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2章 :五年之约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你倒底想说什么?”梁辰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看透这个小丫头,她绝对有着与她这个年纪极其不符的思维与想法,并且要远比自己想像中成熟,很多事情,她都能看得清楚,只不过,有些执拗地不愿意想清楚而已。她的这种成熟再配合上她这个年纪特有的叛逆与倔犟,真是一件让人极其头疼的事情——越是这样的女孩越不好管,行事也愈是极端。

    “我只想说,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李想已经完全停止了哭泣,居然十分冷静地在跟梁辰说话,俨然间,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长大到足以能跟梁辰平等地对话。

    “机会?什么机会?你想我怎么给你?”梁辰感觉这丫头绝对有着与她父亲一样控制大局的能力,隐隐间几乎已经要掌握对话的主动权了,而自己逐渐有些被动起来,这个发现实在让他哭笑不得。

    “我希望你五年之内,不要结婚,等我安心念完高中,考上大学,那个时候,我已经有足够的承受能力来面对人生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如果,你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那无论你走与不走,报纸上都会见到我的讣告。”李想执拗决然地说道。

    “你在威胁我?”梁辰挑了下眉毛,眼里射出了冷冷的光来,无论任何时候,他都绝对不会受任何人的威胁,李想也不行。

    “不是威胁,只是表明了一种态度而已,与你无关,只与我自己有关。”李想居然如梁辰一般淡淡一笑,凄凉地说道。如果仅仅是看这个淡然的笑容,她简直就是小一号的女版梁辰了。

    梁辰实在拿她没办法,摸了摸鼻子,吁出口长气,“为什么是五年?这五年中,有四年是上大学的时间,我根本不可能结婚的。”

    “你大学毕业后剩下的一年是给我自己留的,严格说来,我也只有一年的时间能心无旁旁骛地追你了,所以,从现在算起来,只能有五年,五年后,我会让你知道我的优秀,我的好。”李想目光灼灼地盯着梁辰道。

    “一个女孩子,说这话都不脸红,才初三就想着上大学的时候谈恋爱了。”梁辰有些受不了她年轻飞扬的火辣眼神,避了开去,拿出老师的架子说道。

    “你没有否认,那就是答应了?”李想紧追不放,非要逼着梁辰表态。

    梁辰思索了一下,知道李想并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不答应,以她的个性,恐怕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这丫头要是执拗起来,那可不是一般的犟。无奈之下,只好点了点头,“嗯,好吧,就五年的时间,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学习不许落下,否则,这个承诺便自动取消。”梁辰加了一个捆绑条件。

    “好,君子一方,驷马难追。”李想兴奋起来,伸出手去要与梁辰击掌。

    “你一个黄毛丫头,又算什么君子了。”梁辰摇头苦笑,却依旧伸出手去与她击了两下掌。

    “我现在是黄毛丫头,五年后,我就不是了。”李想哼了一声,已经重新翻开了书本,开始准备学习。

    “从现在开始,我要专心学习,其他的什么都不会想,也不会打扰你谈恋爱什么的,但希望你能遵守一个男人的诺言。”李想盯了梁辰一眼道。

    “嗯,好,我答应你。”梁辰摸了摸鼻子,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这丫头,还真难对付。

    接下来倒是很平淡了,李想将这几天来自己学习中遇到的难题不懂的就问,并且大部分还是以英语对话的形式问,同时兼顾几门课程,倒是令梁辰频频点头。

    梁辰的英语水平倒也不是一般的高,很标准的发音,积累的单词量也大得惊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归国华侨呢。

    到了十点半,李想收拾课本,恭敬地送他出门,跟平时倒是没什么两样了,这也让梁辰松了口气,无论如何,这丫头只要现在不把心思放在他身上就行,否则的话,他可真无颜面对李厚民了。至于那个所谓的承诺,他并没有当真,只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一时冲动的话罢了。

    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下了楼,到了客厅的时候,发现李厚民今天晚上并没有出去应酬,也没有睡,正在客厅里看电视,望着他走下来,微笑着向他点头,梁辰报以一笑,并没有停下,继续往外走。

    “我送送你吧。”李厚民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身旁。

    “不必了,李先生也早些休息吧。”梁辰现在面对李厚民,颇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虽然自己问心无愧,并没做错什么,但他终究是李想的父亲。

