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5章 :人生如戏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不过有时候,对某些人,却是解决问题最好最直接的方式。”梁辰一笑道。

    “行啦,别兜售你那破理论炫耀所谓的暴力美学了,没劲。赶快,收拾东西,我们去看那个混球吧,看看能不能把问题彻底解决。要不然的话,我们也只好搬家了。”刘莎莎纤纤玉指在梁辰脑门子上戳了一下,娇笑道。

    梁辰一笑,也不说话,抬手去收拾东西,却被刘莎莎打掉了手,“用不着你,抽烟去吧。”随后麻利地收拾碗筷,擦桌子。

    忙着刘莎莎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忙碌的身影,梁辰笑了,突然间高声喝道,“莎莎!”

    “嗯?”刘莎莎下意识地一转头,却看到了梁辰热辣如火的眸子正深深地凝视着她,“从今天开始,你属于我了。”

    “切,真俗,你就不能说些有营养的情话啊。”刘莎莎愣了愣,一下转过身去,眼圈儿红了,嘴里不屑地说道,可心下却甜蜜无限,温馨无限。

    如果心理没有疾病的话,每一个女人都渴望属于一个男人,那不是因为所谓的女人天生软弱,而是因为,女人本就是男人的肋骨,天生就是男人的一部分。这不是依靠,而是回归!

    “梁辰,我爱你,永远!”背对着这个虽然不会说话而且还有些木讷并且相识只有四天的男人,刘莎莎在心底发誓道,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很普通的男人会让向来高傲的自己突如其来地沦陷,他简直就像是一种无名的刺激性药物,一旦接触,便会突然间让人狂暴,让人上瘾,让人无法自拔!

    “待会儿到了地方,你可千万别再这么犟了,主动认个错,道个歉,说个软话什么的,能以温和的方式解决就以温和的方式解决。”刘莎莎在梁辰耳朵唠唠叨叨地碎碎念。她刚才已经从朋友那里打听到了华少住院的地方,现在正跟着梁辰打了车一起往那边赶。两个人并没骑摩托,那玩意大白天骑实在太招摇了,搞不好就容易把警察招来。

    “如果以温和的方式解决不了呢?”梁辰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

    刘莎莎愣了一下,“要是实在解决不了,那就只好去找太子哥了,不过那是最后一个办法了,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刘莎莎皱着小眉头叹了口气道,如非得已,她实在不愿意让梁辰跟黑道搀和在一起。

    “好了,别这么担心,或许事情不如我们想像中的那般糟糕。”梁辰安慰她道。

    “但愿吧,不过据说这个花花大少并不好惹。”刘莎莎摇摇头,眉宇间一直有团阴云。

    车子一路驶去,一个小时后,来到了中美联医院,这是一家中美合资的医院,也是江城市最高档的医院,名医无数,设备先进,在国内也比较知名。

    打听好了住院部,刘莎莎胆颤心惊地牵着梁辰的手往医院里走,手心里凉沁沁的,全是湿漉漉的汗水,看来还是在担忧。

    梁辰有些心疼,但还是忍住不想跟刘莎莎说这些事情,正好路过卫生间,心底下琢磨了一下,向刘莎莎道,“等我一下去,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嗯。”刘莎莎点头应了一声。

    梁辰走进了卫生间,见周围没人,掏出手机便给华少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昨天李厚民的秘书把电话打过来告知华振威号码的时候,梁辰也顺便记了下来。

    “华总吗?你好,我是李董事长的朋友,昨天跟华少发生了些摩擦的那个……嗯,是这样,我女朋友有些提心华少会不依不饶,非要来看看,向华少赔个罪,但出于某些原因,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情解决的具体过程,华总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唔,唔,好,就这样。”梁辰摞下了电话,走出了洗手间。

    “走吧。”梁辰向刘莎莎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心里已经有了底。

    几分钟后,两个人已经来到了住院部三楼,这是一间特护病房,只有高级大干部和有钱人才能住得起。

    找到了房间,刘莎莎小心翼翼地向里面张望了一下,华少正在床上正襟危坐,一副幼儿园乖宝宝的样子。一个子不高肚子偏大有些秃顶的中年人就坐在他旁边,一个劲地向着门外张望,有些不安,好像在等什么人。

    咬了咬牙,鼓起了勇气,刘莎莎敲了敲门,“您好,请问这是华少的病房吗?”刘莎莎在门旁小心翼翼地道。

    “是,你们是谁?”那个秃顶中年人脸上掠过了一丝忐忑,却故做镇定地皱着眉望向门外,当看见刘莎莎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眼神里有一抹惊艳掠过,随后站了起来,负着手装出了一副威严的样子。

