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70章 :变脸王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我真不认识那女孩儿,刚才你说要来,我一直在屋子里等你,然后就听到外面有女孩子叫声,我以为是你,害怕你出什么事情,就出来看看,结果正好她摔倒,没看清,几个流氓欺负她,所以……”梁辰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哼,所以你就英雄救美了?是不是?行啊你,我……先不理你,回家再说!”刘莎莎怒视了他一眼,没再接着说下去。尽管心底下醋火一个劲儿地烧,但她还是个有分寸识大体的女孩儿,知道现在这么多人,必须要给男人面子,否则梁辰会下不来台的。

    “是是,嫂子,辰哥说得没错,刚才他确实是认错人了。”这个时候李吉也凑过来帮梁辰解释,其他几个家伙也七嘴八舌帮梁辰说话,“嫂子啊,你可没看见梁辰有多担心你,坐在最里面,一下子蹿出去四五米远,我们还没回过神儿来呢,他就已经一脚把那个流氓踹飞出去了,像辰哥对女孩儿这么好的男人可不多了。”“就是就是,都是误会,嫂子一起进屋吃饭吧,别生气了,大不了今天我们让辰哥多喝几杯给你赔罪……”

    一群人簇拥着刘莎莎往屋子里走,正好刘莎莎也便借坡下驴往屋子里走,她也不想让梁辰太尴尬。

    进了屋子,分宾主落座,一群刚才还在嘻嘻哈哈的家伙一时间被刘莎莎的艳光所摄,反倒有些拘谨起来,都不太好意思开口说话了,光着膀子的也赶紧把衣服穿上,在这样的美女面前,尤其还是梁辰的女朋友,谁都不愿意失态。

    “大家好,我叫刘莎莎,北方电影学院的,大家都是梁辰的朋友吧?认识你们很高兴。”刘莎莎倒是落落大方,坐在那里微微一笑自我介绍道,同时已经挎住了梁辰的胳膊,向着大家逐个打招呼。

    “啊?嫂子就是刘莎莎?”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包括李吉这个粗坯在内,俱都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虽然没见过刘莎莎长得什么模样,但据说电影学院表演系的第一美女就叫刘莎莎,也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个了。

    “怎么了?我们以前,认识吗?”刘莎莎倒也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大的名声,好奇地瞪大眼睛问道。

    “不不不,我们哪有那个荣幸啊,只不过,嫂子大名在外,电影学院的一朵奇葩,周围这些学校里,恐怕没有谁不知道你的。”李吉嘿嘿一笑,挠了挠脑袋道。

    “我哪有那么大名气啊。”刘莎莎哑然失笑。

    “辰哥,我服了,我真服了,你打架也牛,情商也高,女朋友更靓,脑子还好使,你,你这还让我们这些兄弟们活了……”李吉装做无比感叹的样子,向着梁辰竖起大拇指摇头晃脑地说道,一群兄弟也俱都捧心做惊若天人状。

    “哈哈,你们就捧吧,把他捧上天去算了。”刘莎莎笑得前仰后合的,但听人别人夸奖梁辰,心底下却是比喝了蜜还甜。

    正在这个时候,酒菜已经流水价地端上来了,一群家伙早已经饿得饥肠辘辘,却碍着刘莎莎在这里,不敢放开筷子大嚼,只能装斯文一小筷一小筷地夹,这个折磨啊。

    刘莎莎心有七窍,哪里还不明白这个事情,抿嘴一笑,悄悄握着梁辰的手掌一捏,里面硬硬的一叠钱,梁辰会意,握在掌中点了点头。不还没等缩回手去的时候,刘莎莎已经跟小野猫似的又狠狠地在他手背上挠了一下,疼得他险些叫出声来,转头一看,刘莎莎正狠盯了他一眼,大有今天晚上跟他没完的意思。

    梁辰摸了摸鼻子,心底下叹息了一声,暗道女人的醋火有时候可真是毫无道理。

    此刻刘莎莎已经站了起来,“我晚上吃过了,先不陪你们,你们慢慢吃,少喝酒,别闹事,我走了啊。”她笑盈盈地向一群小哥们告辞出去了,一群家伙如释重负,该光膀子的光膀子,该对着酒瓶吹的对瓶吹,全面放开手脚,轻松了许多。

    没办法,有时候,美丽也是一种压力。

    一群家伙甩开了膀子这顿猛喝,啤酒干掉了八箱,白酒干掉了两瓶,直喝到脚都打晃了,才相互间搀扶着往外走。

    梁辰倒没什么事儿,只不过喝了这么多酒胃里有些胀得慌,出外买完了单,与几个人告辞,又给郑管家打了电话请了个假说自己今天有事情先不能去辅导李想学习了,随后便往家走,不过走到小区附近一片无灯的黑暗地方时,看似脚步略有虚浮的梁辰突然间一个闪身便疾快无比地消失在暗影处,仿佛融化在黑暗里一般,根本找不到他的影子。

