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80章 :前恭后踞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老师,您真是大英雄。”李想雀跃地在梁辰身畔蹦蹦跳跳道,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没什么英雄不英雄的,世间路不平,总要有人踩。”梁辰淡淡一笑,已经拨起了电话,准备拨打110报案。思考了半天之后,他觉得这样的事情还要由国家机器处理来比较妥当,毕竟他也不是黑暗执法者。况且,自己还带着李想,也不想多惹事,把这两个家伙交给警察便ok了。

    只不过,还没电话拨通,两辆警车便已经呜哩哇啦地响着,呼啸而至了。

    “咦,没想到警察的动作还挺快的呀。”李想嘻嘻一笑道,梁辰却皱起了眉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警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在四个人面前停下,上面下来了三个警员,看到地面上两个嚎叫着的家伙都不禁皱了下眉头,两个人受的伤确实不轻。不过梁辰下手也很有分寸,尽管第一个被他打碎了鼻梁骨,却只是痛得要命形象凄厉而已,治好后最多鼻子扁塌地破相,根本没什么大问题。

    “我们刚刚接到群众报案,说189路公交车发生斗殴,看来就是你们了。拷起来。”领头的那个中年警察哼了一声,狭小的三角眼里射出了冷厉的光来,死死地盯着梁辰说道。身后的两个警员已经亮出了手铐,如恶狼般奔着梁辰便扑了过去,

    “喂,喂,警察叔叔,你们抓错人了,我老师是见义勇为抓小偷,不是打架斗殴,要抓你们也应该抓他们呀。”李想一下子急了,拦在了梁辰面前,不让警察抓他。

    “你个黄毛丫头,上一边去。”旁边的一个警员很是粗暴地一把推开了李想,李想脚下一绊,摔在了马路旁边,登时被马路牙子的糙面磕破了腿,鲜血直流。她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样的苦?登时痛得眼泪便流了出来。

    “混蛋!”梁辰的眼神森冷起来,突然间便伸出了手,一把掐在了那个警员的脖子上,将他推了个大屁墩儿。

    “好小子,你敢袭警?给我抓起来!”那个领头的警察眯了眯三角眼睛,冷冷地笑道,一顶大帽子便扣了上来,挥了挥手,另一个警员会同地上爬起了的那个警员都已经撤下了橡胶警棍,和他一起奔着梁辰而来。

    梁辰左右看了看,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皱了眉头,他不想在大厅广众之下跟警察发生冲突,说到底,自己是民,对方是官,代表着国家暴力机器,这种情况下太过激烈的反抗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想了一下,终于伸出了两手,平静地说道,“我跟你们回警局协助调查,走吧。”

    “不,你不能跟他回去,凭什么呀?对待见义勇为的英雄就应该这样对待么?”李想不干了,愤怒地拿起手机就要给李厚民打过去,可刚才那一摔,却把手机摔坏了,根本用不了。索性一下拦在几个警员面前,又哭又骂道。

    “小姑娘,情况都没有了解清楚,你也不要乱说话。法律是公正的,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抓错一个好人。”那个领头的警察也不想在如此人多嘴杂的情况下闹出太多事端来,梁辰这样配合的态度再好不过,语气倒是软了下来,很是温和地道,看来他现在也很清楚大众媒体的力量。

    “李想,不用多说,你先回去吧,不用惊动你父母,我自己能解决。”梁辰笑笑说道,他实在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惊动李厚民,李厚民只能帮他一时,并不能帮他一世,况且,他也不习惯总是借助别人的势力来摆平些许麻烦。

    “可是……”李想还要说些什么,梁辰却皱起了眉头,“我不想再说第二次,如果惊动你父母,以后我们再不见面。”

    李想没想到梁辰在这个问题上这样执拗,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走!”几个警察可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给梁辰戴铐子,只是按着他的头塞进了警车里,另外一个警员简单地给那两个小偷包扎了一下,也带上了警车而去。

    两辆警车呜哩哇啦呼啸而走,只留下一群不知所以的老百姓在津津有味地八卦着,猜测纷芸。

    长平路派出所离这里并不远,拐了两条街,已经进了派出所。车上,梁辰一直面色平静,却在不停地摆弄着手机,也不挂电话,像是在发信息,旁边的那个刚才被他掐着脖子推了个屁墩儿的警察也没理他,只揉着自己的脖子,瞪着梁辰暗暗发狠,待会儿一定要给他好看。

    “兔崽子,给老子下车。”一直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年轻警员此刻终于原形毕露,冲下了警车,恶狠狠地揪着梁辰的胸襟直往前走,而前面开车的那个中年警察则满脸阴沉,停好了车,走在梁辰的身侧,阴森森地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而梁辰只是脸色平静,跟着他们继续往里走,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到了审讯室,那个年轻一些的警员一把便将梁辰推了进去,随后一脸暴戾地向那个中年警察问,“陈所,怎么收拾这小子?”

