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花都逍遥医仙 第720章 西医中医

时间:2018-05-19作者:十三刀客

    第720章西医中医

    徐潇风尘仆仆地赶到这里,连衣服都没时间换,所以看上去有些疲倦,无精打采的。他一心急着见到徐连伟,却突然被自家的保镖拦住了,不免有些气恼了,“我是你家少爷,还不赶紧让开?”

    两个保镖没有见过徐潇,之前徐连伟和杨若云寻子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的,曾经有不少人冒充说是徐家走失的儿子,前来跟父母相认什么的,但最终还是被赶出了徐家。

    所以这两个保镖根本不相信徐潇的话,只把他当做是又一个前来冒领徐家少爷的骗子,要知道,杨若云的生意做得不错,这些年来积累了不少财富,所以觊觎徐家财富并企图分一杯羹的人不在少数。

    “不好意思,你要是想认亲的话,等我们家老爷子醒了再说吧,你现在不能打扰他休息。”其中一个保镖尽量好脾气地说。

    徐潇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你们不信?行,你去把杨若云叫过来,看看她认不认我这个儿子。”

    “徐夫人的大名是你能随便叫的吗?一点礼貌都没有,我看你就是个十足的骗子,之前像你这样的骗子也不在少数,哼,你可忽悠不了我们的!”另外一个保镖有些生气地说。

    这时的病房里除了罩着氧气的徐连伟躺在床上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杨若云不在病房里,她此时正在医生办公室跟医生沟通治疗方案,所以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徐潇透过病房门上的透明玻璃看了一眼徐连伟的情况,看起来还挺严重的,昔日意气风发的男人现在突然病倒,作为儿子,徐潇虽然曾对他满腔怨气,但此时却一点都恨不起来了。

    “你们确定要为难我吗?如果跟我动手,你们未必能吃到好果子。”徐潇冷着脸说,此时他想快点进病房给徐连伟治疗,偏偏遇上两个有眼无珠的傻保镖,他的内心一时抓狂不已。

    其中一个保镖难为情地说:“这位公子,真不是我们要跟你作对,我们老爷子变成这样,肯定是被人陷害的,现在连害他的人还没查出来呢,我怎么敢随便放不熟悉的人进去呢?”

    徐潇呼了一口气,有些烦躁地掏出手机,刚想打电话,身后就响起了杨若云的声音:“潇儿,你来了?你们两个怎么把自家少爷拦在门外了?”

    两个保镖一听这个果真是名副其实的徐家少爷,是徐夫人亲口承认的徐少爷,他们顿时慌了,连忙低头道歉:“夫人……这……这是少爷?对不起啊,我们不知情,把他当成心怀不轨的骗子了……”

    杨若云叹了一口气,摇头说:“这次算了,都怪我刚才急疯了,忘了跟你们交代一声,你们也没见过潇儿,现在认准这张脸了,他是我们徐家千真万确的儿子,徐家大少爷,以后一律无条件放行,知道了吗?”

    “是!”两个保镖立刻齐声回答,还齐刷刷地朝徐潇敬了个礼。

    徐潇的脸色这才缓了下来,挥挥手,说:“算了,下不为例。”

    说完,他直接走进病房,不理会站在他身旁的杨若云。杨若云根本不在意徐潇对自己的态度,只要他肯来,就说明他的态度在转变。他们和这个儿子终有一天会冰释前嫌的,她也不急于一时。

    进了病房,徐潇立刻把手搭在徐连伟的手腕上,闭目凝神足足五分钟,便换了一只手继续把脉,这次同样是把了足足五分钟的脉。

    杨若云一脸慈爱地看着徐潇,一开始的惊慌失措早就消失了,被一种无尽的安全感所取代。可能是因为徐潇在,有这个儿子在,她就感到有了靠山,有了人替自己承担这些压力,所以此时无比放松,痴迷地看着徐潇的侧影。

    把完脉,徐潇又伸手扒开徐连伟的眼皮看了看,撬开他的嘴巴再观察了一下,随后扒开他胸前的衣服检查了一下,发现胸前长了不少一颗颗暗红色的水痘样的东西。

    杨若云有些忐忑不安地问:“潇儿,你爸他……怎么样?”

    “中毒了而已,谁做的?”徐潇淡淡地回答,看向徐连伟的眼神就像看其他病人一样,一副专业有素的样子。

    杨若云摇摇头说:“今早他突然在办公室晕倒,我也是被通知的,还没时间去查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你爸……现在有生命危险吗?”

    “当然有了,只要超过三个小时不急救,这毒就会深·入骨髓,到时候连神医都救不了他。”徐潇一脸认真地说。

    这时,一个身穿大白褂,带着口罩的医生走进来,正好看到徐潇把徐连伟脸上的氧气罩揭了下来,不由得生气道:“你在干什么?居然擅自揭病人的氧气罩,是不是想害死他啊?”

    徐潇一脸不悦地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医生,冷声问:“你是徐连伟的主治医生?”

    “是又怎么样?”主治医生毫不示弱地回了一句,他上前一步,拿起徐潇手里的氧气罩,准备给徐连伟带回去。

    徐潇见多了这种自以为医术很好的西医医生,连看个病都无法对症下药,但是抨击人倒很有一套。

    “这个病人你给他下的诊断是过敏?请问过敏原是什么?”徐潇冷淡地问。

    主治医生眉头一皱,不高兴地问:“你是病人的什么人?你有什么权利知道他的病情?这里可是vip病房,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来的。”

    杨若云见两人快要吵起来了,连忙跟主治医生说:“医生,这个是我儿子,他也是一个医生,不过他是中医。”

    听到这话,主治医生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点,但还是不太高兴地说:“就算你是家属儿子,也不要随便揭人家的氧气罩,西医跟中医不同,你不懂西医就不要胡乱插手,否则万一坏事了,我可不负这个责任。”

    “一个连病都能误诊的医生,还能负什么责任?连过敏跟中毒都分不清,你这个西医也好意思跟我这个中医叫板?”徐潇淡淡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