    “啊,刘莎莎?你……”华少尖着嗓子叫了一声,不过怎么听都有些假,不像是愤怒,倒像是惊恐。

    “就是我呀,华少,实在对不起,昨天我男朋友可能对您有些误会,您,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我愿意给您掏所有的医药费,还有营养费,只要您不再计较就行。”刘莎莎赶紧走进屋子里来,小意地笑着给华少道歉,梁辰也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当看到梁辰的时候,华少的眼睛里明显掠过了一丝恐惧,不自禁向后缩了一下身子,他父亲华振威在旁边咳了一声,“唔,是你们打伤了我儿子?”一句话表明了身份。

    “是,是,昨天有些小误会,结果我男朋友莽撞了些,真是对不起,这里有两万块钱,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如果不够的话,我再向朋友去借,一定会让华少早日康复。”刘莎莎赔着笑脸道。

    梁辰在旁边看着有些不忍,他不想自己女朋友这样卑躬屈膝的,但又不想将这件事表情告诉她,以免她心生介蒂,伤及她的自尊,疏远自己,心底叹了口气,只好不去阻拦。毕竟,刘莎莎是一个个性极强且极其独立的女孩子,什么事情都想自己独立解决完成,这从她上高中时开始就不愿意再用家里一分钱就能看得出来,他不想以帮助的名义温柔地伤害她。

    “哼,把钱拿回去,我们不缺钱。”华振威哼了一声,故做威严地道,却一直偷眼看着梁辰,看见梁辰脸上没什么表情,才放松了一下。

    “那,那,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们满意?”刘莎莎小心翼翼地赔笑问道。

    华振威再次哼了一声,不过随后语气放缓下来,“年轻人,都有些脾气,这倒也没什么,但做事总要考虑后果,出手这么重,幸亏及时送到了医院,请来了最好的骨科医生,要不然的话,现在小宇的手已经废掉了。”叹息了一声,看了儿子打着石膏的手一眼,面色缓和了一些,“这样吧,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个事情呢,小宇也是有错在先,不应该借着酒劲胡作非为,你男朋友含怒出手虽然重了些,但也在情理之中,并且这也是给了小宇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以后怎么做人,也算是罪有应得,我昨天也教训过他了。”

    说到这里,华振威怒视了华少一眼,“畜牲,真是给我丢人现眼。”华少一缩脖子,低下了头去,连看也不敢看对面的刘莎莎和梁辰一眼。

    “这件事情呢,我看就这样算了吧,双方也都没什么大损伤,倒是刘小姐受了惊吓,我在这边先说句不好意思了。”华振威这幕戏演得倒是十足到位,婉转曲承,不着痕迹,同时也把自己的形像树立得十分高大,梁辰看得心里好笑,这位华总如果不演戏可真是白瞎这人才了。不过心底也喟然一叹,人生如戏,没想到自己也有为了谁而演戏的一天。

    “啊?”刘莎莎张大了嘴巴,吃了一惊,倒是没想到那个花花大少的老爸居然是一个如此通情达理且这么大度的一个人,更想不到这件事情居然就能如此轻松地化解掉,一时间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一迭声地道,“不不不,这多不好意思,无论如何,这医药费还是由我来出,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刘莎莎愣了几秒钟后,赶紧说道。

    床上的华少和华振威却是百般推辞,就是不肯要,弄得刘莎莎没有办法,灵机一动,赶紧扯过了自从进屋子就跟个桩子似地矗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梁辰,“这样吧,华总,华少,我们给你们三鞠躬道歉,你们大人不计小过,原谅我们一回。快点,你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刘莎莎扯着梁辰在那里鞠躬。

    梁辰皱了下眉,却不愿意拂了刘莎莎的一片好意,他知道刘莎莎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好,省得这两父子再找自己的麻烦,只好跨前一步,不过鞠躬之前却冷冷地盯了床上的华少还有华振威一眼,两父子吓了一大跳,华少惊恐地向着旁边一挪身子,结果“扑嗵”一下便摔下地去,爹一声妈一声的叫,华振威赶紧跑过去扶儿子,屋子里倒是乱成了一团……

    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这躬却是掬不成了,刘莎莎又再道了几声歉,才跟梁辰告辞了,华振威笑脸相迎,包括华少都支着两条胳膊一拐一拐地送出来,好像不是梁辰欠他们,而是他们欠梁辰的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