    “先给他上铐子。”那个“陈所”已经踱进了审讯室,坐了下来,盯着梁辰,不急不忙地道。

    “好咧,没问题。”那个警员将审讯室的门关上,随后从审讯室旁边拽出了一个大纸盒子来,里面有不少泛起毛茬儿的铐子,大小不一,有的甚至上面都起了铁锈,捡了一副最小的,他摩拳擦掌地奔着梁辰走了过去,“小子,你敢推我?真是吃熊心豹子胆了,今天非得好好折腾折腾你。”说着话,他已经走到了梁辰面前。

    “等等,你们这干什么?难道不知道严禁刑讯吗?况且,我不是犯罪嫌疑人,而是见义勇为抓小偷,你们连情况也不问,就要对我暴力刑讯?”梁辰向后退了一步,冷冷地一哼道。

    “是不是犯罪嫌疑人你说了算的?刑讯?谁说我要对你刑讯了?就算刑讯,又有谁能知道?”那个警员原形毕露,嚣张无比地喝道,已经向着梁辰扑了过去。

    梁辰摇了摇头,出奇地居然没有反抗,而是任由他给自己戴上了铐子,那副小毛铐还带着毛茬儿,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拷上,稍一动,便在梁辰的手腕上刺出了道道血痕来。血脉不通,如果拷上超过两个小时,就会落下后遗症,说狠真狠。

    好在他还没狠到底,给梁辰只是戴了个前铐,并没有背过手去戴后铐,否则一会功夫梁辰的手就该麻了。

    “我只想知道,我并未得罪过你们,这样做倒底是为了什么?”梁辰戴着铐子,平静地说道。其实他并不是傻瓜,非要来受这个罪,来之前他便已经清晰地预料到这个结果,他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猜测而已,这也是一种经历,可以让他更加清楚地认识这个社会,只有了解更多的规则,才能尽可能地利用这些规则。之前他通过种种渠道知道警察队伍之中有个别败类甚至“包养”公车小偷从中抽红牟利,只不过从未亲眼见过。而今天的事情,从始至终,都透着诡异,让他有理由猜测这两个警察应该是那种个别败类之一,极有可能干着的是以前听说过的那种勾当,要不然,怎么会来得那么快?又怎么会如此对他?

    “为什么?哈哈,你打架斗殴嘛,像你这种流氓当然要这样对待。”那个警察哈哈大笑,一脚便踢在了梁辰的腿弯儿上,不过梁辰依旧巍然不动,他却像踢在了一根木桩上,震得脚面生疼。

    “既然是打架斗殴,那为什么光抓我,却把那两个人放了?”梁辰冷冷地道,眼神一瞥间,已经看到了那两个已经被带回警局的小偷正被包扎停当,此刻正巧走过审讯室,居然没有警员跟在他们身旁,此刻正透过审讯室的玻璃咬牙切齿地望着他,恨不得上来咬他一口。

    “他们?事情已经问清楚了,他们只不过是下车的时候挤了你一下,就被你打得头破血流,不,严格来说,是重伤害,每个人最少五万块的赔偿费,加一起十万块,如果你现在打电话叫家人拿钱来,我们可以协调你们私了,不立案,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吃牢饭吧,以他们伤害的这个程度,最少判你三年。”那个警察狂笑道。

    梁辰平静地点了点头,“哦,原来这样,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可以打电话给家里人要钱了么?”

    “可以,当然可以。”那个年轻些的警察愣了一下,没想到梁辰居然这么“好说话”,看了“陈所”一眼,陈所微微点了点头,他立即说道。

    陈所隐蔽地撇了下嘴,眼里有着不屑的神色。他相信,这个乳臭未干的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虽然看上去气度不凡,家里好像有点权势的样子,可他还是太小了,肯定禁不住一打二吓唬,血气之勇过后便会怂包的,现在果然如此。

    想必以这小子的穿戴及气度,还有那个小毛丫头的高贵气质,估计家里应该不会在乎这么区区十万块钱,既然这小子认怂便好说了,交钱走人,一切摆平,借着任何机会捞钱才是正途,只要不再节外生枝就可以了。

    哪想到,梁辰艰难地从兜里掏出电话拨了几个键子之后,直接打了过去,“您好,是都市生活报吗?对,是我提供的新闻线索,他们马上就到?唔,好,我在这里等他们。”

    瞬间,陈所和那个警员便呆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