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花都逍遥医仙 第1250章 怎么会招惹上那些人?

时间:2018-05-10作者:十三刀客

    第1250章 怎么会招惹上那些人?

    安雪利一脸崇拜的表情,连连夸奖道:“徐,既然你能一下子看出是什么毛病,那也一定能把我爸妈的病治好,对吧?”

    徐潇淡然一笑,说:“我可以试试,这点小问题应该难不倒我吧?呵呵。”

    说完,他走过来,对丈母娘说:“阿姨,请你在沙发上躺下来,好吗?”

    安雪利的母亲有些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直到安雪利给她翻译了,她才乖乖听话,在沙发上躺下来。

    徐潇从银针包里取了几根银针在手,刚想扎下去,就被老丈人一把抓住了手,叽里呱啦地讲了一堆英文,听得徐潇一阵糊涂。

    安雪利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徐,我爸说你那是要杀人吗?那么多针扎下去,这人不死也得残吧?”

    “我擦,”徐潇被她的话噎住了,满头黑线,反问道:“安雪利,你们这是开玩笑吧?”

    安雪利笑着朝自己的父亲解释了两句,老丈人一脸恍然大悟地望着徐潇,朝他抱歉地耸了耸肩。

    “我父亲说向你道歉,还请你继续给我母亲看病。”安雪利给徐潇翻译道。

    徐潇学老丈人那样无奈地耸耸肩,说:“你们习惯了西医的治疗模式,自然会对我这种治病手法感到新奇,但是我不希望在治病的过程中被人打扰。”

    安雪利一脸抱歉地说:“好啦,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你的,请你安心给我母亲治病吧。”

    说完,她转头跟自己的父亲说了几句什么,老丈人也点点头,在一旁安静地坐下来了。

    徐潇终于静下心来,开始给自己的岳母施针了,他手法娴熟,对她这种小问题只需要用普通的银针加上祖传推拿七绝针灸法,就能一次性消除病灶了。

    安雪利在一旁盯着徐潇各种花式按摩,一脸艳羡,她也恨不得拥有徐潇这种高深的按摩技术和针灸手法。

    丈母娘在徐潇的高超按摩技术下舒服得哼哼唧唧的,坐在一旁排队的老丈人见了,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些银针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给丈母娘治疗完毕,她刚起身,老丈人就迫不及待地在沙发上躺下来了,朝徐潇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英文。

    徐潇一脸糊涂地转头看了安雪利一眼,她笑道:“我爸说,看到你给我妈治病那么舒服,他也很想试一试你的按摩技术。”

    “好吧,其实你父亲的病也没那么复杂,一会儿就好。”徐潇无奈一笑,说。

    结果,这个可爱的老丈人在徐潇的针灸按摩下,也舒服得呱呱乱叫的,搞得徐潇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安雪利见状,也不由得乐了,摇头说:“徐,你别太见怪,我爸妈第一次接受中医治疗,肯定觉得新奇好玩,何况,你的按摩技术也太好了,真的很舒服。”

    徐潇苦笑了一下,说:“我又没戳他的腋窝,他这笑得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哈哈,”安雪利跟着笑了起来,说:“我爸这不是觉得好玩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们一向喜欢把快乐夸大,把痛苦缩小的,习惯就好。”

    结束了这次治疗,徐潇终于有空坐下来喝那杯果汁了。

    老丈人起身,伸手竖起大拇指直夸他厉害,徐潇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由于徐潇治疗有功,老丈人和丈母娘非常积极地张罗了一桌子西餐,请徐潇吃饭。与中餐不同的是,他们把每个人的食物都独立分配好了。

    徐潇望着眼前精致的西餐配红酒,真心不太习惯吃这些东西,不过,这是在人家家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而且接下来这几天,他说不定还得天天吃西餐。

    吃饭全程,他只能跟安雪利聊天,老丈人和丈母娘说的话他听不懂,几乎都要安雪利做翻译才行,所以一时之间,安雪利成了全场最重要的人物了。

    好不容易吃完饭了,安雪利送徐潇回去。回去的路上,徐潇总结了一下,这次见面会是在看病治病和吃饭中度过的,估计也没给两位老人留下什么好印象吧。

    汽车上了公路,安雪利才淡淡地笑着说:“徐,我爸妈说你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只可惜……”

    “可惜不是个玫国人,对吧?”徐潇把她的话接了过来,好笑地反问道。

    安雪利惊奇地耸耸肩,说:“徐,你真是聪明啊,居然知道我想说什么?”

    徐潇没好气地笑道:“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

    说完,他不经意间地瞥了一眼窗外的后视镜,却发现有一辆车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

    这辆车从他们一出门就开始跟上了,到现在还在穷追不舍的,徐潇不由得心生疑惑。

    安雪利注意到了他皱眉头这个小动作,不由得疑惑地问:“徐,怎么了?有什么难题吗?”

    徐潇耸耸肩,好奇地问:“安雪利,你在你们的国家有敌人吗?或者说有仇人吗?”

    “应该有,我能坐上今天的位置,必然会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不过,那些人也只是敢偶尔搞搞小动作而已,还不至于要杀了我。”安雪利手里抓着方向盘,双目注视着前方,笑笑说。

    徐潇又继续问:“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政府官员。”安雪利淡淡地说。

    “难怪别人不敢动你,原来是官二代。”徐潇恍然大悟道。

    安雪利却不可置否地笑了笑,摇头说:“我能爬上今天的位置,与父母的势力无关,完全是靠自己的能力。”

    “不错,你是个很厉害的女人。”徐潇赞赏道,却有些心不在焉的。

    因为他们后面那辆车在紧紧追随,还没有要放过他们的意思。

    徐潇指了指后视镜,对安雪利说:“看到后面那辆车了没有?他们一直在盯着我们呢,不知道是冲你来的,还是冲我来的。这辆车从你家门口一直跟到现在,不知道想干嘛?”

    安雪利听了,连忙看了一眼后视镜,见到那辆车,不由得有些大惊失色了,奇怪地说:“我们怎么会得罪上这种人?看来是有麻烦了。”
小说推荐