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4章 :三错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哪三错?”虞叔皱着眉头问道,不过已经由开始时的暴怒逐渐转为好奇,很想知道这个胆子包了天的年轻人接下去倒底要说什么。

    “第一错,在于投放茶量。东方美人茶,是以发育不全的芽叶为原料制造的半发酵茶,兼有红茶和绿茶的特质,香气、滋味均极佳,所以茶叶用量宜少不宜多,如果茶量过多,会导致茶汤过浓,失去了它特有的那种甘醇芬芳、典雅飘逸的风味。每一种茶都有每一种茶的意境所在。品茶,不仅品香,更在品意。我闻味知茶,您的所品之茶茶香过于浓郁,茶量明显偏多,估计叶量已过半壶,如此一来,却有失东方美人茶之本身特质了。”梁辰负手侃侃而谈。

    “嗬,好小子,闻一鼻子居然就能知道我用了多少茶?真有你的,接着说。”虞叔登时便来了兴趣,一双老眼登时睁了开来,紧紧地盯着梁辰。

    “第二错,在于沸水烫茶。东方美人之寓意,原本就在于其因发育时被浮尘子吸食汁液,导致芽叶发育不全,先天不足,拟人来讲便是体弱多病,红颜命薄,所以更不能用沸水冲煮,必须要待水煮滚后,将壶盖打开,稍候一会待水温降至八十五度左右时再进行冲泡,或者可以用中投法的冲泡方式,这样才不至于将茶叶烫熟,产生闷涩苦味。而我闻茶味,发现浓香之中闷涩略重,熟梨之香荡然若失,呵呵,应该是水沸即冲,茶叶烫熟所致了。”梁辰轻掀鼻翼闻着茶叶,微闭着眼睛缓缓说道,仿佛已经浸入茶禅之道中。

    “你,你,接着说……”虞叔脸色已经变得惊奇起来,指着梁辰,说话都有些艰难起来。

    “第三错,在于品茶器具。”梁辰张开了眼睛,凝视了虞叔放在旁边八仙桌上的紫砂壶半晌,才缓缓说道。

    “我连品茶的器具都用错了?小子,这一次你可说得不对,品茶,自然要用紫砂壶来品,而且独品一味,长久浸润,茶养壶,壶养茶,就算以后不搁茶,只注白水,也自有茶香浸鼻了。”虞叔摆了摆手,对于梁辰的这个说法倒很是有些不以为意起来,在那里摇头晃脑地说起紫砂壶的妙用来。

    “呵呵,诚然,如您所,紫砂器具自有神韵其中,妙用无穷。但我想说的是,茶与壶,要门当户对,相得益彰,才能品出其中绝妙滋味来。”梁辰微微一笑道。

    “那我这茶与紫砂壶又怎么门不当户不对了?”虞叔端起了自己的紫砂壶端祥了半天,皱眉问道。

    “一般说来,发酵底高的茶,或以较成熟的对口叶为原料制成的茶,如铁观音、武夷岩茶等,适合用硬度较低的紫砂壶来冲泡,因为它们发酵度高、揉捻紧结、滋味较重,硬度低的壶可以以柔克刚,充分发挥出茶的口感与浓重来。而发酵度低的茶味,如绿茶、黄茶、白茶,或是以嫩芽叶为原料制成的茶,像雀舌以及您所品味的东方美人茶等,适合用硬高较高的石壶或是瓷壶来冲泡,最好用白色瓷杯来品,才为上佳,刚柔并济,才能衬出茶汤鲜艳的色彩来,同时也更能发挥出它飘逸甘醇、水畔佳人的特殊意境来。而你,弱茶用软壶,一弱再弱,却是难以品出东方美人的真正韵味来了。”梁辰眼睛盯在那紫砂壶上,淡淡一笑道。

    虞叔坐在那里,沉默了下去,手指有节奏地敲击在八仙桌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梁辰也不说话,只是微笑静静地站在那里,而台阶下的李厚民则额上冷汗不停地向外冒,有些把握不住虞叔倒底会不会突然间发怒,把他们两个都留下来,那可就麻烦了。

    半晌后,虞叔才哼了一声,开口道,“小子,你说得倒是挺好,就是不知道你做起来能不能行。如果,真能按你所说,泡出一壶你所说的真正好茶来,让我满意,那我就服你了。”他抬头盯着梁辰道。

    “如果虞叔不介意,我乐意为您效劳,泡一壶真正的好茶。”梁辰一笑道。

    “好,来人,上水,上茶,把我的那套青花瓷盖碗拿过来。”虞叔倒是有些迫不及待起来,手一挥,喝了一声。

    立时,几个人走了上来,流水价地将一应器具拿了过来,还有一个古旧的小瓷坛。

    “这坛中可是去年梅上新雪所化,珍藏多年,我专门用来待客,小子,你可千万别给我糟蹋了,否则的话,我不会轻饶了你。”虞叔看着那个小小的瓷坛,脸上露出了自得之色,哼了一声道。

