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73章 :血溅球室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辰哥,辰哥,你去哪儿?”吴泽揣起了手机便跟在梁辰后面一溜小跑。

    “你先在这里陪护好浩然和吉子,不要惊动他们家人,省得为他们担心,我去去就回。”梁辰头也不不回,并未回答他的问题,直接便出了住院部。

    路上正好遇到回来的李铁,“辰哥,你这是要出去么?”李铁愣了一下,梁辰走过来的时候,身上分明有一种森冷到极点的寒气,激得他浑身上下都是一哆嗦,心底莫名其妙地有些发冷。

    “嗯,照顾好他们两个。”梁辰点点头,与他擦肩而过。

    “辰哥,卡,你的卡,先交了四万预付金,应该足够了……”李铁扬着手里的卡还没说完,梁辰一挥手已经去得远了,扔下了一句话,“你先拿着,等他们好了出院再说。”

    他的脚步看似不快,可转瞬间就已经去得远了。

    “这……”李铁拿着那卡,又是激动又是荣幸,这个时候吴泽已经从楼上冲了下来,“辰哥呢?”他一迭声地问道。

    “说是出去一趟,不过,他身上的那股子冷气,有些恐怖……”李铁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有些胆寒。

    “糟了,他肯定是找那个叫麻三的流氓报仇去了,我刚才听他跟一个叫六子的人讲电话来着,大概是找着砍人的正主儿。我们快跟过去看看,要是出什么事就麻烦了。”吴泽跺脚叫道。

    “草,你他吗才说,早知道我就拉住他了……”李铁也急了,让剩下的两个人陪护王浩然和李吉,自己和吴泽直接便跑了出去,依稀能看到梁辰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街角转弯儿处,两个人奋起直追,终于远远地看到了梁辰走进了一家叫后街男孩的桌球室里。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都有些发怵起来,就算不知道麻三是谁,但这间桌球室他们是知道的,这是师大、体大、北方电影学院三校附近的街上最大的球室,也是流氓混子扎堆儿的地方,隔三岔五这里就会有人打架,连警察都往这里跑烦了,报警都不愿意接了。

    “怎么办?要不要进去?”李铁盯着那间球室,有些头皮发麻地道。

    “去,吗的,豁出去了,辰哥敢为了吉哥和浩然报仇,咱们连进去的胆子都没有了?走!”吴泽一咬牙,大步便往那边赶。

    此时,梁辰已经走进了桌球室,球室很大,共分两层楼,一楼是普通球室,摆的也是普通台案,二楼就很高级了,不过全是花式九球,摆球的小姐也很靓,而且还有香烟和茶水,因为这里是专站用来赌球的,最少一个球五十起,而且还带连号的,玩得很大,有时候几把就能输进去万把块钱。不过这里也是道上的一些混混还有那些有点闲钱又游手好闲的人来这里玩儿,偶尔也有大哥级的人物在这里包场,当然,目的不是为了打球,而是为了谈事儿了。

    梁辰在太子哥手下的那个六子那里已经了解到了麻三的具体情况,说起来,麻三儿还真是个人物,手下也有几十个小弟,平时在大学城这边呼风唤雨的,倒是挺威风。当然,他仅仅是在学校这片算是个人物而已,跟太子哥这种真正江湖上混的人,还差了两个级别。

    里面看了一圈儿,便已经一目了然,知道那个麻三肯定不会在楼下普通球室,当下直奔二楼而去。

    “你干什么?”楼梯上蹲着个二十多岁的小流氓,留着半长不长的头发,穿着件花衬衫,敞着胸口,上面稀疏的几根胸毛,胸前还描着个龙不龙蛇不蛇的东西。这是个把门守风的。

    “找麻三。”梁辰眼皮也不曾经抬一下,径直往楼上走。

    “草,你活拧了?三哥的外号也是你能叫的?”小流氓大怒,站起来当胸就是一脚。

    梁辰闪电般的伸手在他脚后跟儿上一托一拽,那个小流氓惨叫了一声,直接飞到楼下去摔得七昏八素,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几步蹿过去,一脚便踹了二楼球室的门,梁辰冷冷向里一扫,只见屋子里大概有三十几个人,正悠闲地打着球,看见一个陌生人闯进来,禁不住都是一愣。他们都是麻三的小弟,今天刚砍完人,在二楼聚会呢。

    梁辰没说话,缓缓关上了门,而后将门上挂着的铁链子打开,在两个门手握上紧紧地缠了几道,最后用上面的锁头将之锁死,摘下了钥匙揣进兜里,他今天不准备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你谁呀?他吗疯啦?跑这撒野来了?”几个人小混混拎着球杆就转了过来,满眼凶光地盯着他。

