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5章 :这样不好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干什么?查户口啊?小子,想探我的底?孤男寡女的,你倒底是何居心?”刘莎莎瞪起了美丽的大眼睛盯着他,装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过说着说着,自己倒先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反正笑得很开心。

    她笑起来更有一番说不出的美丽,梁辰一时间看得呆了一下,猛然间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深吸口气,及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让自己重新平静淡然下来。

    “夜了,睡吧,以后我不会这么晚回来了。”梁辰向她笑了笑,温和地说道,随后向楼上走去。只不过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自己却有些糊涂,需要向她解释什么吗?

    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心突然间有些毛毛草草的乱,像一湖春水因微风吹拂而泛起了涟漪。

    “嗯。”刘莎莎呆呆地望着他上楼的背影,不自禁地点了点头道,可是突然间却回味过来这句话好像有些暧昧,同时就像是认定了自己一定是因为在等他才这么晚睡的,死死咬了下红唇,脸蛋儿一下便红了起来,突如其来的便有些说不出的幽怨,感觉自己好像,很委屈——当然不是被“冤枉”的委屈,而是,因为自己原本高傲可现在却太主动而产生的自怨自怜式的委屈。

    狠狠地跺下脚,冲着楼上便喊道,“喂,姓梁的,你早回来晚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不是在等你,我……我是天天都睡得这么晚,今天就是偶然遇到你罢了,是偶然,明白吗?”

    梁辰忍不住想笑,却又害怕真笑起来伤到人家女孩儿的自尊,只是嘴里淡淡地应了一声,“哦,是么?那你还是早些睡的好,否则对身体不好。”

    “哼,才不用你关心我,我好着呢。”刘莎莎娇哼了一声,像是在负气,但自己都感觉到,好像是在发嗲,更像是个受了冷落的小媳妇在嗔怪,这个突然间的发现让她自己都有些难堪起来,咬起了红唇,脸蛋儿上掠过了一团红云。

    幸好,梁辰这个傻家伙好像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也让刘莎莎吁了口长气,心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撞邪了么?曾经遇见过无数风度翩翩的富家公子或是成功人士,哪一个好像都比他强,也从来没有像跟他一样说过这么多话啊?

    梁辰似乎真的毫无觉察,只是“哦”了一声,随后便听见钥匙开门的响声,随后,“哐”的一声,门关上了。

    “你,你,你这个混蛋,死木头!”刘莎莎气得个半死,鼓着小嘴向楼上直跺脚,“我明天再也不给你送早餐了,饿死你算了,反正你的救命之恩我已经报答过了,再也不欠你什么了。”刘莎莎恨恨地在心底想道,狠狠地关上了门。

    不过第二天梁辰门前依旧出现了一袋热腾腾的早餐,只不过中间还夹了张字条,“今天晚上早点儿滚回来!”字迹很娟秀,虽然没有署名,但梁辰如果猜不出来才是笨蛋了。

    唇边泛起了一丝微笑,转头看了看窗外的阳光,梁辰觉得一切很美好,很温馨,他喜欢这样的日子。

    吃过了早餐,梁辰照旧去学校图书馆,并没有骑摩托车,毕竟,那车子有点太酷太乍眼了,他不习惯这么招风,只有晚上去李想家补习的时候他才会用这辆车子代步。@&@!

    至于那五十万块钱,他找了家银行存了个现金卡,身上只留下几千块零花。虽然一夜之间从农家子弟成了个小小富家翁,但他对此并没有任何感觉。

    学校的军训依旧在继续,还是没他什么事儿,导员也没来找他的麻烦,他继续在图书馆看了一天的书,闲暇下去玩了些力量型的器械锻炼身体,舒展筋骨,日子过得平淡而逍遥。

    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平淡永远只是暂时的,逍遥也不会很长久,因为他天生注定不平凡。

    傍晚时吃过了饭,梁辰五点半左右到了家,简单收拾了一下,拿起了车钥匙便下了楼,路过三楼的时候,房门一响,刘莎莎正巧也走了出来,这一次倒不是偶遇,看样子像是有事要出去一样。

    她今天看起了经过了一番精心的打扮,穿了件及膝的粉色吊带长裙,外面披了件缀着水钻的珍珠小坎儿,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苏绣手包,看上去又是娇艳又是成熟,像一朵盛开的牡丹。不过这种打扮却颇有些像交际名媛,梁辰回头一望间,皱了下眉头,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喂,木头,你干什么去啊?还有,为什么天天都回来那么晚?”刘莎莎一见到梁辰,美丽的眸子便亮了起来,向他打着招呼。

    “做家教。”梁辰简单地回答了一句,继续往下走,并没有多看刘莎莎一眼。

    刘莎莎虽然性格泼辣,但却从来不缺少女孩子的心思,登时便发现梁辰的不对劲,尤其是梁辰仿佛对她不屑一顾的态度让她很受伤害。

    死命地咬咬红唇,她不知道梁辰为什么这样不冷不热的,“哐”地一下摔上房门,噔噔噔踩着高根鞋便追了出去,“梁辰,你给我站住。”她气哼哼在后面追了上来。

    “干什么?”梁辰停下了脚步,皱起了眉头看着她。

    “我好心跟你打招呼,你凭什么不搭理我呀?不阴不阳的,好像我欠了你什么似的,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刘莎莎一见他这个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站在他对面恶狠狠地瞪着他道。

    梁辰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的衣服看,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转身便走,心底却涌起了一种感觉,他和她,应该永远都不是一路人。

    “你叹什么叹?装什么深沉?我穿的这身衣服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刘莎莎心细如发,立马感觉到梁辰应该是对自己的衣服有些不满,心里突然间有些惴惴然,不依不饶地追上去问,却不明白自己的这种惴惴然感觉倒底从何而来?难道她真的十分在乎梁辰对自己的看法吗?

    “没碍着我什么事儿,只不过,这更让你看起来像个交际花,其实,这样并不好。”梁辰淡淡地抛下了一句,继续往前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