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花都逍遥医仙 第1254章兴师问罪

时间:2018-05-14作者:十三刀客

    第1254章兴师问罪

    看到安雪利为自己如此付出,徐潇心中一时五味杂陈的,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又欠了一个女人的情债。

    对于她的情深,徐潇认为自己可能还不了,也不知该怎么还,更不知该拿什么来还。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肩头被人轻拍了一下。

    徐潇被吓了一跳,猛然回头一看,居然是白灵雨,她正一脸郁闷地看着他。

    “这个大洋马有什么好看的?你居然还一脸恋恋不舍地盯着她离开?”白灵雨没好气地开口说。

    徐潇松了一口气,问:“你什么时候躲在我身后的?我居然没察觉,太神奇了!”

    “嗤!”白灵雨不屑道:“你看美女看得太入迷了,魂儿都被她勾走了,哼哼,这个时候就算有人拿枪指着你,说不定你照样反应不过来呢!更何况我只是在你身后站了几分钟而已。”

    “有吗?”徐潇苦笑了一下,摸了摸鼻尖,不好意思地说。

    白灵雨双手环抱着,一脸不高兴地说:“早上你们干嘛去了?去开房了,对吧?”

    “额,”徐潇眉头微蹙,不解地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算是兴师问罪吗?”

    “哼,”白灵雨哼哼唧唧地说:“就你这种风流倜傥的个性,带女人去开房很奇怪吗?如果你不这样做,我才觉得不正常呢!”

    徐潇呵呵直笑,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她,暗哑着声音问:“女人,你该不会是一个早上都在想这件事情吧?是不是我离开了多久,你就在脑袋里幻想了多久?幻想我和安雪利滚床单的场景?嗯?”

    徐潇把最后一个字的字音拖得老长,一脸爱昧地看着她。

    白灵雨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有些心慌慌的,连忙摇头否认道:“没有的事,早上忙死了,我哪有时间去想你们两个到底在干嘛?”

    “哦?没想?既然这样,那你刚才为什么会问出这种话?吃醋了?有没有种恨不得立刻献身于我的冲动?”徐潇一把捉住她的手,一脸坏笑地问。

    白灵雨的脸立刻变得煞白了,虽然她也曾幻想过,如果自己跟徐潇发生那种亲密的关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或者是什么样的场景呢?但现在被徐潇如此直白赤果地问出来,不知为何,她反而有了一种羞耻感……

    “没……我没有……”白灵雨感受到徐潇手中的温度,炙热滚烫得很,再看看他眼中在不断地跳跃着的两簇小火苗,她就心跳得更厉害了。

    徐潇用力一拽,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推开自己的房门,把她带进了房间。

    “你……你这是要干嘛呢?”白灵雨有些紧张不安地问。

    徐潇轻笑,一脸爱昧地说:“还能干嘛?当然是搂着我的女人睡午觉了。”

    “睡……睡午觉?要脱衣服吗?”白灵雨居然很白痴地问了一句。

    “扑哧!”徐潇被她这种发窘得可爱的表情逗笑了,好笑地反问道:“你觉得呢?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只能抱着什么也不能做吗?”

    “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白灵雨瞬间瞪大了无辜的双眼,连忙挣脱徐潇的禁锢,转身就逃。

    徐潇一把把她拎了回来,像拎小鸡一样,笑着问她:“你要跑哪里去?我可爱的小女朋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嗯?”

    白灵雨一脸无奈地说:“徐大哥啊,明天你就要比赛了,有这个精力搞事,不如多花点时间休养生息吧,我们大家都指望你立功劳呢!”

    就在这时,徐潇的电话响了起来。真是不合时宜,打搅了他的兴致。

    徐潇放开了白灵雨,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是戴利。

    白灵雨松了一口气,连忙回头朝他吐了吐舌头,说:“徐大哥,你赶紧接电话吧,我回去睡午觉了,千万别敲我房门哦!不伺候了,拜拜!”

    说完,她趿着拖鞋“噔噔噔”地走了,给他留了一抹青春靓丽的背影。

    徐潇哑然失笑,无奈地摇了摇头,接起电话来:“喂,戴利。”

    戴利在电话那头说:“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就在你的酒店下面,徐医生,麻烦你下来一趟吧。”

    “好,你等着,我马上下来。”徐潇无奈一笑,回答道。

    他还想睡一个午觉呢,看来这已成了一种奢望。

    徐潇也来不及跟小灵通等人打招呼,直接就下了楼。

    上了戴利的车,徐潇淡淡地开口问:“戴利,事情查得怎么样?有眉目了吗?”

    “交给警察去处理了,只是处理了那些尸体,在警察局备了案而已。我得到的消息是,这群人是冲你来的,背后的人极有可能不是我们玫国人。”戴利一脸严肃地说。

    徐潇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那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别的人花了很高的价钱,请这个组织的杀手来杀我?至于这个幕后之人是谁,警察局也不清楚?”