    梁辰并未说话,在屋子里所有人脸上快速地扫视了一圈儿,最后定格在一个脖子上戴着根手指般粗的金链子、一双三角眼、右耳缺了一块的三十几岁中年人脸上,“你是麻三?”他眯起了眼睛,冷冷地问道,眼里透出了两道说不出的寒芒来。

    “我是,你是谁?找我干什么?”麻三的一双三角眼里闪动着几分愤怒且阴毒的光芒,边慢悠悠地踱着步子向这边走说道,边悄悄地做了几个手势,于是,周围三十几个流氓豁地一下都站了起来,一个个拎着球杆慢慢地向着梁辰围了过去。

    “是你就好,我怕打错人。”梁辰冷冷一笑,笑容中有让人心悸的冷光,随后突然间便是一个助跑,腿上爆炸性的力量迸发出来,一下便跃起了两米多高,半空中一屈膝,一膝盖便向着面前的一个小流氓顶了过去。

    那个小流氓只来得及用球棍在胸前一架,“喀嚓”一声,球棍已经断成了两截,膝盖正顶在胸口上,他连吭也没吭便喷了口鲜血直飞出去两米多远,撞翻了三个想接着他的人,倒在了地上,挣扎难起。

    刚一落地,便是一个侧踹,“篷”的一声闷响,身侧的那个小混混刚举起台球杆便已经被他踹飞了出去,撞在台球案子上起不来了。

    看也没看,直接矮身前进,突然间一直身,伸手就是一拳,正中前面那人面门,鼻梁骨当场打折,转回身便是一肘已经击在了另一个人的脸上,半边颧骨塌了下去。转身间就是一个鞭腿,踢在了一个人的胳膊上,胳膊当场骨折,那腿简直比铁棍还重。

    随后,他就如同一头下了山的猛虎,在绵羊群中大开杀戒,一时间只听惨叫连连,但见鲜血喷溅,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人,没有一回之将。而且梁辰出手狠得要命,不见血、不断骨绝不罢休,每一出手,必定会有人筋折骨断,根本不可能再爬起来。

    他兄弟被砍,这一次含怒出手,一群小混混算是倒了大霉了。

    不到三分钟,围在麻三身前的三十几个小混混已经倒下了一半还多,只剩下十一二个人握着砍刀或是球棍,连手都开始哆嗦起来,他们平时打打群架吓唬学生还行,动起手来照太子哥手底下的那帮经常见血打架的老混混那是差得太远了,真正见了这种出手就见血的催命阎王,哪里还敢再往前?而且人家还是赤手空拳,连刀子和棍子都不曾用。

    不知道是谁首先“妈呀”一声扔下了手里的砍刀便跑,这下倒是起了带头作用,除了麻三之外,所有的小弟都开始满场飞奔绕开梁辰去逃命。

    可二楼都已经被梁辰锁死了,钥匙还在他兜里,又能跑得到哪里去?并且,二楼的窗子是封闭式的三厘米厚的玻璃砖,外面就是挡着玻璃的巨型广告牌,就算想砸玻璃跳楼都不可能。

    一时间,满楼里都是鬼哭狼嚎奔跑的惶急身影,却没一个人能真正跑得出去的。

    梁辰也不理会,只是几步便走到麻三身前,冷冷地盯着他,“麻三,是吧?”

    “我,我,我,是……兄弟,哪位……”麻三大概三十四五岁,人如其名,满脸大麻子,平原大地坑连坑,说不出的恶心,据说小时候得过天花没治好,落下的毛病。此刻,他已经两腿打颤了,哆哆嗦嗦地说道。

    “你砍了我兄弟,现在要付出代价。”梁辰用平静得令人发指的声音说道,随后从地上拣起了一把锃亮的砍刀握在手里。

    “大哥,你,你饶了我吧,我不知道你兄弟是谁,更没得罪过您哪……”麻三见那锃亮的砍刀在头上飘来浮去的,登时就崩溃了,裤裆里一声闷响,黄的白的登时涌了出来,臭气薰天。他扑嗵一声便跪在那里,求起饶来。

    “上午你让十几个人去砍了我的兄弟,麻三哥应该不会不记得吧?”梁辰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将刀锋落在了麻三的脖子上,反复地磨着,锋利的刀锋瞬间割破了他的肉皮,带出了淋漓的血来,森冷的锋芒寒气直渗进心里去,麻三一下便瘫在了那里,连动也不会动了,比起太子哥来,他确实差得太远太远了。起码太子哥虽然认怂了,但没像他这样屎尿齐流连动也不会动。

    “我,我……”麻三终于知道眼前这个杀神是谁了,就是昨天动了他小弟的那个人,他今天早晨知道这件事情后让十几个手下去找人报复,却没找着正主儿,便砍了两个知情的学生以示威慑,没想到腊月账还得快,才一上午,人家就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这样一尊恐怖的杀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