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寻山问谷爱生花 030章长大的标志

时间:2019-06-20作者:布依四姑娘

    “阿爹,你们回来了,一路上都顺利吧?”罗梨花看着罗霸林问到。

    “顺利得很,梨花,听你妹妹说你在屋里绣花,适当的时候也要出来透透气的,不能一直呆在屋里。”罗霸林怜爱的看着乖巧的罗梨花说到。

    “嗯,我晓得的阿爹,我是想给哥哥们秀双鞋垫子,等他们在私塾读书的时候有得用。”罗梨花温柔的回到。

    “嗯,真是个乖姑娘啊!好了,我们开饭吧!”罗霸林笑看着罗梨花说到,一家人就开始吃饭了,吃完晚饭,罗梨花又规规矩矩的回了房间!其实她是想给罗根生也绣一双鞋垫子。

    “大姐,晚上也要绣啊?”到了房间,罗秀梅看着正在灯下整理鞋垫的罗梨花问到。

    “晚上不绣了,我是整理好等明天好绣啊。秀梅,你们在私塾读书有意思吗?有多少人啊?”罗梨花看着罗秀梅问到,她想到罗根生也在私塾读书,忽然也有了想去私塾的念头。

    “大姐,难道你也想去私塾读书吗?我们私塾里人不多的,总共就十来个,女生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其他的都是男生。”罗秀梅看着罗梨花说到。

    “哟,看来都是男娃仔啊,我才不要去读呢,那么多的男娃多害羞啊!你是和根生哥在一个班里读的吗?还有哪些人啊?”罗梨花问到。

    “不是啊,私塾的先生是单独教我们两个女生的,房间也分开的,我知道根生哥和一个后生玩得很好,经常都在一起背书呢。”罗秀梅说到。

    “哦,原来是这样了,好了,我们洗脸睡觉吧!”罗梨花说着倒了洗脸水,姐妹两个洗漱完了就躺到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姐妹两还没起床就闻到了清香的味道,罗秀梅揉着眼睛坐起来问到:“大姐,你闻到糯米饭的味道了吗?”

    “嗯,我也闻到了,好像是大木镇子蒸出来的呢,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难道院里要做米粑吗?”罗梨花看着窗外问到。

    “哦,我知道了,今天是七月间的最后一天,寨子里要做‘了月粑’的,时间过得真快啊,七月间又过去了。大姐,走,我们吃糯米饭团去。”罗秀梅起身来着罗梨花就要往房间外跑。

    “我才不要吃呢,你喜欢你去吧,每个月都有‘了月粑’的,我又不喜欢吃糯米,你去吧!”罗梨花笑看着罗秀梅说到,自己对着镜子梳头了。

    “大姐,阿爹不是说你不要老是闷在屋里吗,你就天天根着我去外面玩去吧!你是不是还没去过我们寨子的田坝呢?现在到处都是稻谷,可好看了,我们到田坝里去玩吧,好多的伙伴都在捉蚂蚱呢。”罗秀梅牵着罗梨花的袖子摇晃着。

    “真的,有人在捉蚂蚱?”罗梨花是从来没去捉过,只是往年听到自己的根虎哥和院子里的下人们去捉来炒吃过,她只尝过几只,但是看到烤黄的蚂蚱还是那个张牙舞爪的样子,她就觉得难以下咽。

    “是啊,寨子里的孩子们都在捉蚂蚱呢。”罗秀梅看着罗梨花说到。

    “那我也不去,那蚂蚱被烤黄了脚爪子都还张着,看着都害怕呢!”罗梨花看着罗秀梅说到。

    “我们捉来玩啊,谁说要捉来烤了!我看见二猴叔家的小弟弟就整天用绳子牵着蚂蚱走,那些蚂蚱还很听他的话呢!我也想牵着几只来玩呢,尤其是那种长得浑身都是绿油油的米蚂蚱,可漂亮了!”罗秀梅开心的说到。

    “那你就跟哥哥去捉吧,他肯定也要去捉的,我不要出去。”罗梨花笑看着罗秀梅说到。

    “大姐,你真是的,那我找哥哥去了!”罗秀梅失望的看着罗梨花自己出了院子。罗梨花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有些羡慕,她总觉得自己这个妹妹心里永远都没有烦恼似的。

    “哎,如果我也一直像秀梅那样*了!”她摇摇头想着自己和罗根生的事情,这要怎么跟家里的人讲呢,讲出来他们信了,寨子上那些爱说闲话的人会信吗?自己和罗根生往后还能在一起吗?

    想着这些,罗梨花竟然流下了泪水,她烦闷的看着刚绣了一半的鞋垫子,叹了口气。

    “梨花,梨花!你起来了吗?怎么早饭也不去吃啊?”陈莲英端了碗稀饭过来喊到。

    “妈,我起来了,没什么胃口就没去吃啊。你还帮我送过来了!”罗梨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陈莲英说到。

    “哎哟,你是哪里不舒服吗?脸色可不好啊!”陈莲英看着脸色苍白的罗梨花问到。

    “没有啊妈,我就是来肚子有些疼,懒得动呢。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着凉了!只是以往都没有这么疼过呢,不知道是怎么了?”罗梨花用手扶着肚子说到,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疼了多久了啊?你不会是要来月事了吧?当初我也是15~16岁来的,你也该来了!”陈莲英欣喜的看着罗梨花说到。

    “来月事?那是什么啊?”罗梨花还是头一次听自己母亲说起这‘月事’,自己也不懂得。

    “哎哟,姑娘大了都要来月事的啊!来了月事就可以当母亲了!妈真替你高兴呢!你赶紧到茅房里去看看,裤子上有没有血迹,有血迹就说明你来月事了,不要惊慌,这都是女人要经历的事情!”陈莲英扶着罗梨花往房间外走,自己还到房间里准备好了月事用的东西。

    “妈,我真的流血了,这就是月事吗?”刚进了茅房不久的罗梨花就大声的喊到。

    “是啊,那就是月事,以后每个月你都要流几天血,到时候就不能摸冷水,也不能受凉了!你把这个布袋套在身上,湿透了就换下来洗掉,这种东西不要让外人看见啊,秀梅还小,也不要告诉她!”陈莲英嘱咐着罗梨花,心里满是欢喜,她想着自己的女儿也终于长大了。

    等罗梨花弄完了,她就扶着罗梨花回了房间,还嘱咐到:“一定不要摸凉水啊,在屋里好好休息着,一会妈再来看你。”

    陈莲英走后,罗梨花歇着靠在床头上,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想着陈莲英的话,她要好好理解着月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