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8章 :辱人者,人恒辱之(上)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你,你……”云巧巧捂着脸庞惊恐地望着有些狰狞的王桐山,身体哆嗦着,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王桐山却不再理她,几步便走到了刘莎莎面前,刘莎莎才回过神来,戒备地往梁辰身后一躲,“你要干什么?”

    “不不,莎莎你,呃不,刘小姐你别误会,我只想盛情邀请您加盟我们剧组,出演这部清穿大戏,我们在一起合作,一定会很愉快的。”王桐山热情扬溢得都遮天蔽日能让日月无光了,半躬着身子伸出手去想要握刘莎莎的手,却苦于中间有一个梁辰像大山一样挡在他面前,他只能干着急。

    “不,王导,你,你在说什么?女一号是我呀,不是她。”云巧巧如梦方醒地扑了过来,一下抓住了王桐山的胳膊,尖叫道。

    “滚!”王桐山又是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根本理也不理她,继续转了个弯儿想去握刘莎莎的手,刘莎莎被他吓到了,搂着梁辰的腰跑到另一边去探出小脑袋惊恐地望着他,如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女孩儿似的。

    “别怕,他只不过是纸老虎而已,不吃人的,去跟他握个手,然后谈谈合同的事情吧。”梁辰搂了下刘莎莎的肩膀,怜爱地向她说道,同时瞟了王桐山一眼。

    “你别瞎说,他,他打人的样子好可怕的,你看巧巧脸都肿了。而且,他这么前踞后恭,肯定是有问题,我们快走吧,离开这里,我有些怕。”刘莎莎真有些懵了,踮起脚尖儿在梁辰耳畔低低地说道,一个劲地往外拽他。

    梁辰心底下好笑,却也不再阻拦,任由她心惊胆颤地拽着自己往外走。这种情况下,刘莎莎也没忘了付给那个售货小姐钱,同时把梁辰脱下来的旧衣服抱在怀里往外走。

    “刘小姐,刘小姐,你不能走啊,你要是走了,我的投资人就撤资了,这部戏就完了,这可是我所有的心血所在啊,为了这部戏,我预付了所有身家,甚至把房子都抵押了,还欠了银行不少钱,如果你不当这个女一号,我的投资人就会撤资,我就完了,真的完了,求求你,求求你,就当可怜我一次,帮我一把吧,我有眼无珠,曾经得罪过您,您千万别往心里去……”王桐山急得眼珠子都充血了,跟在后面一迭声地喊,想要扑过来抓住刘莎莎,却被梁辰淡淡地拿眼一瞟,立马心惊胆颤地缩了回去,只是跟在后面急得团团转,声音都颤了起来。

    而云巧巧却在后面拖着他大哭,“你这个混蛋,你耍我,明明说好这个女一号给我的,你现在说踹开我就踹开我,你拿我当什么?我要我的女一号,要是你不给我就去法院告你强肩。”

    四个人走成了一串,场面慰为壮观。

    刘莎莎紧紧地搂着梁辰的胳膊,心惊胆颤地前面走,不时地回头看,这个世界太疯狂了,都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

    两个大美女,再加上一个奇形怪状的大胡子导演,还有一个帅得令人发指的性格冷毅男,这个组合可算是夺尽了眼球,三楼的人几乎都跑到这边看热闹来了,幸好时值中午,已经到了饭时,这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否则的话,围观指数肯定要上涨到五星级别。

    看见人越聚越多,后面两个人连打带闹声嘶力竭的有些不像话,梁辰皱了下眉头,这实在有些太不像样子了。

    站定脚步,转身望向拖成了一串的云巧巧还有王桐山,“都别闹了。”他一声低喝,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威严。

    两个人一怔,立马停了下来,有些畏惧地站在他的身旁。

    “我知道你们都有所求,都跟我来,不许再闹,否则,谁都没有好下场。”梁辰哼了一声道,转身便走。

    “是,是,梁先生。”王桐山赶紧屁颠儿屁颠儿跟在后面,而云巧巧也放乖了许多,小心翼翼地跟在王桐山后面,不敢再闹。

    刘莎莎挎着梁辰的胳膊,惊诧无比地望了他一眼,这一刻,觉得他太男人了,能让向来高傲得跟皇帝一样的王桐山居然这样低眉折腰的,简直太了不起了。可是转头一想,浓浓的疑惑就涌上了心头,不对啊,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王桐山凭什么这么怕他?还有,那个让王桐山态度突然转变的电话跟他也有着莫大的关系,而且好像还涉及到了投资方的问题,这个男人,倒底是什么来历?

    看着梁辰,她心下突然间一个哆嗦,缓缓地松开了挎着他胳膊的手臂,她有些莫名其妙的害怕,还有种说不出的抗拒。

    手臂却是一紧,梁辰已经抓住了她的手重新摁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回头向她温柔地一笑,“莎莎,我会向你解释清楚这一切,爱我就相信我。”他拍了拍刘莎莎柔若无骨的小手道。

    刘莎莎心底下一暖,随后突然间鼻子就是莫名地发酸,重新狠狠地挎紧了他的胳膊,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重重地点头,“嗯!”

