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4章 :我去倒垃圾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天哪,是钱,好多的钱……”李想一声惊呼。她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相反,家里的钱都快堆成山了,就算再多的钱摆在她面前也不会引起她的惊诧,可问题是,这钱实在不少,况且又以这样直观的形象出现在李想的面前,那种视觉冲击力委实很强大。

    “嗯,合上吧。”梁辰却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沉定得像一座亘古不动的山,淡淡说道。那渊沉岳峙的神态让李想顿觉有些羞愧,自己的表现有些忒跌份儿了,亏她还是李厚民的女儿。

    梁辰重新站了起来,拎过了箱子,向外面走去,不过走到房门前时,却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今天晚上的事情,都忘了吧,从明天开始,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初中女孩儿。”

    “嗯!”李想重重地点头,几乎是以全身的力气在回答梁辰。

    “睡吧,我走了。”梁辰开门向外走去。

    李想望着他的背影,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心中顿时慌乱起来,几步便追了过去,“老师,您,您明天还会来吗?”

    “为什么这么问?”梁辰有些奇怪地回头看着她。

    “因为,因为您现在有了钱,而之前,您是为了一份薪水做家教……”李想越说声越小,到最后已经几不可闻了,她害怕刺激到梁辰,对天发誓,她不是因为看不起梁辰的家世才说这番话的,相反,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半点看不起梁辰的资格。

    梁辰倒是并没有介意,反而温和地笑了,他能感觉到小女孩的情绪变化,不过他仅仅是把这当成了小丫头那种所谓的对英雄的崇拜感和依赖感罢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人既然选择了去做一件事情就必须要做好,虽然是为了薪水,但也同样是为了从另一个角度实现自己的价值。所以,教你赚钱是我的目的,为了赚钱而教好你更是我的希望。从某个角度说,这跟已经有没有钱了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梁辰破例多说了两句,他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既单纯又不单纯,心理变化十分复杂,必须要恩威并施。“威”已经有了,现在就必须要“恩”了。

    “嘻嘻,我就知道,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李想清秀的脸蛋一下便笑成了一朵花儿,看上去颇让人心动。梁辰突然间发现,其实这丫头完全就是一个小美人胚子,恐怕长大后不知道要迷死多少男人了。当然,他是以一种类似长辈的眼光去看的,并不搀杂半点猥琐的成份在内。

    “好了,你不必送我了,睡吧。”梁辰潇洒地转身而去。

    李想应了一声,规规矩矩地关上了门,可房门一关上时,便一下跳了起来,兴奋无比地喊了一声,“耶!”@&@!

    “他还会来,真的还会来,嘻嘻,我就知道,太好了。”李想兴奋地扑到了床上,抱着一只毛绒卡通熊亲了又亲,幸福无比地想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这么快乐,她就是想快乐。

    不过自己疯了半天,她突然间一下子又扑到了学习桌前,“不行,他说过,只有我的学习成绩好,他才会留下来,我必须要学习,要好好地学习,我要考第一,考全班第一,全校第一,全市第一,我要让他为我而骄傲。”李想在心底发誓道,她狠狠地抿起了嘴唇,伸手将头发拢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开始排除一切杂念,认真学习起来……

    梁辰拎着钱箱下了楼,跟郑管家打了个招呼,骑上了摩托,一路飞驰回了家。路过一个加油站的时候将油箱加满,正巧他这些日子没有代步工具,这台摩托便笑纳了,包括那箱子钱。对他来说,这并不是眼眶太低贪图小便宜,而是在他眼里就根本就没当做一回事,改装费昂贵的摩托车跟一辆普通自行车、五十万跟五十块,基本上就是同一个概念。他可以去为了生存去赚钱,却永远都不会为了钱去生存,这就是他做人的原则。

    况且,这些东西本就取自太子哥,而太子哥的钱根本就是来路不正,更让他没有半点负罪的感觉。

    车子呼啸着开到了楼下,找个地方闭火拔出钥匙,锁车上楼,上楼前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刘莎莎的屋子里居然还亮着灯,也不知道是在捣腾什么。*&)

    梁辰微微笑了笑,虽然他并不是一个自做多情的人会认为那灯是为自己留守,但每一次晚上回来总能看见刘莎莎屋子里灯在亮着,也是一件很温馨的事情。

    拎着钱箱子上了楼,就在路过三楼楼道口的时候,刘莎莎的门突然间便开了,只见刘莎莎正穿着一件真丝睡衣往外走,手里还拎着个拖布,看见他仿佛是很惊奇的样子,“咦?梁辰?你才回来么?”

    昏暗的灯光也掩不住她那欺霜赛雪的肌肤与傲人的身材,尤其是穿着这样一件真丝睡衣,甚至连纹胸的一抹蕾丝花边儿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再加上那张靓得几乎让人窒息的绝美脸蛋,透着一种让人绝望的妖娆美丽。

    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个在任何时候都能让人心头砰然而动的美丽女孩子。

    梁辰再是怎样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忍不住心中一荡,强行迫使自己挪开眼睛,回应了一声,“是,才回来,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没有,我出去倒垃圾。”刘莎莎故做偶遇地说道,可她的回答却让人匪夷所思,因为她的手里分明拿着拖布。

    梁辰被她这个巨雷的回答弄得怔了一下,摸了摸鼻子,“你的拖布看起来,好像还是新的,不像是垃圾……”

    “啊,我……你管得着么,我们老家那里就习惯将洗拖布也称做倒垃圾。”刘莎莎低头一看,登时嫩脸飞红,心头大窘,却故做轻松地胡扯一顿试图遮掩过去。

    “这种说法还真……头一次听说,你老家哪里的?”梁辰轻咳了一声,有些好笑地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