    “谢谢你。”李厚民并没回去,而是陪着他出了客厅,就在送出大门看着他跨上摩托的时候,突然间说道。

    “什么?”梁辰愕然了一下。

    “没什么,我是说,感谢你给了媛媛这个所谓的机会。”李厚民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淡淡地笑道。媛媛是李想的小名,也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专用妮称。

    “刚才楼上的事情,你都听到了?”梁辰有些尴尬起来,不过想想也是,仅隔了一层楼,李想闹得那么大声,李厚民又不聋,听不到才是怪事。

    “嗯,我听了个大概,其实,说起来也是我这个丫头不争气了,不过,无论如何都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这丫头恐怕早已经成了个小太妹了,哪里还能坐下来乖乖地学习?”李厚民叹了口气道。

    “也不能这么说,李想本质里是个很好的孩子,只不过正处于青春期,过于叛逆了一些。如果李先生以后有时间,不妨多加强与她的沟通交流,倾听一下她的心声,多关心她一下,随着她慢慢长大,一切自然就会好起来的了。”梁辰这倒不是辩解,而是有感而发了。

    “呵呵,不说这些,我只想知道,那个五年之约,你是怎么看的?”李厚民摆了摆手,饶有兴趣地望着他,突然间就问道。

    “这……李先生,不过就是小孩子的话罢了,你怎么也当真了?”梁辰猝不及防,饶是以他平素里的淡定从容,这一刻也不禁闹了个大红脸。

    “小孩子的话?哈哈,我家这个丫头,恐怕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她从小到大,想到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做不成的。那个五年之约,你可要小心了。”李厚民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先生,你怎么跟个局外人似的还有心思在这里看戏啊?”梁辰苦笑道,李厚民简直不像个当爹的。

    “哈哈,不逗你了,夜深了,回吧,记得我们明天的约定。”李厚民笑着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挥挥手道。

    “没问题,我必到。”梁辰骑上了摩托,再次跟李厚民打了个招呼,随后驶出了李宅。

    李厚民伫立在夜风中,负手注视着他的背影,良久,才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回了屋子。

    梁辰一路驶回了家,刘莎莎早已经提前把夜宵准备好了,剁了盘梁辰喜欢的老虎菜,又将下午剩下的菜热了下,一直温在电饭煲里,梁辰一回来就已经跟小鸟似的扑在他怀里,腻了好一会儿才将饭菜端过来,坐在他旁边拄着腮,看着梁辰吃得大汗淋漓,满脸的甜蜜与幸福。

    吃过了饭,两个人卿卿我我了又好大的一会,才依依不舍地分离,刘莎莎到楼下去睡了,而梁辰依旧在自己的屋子里睡。毕竟,两个人都是比较传统且保守的那种人,都不愿意提前品尝那种禁果,想把最美好的事物留在最美好的那一刻品尝。

    梁辰依旧如常,打拳,练习,十年的苦功,不能因任何事情废止。锻炼完之后,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刘莎莎,痴缠着他又聊了将近半个小时,几乎电话都快聊没电了,才肯睡去。没办法,恋爱的女人都这样。

    第二天两个人吃过了早饭,梁辰陪着刘莎莎去剧组签约,又陪她吃了午饭,刘莎莎抱回了一大摞剧本,开始兴奋地正式进入角色在家里背起台词来,梁辰说自己有事,便打了个车,按照约定时间,来到了李厚民家里。

    此刻,李厚民正在家里早已经准备停当等他,西装革履,文质彬彬,一派有识有才的儒商风范。

    两个人一起上了李厚民的坐驾,那是一辆ewb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豪华配置,尊贵大气,这一辆车子便要近千万元,由此也可见得李厚民的财大气粗。

    梁辰倒并未为之所动,上了车子,只是靠在那里闭目养神,让与他并排坐在一起的李厚民有些好笑,“你不问问我们倒底去干什么?”边从小冰箱里拿出瓶饮料递给梁辰,边笑问道。

    “应人之事,尽力而为,至于其他的,也没必要去问,你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不想我知道,多问也是无用。”梁辰闭目淡然地道。

    李厚民虽然早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淡定,却依旧摇头叹息,“如果不是知道你的底细,我真怀疑,你倒底是不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年轻人,你的稳重与成熟简直像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与你的年纪实在太不相符了。”

    “呵呵,人的成熟程度总是和经历有关的,或许,经历的多一些,大概就能懂得多一些了。”梁辰笑了笑说道。

    李厚民也不再多话,同样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车子无声地开动,驶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