    “咦?”梁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惊讶的声音,随后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转了出来,有些吃惊地左看右看。

    “高兄,这么晚了,你一直跟着我,有什么事吗?”梁辰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他身后转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悠然说道。其实他早就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自己了,就算喝了这么多酒,多年来养成的敏锐感觉依旧没有半点放松。不过,当他发现跟着自己的人居然是高羽时,倒是禁不住有些奇怪起来,同时也有些警觉,毕竟,虽然两个人很是惺惺相惜,但高羽这么晚来意不明,不警惕不行。

    高羽倒不愧是省级冠军级别的散打高手,梁辰刚一拍他的肩膀,猛然间浑身肌肉便是一紧,如同一头豹子般迅猛动作,后退间便要直接撞进梁辰的怀里。同时,右手一抓梁辰的左手,往下一带,左手便已经伸到了梁辰的左腿下一勾,便要一个拧身将梁辰直接扔摔出去。

    却不料梁辰反应如电,左手只一缩便已经脱出了高羽的掌控,向前电般一探,只一个回勾,便已经扣住了高羽的喉咙,而此时,高羽的左手刚堪堪勾到梁辰的左手还没等发力,便只觉得喉咙上一紧,呼吸为之一窒,如果再不停手,恐怕还没等自己发力的之前,梁辰的左手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掐碎他的喉咙。

    “高兄,深夜跟踪,突然出手,给我一个理由。”梁辰心下有气,暗道高羽应该不是这样的卑鄙小人,况且自己已经在体育馆给足了他面子,怎么他就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

    “理由是,但求一败。”高羽早已经缩回了手,居然不顾梁辰抓着自己的喉咙,哈哈一笑,转过身来望着梁辰,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钦佩神色来。

    “但求一败?”梁辰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其意。高羽好像并不是狂傲得如独孤求败一样的人吧?

    “兄弟,我可不是糊涂蛋。你在拳台上故意输我,顾忌到我那所谓的虚名,想给我个面子,做哥哥的不言谢,这份情心里记着。至于今天晚上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我高羽明白兄弟的想法,特意求败以证我心,我非你之敌就是非你之敌,无论拳台上还是拳台下,我都服气!”高羽向着梁辰便是一拱手,持武人之礼,郑重地说道。

    梁辰怔了一下,随后哑然失笑,终于弄明白了高羽是什么意思,说穿了就是来感谢自己来了,只不过他这种“求败”的感谢方式倒真是特别。

    摆了摆手,“高兄,这话太见外了,我们一见如故,不如去我家,再喝上两杯,聊聊家常,怎么样?”

    “哈哈,正合我意。其实我刚才已经找到饭店去了,不过那一大桌子人,我,这个,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一直跟在你后面过来了。”高羽大笑道,受梁辰的邀请,说不出的高兴来。手一伸,已经从腰间变戏法似的拽出了两瓶酒来,在梁辰眼前一晃。

    “好,那就走吧。”梁辰一笑,跟高羽往家走去,到了楼下顺便买了些花生、蚕豆什么的下酒菜。

    “对了,你好像,和女朋友住在一起吧?这个,要不咱们出去吃吧,我请客,否则打扰了弟妹休息就不好了。”高羽突然间想起了刚才一大帮人把刘莎莎送出来的事情,站住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他刚才太高兴,结果现在才想起这个事情来。

    “没关系,我们住上下楼,并没在一起住。”梁辰笑笑说道。

    “原来这样,嗬,没想到,兄弟还这么传统,啧啧。”高羽竖起了大拇指,再没说什么。

    上了楼,梁辰有意放松了脚步,尤其是路过刘莎莎门前时,更是轻手轻脚,害怕这头肯定在家蕴气的小野猫扑出来咬自己。

    只是终究还没躲过,梁辰刚到刘莎莎家门口,门一开刘莎莎便已经一下跳了出来,伸手便掐向他腰间,“你个死人,跟一群狐朋友狗友喝酒到现在才回来不算,居然还敢背着我在外面泡妞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刘莎莎嘴里嗔骂道,可是一抬头却看见高羽正尴尬地拎着两瓶酒站在那里,吃了一惊,随后就跟川剧变脸一样,瞬间就换成了一副朝阳般灿烂的笑脸,“你呀,怎么才回来,这是你的朋友吧?又要喝点儿?快,上楼去呀,傻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支桌子拿盘拿碗,我去给你们炒两个菜,你们先喝着,我一会儿就好。”

    她变脸之快捷迅速,恐怕就算是川剧大师来也要甘拜下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