进单位的事情泡汤,我们长平路派出所欠兄弟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只要有用得着的,尽管说句话,只要不违反原则,能做到我们必须全做到。”唐所这时说话了,话语里掷地有声,对梁辰实在是感激不尽。

    “嗯,或许以后会有麻烦到两位的地方,不过无论如何,能交到两位做朋友,这也是我的荣幸。”梁辰点了点头,虽然帮了人家的忙,但这种礼节性的谦虚却是不可或缺。毕竟,无论在什么环境下生存,想要别人给自己面子,就必须要先给别人面子,就如同想获得别人的尊重就一定要先尊重别人一样。

    果然,梁辰说出了这番话来,也颇让唐所和白指导员心底很是舒服,毕竟,两个人都是三十好几奔四十去的人了,再怎样说,以这样的态度向这个小年轻的说话很是有些心里别扭,不过梁辰这一番话顿时让两个人心底下舒坦起来,最后一丝的官家踞傲尽去,对梁辰开始说不出的欣赏与认同来。

    “那好,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相信长平路所会越来越好。至于那个陈大力陈所,呵呵,有闲暇的话,二位就替我说声抱歉吧,我刚才可能做得有些过头,不过也是事实需要了,希望陈所能给予理解。”梁辰微微一笑,已经站了起来。

    “他?就算有他哥哥撑腰,恐怕这件事情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唐所脸上现出极度厌恶的神色来,冷笑着说道。

    “呵呵,那我就告辞了。”梁辰向两人点点头,与李想一起往外走,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站定下来,将怀里的那块硬盘掏了出来,转身搁在了茶几上,抬头意味深长地一笑,“华夏有句古话,杀人杀个死,送佛送上西,打蛇不打七寸,当心反咬一口。这块硬盘,就送给二位做个纪念吧,相信,二位能从中间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那块硬盘就是从当时公交车上电脑里拆下来的,里面忠实地用画面记录着当时的场景,相信,对于这两个收拾陈大力,无疑具有锦上添花的妙处了。

    唐所和白指导员对望了一眼,均有些不解,毕竟他们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等送走了梁辰之后,两个人迫不及待地将硬盘接在了电脑上调出监控录像一看,果然便看到了那两个恶贼犯案的全过程,事实证明,这绝对是见义勇义,而陈所硬将其定性为打架斗殴,是属于严重渎职,且有故意包庇犯罪分子的意图。只要有了这块硬盘,想收拾陈大力,那还真就是易如反掌了。

    两个人终于明白梁辰走之前所说的那几句话,回想走梁辰来到警局后所搅起的这漫天风雨,一时间,都有些后脊背发凉起来。

    “这年轻人,真是好手段,好智慧,做事滴水不露,而且步步为营,处处杀机,幸亏我们不是他的对头,否则的话真要被他整惨了。”唐所抹了把额上的汗,对梁辰又是畏又是敬。

    “而且他够狠,居然不屑所谓的面子,敢用装精神病人的手段将今天这件事情瞒天过海……”白指导员也是长叹一声,觉得这年轻人真是够绝,够狠。

    “呵呵,这可真是名符其实的大智若愚了。”唐所与白指导员对望了一眼,禁不住都笑了起来。

    “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子弟,居然如此出色,年纪轻轻,居然如此老辣,以后有机会,真要好好结交一下。”白指导员扶了扶眼镜,有些感叹也有些憧憬地道。

    “那是必须的,我有种预感,好像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唐所咧嘴乐了。

    “你一个大老爷们,又不是女人,怎么还有第六感了?”白指导员挪谕他道。

    “直觉嘛,不分男女。”唐所哈哈大笑起来。

    “唔,你这样一说,我倒也有一种直觉,这个年轻人,绝非池中之物,将来的某一天肯定会大放异彩的。如果想结交的话,真要趁现在了。”白指导员点头说道。

    “唉,可惜,刚才居然忘了留人家手机号了,真是,咦,他怎么把手机落在这里了?”唐所眨巴着眼睛,盯着办公桌上的一个破旧的手机,愣了一下。

    正在这时,手机突然间响了,唐所赶紧接起了电话,“唐所吗?我是梁辰,呵呵,手机落在你那里了,实在不好意思。”居然是梁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