    “没错,只能初步排除掉我们本土人。至于幕后之人到底是华夏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这很难说,毕竟在明天的比赛中,你将会是所有参赛者的强劲对手,希望你发生意外并且无法参加比赛的人很多。”戴利叹了口气说。

    徐潇有些哭笑不得地说:“看来是我树大招风了。”

    戴利笑笑说:“大概是你在上次的比赛中拿过冠军,其他国家的选手都害怕你的出现,所以才会想出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你吧?”

    “哈哈,”徐潇无奈地扶了扶额,说:“我还记得上一次的医学国际赛事中,倭国和韩国的参赛手对我可是仇视至极呢,难不成他们也参与了这件事?”

    戴利耸耸肩说:“这个可不好说,只能说凡事皆有可能吧。这几天只要你不单独出去,不要甩掉我的保镖们,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大的意外的。”

    徐潇苦笑了一下,摇头说:“我总不能让你们一直保护着吧?我又不是什么稀有动物,不至于这么胆小。”

    戴利一脸欣赏地看着他,说:“徐医生,我很欣赏你身上的勇气与自信,但是毕竟你出门在外,凡事要多加小心,不可轻敌,否则要是中了别人的圈套,那就得不偿失了。”

    谈话间,车子很快进了戴利的私人别墅里,徐潇该给戴利的父亲看病了。

    下了车,戴利对徐潇说:“我父亲说今天感觉好多了,但是由于中午你我都不在家,他没有吃到昨天的那种药膳,所以非常失望,希望今天晚上能把这一顿补回来。”

    “哈哈,”徐潇听了不由得笑道:“戴利,看来你要尽快找到华夏厨师才行,毕竟你也是个大忙人,没时间天天在家给老先生做饭呢!”

    “是啊,”戴利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边带着徐潇往别墅里走,一边回答道:“我已经让人去找了,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估计过几天会找到吧!”

    徐潇不可置否地笑笑,迎面却看到那位华夏人,中文翻译官张生。徐潇和蔼地朝张生笑笑,算是打过招呼了,张生也回报他一个微笑。

    进了老先生的房间,徐潇先是给他把了一下脉,半分钟后,他收回手,淡淡地对站在一旁的戴利说:“老先生的脉象平稳,气色也不错,身体已经处于恢复中了。接下来这几天,我未必有空过来给他看病,所以,我现在再给他做一次针灸,然后开两天喝的药,药汤继续泡,等会儿我教你怎么做。”

    戴利连忙点头说:“好,等会儿你把煎药、泡药的事情都教给我吧,接下来这两天就不劳烦你了,让你集中精力全心全意地参加比赛吧。”

    “好,谢谢戴利少爷的理解。”徐潇淡然一笑道。

    随后,徐潇又给老先生做了一次针灸,开了两张药方,教戴利一一辨认其中的药材,教他如何煎药,如何煮药汤……

    戴利跟个小学生似的,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在上面不断地把徐潇说的话记下来,还给每一种药材贴上标签,把煎药和泡药的每一道程序都记录下来,准备按部就班地去做。

    徐潇被他这种认真专注的态度感染了,于是讲解得更加详细,遇到戴利听不懂的地方,他就努力讲得更通俗易懂一些。

    忙活了大半天,两人才终于进了厨房,徐潇先是跟他一起再做了一顿药膳,然后又手把手地教他煎了一回药。

    等老先生吃过药膳喝过中药后,徐潇又教戴利煮了一回药汤,大概什么时候放哪一道药材,为什么这样做等等……

    徐潇尽心尽力地向戴利解释这一切,讲得口干舌燥的,连水都没空喝上一口。

    等事情终于大功告成时,戴利望着铁桶里滚烫的药汤,不由得一阵感慨:“中医虽好,不过就是太麻烦了,做药膳、煎药、煮药汤等事情程序太多,要注意的事情也太多了,我都担心自己记不住。”

    徐潇笑笑说:“中医的治疗手段的确比西医麻烦了点,中药也不如西药那么简单便利,但是用中药治病副作用较小,可以彻底根治疾病。不像西药有较强的副作用,长期服用某些西药还可能会损伤肝脏脾胃,西医的很多治病手段也让病人觉得很痛苦,比如做化疗,做胃镜,动手术等等……”

    戴利听了,连连点头,说:“你说得没错,的确如此,西医的化疗太痛苦了,西药吃多了对身体的损害也很大。或许真的是中西医各有各的好与不好吧!”

    徐潇笑笑说:“是的,中西医之间并没有谁比谁更胜一筹,只能说各有长处和短处。有些病用西医治见效快,有些病用中医治更彻底……”

    “说得不错。既然用你的办法给我父亲看病有效,那不管多麻烦我都会坚持下去的,这比让他做化疗好太多了!”戴利一脸淡笑地说。

    他把老先生从床上抱起,直接放到药桶里,老先生舒服得哼哼唧唧直叫。

    这时候,老先生的房门又被打开了,上次那个家庭医生杰克走进来,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他瞪大眼睛看着老先生坐在铁桶里,泡着黑乎乎的药水,而且这些药水看上去好像还在沸腾!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半响,才回过神来,指着药桶用英语问戴利一堆事情,戴利也用英语叽里呱啦地跟他交流了一会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