    “如您所愿。”梁辰略卷起了衣袖,以瓷勺舀水电瓷壶中煮水,这边开始将那套晚哥釉青花山水一一掀开,每碗中投入一捏茶叶,不多不少,均是三克。待水烧开后,将水稍晾一会儿,等水温降至八十五度时,提起小壶每个茶碗中注入了一百五十毫升左右的水,随后盖上了碗盖儿,浸泡了五分钟后,梁辰伸出手去,“虞叔,请!”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飘逸至极,不带半点人间烟火气,端的是潇洒无比,虞叔盯着他看,最后居然仅仅是看他泡茶,便已经有些心旷神怡起来了。

    虞叔早已经迫不及待,伸手便拿过一杯,托在掌心中,甫一揭开碗盖儿,顿时,甘醇芬芳的香气飘满一层,微闭上眼,就仿佛是一个典雅飘逸的美丽女子就站在面前,微微一动,便是香风四溢,令人心旷神怡。

    虞叔浅啜了一口,半晌不动,似是回味着茶香,蓦然间便是睁开了眼睛,眼中神光大放,“好,好茶啊,好茶,没错,这才是父亲当年最爱喝的东方美人,茶汤鲜艳,神韵独存,好,好,好!”虞叔拍案大赞,激动得居然站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懂得这么多?”虞叔指着梁辰,眼中满是激赏之意,一迭声问道。

    “呵呵,我叫梁辰,自幼喜欢茶道,十几年来倒是略有小得,倒让虞叔见笑了。”梁辰躬身一礼道。

    “见笑个鬼,我才让你见笑了,枉自还觉得自己还是个茶艺大师,可在你面前简直什么都不是,来,你也尝尝自己泡出的这茶吧,香而不腻,鲜而不过,真是好本事,好本事!”虞叔哈哈大笑赞道,虽然言语粗鲁,却颇为真性情。

    而台阶下的李厚民却是狂吃一惊,就算梁辰茶道精湛,可是据他所知,有资格让虞叔请出梅雪之水泡茶待客的人,整个j省最多不超五人,比有资格上到这台阶上与他对话的人还要少出一半去,虞叔能对他这样另眼相看,以茶相待,这充分证明了他在虞叔心中的地位,想到这里,李厚民真是又惊又喜,虞叔如此高兴,恐怕自己的事情最少有八成以上的希望。他暗道自己真是拣到宝了,无意中请个家教居然请到的是这样一位茶艺大师,他都觉得自己是鸿运当头了。

    梁辰接过了虞叔递过来的茶,却未喝,只是拿眼看着台阶下方的李厚民,“虞叔,如果您不介意,这杯茶,我想请李先生代我品之。”一句话出口,台阶下刚舒了口气的李厚民再次一颗心提了起来,心底大骂,“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虞叔的茶是谁都有资格能喝的?你这么把我抬出来,不是要我的命么?”虽然他知道梁辰是为了自己好,但梁辰这一举动实在有些太唐突了。

    果然,虞叔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哼了一声,把茶杯重得地摞在了八仙桌上,“小子,你有资格喝我的茶,不代表他也有,你这么做,是在拿我的面子送人情了?!”台阶下的李厚民额上顿时汗如雨下,刚要张嘴说话,却看见梁辰向他摆了摆手,随后转过头来,神色不动,只是微微一笑,“虞叔,我并没有这样想。其实,茶禅一味,喝茶就是在经历人生,经历机缘。今天是李先生带我来,才有幸认识了您,也有幸用这难得一见的新梅雪水泡一壶极品膨风,对于茶者来说,这就是茶中之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而为我创造了这机缘的人,就是李先生,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今天的这壶好茶,从这一点上来讲,李先生喝这杯茶,也是为我与虞叔结这个缘了,您说,不是这样吗?”

    虞叔再次沉默了,也不说话,只是定定地望着梁辰,好半晌,才摇了摇头,笑了起来,“好小子,你这是语带机锋啊,如果我不让小李子喝这茶,倒显得我有些小家子气了,也罢,也罢,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便喝了这茶吧!”虞叔手一指李厚民,早有人过来接过了梁辰手中的茶,恭送到了李厚民手中。

    “谢谢虞叔!”李厚民根本无法想像自己居然能喝到虞叔的茶,那样沉稳的一个人,激动得连话都会不说了,揭开杯盖,也不管烫与不烫,直接一口便喝了下去,结果烫得眼泪汪汪,窘态百出,但神情却又是惶恐又是激动,台阶上的虞叔指着李厚民大笑起来,倒像是个恶作剧的顽童一般。

    正在这时,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下属从旁边的一面影壁后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部卫星电话,“虞叔,您的电话。”

    虞叔点了点头,“梁辰,好,我记住你了,有时间来找我老头子聊聊天吧。”他一只手端起了茶杯,那是送客的意思了。

    “一定多来拜会虞叔。”梁辰躬身施了一礼,走下了台阶,李厚民也在台阶下施了一礼,转身退了几步,刚要与梁辰离开的时候,虞叔像是想起了什么,“小李子,那个标,你去投吧,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能不能中,就是你的事情了。”

    李厚民一怔,随后大喜过望,再次躬不断施礼,“谢谢虞叔,谢谢虞叔!”

    “走吧走吧,你这样的俗人能交到梁辰这样的朋友,也算是你的荣幸。”虞叔不耐烦地挥手,随后望着梁辰,“别忘了,有时间陪我老头子来聊天!”

    梁辰微笑点头,两个人随即离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