    几个人转眼间便已经出了左展,“上你的车,找个安静的地方谈。”梁辰看了王桐山一眼道。

    “好,好,没问题。”王桐山立马以火箭般的速度冲了出去,去提自己的车了。云巧巧站在那里,想跟过去又害怕王桐山再打她,太丢面子了,可不跟过去,自己难道要跟在梁辰和刘莎莎的后面?刚才自己极尽恶毒,就差把人家给吃了,人家能放过自己吗?想到这里,她心底就有些发寒。

    梁辰看了她一眼,“你也来吧。”随后便往外走。

    虽然他年轻得有些有不像话,可一旦严肃起来,语气里的那股子仿佛天生的威严与压迫力让人有一种心惊胆颤在茫然中必须服从的感觉,云巧巧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不敢再说什么。

    三个人快步走到步行街外,王桐山早已经将车子提了出来,是辆陆虎,很威风很硬朗的风格。

    “车子不错。”梁辰与刘莎莎上了车,坐在后排座上,淡淡一笑道。刘莎莎则悄悄地摸了摸车门,眼里有些羡慕。

    “梁先生如果喜欢,就送给您了。”王桐山赔笑说道。

    “那倒不必,我喜欢自己赚钱买,给自己的女人买。”梁辰看了身旁的刘莎莎一眼,刘莎莎脸上漾起了一丝自豪且幸福的笑意,咬着下唇,偷偷将小手摸到了梁辰的腰间狠狠掐了一下,这也是某些特定时刻女人们表达自己幸福的一种特殊方式,当然,挠后背的那种表达某福的方式就不必提了,起码现在大白天的用不到。

    云巧巧也小心翼翼地开了车门,想上来,王桐山眼珠子立起,刚要骂过去,梁辰一摆手,“我让她来的。”

    王桐山立马把骂人的话憋回到肚子里去,收声不再说了。

    车子疾快地驶走,穿街绕巷,来到了星巴克,这也是江城唯一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厅,来这里的人都是一些有身份重品位比较高雅的人。

    “哇,星巴克啊,这里好贵的……”刘莎莎下了车,禁不住低叫了一声,这里最普通的咖啡也要几十上百一杯,稍贵一些的更不必提,普通小资根本享受不起。她只是走过路过听说过,却从来没来过这里。

    “又不用你花钱,尽管拣最贵的点。”梁辰有趣地向她眨了眨眼,低声在她耳畔说道。

    “你坏死啦。”刘莎莎笑意盈盈地瞪了他一眼,又娇又嗔,看得门口的侍应生直了眼,连开门都忘了。

    “梁先生,刘小姐,请,这里比较安静,适合谈事情。”王桐山充当起了侍应生,跑过去开门,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客气。”梁辰恢复了严肃,一点头,携着刘莎莎一起往里进。云巧巧想拣个便宜也溜进去,却被王桐山伸手放开了门,险些一头撞在玻璃上,气得眼泪在眼圈儿里转。转眼间便天翻地覆,刚被她踩在脚下的对手现在直起了腰一根小指就把她压得翻不过来身,这种巨大的落差让她恨不得现在去死。

    尤其是想起自己刚才的张狂再对比现在的凄凉,她真要发疯了。

    可是为了今后的道路,她不得不继续往里走,打掉了牙齿也要往肚子里咽。

    “梁先生,刘小姐,刚才多有得罪,你们千万不要往心里去,至于以前发生过的那些事情,都是我鬼迷了心窍,我向你们道歉,对不起,实在对不起。”王桐山刚一进贵宾室,还没等几个人坐下,便已经弯着腰打起了自己的耳光来,用力过大,手上的戒指甚至把嘴上的胡子都刮下几绺来,让人看着很是好笑。

    跟在后面的云巧巧不敢落座,只是震惊地望着王桐山的举动,还有淡定地坐在软椅上的梁辰,以及瞪着两个大眼睛同样惊诧得不能自己的刘莎莎,不安地绞着双手,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梁辰也未说话,等王桐山打了自己十几个耳光之后,才点了点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只要记得,辱人者人恒辱之,做什么事情都要想清楚,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就可以了。”梁辰说完,用眼瞟了旁边的云巧巧一眼,让云巧巧有些心惊胆颤,感觉这个男人的眼光实在太犀利,仿佛能穿透人的内心,刺痛灵魂。

    “是,是,梁先生教训得是,我记住了,永远记住了。”王桐山点头哈腰地道。

    “都坐吧,下面谈谈莎莎的事情。”梁辰一指对面,王桐山立即听话得跟训练好的小狗一样坐了下来。

    云巧巧站在门旁,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走过来坐下,刘莎莎心中有些不忍,站起来向她招手,“巧巧,过来坐吧。”

    看见刘莎莎如此善良,面对刚才几乎要把自己踩死的人还这么怜悯,梁辰心底叹息了一声,对这个女孩子却是越来越怜爱尊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